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2节 空军少尉

里臣 收藏 0 0
导读: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2节 空军少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我们的主角肖勉惊异地睁开眼睛,天呐,地面正翻滚着朝自己涌来,原本如蚁的树木越来越清晰,块块农田的那田字越来越大,耳边呼啸着电影里还有阿帕奇里坠毁前的残鸣。而自己呢,梦境,和那梦境中的感觉完全一样,“他大姨妈的,要蹬腿了。”



原来蹬腿就是死亡吗?



空中,在长机带领下,3架Ju52急速右转,依次划一道弧线向4号机摔落方向飞去。



大队长看见4号机螺旋而下即将触地,正欲闭眼不忍看见队友惨状之时,4号机一个翻滚机头又拉升起来,平行滑行数百米后,缓缓降落在农田里了。



肖勉恢复知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耳边已经没有呼啸声,却有鸟语喳喳轻轻传来,闻到的是花香和一种熟悉的气味,肖勉说不出来。当然喽,眼前一白衣美少女微笑凝视着自己。



“仙女!”白衣美少女抿嘴笑。



“天堂?”



“地狱!”白衣美少女故意虎起脸回答。



“飞机!我妈呢?”肖勉想起他原应该是在和老妈去杭州的飞机上,没看见老妈却只见美少女能不急吗?便欲坐起。



“刚作完手术,不能动。”美少女俯下身按住他。



三月,已是初春,杭州军医总院的护士苏小姐穿着是单薄的,苏小姐俯下身子走光了 ,肖勉看见了,当然只有肖勉,没被记者看见。



闪光灯起,那种有焰火般闪光的闪光灯,“多感人啊,苏醒后的第一句话还惦记着飞机。”门口等待多时的记者们记录下这一刻,奔跑着回去发稿了。



“手术?医院?”肖勉猛然记起那种气味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国军准尉不惧重伤,挽救党国军资;空军豪杰术后苏醒,惦念座驾飞机。



当苏小姐将中央日报的报道念给肖勉听,看着报纸照片上满头包着纱布只露出2眼的人问自己“这是谁?”



“你啊。”



“他大姨妈的,我是谁?”



正驾驶老区伤不重,几天后出院归队的时候,老区紧紧握着肖勉的手,激动地说:“肖勉,和你一起开飞机,我放心!”



“昏迷,我只会开阿帕奇,你有吗?”



肖勉航校好友阎海文梁添成前来看望,一左一右拍照留念,自然中间的肖勉还是只露出双眼。



“留得性命,足以。”阎海文说道。



“嘴巴呢,乍不留个洞吃饭捏?”梁添成坐在吊瓶管子上惊呼。



肖勉自然只能苦笑,“这俩又是谁?”



一星期后拆纱布时,肖勉已经知道自己是中央航空学校6期毕业的国军空军第九运输机大队少尉飞行员,登报第二天,升的少尉。现在是民国26年的3月,离七七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肖勉掐着手指头算的。



“真不敢相信,送来的时候只有半个脑袋,现在恢复的这么好!”一群军医围在肖勉身边,翻弄着肖勉的脑袋。



“王院长手术作得好,看不出刀口哦。”



“哪里哪里,李主任缝合缝得好,看不见伤疤哦。”



“他大姨妈的,看够了没?”肖勉头被翻弄的不耐烦。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赵处长调理的好,看,多精神哦。”



赵处长开的术后调理药剂每回都是苏护士喂的,苏护士就是肖勉看见的白衣美少女。护理学校刚毕业,军医总院可是将星校星云集看病的地方,小小少尉有护士就不错了。



空闲下来,苏护士就和肖勉聊天,肖勉知道了当今最红的演艺明星是梅兰芳还有白牡丹荀慧生,最红火的商界大亨是黄金荣杜月笙,苏护士最爱看的作家是鲁迅冰心田汉,这三位肖勉熟,上学时学过。



没有网吧,没有迪厅,甚至不知道曼联切尔西,娱乐活动有啥呢?



“妓女是合法存在的,那么嫖妓就是受法律保护的喽?”肖勉问。



苏护士脸孔一板,“打针了。”



那一针,肖勉从没感觉那么疼。



肖勉对苏护士讲蹦极的刺激,hihop的饶舌,超女的魔力,郭德纲的相声,等等等等,自然,他没有说他来自于70年后自己并不是那个一脸纱布只露出两眼的国军少尉,因为军医总院不远处就是精神诊治中心,好几次谈论起合法和法律保护类似的问题,苏护士就吓唬他会报告上峰把肖勉送过去。



“既来之,则安之,好歹自己是飞行员,说不定哪天去俯冲,就回去了。”肖勉对自己的经历已经比较了解了,“不知道老妈现在怎么样了。”



肖勉对未来的想像令苏护士陶醉,那是一个怎样的国安,民安的场景啊,少女对面前年青勇敢的空军少尉充满了好感。



“到那时候,我带你先去新天地的Starbacks,坐在落地窗边的大沙发里,看现代人如何穿梭于30年代的建筑之中;接着去外滩3号,品尝着百年美酒,看一边的历史沧桑,另一边是高塔大厦;再去世界一线品牌的旗舰店,五彩射灯照在民国二十年代淑女闺秀穿的锦缎旗袍之上。。。。。。”



“那时候,为啥把店铺开在船上?”



“什么船?”



“旗舰啊。”



苏护士精心照料着肖勉,有时候还悄悄到贵重药房向小姐妹要来些鹿茸人参海马,喂肖勉服用,希望他早日康复。



朝夕相对,肖勉对单纯的苏护士没好感是不可能的。直到有一天苏护士帮肖勉擦洗身子,滑腻的小手在肖勉身上滑过,肖勉有了强烈的生理反映,苏护士看见了,惊叫着打翻了水盆,跑了。



“昏迷,你以为补药是那么吃的啊,他大姨妈的,你要负责任的。”



母亲给儿子擦洗完毕,疲惫地坐在床边,从飞机降落,肖勉就没有知觉不说不动没有表情,打他骂他都不睁开眼睛,跑遍了医院,诊断同一个:植物人,原因不明。



哭干了眼泪,母亲只会责备自己,“咳,早点去烧香就好了。”但母亲相信,终有一天,儿子会苏醒过来,搂着自己的脖子叫一声“老妈!”



看着军事委员会颁发的褒奖徽章,肖勉猜测着原先的肖勉若在如今必定是斗志昂扬的,可我这个肖勉接着又该往何处去呢?肖勉发愣。



“当机了?”



昏迷,苏护士已经学会了几句肖勉的口头禅。



“你这486的脑子也会说这话?”肖勉反击。



“他大姨妈的,打针了。”



肖勉坐上北去郑州的火车时仍旧在思考这个问题。“先去老肖勉的部队报到吧,失业的日子不好过哦,老妈不在这,谁养我?”9大队已转场郑州。送行的人群中,苏护士哭得如同泪人“给我写信阿!”



清晨过苏州,失眠的肖勉烦困已极,而窗外风景令他开朗起来。江水伸入田垄,远远几架水车,一簇一簇的茅亭农舍,树围水饶,自成一村。水荡漾泛浪,树遇风轻摇,几个农妇挑着担荷着锄,从那走过,如诗如画。



过南京已是夜间,只见隔江灯火灿烂,肖勉想像着城内的秦淮莫愁。回到70年前的中华大地说不定是个机缘呢。



车近蚌埠,人民口音渐改已无吴音,肖勉也渐渐觉得心酸,不知为了什么。



肖勉想起了母亲,老妈现在在干什么呢?虽然那电视剧编得是傻,但陪在老妈身边总会感觉到一种温暖。不觉地,肖勉依在甬道窗边,临风偷洒了几点酸泪。



“小兄弟,么事吧?”



一个穿着陆军校官制服,没挂军衔的大汉早就斜依在那里,自己只顾感慨,却未瞧见。



“没事,一下子想起了失散的母亲。”



校官递给肖勉只烟,双双无语。



“长官,”肖勉先打破寂静,“空9大队少尉肖勉,”稍顿片刻,“还有烟吗?”



校官嘿嘿笑把一包美丽牌塞到肖勉手里,“哦,就那个半个脑袋的?乍还是1整个捏。”说完扳过头仔细察看。



自己这么出名啊,肖勉自出生以来最好成绩是小学二年纪60米跑全班第19名(晕倒),看见自己这么有知名度,微笑起来。



校官伸出大手:“张中灵。”



张中灵,不就是那日后血战淞沪罗店,激战万家岭,名扬华夏的抗日名将张令甫吗?这人肖勉知道,他学生时代在北京大学投考了黄埔四期,原先在陕西当中校团长,有回同事探亲回家,张随口问“看见我太太没?”同事开了句玩笑“看见了,和个小白脸,在电影院门口,亲热得很。”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早对妻子有猜疑的张当时没说什么,第二天就请假回家,争吵中气血涌头,拔出枪就射,打死了老婆转身就回部队。娘家人不干了,告状,县里省里,都被压着没审,就一路告到委员长那里,委员长“娘西皮,不争气。”让张去京侯审,也没人押解,张就一人赴南京。行到半路,盘缠没了,张那脾气不会行乞吧。赊来纸笔,卖字。张自小习练书法,得到过书法名家于右任的指点,后来行军打仗中也没撂下,字确实漂亮,就这样,一路卖字到达南京,三堂会审入狱十年,张长叹“为戮妻做楚囚”。才坐了大半年牢,日本人在北方蠢蠢欲动,大战在即委员长要用人呐,释放所有军人在犯,侯差等调遣,面前的张应是刚从山上下来吧。



“久仰久仰。”肖勉说的实在话,和历史风云人物相会,肖勉自然兴奋。



“肖兄弟,此去哪里?”



“郑州,归队。张学长呢?”老肖勉是原黄埔10期转入的航校。



“回家务农。”



无语。



上天让我回到了70年前,抗战在即,在这动荡时代,和历史人物干出一番轰天伟业,不就是我出现的原因嘛!肖勉的思路明确了。



“学长,小弟自小精于占卜,不如给学长算上一算。”



“我等革命军人,拼杀于战场,此种雕虫小技——”未等张学长说完,肖勉抢先说道:“雕虫小技,旁门左道,存在就是合理,蝼蚁虽小,也有它的生存空间,虎狼虽猛,也有力所不能及之处,偏信一言,才酿千古之恨,广纳善听,才是英雄气概。”肖勉气喘吁吁,见张学长若有所思,“不如,学长说2字,小弟帮你拆开看看。”



“车近郑州,就郑州2字吧。”



肖勉搜肠子刮肚子,要把张学长引到抗日正途。哪能让他去种地啊。



“郑--州--,郑字关耳也,学长此去是掩耳不闻天下事,唯恐听见闲杂声,空怀报国壮志,却又恐怕七大姑娘八大姨妈因前事而背后嘀嘀咕咕,他大姨妈的;州字横看则是王字出头,学长应不回老家锄禾日当午。”



“回老部队?”



“州字横是要学长另找门路,改名为字以字为名,此去只有在王姓长官麾下方有出头之日。”



自此,张中灵改名张令甫,投奔51师王要武,留下日后抗日丰功伟绩。



肖勉也曾经后悔,该让学长投奔八路,但那样历史不就小小改写了吗?说好不篡改近代史的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