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章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ddtt 收藏 7 31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四十章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许睿和倪娜平安的从教堂回到酒店,婚宴顺利的进行。

吴哲回到酒店,把衣服脱掉,直接走进浴室,躺进放满水的浴缸里,自从许睿来到香港,他就提心吊胆的,先是花钱从线人手里买线索,又花钱贿赂警察让警察出人,许睿才平静的度过这次危机。

前后忙了好几天,累的觉也没睡好,躺在浴缸里就睡着。吴哲正睡着,房间进来一个人,是客房服务员,她以为房间里没人,就打开房间打扫。

服务员拿着拖布准备从浴室里打扫,推门进了浴室,她也没注意浴缸里躺着一个人,吴哲睡着,睡的很轻,以前在战场上就是有人放哨,他也不敢往死里睡,睡死了脑袋就没了。

他听到门响,就惊醒,“是谁?”

客房服务员一听有人,吓了一跳,一转身,马上看到浴缸里躺着裸体男人,她感觉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还以为没人呢就进来打扫。”

“没事。”吴哲依然躺在那,“不耽误你时间,你先打扫外边,我马上就出来。”

他等女服务员走了,就从浴缸里爬出来,擦干身上的水,穿上挂在衣架上的衣服从浴室里走出来。

女服务员正弯着腰用吸尘器打扫地毯,“喂,不用打扫那么干净,你看我身上像有那么多土么?”

“这是我的工作。”女服务员继续低头忙。

“停一下吧,你陪我聊天,我给你小费,好不好,经理问下来我和他们说?”吴哲坐到沙发上,想许睿就离开香港,估计没人在暗算他了吧,香港的边境管理严,不是谁像偷渡进来都可以的,带枪进入更难,他就放松的紧张的神经,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女服务员一听有小费,就很高兴的但有点不自在的停下手里的工作,她害怕客人让她陪喝酒,万一喝醉了他对自己动手怎么办?

“请坐。”吴哲给她倒了一杯凉茶。

女服务员有点拘谨的坐下来,不敢喝茶,怕茶水里有迷药。吴哲多聪明,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年轻的女孩有点害怕。“你是怕茶水里有药吧?我用个让你放心的办法。”他拿起给女孩倒的那杯茶,往一个空杯里倒了一半,拿起来就喝下去,“你看,我没下药,我要真是色狼,刚才机会多好,我从浴缸里直接出来,把你扔进浴缸里,再把门关上,这里隔音这么好,你喊也没用,你说是不是,我费劲把衣服穿好,再动手,岂不是耽误工夫。”

女孩被他说穿了想法,有点不好意思,就端起杯喝了几口茶,“这茶不错。”

“很一般的碧螺春,我一直爱喝这个。”吴哲故意坏笑了一下,“我给你杯里下了药,药的质量很大,比水重,一放进水里就下沉,它就沉淀在杯底,我喝了上边没事,你把下边的药喝进去,一会你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女孩被吴哲吓的脸也红了,紧张的站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恩?”

“你别乱动,你站起来越动,药性发挥越快,你走不出七步就跌倒在地,人事不醒,然后就什么事情不知道。”吴哲以前总这么玩,第一和被他这么玩的,肯定很紧张。

“你,你。”女孩气的浑身直抖,说不出话来。

吴哲假装流口水的样子,其实根本没什么药,他就喜欢逗别人玩。

“哎,你这人真有意思,我能对你怎么样?我老婆是明模,你说我能对你动手么?”吴哲给自己倒上茶水,悠闲的靠在沙发上,“刚才都是逗你玩,真的没给你下药,我就爱逗人玩,尤其是陌生人,请坐。”

女服务员被他捉弄了一番,自己感觉身上没什么不良反应,茶水里肯定也没有药,这家伙简直太坏,这么年轻就这么坏,真不想理他,但是不理他又做什么呢,去打扫房间,那多累,不如陪他说话,这样还能赚小费,反正他还很规矩,要是他对自己动手动脚,自己就马上就走。她又坐回到沙发上,心里还是有点尴尬,不知道他又要干什么。

“你做这样很久了?”吴哲喝着茶问。

“刚做几个月。”女孩还是担心他捉弄自己,干脆不喝他的茶水。

吴哲又从衣服兜子里翻出一盒子的巧克力和口香糖,放在桌子上,很客气的很正经的说:“随便吃吧,你要不想吃这个,我打电话叫他们送吃的,你想吃什么?澳洲龙虾还是鱼子酱,听说香港人都喜欢吃鱼子酱,我怎么不爱吃那东西,看起来黑乎乎的,真恶心,想煤窑里流出的脏水,就真奇怪了香港的有钱人那么爱吃这鬼东西。”

“我们有工作餐,不吃了。”女孩有点不好意思主动让他请自己吃饭,他已经都说自己有老婆,他们俩也没发展的希望,还不如不一起吃饭呢。


房间外,一个服务生轻轻的敲门。吴哲说:“门没锁,进来吧。”

服务生走进来,一看同事坐着和客人聊天,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进来没什么事,就是问问客人要不要小姐,如果要,他还能从小姐那里赚几个钱,他看到客人正和女服务员聊,以为客人对这个女孩敢兴趣,就不好意思问客人要不要小姐。

吴哲也知道这个小子进来是拉皮条的,拒绝了吧,这些人混日子不容易,赚几个钱很难,不拒绝吧,他的确不喜欢这样的娱乐项目,去那住酒店他都不找小姐,他一直都把自己当大侠,大侠就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的,那能做其他违法的事?说出去多丢人,就算是荷兰和意大利嫖娼合法,也不整这个玩。

“你有什么话直说,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吴哲给他天大的面子。

“您要小姐么?”服务生还不好意思当着同事的面拉皮条。

“都叫来,我看看,行就要,实在难看的不行就免了吧,可不要怪我小气。”吴哲把话说的很明白。

“我马上去叫。”服务生见有戏,马上转身出去。

没几分钟,就叫来好几个,这些小姐都站成一排,很自然的看着吴哲,吴哲也没什么太特别的表情,只是他身边坐的那个女孩有点不自在。

吴哲仔细扫了一眼面前站的一排小姐,看这些人都浓妆艳抹的就不顺眼,他就不喜欢女的化装,连扎耳朵眼带耳环的他都看的不爽。

他看到一个不怎么化装的小姐,就说:“你留下,其他的走吧。”

服务生马上把其他人打发出去,吴哲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港币,“去拿两瓶轩尼诗,剩下的都是你的小费。”

服务生马上出去拿酒,感觉这个客人也算大方。


服务生把酒和杯子拿到茶几上,吴哲说:“你先出去忙吧。”

他自己倒了一杯酒,对服务员和小姐说:“你们想喝就喝,不够再要,我不喜欢强迫别人,要喝就自己动手。”他招呼完,自己拿杯喝起来。

小姐自然不想喝酒,每次陪客人喝完酒,胃里就不舒服,她巴不得客人不强迫她喝酒,这样的事求之不得,没见过这么和气的客人,不过不知道他下边还有什么节目,希望他别是个变态或者虐待狂。

吴哲从小姐的表情上就能猜到她想什么,“你紧张什么,我只是不想驳了那小子的面子,找你聊天而已,又不干别的,现在我是等飞机。”

小姐一看这个客人不是一般的客人,就放下一半心,她也不全信这个客人,万一他喝多酒和别人一样怎么办?

吴哲感觉这俩人有点拘谨,话很少,他就打开电视,电视上正播送新闻。

电视里先是播音员用粤语说了一段,之后开始演新闻。

电视屏幕上有一个很模糊的人,正拿手枪与一群拿长枪的匪徒枪战,随后播音员说:“今天上午发生一起枪战,一位身份不明的非警务人员在警察受伤后,主动阻挡住武装匪徒,并协助警察击毙了枪伤警察的匪徒,警务处处长表示感谢。”

之后屏幕上出现一个中年警察,用粤语说了一大堆话,然后电视上又放了一段特写画面。

吴哲从电视上看到自己,自己还拿着两支枪很自然的与匪徒枪战。

这个画面把陪他坐的女服务员和小姐吓着,原来在自己身边坐着的人居然是个玩枪杀人的家伙,他只杀匪徒,天知道他杀不杀其他人。

两个女的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吴哲,吴哲知道他们有些害怕,“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打手里有枪的坏人,普通的市民我是不伤害的。”


孟财知道佤联军南部军区第一师要前来孟帕亚收拾自己,解救被自己手下打的满身是血的鲍有义,他知道清闲的日子不多,马上就要和佤军前锋部队接火,打起来还不知道谁高谁低,以前到是听说南部军区的佤军比北部的难对付,毕竟他们常年的和克伦族和掸族打仗,也算是久经沙场的队伍。

想起这些就心烦,不如打开电脑上网看看,不知道有什么,上了CNN的网站,却看到香港发生枪战的新闻,新闻图片上显示,有三个穿警服的土匪居然被打破了头,是眉心中枪,自己要是能打的这么好就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