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七章日夜轮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南部军区的佤军司令被俘虏的消息,被孟家军的派出的侦察员散布出去,所有痛恨佤军的地方武装都十分高兴,克伦民族解放军、掸邦的掸东同盟军、掸邦联合革命军、掸邦民族军纷纷派人去了孟家军的大营,一来是表示祝贺,二来是都想趁佤军混乱的时候展开局部反攻,夺回被佤军丢失的地盘。

孟家军的大营内也变的异常热闹,孟恩崇先是排摆酒席请各路诸侯派出的特使,然后在酒席上打算请这些人出来,一起对付佤军,反正现在的局面是孟家军想打也打,不想打跑也跑不掉。

孟恩崇当着各路军阀的特使的面,端起酒碗,“诸位,目前佤军主力全部被集中在孟帕亚地区,各路人马,如果愿意帮我孟某人,就出兵去孟帕亚,到佤军的粮道上打几次埋伏,帮我断他们的粮,如果嫌佤军厉害,不敢前出作战,就骚扰一下佤军的地盘的边缘地区,抢到的地盘,都归各位,如果佤军前去找你们麻烦,我再从佤军后背发起进攻。”

几路诸侯的特使都一起说:“愿意与孟司令一起打击佤军。”

孟恩崇端着碗说:“既然各位都同意帮忙,那我就谢过各位了。”他一口气把一大碗酒喝下去,又吩咐手下人给各位特使满上酒。

其实不用孟恩崇召集人,那些诸侯也会趁佤军后方空虚的时候发动偷袭,因为这对他们自己有利,傻子才不去呢。

孟家军的大营外,三个骑兵连集合完毕,孟恩崇已经给他们下了命令,要一刻不停的骚扰佤军的后勤补给线,只要是往前线运的,一律截住,而且让他们频繁去佤军大营后边进行骚扰。三个连先后开出大营,直奔前线。


深夜,李自如、布莱康两人都睡不着,围坐在篝火前,两人唉声叹气的。

“他们用的是什么鬼东西,我从望远镜里看,那枪有6根枪管,转动起来打,那火苗足有一尺多长。”几个参谋围坐在另一堆篝火前边瞎聊。

李自如下午也看的清楚,的确是一种闻所未闻的武器,那机枪打起来真带劲,声音也大,速度也快,士兵们忽然就被机枪打倒,就算动作快点隐蔽,也会像烂树叶似的摇晃几下就倒下去。

“明天我们是继续攻还是怎么打?”布莱康现在已经没了办法,一天之内伤亡了三千多人,把炮兵营搭进去,把支援火器的弹药基本全用完,现在就剩下步机枪手榴弹,怎么能攻的上去呢?

“先围困一天吧,估计他们的弹药比我们消耗的大很多。”李自如打算停战一天,想想办法,至少应该让总司令迅速采购一批大口径迫击炮运到前线,用来对付土匪。他叫过一个参谋,拿着铅笔起草了一份电报,递给参谋,“把这个发给总部,快去。”

布莱康低着头,晚上连饭也没吃,他忽然想起来断水,就问参谋官,“山上有水源么?”

“报告副司令,山上有泉水。”

布莱康“咳”的叹了口气,也不言语。


士气低沉的佤军进入梦乡,三天的连续急行军让他们已经极度疲劳,很多士兵一睡下就醒不来。站岗的士兵抱着枪就在营地外睡着,有的还算精神点,站完岗回到帐篷里叫人换岗,可睡下的人像死猪似的根本起不来,站完一班岗的实在叫不起来下一班的人,干脆就倒头睡下,管他谁站岗,出了事反正不是自己负责。

营内点燃的篝火到了午夜,逐渐熄灭,营内变的漆黑一团,到处响起鼾声,所有的人都睡着后,连巡逻的都守着燃烧尽的篝火躺在地上睡着,他们根本不知道危险正在向他们靠近。

孟家军大营里前出的三个骑兵连,抵达前线后,骑兵把马栓到佤军大营一里外的树林里,所有人都下马集合后,轻轻的向佤军走去,他们每个人的弹药袋里都装满了枪射榴弹,肩膀上挂着AKM步枪。

他们没有红外夜视镜,就借助月光悄悄的靠近佤军营地,佤军一点也不知道。等靠近大营后,所有的兵都在连长排长指挥下端起步枪,把枪射榴弹插在枪管上,这个东西一发就一公斤,可比400克的枪挂榴弹器的榴弹威力大,只是精确度稍微差点。

“兄弟们,靠上去。”指挥官小声发布着命令,枪射榴弹的射程不大,只有打击一百米内的目标效果好,它比手榴弹打的远打的准,还不容易暴露士兵的位置。

士兵们就位后,瞄准一座座帆布帐篷,军官一喊:“打。”三百支AKM步枪一起开火,三百发枪射榴弹在步枪子弹的击发下飞出去,落在一座座帐篷上。

佤军营地内顿时火光闪烁,爆炸声不绝于耳,睡梦中的佤军士兵急忙从铺位上爬起来,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好,拿起枪就往帐篷跑。

跑出来看到的是上百座帐篷被炸起火,佤军士兵也不知道那打枪,拿着步枪胡乱的向野外射击,


“继续装弹射击,打光弹药去树林集合。”孟家军的小排长喊叫着,向敌人发射枪榴弹。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孟家军发射出1200发枪榴弹,打完就撤离,各人找各人的战马,顺着来时候的路就返回。

这种打法是孟恩崇发明的,这叫捞一把就走,他自己的儿子和侄儿都在三万佤军的包围圈里,他十分着急,但不肯把全部队伍派出去,毕竟以后在这里生存还是要靠自己的军队,全拼光了以后怎么保护毒品工厂?所以只挑选精兵,配备战马,用偷袭的办法杀伤敌军,花钱给他们配备枪榴弹,虽然这东西比子弹贵点,但是贵的值得,一发打出去,多了杀伤五六个人,少了也能炸死炸伤一个人。


山下的动静很大,山上的孟家军也睡不着,很多人都拿着望远镜看,就见下边已经着成一片大火。

“打的好,打的好。”孟财披着一件衣服走到阵地上,看佤军的惨相。

“谁打的,这么带劲,这要每天晚上来这么几下,不出半个月佤军就会退了,我们也不用被他们围在这里。”孟贵刚说完,挎包里的卫星电话响,他就知道是二叔打来的,接起来,问:“二叔,怎么回事?”

“刚才的表演精彩么,骑兵营的营官向我报告,至少打中了一千个帐篷,你们在山上能看见么?”

“看的见,下边着起大火,很多佤军的帐篷起火,不知道敌人死了多少人。”

“你们睡吧,明天好好打。”孟恩崇挂了电话,继续休息。

山上的孟家军也回去休息。


山下的佤军没法休息,一千多个帐篷被炸着火,全部烧掉,每个帐篷里睡十个兵,这一下闹的一万名士兵没地方住,只好带着吊床睡在树林里,睡吊床可没地铺舒服。

军营内的火好不容易被扑灭,李自如、布莱康才松了一口气。

“清点一下伤亡。”布莱康看士兵们把尸体和伤员抬出来随便一放,十分不高兴,“都集中在一起。”

一群参谋军官分头去统计,结果是阵亡了二千来人,都是被枪榴弹破片打死的,另外还有三千人受伤,其中重伤一千人,这下佤军可出了大洋相。

李自如听完报告,脸都气的白了,只不过晚上天比较黑,没人看见他的表情,他的五官都气的耨了位置,站在那只哆嗦。

“司令,回去休息吧。”卫兵上去很关心的问。

“休息个屁。”李自如气的体如筛糠,手下人也不敢回去休息,只好站这里陪他站着,山上的孟家军已经又睡下,准备积蓄体里明天继续打仗。


一大早,孟财怕敌人挂免战牌决绝战斗,就打算把敌人激怒,他跑到前沿阵地上,架起MK-19自动榴弹器,瞄准山下的佤军阵地,打了几十发榴弹,佤军一点防备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榴弹又被炸死炸伤几十个兵。

布莱康本来一晚上没睡好,打算好好睡一会,可爆炸声把他吓醒,他从床上站起来问:“什么情况。”

亲兵跑进帐篷说:“敌人突然发射了枪榴弹,把阵地上的几十个兵炸死炸伤,前方基层军官请司令下令攻山。”

“他妈的,这群小王八蛋,不出来投降还敢偷袭。”布莱康穿好衣服就去了李自如的中军大帐。

“他们又向我们挑战,您看怎么办?”布莱康问。

“能怎么办,让第一军派5、6、7、8、9团出击,3个团攻打前山,2个团攻打后山,现在就去。”李自如被气的已经失去理智,打算拿第一军拼命。

第一军的团长们得到出战的命令,都没把这当回事,他们都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前几个部队失利是因为他们没本事,不是敌人太厉害,他们都这么轻敌,都这么自傲,你说他们能打了仗么?

很快的这5个步兵团的士兵穿戴整齐,准备好攻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