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99

冯骥 收藏 12 59
导读: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乌云格日乐的眼前,只是一汪清水。

下沉,下沉,再下沉。

她透过潜水镜,看到一个黑影在她身边,同样在缓慢地下沉。

那是韩小燕,和她一同进入兽营的姐妹。

此刻,两人手脚全被捆住,在30米深的游泳池中快速下潜。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周围的海水逐渐变成墨蓝色。乌云格日乐觉得耳朵和眼睛越来越疼,似乎有针在刺着耳膜和瞳孔。她明白,每下沉十米,都会增加一个大气压,随着大气压的增加,她身体承受的重量也越来越多。

乌云格日乐的身体碰到了池底。在那个瞬间,水下都安静下来了。她不知道自己肺里的空气还有多少,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她只是感到胸口仿佛被一堵铁墙压迫着,时刻都有被压爆的危险。

为了求生,她必须用尽快用牙齿解开手脚上的绳索,游向水面。

水冷。

她的血管几乎麻木了,嘴巴里冒出一阵气泡,按照在陆地上解绳的方法,飞快地咬断绑在手腕上的绳子,然后迅速摸出别在腰上的火蓝匕首,一刀切断了绑在脚踝上的绳索。

就在她挥刀的瞬间,她忽然觉得一股热流从她鼻子和耳朵中喷了出来。接着这股甜腥的热流又被水压所迫,蹿回了乌云格日乐的鼻腔和耳道。

那个瞬间,乌云格日乐觉得自己真要死了。她知道,她的耳鼻开始喷血了。

求生的本能依然在刺激她的末梢神经。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解开脚上的绳索,而后将身体团起,吐出胸腔内最后的氧气。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她叼着发着幽幽蓝光的匕首,踩动海水,借助最后一点浮力漂上水面。

恍惚中,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她感到眼前逐渐有了光明,仿佛眼前飘着草原天空上的白云,云的形状,像一匹正在奔腾的骏马…

等乌云格日乐再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中年女军医的怀里,身边围满了人。韩小燕伸着脑袋,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掉到乌云格日乐的脸上。

女军医将乌云格日乐轻轻放在一副野战担架上,用白毛巾擦干她耳鼻里的鲜血,然后用注射器在她在胳膊上打了一针,这才抬头对其他队员说,“大家都让一让,不要围在这里。”

“格格!你醒了?能听到我说话吗?”韩小燕红着眼圈,焦急地问,“大夫,大夫,她有什么危险吗?”

“她没事。只是刚才下潜速度过快,耳膜没有鼓起来,加上心里有些紧张,这才导致耳鼻出血。”女军医安慰众人说,“没关系,暂时让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太感谢您了。”龙百川分开人群走进来,感激地说道,“您先到我们营部喝点水吧。”

“不用了,谢谢。”女军医微笑着说,“我还得回卫生队,那还有两个病号呢。”

送走了女军医,龙百川看看正在旁边指挥男队员进行潜水训练的武刚,又看着躺在担架上的乌云格日乐,神情之间有些犹豫。毕竟这里是兽营的地盘,龙百川只是临时协助武刚管理队伍,真正拿主意的人,还得是武刚。刚才武刚送走了女军医,正回来继续组织其他队员们训练。

龙百川知道兽营的规矩,只要神志清醒无重大伤病的人,都必须按要求参加训练。

对男队员是这样规定的,那女队员呢?

说实在话,乌云格日乐是龙百川看着成长起来的优秀侦察兵,还在围捕“黑星”海盗的战斗中立过战功。此刻她虽然神志清醒,但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体还在发抖,还在滴着水珠,但她还能再继续训练吗?

龙百川的确是不忍心再让乌云格日乐训练了。可他虽然身为侦察大队长,却不能决定兽营集训队员的行动。

乌云格日乐也挣扎地从担架上坐了起来,她抬头的时候,龙百川正好看着她。

“乌云,你还能动吗?身体哪里不舒服?”

乌云格日乐低头看了看自己染上鲜血的迷彩服,摇着脑袋说,“就是头稍微有点儿晕,其他的还好。”

龙百川喊了声武教官,武刚闻声后回跑了过来。两人站在乌云格日乐的面前,都狠不下心再命令她训练。

在乌云格日乐缓缓站起之后,武刚看了看四周训练正酣的队员们终于开口,“乌云格日乐,你,你要不要先喝点水?然后…”,他本想说然后继续训练,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咽了回去。

“报告武教官!我没事!”乌云格日乐用牙齿和嘴唇用力挤出一个微笑,“我牢记女子侦察中队手册上的话!”

“什么手册?”武刚有些奇怪,回头问龙百川,“你们新组建的单位花样还不少,还搞了什么侦察手册出来?”

龙百川哈哈一笑,说道,“老武,都是上级下发的,做思想政治教育用的,又不是我定的,你问我干什么?”

“我一向最讨厌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想当侦察兵,就不能教条!天天照着书本去搞特战,去进行水下作战,那我估计我的兽营早就变成坟场了!人都被书本害死了!”武刚不满地说,“真正的侦察兵,是依靠灵活的头脑和过硬的军事素质,还要借助充足的训练与实战经验,根本不能太相信什么书本,什么手册!没有一场战争是靠书本打赢的,你听过纸上谈兵没有…”武刚越说越精神,挥舞着大手,拉着一副打倒形式主义的的架势冲着龙百川和乌云格日乐大讲特讲。

“行了行了!老武!”龙百川忍着笑,说道,“再说下去你就可以去当政治家了,咱们上午的训练任务还没完成呢。”

一听到训练两字,武刚才停了口,他黑着脸,咽了口唾沫。趁这个功夫,乌云格日乐对他说道,“武教官,我休息好了,现在参加训练。”说完,她不等武刚回话,刷地一声蹿向了正在泥潭中练倒功的队伍。

“哎!你要不要再休息会儿?啊!对了,你还没说说你那什么女子手册上的话呢?”武刚冲着乌云格日乐的背影大喊,“以后能让我当个教训形式主义的反面教材!”

乌云格日乐继续向着已摔成泥人的战友们狂奔着,头也不回地大喊,

“女子侦察中队手册第1条:无论上战场还是上训练场,侦察兵都没有男女之分,只有生死之分!完毕!”

“啊?哦!”武刚听完乌云格日乐的话,顿时眼睛瞪得鼓鼓的,张着嘴巴,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楞在原地。

“老武,你打算怎么把这个手册做为反面教材啊?”龙百川走过来调侃他,“难道这句中国侦察兵的终极精神也算是形式主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