特战先驱 第二十章 九变 九变(二)

royf22 收藏 18 12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章 九变 九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将顺子关押妥当后,鲁震明还是掩不住脸上的愤怒神色。

但在见到周卫国后,鲁震明终于平静下来。

“这次打王庄据点,俺们农民军没有出一分力!俺不能抢了赵队长和杨排长的功!”

这就是鲁震明一见到周卫国所说的话。

周卫国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对鲁震明说实话:“震明,我不该骗你!其实是我自己想打王庄据点!但上次打下骑风口后,邱团长就说过,如果我再敢不经上级同意就开打,他就让我去团部当参谋长!一辈子都别想再带兵了!王庄据点的鬼子和二鬼子这次几乎全出来了!据点里兵力空虚,正是天赐良机!但如果层层请示,等作战命令下达,这天也就亮了,只怕战机也失去了!刚好你带着农民军回来,我就想,你们农民军不属于我们八路军的正规编制,你带人端了王庄据点给乡亲们报仇也合情合理,邱团长肯定不会怪你,所以我才想到让你替我背这个黑锅!不过,我也知道,黑锅不能白背,所以我又决定这次打王庄据点的战利品全归你们农民军!”

周卫国原本以为,自己这么一番解释,鲁震明总该接受了。

谁知鲁震明听他说完后却断然说道:“不行!这个黑锅俺不背!”

周卫国和一边的赵杰、杨大力都愣住了,哪有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

见几人脸色有异,鲁震明立刻笑了,说:“周连长,俺跟您说笑的!”

周卫国顿时哭笑不得。

鲁震明嘿嘿笑道:“周连长,您说的俺都答应,可俺也有一个要求!”

周卫国皱了皱眉,说:“什么要求?”

鲁震明赔着笑说:“周连长,俺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您能让俺们农民军跟着您训练,俺想跟您学学怎么带兵!”

周卫国松了口气,说:“这个要求倒可以满足你,只是你们农民军和我们三连没有直接隶属关系,要你们跟着我训练多少有些不便!这样吧,我把赵队长和杨排长的部队先留在上洞村,你们农民军暂时先跟着他们训练,等回头我请示过邱团长后,看他的意思再决定是不是让你跟着我训练,你说行不行?”

鲁震明立刻大点其头,说:“行!当然行!赵队长手下的兵,个个都是这个!”

说着,竖起了拇指,又“啧啧”连声说:“俺今晚算是长见识了!俺们农民军要是有他们十成本事中的一成,俺就敢带着他们跟鬼子打硬仗!”

周卫国一皱眉,说:“胡闹!《孙子兵法》都说,有勇无谋,仅仅知道拼命的人,只会招来杀身之祸!(‘必死,可杀也’)如果光懂得和鬼子硬碰硬,那还是我周卫国训练出来的部队吗?”

鲁震明讪讪地笑了,说:“周连长,俺这不是还没跟着您训练吗?”

周卫国笑骂道:“臭小子,敢跟我来这套?”

鲁震明挠了挠头,呵呵笑了,周卫国这一骂,他终于知道周卫国是不生他的气了。

这时,周卫国正好看见带着乡亲们给凯旋回来的战士送茶水的陈怡,想了想,朝她走了过去。

陈怡也看见了周卫国,立刻放下手中的茶壶,迎了过来。

周卫国走到陈怡面前,低声说:“我该回阳村了。”

陈怡“哦”了一声,一脸的失望。

周卫国笑笑,说:“上洞村不是我们连的驻地,我们也不能老待在这不走是吧?”

陈怡神情有些黯然地说:“我知道!”

周卫国说:“你别担心,鲁震明的农民军现在都回来了,我也会把赵杰和杨大力的部队留在这里,上洞村的安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事你可以直接吩咐赵杰,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陈怡感激地点了点头,说:“谢谢学长!”

随即嫣然一笑,说:“这个赵杰倒是和你有几分相似,我看学长你也一直在有意栽培他,不知我猜得可对?”

周卫国微笑着向陈怡竖起了拇指,说:“聪明!”

陈怡抿嘴笑道:“学长是不是把别人都想得很笨,所以连猜中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要夸奖一番?”

周卫国苦笑道:“我可没这胆子!你现在可是堂堂涞阳县的县长,是我的上级啊!”

陈怡轻蹙眉头说:“学长,你这话可就见外了!无论怎样,我都是你的小师妹!别忘了,我们可都是从东吴园走出来的!”

周卫国想起自己以前在东吴大学的经历,心中不由一阵温暖。

陈怡突然咬着嘴唇说:“上级说,上洞村离清源县太近,不适合把‘涞阳县人民政府’留在这里,征求我的意见,问我希望将县政府搬到哪里……”

周卫国沉吟着说:“既然是县政府,我看还是搬到赵庄比较合适。毕竟团部也在那里。”

陈怡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学长,你说如果把涞阳县政府搬到阳村好不好?”

周卫国一愣,随即明白了陈怡的意思,心中虽然感动,却正色说:“阳村离骑风口太近,涞阳的鬼子如果进犯虎头山,几乎一定会经过阳村!还有,阳村附近山多林密,村庄少,住的村民也少。所以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从人民县政府成立的初衷来看,县政府搬到阳村都不合适!再说了,我听说新成立的涞阳县委就在赵庄,我想上级也不希望县委和县政府离得太远吧?”

陈怡笑笑,说:“学长既这么说,那自然是有道理的!好吧,我就跟上级建议将县政府搬到赵庄好了!”

周卫国点点头说:“你现在是县长了,肩上的担子比以前重了很多!做事看问题不能总是孩子心性!”

陈怡脸色微红,低声说:“学长,我明白了!”

周卫国微笑道:“我这么说你,你不会生气吧?”

陈怡摇了摇头,浅笑道:“怎么会?学长教训小师妹,天经地义啊!”

周卫国失笑道:“那我这个学长当得也太值了!”

陈怡抿嘴笑道:“不过学长可不能光教训我,还要教我怎么做得更好才是!”

周卫国摇头苦笑道:“这责任可就重大了!”

陈怡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继续问道:“学长,你觉得县政府下一步的工作主要是什么?”

周卫国仔细想了想,说:“人民政府的工作,归根结底,不外乎造福百姓和打击日寇这两条!打鬼子有我们八路军。至于造福百姓,举个例子,春耕已经结束,虎头山的田地多为梯田……”

陈怡立刻眼前一亮,说:“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学长!”

周卫国笑道:“我还没说完呢!”

陈怡微笑着说:“学长是不是想告诉我,人民政府可以组织乡亲们修备水利,以保证田地的灌溉?”

周卫国微笑着点了点头,说:“这只是一个方面,你这么聪明,相信还可以举一反三!天色不早,我该走了!”

陈怡一笑,说:“好了,不敢耽误学长!要不你又该说我‘孩子心性’了!”

说完,后退几步,带着笑转身走了。

周卫国苦笑,女子对于批评自己的话是不是总是记得特别牢?


当周卫国带着一排和三排回到阳村时,除了警戒哨,其他战士已经解除戒备休息了。

周卫国走进连部时,李勇正坐在桌边等他。

见周卫国进来,李勇立刻站了起来,说:“老周,情况怎么样?”

周卫国神情一黯,说:“进入上洞村的七十个鬼子,一百二十二个二鬼子,除了一个二鬼子俘虏,全部被我们消灭!外加端掉清源县王庄据点时消灭十一个鬼子,俘虏八个二鬼子!不过,在上洞村的巷战中,我们牺牲了两名战士,重伤七人,轻伤十六人!”

李勇安慰道:“老周,你不要太难过!打仗总归会有伤亡的!”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话虽然这么说,但看着自己的兵牺牲,我心里还是跟刀割一样!父母辛辛苦苦养大的一个活生生的人,交到我手上,说没有就这样没有了!”

李勇拍了拍周卫国肩膀,说:“老周,别多想了,他们没有白白牺牲!作为军人,他们已经尽了他们的本分!为了乡亲们的安全,他们的牺牲,值得!”

周卫国一笑,说:“你看看,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对了,特战队和二排我留在上洞村了,县政府在那里,光鲁震明的抗日农民军实在不能让人放心!你这里情况怎么样?老陈那有没有什么消息?

李勇说:“鲁震明跟你说了吧?我这里没什么事,陈连长那里传回的消息也说一线天附近没有发现鬼子的踪迹。”

周卫国点点头说:“我猜到了。”

李勇奇道:“你怎么猜到的?”

周卫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还记得我上次让那日本女人带给涞阳鬼子指挥官的那封信吗?”

李勇说:“记得。怎么了?”

周卫国沉声说:“我敢打赌,涞阳的鬼子指挥官肯定没把骑风口据点的真实损失通报给清源县的鬼子!”

李勇一愣,说:“你怎么知道?”

周卫国缓缓说道:“因为这次被我们消灭的鬼子身上都没带防毒面具!”

李勇略一思索,立刻恍然,说:“如果清源县的鬼子知道我们打下骑风口据点后缴获了里面储存的毒气筒,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不带防毒面具就进山!”

周卫国点点头,说:“不错!还有,如果清源县的鬼子不知道,那么很有可能太丰县的鬼子也不知道我们有毒气!”

李勇皱了皱眉,说:“这倒是麻烦了,涞阳的鬼子知道我们有毒气,反而会有所顾忌,太丰和清源的鬼子不知道,恐怕……”

周卫国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说:“他们不知道,我们就要让他们知道!”

李勇一惊,说:“你不是想对鬼子用毒气吧?”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我倒还不至于做出这种没脑子的事!鬼子的毒气弹远比我们多,如果我们首先使用,无异于引火烧身!我只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八路军也有毒气!而且,如果他们敢使用毒气,我们也敢!”

李勇想了想,说:“你准备怎么让太丰和清源的鬼子知道我们有毒气?”

周卫国沉吟着说:“我想让特战队给太丰和清源的鬼子指挥官每人送上一封信和一个毒气筒!”

李勇皱眉说:“为什么还要加上毒气筒?你上次可只给了涞阳鬼子指挥官一封信啊?”

周卫国微笑着说:“涞阳的鬼子指挥官对于骑风口据点地下仓库里放着什么东西自然是心知肚明,所以只用一封信打发就了!但对太丰和清源的鬼子指挥官,就必须来点真货了!要不他们还以为我们在空口白话呢!”

李勇却还是皱着眉说:“你让特战队送信会不会太危险了?”

周卫国笑笑,说:“这你放心,我又不是让他们去打鬼子指挥部!更不需要他们把信送到鬼子指挥官的办公室!只需要他们在晚上偷偷摸进鬼子指挥部,把信随便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就行了。”

李勇这才放心,说:“可特战队现在不是在上洞村吗?”

周卫国说:“这事也不急在今天!鲁震明的抗日农民军实在不像是一支军队,反正他也一直说想跟着我们训练,明天我去一趟团部,找团长谈谈,他要是没意见,我就把特战队调回来,再把鲁震明的抗日农民军拉到阳村跟着我们一起训练。”

李勇想了想,说:“那上洞村只留一个排会不会兵力不够?而且让杨大力负责上洞村的安全你放心吗?”

周卫国一笑,说:“所以就要麻烦你老李了,我准备从我们连再抽两个排,由你老李带着他们坐镇上洞村!”

李勇点了点头,说:“这个没有问题。”

说着,脸上突然露出古怪的神色,说:“为了嫂子的安全,应该的!”

周卫国一愣,随即明白李勇说的是陈怡,不由数落道:“别瞎说!人家陈县长可不像你脸皮这么厚!”

李勇大笑,说:“你这就叫做不打自招了!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陈县长?”

周卫国骂道:“不厚道!”

说完,脸却不由自主红了。


第二天一早,周卫国骑上马直奔赵庄。

到赵庄后,正遇上团部警卫连早操结束。

警卫连的战士见到周卫国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向他敬礼。

独立团上下,现在谁不认识周卫国这个仅凭一个连就打下骑风口据点的“阳村英雄连”连长?

周卫国赶紧下了马,微笑着向他们回礼。

战士们都抢着要给周卫国牵马,被周卫国一一婉言谢绝了。

周卫国牵着马刚进庄,竟然遇上了一个熟人——吴有财!

只不过,现在的吴有财却是一身八路军的装束。

吴有财看见周卫国,立刻快步走了过来,立正敬礼后大声说道:“长官好!”

周卫国回礼后微笑着说:“不要叫我长官,你现在既然参加了八路军,我们就都是革命同志了!你现在在哪个营?”

吴有财脸色微红,说:“报告长官……同志,小的……我现在是团属炮兵连连长!”

周卫国颔首道:“不错!也算是干回你的老本行了!让你当炮兵连长是团长对你的信任,你可要用心带兵,狠狠打鬼子!”

吴有财连连点头,说:“那是自然!我既然参加了八路军,就要对得起这身军装!更要时时以周连长为榜样!”

周卫国随口问道:“你怎么会想要参加八路军的?”

吴有财尴尬一笑,说:“我们被俘后,团长政委就一直在做我们的工作,后来,团长把我们这些俘虏召集起来开了个会。在会上,团长说,如果谁愿意参加八路军的,他欢迎;如果不愿意,也不勉强,只要保证不再当日本人的走狗,残害百姓,与抗日武装为敌,一律释放,并发给回乡的路费!经过团长政委这段时间的教导,我早就后悔当汉奸了!又想起周连长的神勇,所以第一个报名参加了八路军!没想到团长这么信任我,知道我以前当过国军炮兵连长后,竟然让我当团属炮兵连连长!”

周卫国暗暗点头,八路军这样的政策对于分化瓦解敌伪确实能起到很大作用!

吴有财继续说道:“我以前当汉奸,猪狗不如,但从今往后,我吴有财就铁了心跟着八路军干了!不为别的,就为多杀几个鬼子赎罪!”

周卫国突然想起了刘二麻子,问道:“那你的把兄弟刘二麻子和你原来手下的那些兵呢?”

吴有财一脸鄙视的说:“别提了!我吴有财真是瞎了眼,竟和这样的人结拜!当时大部分弟兄都跟着我参加了八路军,但刘二麻子却说他家有老母,想要回家尽孝。团长说话算话,不但让他回家,还给了他两块大洋做路费!谁知,刘二麻子一出山,就又投奔鬼子去了!听说鬼子竟然还给了他个中队长当!”

周卫国不由皱紧了眉头,刘二麻子在赵庄呆了这么久,多少知道一些八路军的虚实,他的再度投敌,对独立团来说绝不是个好消息!

见周卫国神情有异,吴有财也有些不自在,说:“周连长,你放心,我吴有财绝不会学那样的猪狗!”

周卫国回过神来,笑了笑,说:“你别多心!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在想,下一次再碰到刘二麻子,我该怎么处置他!”

吴有财立刻想道:“刘二麻子要是听到这句话,不知晚上还能不能睡得着?”

只要想想岗崎带的鬼子兵的下场,吴有财就绝对相信,刘二麻子做出的,是他这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