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二十八章佤军是条大鱼

ddtt 收藏 3 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受伤克伦族士兵,只会简单的汉语,和营救他们的孟家军士兵无法沟通。

不过孟财在金三角闯荡了多少年,对各族语言都知道一点,他用克伦语问:“你们是克伦民族解放军么?”

“是的。”克伦族士兵总算能听懂一句,马上回答。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政府军的势力很大的,你们应该在南部的呀。”孟财很好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北方。

“我们克伦族已经和掸族部队达成协议,要一起对付佤军和政府军,林明贤司令(掸东同盟军NDAA)已经答应与我们一起战斗,可我已经看不到那一天了,我希望,在这里,能有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的生存空间。”说完这些,伤重不治的俘虏又死了一个。

孟财蹲在地上,看这几个死去的克伦民族解放阵线的士兵,他们死的真冤枉,都是该死的政治,闹什么独立?要不就学鲍有祥,先闹独立并同时贩毒,然后和政府一握手成了一路诸侯也不贩毒,这样钱也有了地位也有,这多好,可惜其他少数民族没有佤族聪明。看来政治这东西害死人呀,以前有很多有政治主张的掸邦军队的首脑拉自己入伙,自己坚决不去,后来老师有说,作为一个普通人,不要研究政治,也不要参与,这东西不能参与,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事业上。要么赚钱,要么带兵在金三角占地盘,可以用地换钱,等有了钱,在加勒比海、爱琴海、地中海上的小岛买几个别墅,买几和游艇和私人飞机,在去伦敦、纽约、巴黎那些大城市买几个房子和汽车,做个富翁,好好的陪家人在一起玩,这多好,搞政治有什么意思,带着三五千人和几十万缅甸政府军打仗,那能赢么?连个佤军都全歼不了,打到头发白了也就那么点地盘,有什么意思呢?

孟财想了一会,他认为如果父亲不为了大伯报仇,那自己现在肯定不在这儿,贩毒这么多年,他们家赚下的钱不多,也快上亿了,其实离开这里也能过的不错。但不报仇,心里生气呀,许睿凭什么那别人整死不用负责?

哎,先带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在把自己锻炼成一员猛将,以后一定能报仇,不光是能报仇,还能名满天下。孟财没事干还收集了点许睿的资料,那小子十六岁去美国,当过两年赏金猎人,跟在警察屁股后边,帮人家搞情报,然后靠微波的线索费吃饭,后来因为得罪人太多去了香港,再后来参加雇佣兵公司,靠能打仗发了大财,在刚果政府里有朋友,和美国军火商和情报部门也打的火热,现在这小子特有钱,还听传说是他的手下一名牙将,就是常胜军的创始人,叫鸟个雷雨田,他妈的,和当年金三角的国军残军参谋长雷雨田同名同姓。这个雷雨田居然还在孟家军里混过日子,怪不得他本事那么大呢,雷雨田这小子也不是东西,老爸居然派他去杀许睿,他见了许睿还必须叫大哥呢。

老爸还派了一个叫余飞的家伙去大陆,也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说不定他他妈的也是许睿的人,那可麻烦了,这家伙跟老爸有段时间,现在此人失踪,可以判定他也是许睿的人,这都成什么了,孟家居然被仇人这么渗透。

还是不想这些,反正老爸花钱雇人还在查,要把许睿落脚点找见,只有这样,才能干掉他。听说他是个神枪手,也是快枪手,自己一定要超过他,要不自己搞不好也搭进去。


“打扫战场,把弹药全部带上,然后把敌人的枪支全部破坏掉,带不走的全部毁掉。”孟财现在也学会了因粮于敌,弹药靠缴获,吃喝也靠缴获。

士兵们勤快的把弹药全部收集好,然后敌人做饭用的篝火里多放了点树枝,把火弄旺些,再把些陈旧的AK-47丢进火里,再把佤军做饭用的植物油往火里一泼,枪就在火里烧,这样处理虽然不如买钱,可敌人再有钱,也别想把武器买回去。

“集合,我们继续沿刚才的山路前进。”孟财集合了队伍,连尸体都不处理,就带着队伍继续深入佤军的南部军区。


刚回到山路,正好走在后队的孟恩崇路过这里,他问:“打的怎么样,灭了多少人?”

孟财如实回答:“干掉一个连,补充了点弹药,还有多余的粮食帐篷留在那没带走,缴获的枪都很旧,我带不走全烧了。”

“你这孩子,枪拿回去能买钱的。”孟恩崇估计,一个连的枪买的最便宜,多少也能买个三千多美圆。

“这些枪连运输,带出售,耗着我们的时间,不如用买枪的那点时间,再多打几仗。要把这些旧枪换成钱,还不够这段时间的伙食费呢。”孟财知道在山区里,买枪不容易,猎户穷的买不起,游击队飘忽不定,找不到他们,不如销毁呢,要用骡子拉着枪,还要给拉骡子的人工资,还要给骡子雇割草的工人,算来算去,破枪不值钱。

“下次不是破枪,就留着,等我过来拿。”孟恩崇拿出地图,问:“你一会往那里走?”

“沿着边界线向西南方向,南部是佤军新占领的地区,他们对那不熟悉,以前那里是坤沙将军的土地,有些忠诚于坤沙的游击队还在那里与佤军作战,那里是佤军兵力薄弱的地区,我能歼灭他们千数来人,就很满足。”孟财背上枪骑驴上路,带轻装的亲兵排走在大队人马的前边。

孟恩崇看着儿子加速往前走,他坐在马上想,这孩子学了两个月本事,已经不想贩毒的事情,就想着打胜仗,他怎么这么像过去的常胜军?莫非教他们本事的人就是常胜军的军官?除了雷雨田外,自己还不清楚常胜军有什么重要人物。

自己要早在雷雨田还在手下的时候知道他认识许睿,就可以提前干掉他,自己怎么没想到呢?现在自己看了不少关于刚果内战的资料,和私人侦探提供的情报,才知道他们认识,现在就缺一条情报,就是许睿的落脚点,知道他在那,就能分兵派将去收拾他,不过把武器带到中国去,还是件比较复杂的事情。


孟财往前派了一个侦察组前出五千米外侦察,行军队列前边四百米放了一个尖兵组开路,自己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他坐在马上看着地图,自己的算计着,自己现在沿着边境走,距离孟帕亚也就有五十公里,要在这儿遭遇到佤军,如果是大股的,那肯定是主力,以孟帕亚为中心,聚集着一万多佤邦军,鲍有祥的兵可真多,比彭家生的果敢同盟军人多,传说鲍有祥钱也多,老婆还一个排。

就那这支肥鸭子开刀,好好让他尝点厉害,听说这片地面叫什么南部军区,是鲍有祥的弟弟鲍有义指挥这的万数来人的军队。他们有多少粮食呀,居然能养的起这么多军队,孟家军顶峰时期才两千来人,还都是重金请来的,人家平常时间就两万多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今天已经干掉一个连,相当于歼灭南部军区百分之一的兵力,就算补给充足,想歼灭他们大部,也需要一年时间,真希望能碰到人多点的佤军,跟他们好好干一仗。


“报告,前边有一座山,山高百十来米,山下有阵地,山上挂着缅甸国旗,但士兵穿的衣服没有缅甸的军衔,山下山上大概有三百多人。”侦察组派回一个人向孟财报告,侦察组的其他人已经潜伏到山下的丛林中。

三百多人?打起来人家十个人打自己一个人,那不成,必须把后队人马等来,孟财对侦察兵说:“你去后边,告诉司令,说这有大鱼,让他速来支援。”

侦察兵往后跑,向司令报告去了。

孟财下了驴子,心里骂着,鲍有祥,你这老匹夫,居然在这里放一队人马,简直是送死,鲍有义,你他妈的也是饭桶,以为借助山高就能控制这片?占山的怕炮,两个老匹夫不知道孟家军有炮,一会就让你知道点厉害。

“全排隐蔽到树林里,不许暴露。”孟财下了驴,走进树林,等着父亲把炮送过来。


孟恩崇知道前边有支佤军部队,就加速前进,士兵背着M-16步枪拉骡子小跑起来,骡子身上背着B10无坐力炮,走的满身是汗,鼻子孔都变大了几圈,“哧哧”的直换气。

没几分钟两支队伍汇合在一起,孟财在树林里已经转了一圈,还拿望远镜看了看山顶,他们所隐蔽的树林,距离山下的阵地不过400米,敌人挖了一道沟当战壕,架了两挺轻机枪,然后有不少步兵在里边休息。用望远镜看了半天,孟财才发现山下的步兵连只有两挺PK机枪,有一支火箭筒,剩下的全是步兵,身上连个子弹袋都没有,寒酸痛了,估计他们弹药不多,一会下起手来,动作要快,否则他们拿着枪瞎打,等攻进去只能缴获个空枪。

“用那件家具打呢?”孟恩崇对武器外行。

“你们几个,把MK19架在这里。”孟财叫过几个兵,把自动榴弹器架好,弹盒里装满人员杀伤榴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