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六章 竹杠叮当

收藏 37 5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孟云霄刚开始看见作战损失结果的时候,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一组组的伤亡数字。陆子宇在一旁一样一样的解释给他——


“骑兵作战,其实就是白刃战,结果都是一比一的战损。尔格的骑兵营诱敌深入,机枪连占据了制高点,占了大便宜,我看骑兵营伤了两百多人还应该算侥幸。”


孟云霄沉重的点点头,他也知道日军的骑兵作战能力也是相当的强,毕竟人家也是一个四百多人的骑兵大队呢。


“...再说三营的四连和一营的重机枪连吧。两个连队虽然火力都很凶猛,可是加起来也不过是三百人多一点,再加上五十多人的‘蓝狐’也不过三百六七十人,可他们面对的却是一千余人的日军大队。敌我1:3的悬殊比例,最后阵亡一百五十多人简直应该说是奇迹!...”


“我有点不明白,参谋长。四连要是阵亡102人,再有4、50个受伤的,那四连不就等于被打没了吗?但是四连得建制明明没有垮嘛!...”


“这一点也不奇怪——四连在第一天的作战中,现收编了几十号反水的伪军,当天夜里又成功的瓦解了伪军部队,当夜就有将近四百人投诚。现在教导队那些受训的新兵可全是伪军啊,那还是四连挑剩下的呢。这一百多人的阵亡名单中,有六成是投诚改编的伪军。如果没有这些伪军兄弟,四连说不定就真没有了。因此四连连长胡东成请求对这些阵亡的伪军兄弟家属按照咱们当初定下的抚恤政策进行抚恤...”


“我同意胡东成的建议!”班智超立即表态。孟云霄点点头,对大家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虽然当过汉奸,但却是死在了抗日的战场上,他们用胸膛挡住了侵略者的刺刀,他们,也是英雄!我同意按照咱们抗日独立团的抚恤政策来抚恤他们的家属,并且,把他们的名字写进咱们抗日独立纵队阵亡将士的名单!”


“其他几个连的伤亡你都看见了,”陆子宇继续对孟大虾说道,“咱们低估了小鬼子的战斗力,鬼子在逃跑的时候,给咱们造成的伤亡不小。开始是阵地战,有战壕掩体,鬼子也失去了炮火优势,伤亡不算太大;可我们在追击的过程当中,鬼子就显示出了射击优势,那枪法真叫一个准啊!弟兄们打得兴奋,追得紧,头脑里根本就没有躲避鬼子射击的理念,这是血的教训啊!”


看着一连串的数字,孟大虾沉默起来。“伤敌三千,自损八百”,可是这次作战的伤亡比例远远大于这句古老的俗语。此役共击溃日军两个步兵大队和一个骑兵大队,击毙日军2078人,可是抗日独立团也阵亡了775人,还有将近500多人受伤,其中176人致残...减员达到了空前的1300余人,抗日独立团这次可真伤着筋骨了......


“不能打了,说什么也不能再打了...”孟大虾出神的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陆子宇听不清楚。


“我说不能再打下去了,”孟大虾恢复了神态,“1300余人的战斗减员,这么打下去咱们拼不起!”孟大虾认真地说,“咱们的家底统共不过4000人,这样打三次就没了。”


“那你这次打算怎么应对小鬼子的报复行动呢?”


“我不让他出来!就算他出来,也只能派出收尸队把那些尸体运回去!”


“你有把握?”别说陆子宇,在座的班智超、霍凤凰都有些怀疑。


“你们看,”孟大虾指着地图,“唐县、完县两个县的鬼子驻军基本上被我们击溃,现在几乎是两座空城,鬼子除了从曲阳把驻军调回这两个县城以外,短时间内不可能从别的地方增兵,因为从涿县(现在的涿州)至石家庄,都是110师团的防区,保护漫长的平汉铁路的安全才是110师团的首要任务。铁路安全了,鬼子才有精力和心情来对付我们这些大山里的抗日武装,换句话说:铁路线要是不安全呢?”孟大虾说到这儿,一脸坏笑的看着大家。


“你是说,如果我们在平汉铁路线上搞点动作,小鬼子就不会来了?”班智超问道。


“不是如果,我已经安排人开始干了。估计小鬼子今晚就会有列车出轨,或者车站遭到偷袭,票车被打劫啦,铁路仓库着火啦,这些事儿都有可能会发生。”


陆子宇和霍凤凰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了一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海三娃!”


“还有‘蓝狐’,还有骑兵营。”孟大虾笑呵呵的补充道,“这么长的铁路线,只是一两个地方出事儿哪能牵住鬼子一个师团的兵力呢?我这人的毛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喜欢不管啥事儿,越热闹越好。”


“骑兵营损失那么大,还能......”陆子宇有些担心。


“放心吧参谋长,这不是真刀实枪的面对面的打,是偷袭!骑兵营要化整为零才能行动呢。”


“我还是有点担心。”班智超说道,“就凭在铁路线上偷偷摸摸的搞点小动作就能控制住鬼子不再报复我们?鬼子可有一个师团的兵力呢!”


“一个师团又怎么样?”孟大虾不以为然,“大家看阿:从涿县到石家庄的正定,不算铁路线两边的县城,光是平汉铁路穿过的县城就有九个。就算小鬼子一个县城派一个步兵大队驻守吧,这九个县城就要有九个步兵大队,这还不算保定的日军师团司令部的守军,鬼子一个师团的总兵力也不过两旅团四联队十二个步兵大队,我们几天已经打垮了他两个大队,你们说,鬼子除了调曲阳县城的驻军靠近铁路线回防以外,他还有多余的兵力可以调动吗?(‘我爱我家’注:资料记载,日军侵华初期,在每个县城的驻军都是一到两个大队,小的县城甚至是中队规模)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才都放下心来,不过接下来孟大虾说的话在大家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而且,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日本鬼子的110师团现在只有三个步兵联队了!”


在大家讶然的表情里,孟大虾从墙角打开他的背包,取出一卷烂布条:“各位,知道这是什么吗?——日军110师团第33旅团第163联队的联队旗!”看在座的更加迷惑,孟大虾越发得意:“如果一支部队失去队旗将意味着这支部队的番号就要被取消,这一点大家应该清楚吧?”大伙儿这才明白过来。


“怪不得刚才罗杰还说你拿着一团破布条当宝贝呢,原来是鬼子的联队旗啊?”班智超恍然大悟。


“当然是宝贝啦!咱们这次损失这么大,我都要凭它找回来呢。”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啊?别卖关子,直接说!”陆子宇假装不耐烦地“喝斥”他。


“找蒋大掌柜的,把这破布条‘卖’给他!”


“邀功请赏,对吧?”霍凤凰拧着鼻子,没好气地说道。


“对啦!”孟大虾脸皮够厚,对霍凤凰的冷嘲热讽丝毫不以为然,继续说道,“咱们这回死了这么多人,给他蒋大掌柜的挣回了多大面子啊!消耗了这么多枪炮子弹,去哪儿补充啊?都要找大掌柜的要!我知道蒋大掌柜因为咱和八路军的关系走得近而很不开心,但是咱有了这面破旗子,蒋大掌柜再不高兴也得‘买’——他现在太需要这玩意儿啦!”


“唉!”陆子宇叹着气摇头,“孟大团长,上次咱们抗日独立纵队改编成抗日独立团的时候,您老人家就把蒋先生的竹杠敲得砰砰响,这回您老是不是打算给人家敲得露了底啊?”


“瞧您说的,”孟大虾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这可是弟兄们用鲜血换来的,也是兄弟们抗日救国的铁证,蒋先生不该表示一下嘉奖吗?”


“好啦好啦,”霍凤凰对俩人的表演哭笑不得,“你们就别恶心人了。既然想邀功请赏,那就赶紧叫人拟电报,上呈军委会吧!”


“不忙不忙,”孟大虾摇手制止。


“还想怎么玩儿啊?”陆子宇也不闹了。


“咱这次绝不主动上报,咱要让蒋先生亲自问咱。不问还不说,不然这竹杠敲着不响,没油水。”


“你究竟想怎么办吧?”


“开记者招待会!让老记们把这风声给刮出去。”


话说到这儿,咱先把海三娃的地下别动队和‘蓝狐’小队以及骑兵营大脑铁路线的事儿闲撂一撂,先说说孟大虾敲竹杠的事儿。


孟大虾的“国民革命军太行山抗日独立团”重创日军第110师团第33旅团第163联队的重大胜利,被消息灵通的记者们很快就获悉了。老记们闻风而至,神北镇又开始热闹起来。


身着国军上校军服的孟大团长出席了隆重的记者招待会。打谷场上,各报社的记者首先对着堆积如山的战利品大废胶卷,还不时地对陪同人员提出问题——


“请问这里总共有多少条三八式步枪?”《中央日报》的记者问道。


“1095条!”


“轻重机枪呢?”


“完好无损的轻机枪42挺,重机枪18挺。”


“这些武器最少应该是日军两个步兵大队的标准编制,难道你们真的消灭了日军两个步兵大队?”《上海申报》的记者问,看来这个记者很内行。


“不是。我们只是击溃了日军两个步兵大队,消灭了日军一个骑兵大队。”


“那么应该不止这些武器吧?既然消灭了日军骑兵,至少应该有东洋战马吧?”《大公报》的记者有些怀疑。


“当然不止这些,只是其它的武器都在战斗中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各位有兴趣看看那堆破铜烂铁吗?”


“当然!还有缴获的战马。新闻报道就要实事求是!”


“那好,各位请。如果各位不觉得恶心的话,我想还有些东西是各位喜欢看到的,”


“只要能证明贵军的作战事实的东西我们都喜欢看。”


“很好。... 各位请看:这里有四门山炮四门野炮以及两门步兵炮的残骸,这些炮管以及炮管的口径足以证明它们的身份...”记者们如获至宝,照相机“噗噗”的冒着白烟。


“这堆‘废铁’是损坏的步枪零件。当时敌我炮火实在猛烈,枪械受损在所难免。”——陪同人员的解释虽然轻描淡写,但在场的记者们都清楚:钢铁做成的枪炮都成了这个样子,血肉之躯的人呢?其战斗之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那边圈养的就是日本国杂交出来的东洋马,马的臀部有烙印。”


“各位请走这边,... 这里是陈列室,这里的军服血迹斑斑,都是击毙的日军军官的服装,衣服上面有证实他们部队番号、本人姓名籍贯、以及军衔的标志......”


记者们看到这里,没有人再怀疑什么了。


“咦?这个像‘节旄’似的东西是什么?”好东西终于被记者发现了。


“这是日军的联队旗,上面有部队的番号。”


记者们疯狂的开始拍照,这可不是平常能看见的。丢失了队旗就意味着番号的取消,这些常识作为战地记者的来说,谁都懂......


很快,如孟大虾所愿,各大报纸都以最大的篇幅刊登出日军联队旗的照片,......


重庆最高军事最高委员会震惊了,蒋先生震惊了,全国人民都瞪大了眼睛(夸张)...


由委员长亲自过问的最高军事委员会的电报如期而至。


“瞧瞧,”孟大虾得意地拿着电报炫耀,“这竹杠敲响了吧?不是要咱们报告战斗的详细过程吗?回电,中心内容:诉苦。光给记者们吃黑豆、吃野菜、喝糊糊汤不行,要让蒋大掌柜的看了电报就流眼泪才能达到目的。”


“云霄你至于吗?”陆子宇都觉得他玩儿得有点过分,那些老记被孟大虾的黑豆折磨得一路走一路屁声震天,弄得几个女记者一走进人群就要夹紧两腿,捂起鼻子。


“怎么不至于?现在是刚进六月(阳历),麦子似熟不熟,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说咱吃不上饭很正常。还有战斗的过程要描述的越激烈越好,十来门大炮都被炸成那样了,你说这炮得打的多邪乎啊?还有咱们伤的人,当初不是给了咱四千套军服吗?就说咱阵亡了一千五,还伤了两千多。咱不给他老蒋要人,咱要钱和药品......”


几个参谋都捂着嘴,不好意思笑出来,心里都在说:这大队长真会算计。


其实几个参谋只是看到了孟大虾算计老蒋,他们不知道,孟大虾为了这次敲响竹杠真是大费苦心。


历史上的这个时候,正是徐州会战结束,60万国军落荒而逃,又丢失了大片土地,日军直逼武汉。台儿庄大捷也过去两个月,人心惶惶的全国军民正需要一些抗战的激情来重新鼓舞斗志,正好这个时候孟大虾打了一次胜仗不算,手里居然还有一块日军的联队旗,你说这各种客观因素聚集在一起,这竹杠会响多大声儿呢?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