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威恩斯独自提着行李箱走在绥州的大街上,从机场买来的市区地图全是中文,她到会点中文,可不太擅长。连这里的地形都搞不熟悉,还怎么调查案件呢?什么时候能找到那个家伙呢?

一辆宾利轿车从前边开过来,威恩斯打算碰运气,在美国开这样的车都是有钱人,在中国也是有钱人吧,看看中国有钱人的素质如何,她向宾利轿车招手。

倪娜在香港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大街上有这些黄头发蓝眼睛的人,对这些老外没什么排斥的心态,她把宾利车停到路边,看着这个年轻的外国女孩。

威恩斯先没说汉语,她知道自己说的不好,还不如说英语方便,能坐起这么贵的车的中国人一定会英语的。“你好,可以搭你的车么?”在美国搭顺风车很普及,她已经很熟练。

“不知道你要去那,我只是开车出来转转。”倪娜从小到大在香港住了十几年,学的英语是正宗英国英语,一长嘴就让这个美国女人吃了一惊。

这个中国小女孩怎么说的是英国英语,难道是香港人?不管这些了,总之宾利车比出租车档次高,即使收费乘坐,也是做这车合算,在美国呆了二十几年,威恩斯也没坐过宾利车,只偶尔见过这种奢侈的英国车。

“请问可以上你的车坐一会么。”威恩斯决定找机会坐一次英国车。

“请上来吧。”倪娜没排斥这个洋鬼子,她倒是想找个洋鬼子练习一下英语,好久没说怕自己忘了。

威恩斯提着行李箱子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客气的向中国女孩介绍着,“我叫威恩斯,是美国人。”听说中国人很反美,不知道自己碰到的这个如何,她顺便把自己的护照拿出来给这个女孩看。

倪娜不在乎她是那的人,反正不是坏人,即使是坏人,坐飞机时候她也不可能把武器带上飞机,况且她这是刚下飞机,安全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

两人坐在车里闲聊起来。

许睿每天早上都要出去早锻炼,随便穿着一身运动衣就上大街跑步,倪娜开车陪他跑,车上还放着解渴的酸奶。他跑了一会,就看到自己的车停在前边,加紧步伐跑过去之后,他趴在驾驶室的窗户上,问:“怎么不往前走拉?”他还没注意到车上坐着一个外国女孩。

威恩斯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家伙,自己昨天还在看这个家伙的资料,真是得来不用费功夫,为了伪装的好点,威恩斯假装不认识他,客气的打着招呼:“你好。”

“啊?这是谁?”许睿问倪娜。

“搭顺风车的,你跑不跑,不跑就上车,我们该回去吃早饭。”

许睿坐在车的第二排座位上,一边拿毛巾擦汗,一边拿酸奶喝,他一点也没防备这个外国女孩,看她很年轻不像是警察什么的。靠在车里边喝着酸奶,他转念一想,可能FBI就利用自己的思维盲区,认为自己不会把一个外国女孩当成卧底?她到底多大了呢?看上去像个美国高中的女生,外国人都长的老,一般不容易看出实际年龄。看看她耍什么花招,昨天晚上自己还想,可以拉卧底对付暗杀自己的人,不行先拉她当盾牌吧,留她住自己家,真有人暗杀自己,也好,死伤个美国人,中国警察肯定重视,是不是会加强保卫自己的力量呢,到时候自己把枪藏起来,就等那些贼自投罗网。

“我们回家吧。”许睿没和美国女孩搭话,他不喜欢和陌生人主动说话。


威恩斯用带北方口音的英语和倪娜聊,“你们这里有便宜的房子出租么?我不想住酒店,我是出来自助旅游的。”

倪娜好像知道点自助旅游,这种旅游和参加旅行团有点区别,是成本很低的旅游,不住酒店,只租便宜的房子或者住青年旅行社,而且不是每天出去玩,适当的还打点工,用打工的钱不断的支持自己去下一个地方旅游。听许睿说,古巴革命领袖格瓦拉就这么环游南美洲的,一路上格瓦拉靠当医生、当足球教练养活自己,周游了大半个南美州,在外国很流行这种玩法。

“要不让她住我们家吧,我们还有很多房间空着呢。”倪娜用商量的口气和他说话,现在她习惯了每件事都和他商量,自己的性格和以前大不相同,因为他也是家庭的主人,两个人是平等的,要意见一致才能去做。

许睿已经有了打算,所以很快的同意,“我没其他意见。”

倪娜一踩油门,开车往自己家走。


孟财让自己的哥哥从汽车租赁市场租了一辆比较新的进口本田车。孟财坐在驾驶座上开车,哈吉坐在车的后排,车两侧的玻璃全部是黑色的,这样不容易把哈吉暴露出来。

本田车开到一别墅区的门口,穿制服戴对讲机的保安根本没把横在别墅区大门口的路障弄开,一道红白色的栏杆把本田车挡在别墅区外边。

保安早就注意到,这个车没有出入证,根本不能给他放行,除非别墅区里的住户亲自过来接人,或者是这里的住户带进去的,这里聚集了太多的有钱人,以前出过绑架案,上一家保安公司就是被这些有钱而挑剔的业主给赶走的。

孟财主动的和保安说:“能把这个栏杆弄开么?我进去找人的。”

“你找谁呀?”保安爱理不理的问,倘若真是有人让他们进去业主提前就打招呼的,这里制度很烦琐的,生人不可能进去。

“你给他打电话,他会出来接你,小区里有保安的电瓶车,保安会把业主接出来的。”保安没让孟财进去。

孟财和哈吉一看连院子都进不去,就扫兴的开车离开。

哈吉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弄个院子呢?在美国别墅和公寓都是临街的,出了家门就是大街,可中国不一样,大院子里是小院子,而且院子的墙都比美国的高出许多,或许这里历史上一直治安不好吧。


本田车离开了别墅区,哈吉的脑袋一片空白,他以前用的手段,在中国都用不上,为什么中国这么复杂,他用手捂着脑袋,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

孟财一点都不发愁,愁的是一个长长的白天,从小到大他都听评书,评书里的贼和侠客都有个爱好,晚上潜入戒备森严的大院里,偷听别人说话,偷看别人家的布局,用这种方式可以很快的。他开车围着这个别墅小区看了一下,院子的墙上有点网,每隔几米就有一个牌子,‘墙上有电,危险,禁止攀登’。

看来晚上来这里也不容易,这是个难以进入的地方,在他家门口行刺他真是难,还是想办法用狙击步枪打死他,孟财看看别墅小区周围,这里根本没有高楼,想利用制高点,实在是困难。

“你查一下这里有房子出售或者出租没有。”哈吉来是帮忙的,不用他动手,他只负责给技术上的指导。

“我查过,这里的房子全部买出,没有出租或者出售,他住的地方真他妈的安全,只好在他出门的想法办,他不会整天躲在家里的。”孟财想自己如果不报仇,就不会掺合进这堆烂事里,死的有不是自己的爹,自己干什么这么奔命,自己也应该在这样的地方买个好房子,把老爹也接来,过几天好日子。自己真有点烦,还是让他们做吧,自己不是真的不想再做了,自己是在为一件和自己无太大关系的事奔波,自己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一下呢?应该把搜集到的情报移交给两位哥哥,自己休息段时间,然后约那个家伙决斗就是,要是自己能杀了他,那不就报仇了么,不用暗杀他。


回到郊区的仓库,孟财和哈吉见孟福、孟贵两个人正喝酒解闷呢。

孟财心里有股气,见他们就撒,“你们俩干啥呢?大老远的来这里就是喝酒的,到底是给谁爹报仇呢?我出去踩盘子,你们俩倒清闲。”

孟福和孟贵知道这个兄弟得罪不起,人家为自己家的是奔忙,自己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干。两人马上站起来,“哎,我们不是心里烦么?”

孟财把一份地图丢在箱子上,“上边有你们需要的资料,至于怎么报仇,是你们自己的事,这事我不管,哈吉先生,你以后就和他们合作吧。”发完牢骚,孟财连本田车的钥匙也一起丢下。

孟财也想明白,自己不要为利益无关的事奔波,暗杀人的确不是个好做的事情,不如自己做个看客,何必这么累呢,自己也不欠死去伯父什么?父亲还主动出面,把伯父的生意接过来,要么这俩哥哥早就混的啥也不是了,自己家对他们家贡献还是很大的,现在甩袖子走人,也没对不起谁,自己已经尽力了,只是对手太隐秘,他又不是天天上报纸,他的行踪只有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