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十九章比杀手更狠

ddtt 收藏 7 7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十九章比杀手更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从地上搜罗到几只警用格洛克手枪的吴哲蹲在地上顺势打滚儿,藏到面包车后边。他坐在地上,靠着车身和车前轮胎,整个人都隐藏在面包车后边。他抬头一看,看到面包车上的反光镜,他一把将镜子拽下来,拿镜子往外伸了一下,从镜子里看到几个假警察端着枪走到教堂门口,他们正瞄准大门用步枪扫射。

许睿听门外枪声大作,就喊:“全部趴下。”他先把倪娜安顿的藏在横椅后边,然后把其他人疏散开,他也蹲在椅子后边,偷眼往门口看,就见两个大门被打成筛子,四处往进走光。这帮人很厉害,八成是冲自己来的,算一算今年也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没搞清楚是谁呢,又来一次,要不是吴哲提前告诉自己,自己今天一出门就被打死,他摸了一下腰间,心说话,真该死,怎么没装枪呢,坐飞机真讨厌,不能带枪,以后来香港还是走陆路,这样可以携带支袖珍枪保命。

门外那群人进来怎么办?许睿正发愁,外边的枪声听了,估计是杀手们正在换弹匣。


吴哲把镜子丢在一边,又打滚儿从车后边闪出来,连续滚动几下,用一个标准姿势卧倒,并双手持枪,双臂平伸,用两眼看着侧站成一行的杀手,他迅速闭住左眼,用右眼瞄准最左侧的一个杀手。这小子很忙,左手正忙的换弹匣,先打狗日的左胳膊,他估计杀手衣服里边穿了防弹背心,打侧边的肋骨根本要不了他们的命。

他的目光从缺口延伸通过准星,落在杀手的左胳膊上,“小子,你这辈子玩不成步枪了,你给我呆着吧。”他连续抠动了几次扳机,就怕9毫米子弹打不断他胳膊。

杀手们突然听见左边有枪响,这些人转头看,就见一人用标准姿势卧倒在地,正开枪向他们射击。站在最左边的杀手“哎呀”叫了一生,把刚换下的一个空弹匣丢在地上,他就感觉有两个钉子敲进了自己的胳膊里,这钉子还很热。

受伤的杀手右手无法拿着M-16步枪继续射击,只好把步枪丢在地上,用右手从新从枪套里拿出格洛克17手枪,左手什么都没拿,受伤的左胳膊自然下垂,转过身就瞄准吴哲连开了十几枪,打光枪里的子弹,他才把弹匣退下去。杀手左胳膊受伤不能用,为了装子弹,只好蹲下身,把手枪放地上,右手从挎包里拿出个手枪弹匣,费劲的装进枪里,再拿起枪瞄准吴哲。

吴哲在地上卧姿观察,杀手根本伤不着他,他开了几枪就停下,等受伤的杀手和其他杀手转过身来对付他,他才继续瞄准射击,毕竟打人的身体侧面不好打,侧面的面积不如正面大。他看准了受伤的杀手一只手给枪换子弹,换好子弹后还站起来举枪瞄准自己,吴哲想,你我距离50米,就凭你那枪法,还想打我,做梦去吧,他瞄准杀手的脑袋,抬手一枪,把杀手的脑袋打爆。

其他杀手一看同伴的两眉之间被打出个血窟窿,心里吓的就是一哆嗦。这事给谁谁不怕,这他娘的是狙击手,人家就开了3枪,2发子弹就放倒自己一个人,他们还有四个人,能支撑几分钟?

为首的那个杀手,对三个手下说:“你们掩护,我进去把他做了。”随后端枪往教堂门口蹿。


吴哲看一个杀手往教堂门口跑,其他三个一起用M-16向自己扫射,就知道有人要对许睿下手,这可不好,教堂里的人一个带枪的没有,他进去,就像打靶似的就把许睿给杀了,吴哲集中注意力没理那三个开火的杀手,枪口指向往教堂门口跑的那个杀手。

三点一线瞄准后,有加了一个半人的提前量,他就连续抠动扳机,“啪、啪”连续响了五枪,他闭着眼睛祈祷,千万打准,打不准自己的好兄弟就要完蛋。

连开五枪以后,吴哲睁眼一看,教堂门口的台阶上躺着一个人,正喘气呢,子弹没打死他,只打成重伤,这小子真是命大,居然没死。自己的枪法也没因为远离战场而退化,这几个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老弟,打的好。”躺在面包车里看吴哲与匪徒激战的重案组督察不顾伤痛,正关注着匪徒的情况。“还有三个,这次你能和飞虎队抢功。”

“别吵,小心他们拿步枪把车打穿,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吴哲又瞄准了一个匪徒的脖子,他抠了一下扳机,然后又抠第二下,枪却没子弹,“该死的。”他把格洛克17手枪摔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个手帕,把枪擦干净丢给督察。

“你小子是贼呀,怎么还擦枪呢?”督察看吴哲冒着M-16步枪喷出的弹雨,跑到马路上拣受伤警察丢下的手枪,就感觉这个小子不一般,尤其他在火线上的动作,十分敏捷,像受过训练似的。

吴哲又弄了把枪来,督察对他说,“刚才你用最后一个子弹把那个家伙给打死。”

“还有两个呢。”吴哲拿着两支手枪,藏才面包车后边,突然把身体闪出去,两只手同时举枪开火,来了个左右同时开枪,两发子弹同时发射,打完他就一个闪身又回到面包车后边,观战的督察就见最后的两个杀手倒在地上。

“打的好,打的好。”督察喊完,感觉胳膊和大腿很疼,吴哲把枪放下,又把枪上的指纹擦掉,走到面包车里,把督察的白衬衣撕下一条,督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喊:“你是色狼呀,大白天就非礼我,我都四十多岁拉,大家可都是男人。”

“闭嘴,你们香港人才都是色狼,你看看香港,晚上灯红酒绿的全是窑子,都是鸡窝,你们这些警察干什么吃的,两个军装警察,九个重案组探员,被五个杀手打的满地乱爬,我不开车挡着他们,人家踩你脖子就能踩死你。”吴哲嘴上骂着香港警察,却拿从衬衣上撕下的布条给受伤的督察包扎胳膊大腿上的几处伤,这个家伙居然被打了四枪,从伤口的位置和出血的状况上看,子弹没打到骨头和动脉上,他们根本落不下残疾,也不会失血而死,但子弹的动能很大,让他们的疼的够戗,看来杀手根本看不上他们,没想杀他们。

给督察包扎完伤口,救护车和大批警车才冲破堵车的路口抵达现场,救护车上下来很多医生和护士,把受伤的警察放在担架上先抬走。

警察马上询问了督察,“老大,这么多穿制服的戴证件的,谁是贼?”

“教堂们口的是贼,快救他们,我要活口审问。”督察被几个警察先送到救护车上。

几个穿防弹衣的军装警察端着M-16步枪和霰弹枪跑到教堂门口,看着地上倒着的五个穿制服的人,其中三个人已经头部中弹,两个伤重,血流不止,正在地上喘着粗气,见警察赶来,他们手里还握着枪,M-16步枪的枪口对着警察。

“把枪放下。”警察胆子小,看嫌疑犯手里有枪,就没赶上去缴获他们的枪。

吴哲一把推开警察,“他们的枪里有子弹,你们不想活了”,他蹲下身,使了一个扫荡腿,稍微踢高了一点,把一个匪徒手的步枪踢出去,还有一个伤重的匪徒已经断了气。

警察们把五个假警察包围后,先是戴上橡胶手套把匪徒的枪缴获,然后搜查了他们的身上,果然除了一身假警服以外没什么警察证件,初步判断他们就是假警察,勘察现场的警察看了看教堂的门,上边密集的排着上百个子弹孔,不知道他们要杀里边的那个人。


吴哲趁着混乱,离开了枪战现场。

许睿和倪娜听外边警笛响成一片,就知道大批警察来到现场,外边估计安全了,他第一个走出教堂,然后看外边没事,就对身后的亲友说:“没事了我们去酒店。”

大家都陆续从教堂里走出来,因为这些人只在里边,什么也没看见,警察也没太麻烦这些人,反正整件事情的经过重案组都知道,他们处理完现场,也很快的离去。

许睿坐上车往酒店路上走的时候,又用倪娜的手机给吴哲打过去电话。

“喂,你那搞的情报,这么准,居然知道有人要杀我,很感谢你救我。”许睿很诚恳的对兄弟表示感谢。

“大家是不是兄弟,要是兄弟,就别说谢,在刚果那么危险的地方,你把我从战场里背出多少次,我说了谢么?我们是兄弟,不用说谢的,这都是应该做的,好了,我回去洗个澡,还要回警察局当证人。”吴哲现在已经开着自己租来的车往酒店里走。

“早点回家,我可能今天就回大陆,再办一次酒席,把大家都叫来,你休息吧。”许睿挂了电话,回想着以前大家在战场上拼死战斗,今天的这点危险的确不算什么,不过他感觉在都市里比战场里还危险。因为战场上自己可以带枪,生活在繁华的大城市里,法律不允许私人拥有武器,而杀手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对自己发起进攻。美国可以自由买枪,可惜自己的仇人太多,不能回去定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