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十章攻占前哨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以掸族军队的那点人马,那敢跑到孟帕亚附近,不是找死么?鲍有义迅速的从脑子中把这两支队伍排除出去,还是没想到他们是那来的队伍。

莫非他们是盘踞在缅甸最东北部的掸东同盟军?他们不过三千来人,和佤军一样,都是从缅共分裂出来的,林明贤和鲍有义、鲍有祥兄弟也认识,毕竟以前都一起共事过,他们那可能和佤军做对?他们就那三千人马,全部派出去护送毒品去,那还有兵出来骚扰自己。

从地图上看,佤军控制的掸邦第二特区北部军区基本与南部军区连接起来,对掸东军的地盘基本形成了关门打狗之势,他们自己应该为生路而操心,而不是主动跑到佤军北南两军区的结合部附近找自己的麻烦,这地区除了三支掸军有能力过来,还有谁呢?


似乎听说这里小军阀不少,固定兵力也都在两千以下,都是贩毒出身的军阀,他们只顾赚钱,没心思和佤军做对呀?难道是那路毒枭吃错药了要自取灭亡?

鲍有义想来想去,没想出是谁,手下一个参谋提醒,“司令,以前有支军队叫常胜军,百八十个人,全部是骑兵,机动能力强,专门打毒贩子的队伍,也和缅甸军队和我们交火,这次我看敌人兵不多,枪很好,和传说中的常胜军相似。”

“什么叫传说中的常胜军?”鲍有义以前偶尔听部下聊过这个部队,到现在不清楚他们是谁,他从缅甸政府那里了解到,政府军有一个空降营和一支军阀交战,全营阵亡,这支军队残忍的把缅军的脑袋砍下来,全部丢进断头谷,因为那个无名山谷里堆满了毒贩子的脑袋,就起名断头谷,另外常胜军还在一个树林里经常对毒贩子的亲属执行绞刑,树林里挂满了尸体,绞刑后尸体就挂在树上,没人收尸体,走到树林边就能闻到一股尸体的腐烂味道,那片树林后来就被人叫成绞死林,距离大名鼎鼎的断头谷距离不远。

为什么是传说呢?因为人们只在挂在绞死林外挂着常胜军的旗帜,没人说是见过他们活着出来,一般见过他们的人全部被他们杀死,只有战场上逃出来的伤员说有支挂杏黄色旗帜的队伍,旗帜上写着‘替天行道常胜’,所以人们就认为他们就叫常胜军,每次战斗的时候,他们都挂出旗帜,亮明身份,他们主要使用折叠枪托的AKM步枪,这枪以前是苏联精锐伞兵部队的主战武器。


鲍有义用望远镜一个个的看山下的敌人,没有折叠枪托的AKM,也没有杏黄色的旗帜。

看了半天,就找到一个敌人用折叠枪托的AKM步枪,不过距离很远,山上的两个连没法向他准确射击。

“二连三连,死守山上的阵地,不许放山下的敌人上山。”鲍有义刚说完,就听山下树林里发出一声沉闷的炮声。

接着,空气中传来两声炮弹的呼啸的哨声,哨声一过,“叮咣”两声爆炸,山下的战壕里升起两道黑灰色的烟柱,接着,山下传来伤兵的嚎哭声。

还没等鲍有义判断敌人炮兵阵地的时候,又有两枚炮弹落下,战壕里死的人更多,从山顶上就能看见山下战壕里的尸体,鲍有义也是久经战火,还没遇到这么强的对手,自己人一直在伤亡,可没打死敌人一个人。他知道现在不能让山下的人撤离,如果撤离,敌人就使劲往撤离部队的背后打枪,他们的枪法自己已经很清楚。

要遇到一般的骚扰,他早把山上的两个连派下去,至少是8个排打他1个排,不过人家的步枪都带望远镜,自己人下山,就被人家看的十分清楚,人家一枪打死一个,自己身边这点人马,还不够人家练枪,要下山,树林的炮打的也就更凶猛,炮对脱离掩体的士兵杀伤率是很高的,能给自己造成难以接受的损失。

“司令,他们一直在开炮,赶快隐蔽吧。”一个卫兵跑到他身边打算把他护送走。

“隐蔽了屁。”鲍有义的兵被敌人屠杀,他却没办法,心情正不好,就顺口把当兵的给骂了,他马上压住心里的火,耐心的给参谋们讲,“敌人攻占山下阵地以前,不会炮击我们这里,他们要占领了山下阵地,向山头进攻的时候,才会使用炮弹轰击我们,这样他们好冲锋上来。”

陪同南部军区司令观战的参谋和营连排长们都仔细听着,司令正给他们上课呢。


“烟幕弹准备。”孟财已经冲到距离敌人阵地前不到300米的地方,他感觉山上的敌人或许会象征性的阻拦一下,惧怕伤亡了精锐亲兵排的他决定多花几个钱,消费上几枚烟幕弹,反正打完了可以买,老师以前告诉他,向敌人正面阵地进攻时候,如何没有侧翼攻击部队,完全从正面打的话,必须使用烟幕掩护,要把烟幕弹投到敌人阵地前面,遮蔽敌人视线。

孟财让几个班长把枪上的消音器拆下来,把枪射枪榴弹式的烟幕弹装在枪口(老实枪榴弹就装在枪口,后期的使用专用榴弹发射器,两种发射模式不同的榴弹的弹种里,都有烟幕弹,另外还有手榴弹式烟幕弹,但这个投掷距离近,很少使用)。

“向敌阵地前50米处发射烟幕弹,预备,放。”孟财下达了发射口令,六枚烟幕弹被子弹顶出去,飞到敌人阵地前的空中,然后自由落下,随后升起六道巨大的烟柱。

亲兵排的兵都是精兵,不用孟财说,就知道什么时候该冲。当兵的仔细看,烟幕要把自己对面的敌人挡住,就马上从地上站起来,提着步枪迈开大步往前冲,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短冲锋,不是占领敌人,而是占领敌阵地前的一片低,之后用他们的GP-25枪榴弹发射器向敌人阵地内精确的发射人员杀伤榴弹,完事后还要冲,还是不进入敌阵地,是冲到50米处,再投掷一次手榴弹,最后才进入被他们轰炸完的阵地,用枪解决最后的敌人。


孟恩崇看孟财动作迅速的带兵靠近敌人阵地,孟家军的步兵拿起GP-25榴弹器对着敌人的战壕就放了一组枪榴弹,30发榴弹密集的爆炸持续了几秒,战壕里升起更多的烟尘,爆炸的声音把敌人的惨叫声掩盖下去。

打出去榴弹的士兵没爬在地上看热闹,而是提着枪站起来,以最快速度向敌人的阵地靠近,在敌人没缓过神来的时候,抓紧时间向敌人靠近,

这种攻打阵地的方法是许睿以前在刚果经常用的,他后来把这办法教给雷雨田,雷雨田又把战术教给手下,孟财操练亲兵演练这种阵法的时候人家早就不玩这个了。

对付没什么障碍物,火力也不强的阵地时候,这种战术十分好用,如果阵地上配备火力支撑点和加强的工事,那枪榴弹的爆炸对工事里的士兵杀伤力就大大降低,也就突破不了。

佤军根本不懂军事工程学,没人会修建坚固的阵地,他们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火力,被击败是很正常的。鲍有义眼看山下的敌人冲到战壕前,他也无能为力,山顶的阵地距离山下的阵地很远,他的部下拿着AK步枪根本打不中山下的敌人。现在他有点慌,但还存在侥幸心理,他认为敌人攻击山顶上的工事是不可能呢,敌人要冲锋,他的两个连就能踞高死守,手榴弹就能打退敌人的进攻。


孟财按照老师教的办法,冲到敌人阵地前50米的地方,打开手榴弹包,拿出两枚手榴弹,“都给我扔,每人扔两枚,分散开扔,别往一个地方扔。”

六十多个手榴弹扔进佤军的战壕内,几乎听不到还有什么人惨叫。

“给我冲。”孟财第一个从地上站起来,端着AKM步枪飞一般的跑到敌人的战壕前,端起枪对着伤兵一阵扫射,左右两侧的十几个兵站成一排直线,也端着枪向战壕里最后的敌人进行屠杀,孟家军的士兵面带微笑的,端着步枪把半死的人打成全死的人,然后士兵们举起枪,喊:“胜利了,胜利了。”

孟财喊:“都喊什么呢,下战壕把尸体扔后边去,把尸体烧掉,免得把蛆招来,把武器弹药全部集中起来,每个人分点,一班长,你去告诉司令,把重武器全部送到咱们这里,其他人打扫完战场扩大掩体,把战壕弄成一个环型阵地。”

“是。”一班长马上向后边的司令报告,这天连打两个胜仗,虽然腿脚很疲惫,但是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跑起来也很轻松。


孟家军的大队人马来到山下,战壕挖的都有很多富裕,他们连驮载武器的骡子和马都拉到战壕里,还为这些牲口修了一到坡,因为它们和人不一样,人可以跳进战壕里,然后再爬出来,动物不行,所以还费了点事情。

进驻阵地后,火炮,机枪,自动榴弹器等重火力一起对真山头上的阵地。鲍有义站在山上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好,他低估了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他们还有那么多重武器,自己的轻步兵连每连才2挺PK机枪,这怎么能顶的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