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友利金融集团总裁的前财经部副部长朴炳元是一位在官僚社会中闻名的理论家。他在任职财经部副部长时,就喜欢跟记者们展开辩论。有一次竟驴唇不对马嘴地冒出“韩国应感谢***才行”这样的话题。


突然冒出一句应该感谢***,这从何谈起呢?记者们反问起来,朴炳元便回答说:“他不是扯住了中国的后腿吗。”并解释了韩国现代史的幸运之处。


“试想,如果***没有发起文化大革命(1966~1976)会怎样呢?如果庞大的中国早早地觉悟起来,韩国将无立足之地。多亏***大搞文化大革命长达10多年关起国门,使得韩国有了今天的发展,不是吗?所以当然要感谢他了。”


文化大革命划分了韩国和中国的起点。也正因为如此,韩国要比中国提前10年就开始了经济现代化。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最后那年(1976年),韩国人均收入(818美元)达到了中国(164美元)的5倍。


之后30多年来,“文化大革命效果”正逐渐消退下去。韩国早已消耗了提前10多年起步的优势,甚至被迅猛之势追赶过来的中国挨了当头一棒。


在这危难时刻,幸运之神却又一次降临到韩国。在被中国超越的危难时刻,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竟然达成了妥协。可以说,这其中有很多幸运交织在了一起。时机也非常好,而且韩国和美国国内的条件也有利于事情的进展。


其中,最大的幸运因素来自于日本。作为东亚“FTA中心”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日本因国内情况只能撂手不管。韩国某部门的次官A某以匿名作为条件,透露了“感谢日本的理由”。


“事实上,如果日本下定决心诚心着手推进,说不定美日FTA已经达成协议。目前,美日关系不是正打得火热吗,但就是因为农业问题没能推进。也就是说,日本政治领导力量没能操控日本农业。而日本的这种局面对于韩国来说是个一大幸运。”


假如说,如果美国将日本选为自由贸易协定的合作对象,那么,韩国的排名很可能被推后。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日本。日本自由贸易协定政策被农水产业牢牢捆住。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农水产族”议员们拼了命地保护农业和水产业,因此很难推行美日FTA谈判。也正因为农业问题,日本不能靠近美国、欧盟、中国等自由贸易协定的核心国家,而徘徊在东南亚等边缘地区。在产业结构及自由贸易协定战略上韩国正与日本展开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感激不尽日本的“FTA胆小症”。


卢武铉政府都突破了农业领域的阻力,日本为何做不到呢?这是因为,总统制和内阁责任制等韩日两国存在权力结构的差异,另外还有日本社会的保守性问题。也有人分析说,国民收入达到3万美元的日本没有像韩国那么迫切。不管怎样,由于日本的消极态度,韩国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射利益。


据日本媒体报道,韩美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妥协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对美日自由贸易协定倍加关注。记者始终相信日本的潜力,因此认为只要日本下定决心肯定能做得到。日本是一个有着惊人潜力的国家。


然而,令人惋惜日本在相当长的一段期间已经没有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机会了。因为,事实上美国国会向政府赋予的5年贸易促进权(TPA)已经到期。这样一来,日本就得眼巴巴地等候贸易促进权重新启动。真可谓是,赶不上巴士的日本的不幸与先入为强的韩国的幸运。


韩国应在日本从“FTA胆小症”中苏醒过来之前,努力做好自由贸易协定网络的铺设工作。文化大革命时期也罢、自由贸易协定也罢,韩国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