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109)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司马敬犹豫不决,文姬知道他怕酒中有毒,就又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当着司马敬一口喝下。司马敬这才放下心来,一口将酒喝了,自己伸拿过酒壶,又倒了一杯,一口喝了:“先生何来如此好酒?”

“山人不来耒阳,还发现不了耒阳可以传世的美酒——透瓶香!三月以来,山人整日与美酒、娇娥为伴,真乃不幸中之大幸!想到今日将军必来,所以为你备下数坛好酒,将军尽管用就是!”

司马敬心里暗自一惊,庞统真是高人。他在耒阳狎妓酗酒,装疯卖傻骗过了吕蒙。满腹经纶的庞统既不为我用,留给他人必成心腹之患,吕蒙这才起了杀心。庞统说他算到了自己会来,那么今日来对了,司马敬握紧手中的剑柄,庞统的性命,现在就在他手中。

文姬把司马敬脸上的变化看在眼里,她拿起琵琶,轻轻拨弦,发出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声。司马敬闻听,不觉放下按剑的手,去拿酒杯,两眼注视着文姬。文姬弹起琵琶,一阵前奏之后,文姬轻转歌喉,唱出了声:

“青青河边草,

微微风吹箫,

风和丽人笑,

与君渡今宵。


胡笳声声叫,

将军着征袍,

今日剑出鞘,

何时凤还巢?


但使一腔血,

大漠孤烟消,

王师凯旋时,

再与君逍遥……”


庞统被文姬的歌声以及词中的含义所陶醉,忘却了他面临的危险,大声叫起好来。司马敬久久望着文姬,这是他平生所见唯一才貌双全的女子,他的心被文姬惊人的美吸引住,他的灵魂被她的歌声勾去了。司马敬收敛了他的傲慢之气,真诚的对文姬说:“谢谢姑娘,谢谢姑娘的歌声!”

“将军,文姬有一问……”

司马敬惊了,他听说过曹操的铜雀台中,有一绝色女子名叫文姬。此人不仅有倾城倾国之貌,还能歌善舞、吟诗作赋:“你就是铜雀台的文姬?”

“小女子正是。”

“姑娘有何话,请讲!”

“天下百姓颠沛流离久矣,盼望能过安宁的生活,将军生来也不是征战杀伐之人……文姬希望有一天,天下不再狼烟四起,将军们真的能脱下战袍!将军,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就不能化干戈为玉帛?”

“这……”司马敬被文姬的真情打动了,心里涌起一个强烈的愿望,他要拥有文姬,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先生,”司马敬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冷冷对着庞统:“你既然知道本都要来耒阳,那本都的来意自然也清楚!”

“将军所想之事,山人了然于胸!”

“那你说说,本都来耒阳意欲何为?”

“来取山人颈上的人头!”

“既然知道就好!”

“然,山人之头,不是将军随便能取走的!”

司马敬看看他带来的八百羽林军,他们身上的铁甲、刀枪在阳光中闪着寒光。他冷笑一声:“取你的头,犹如囊中取物!不过,本都愿化干戈为玉帛……”

此事出于庞统的意外,当他发现司马敬眼中露出对文姬的渴求时,他明白了司马敬之心:“将军,你可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二字?!”

“本都心意己定,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司马敬站起身来,对着文姬:“这姑娘我要定了!你若识时务,交出文姬,否则……”

“如何?”

“我先宰了你,再拿文姬!”

庞统愤怒了,手指司马敬:“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

司马敬噌的一声抽出剑来,挥剑就要向庞统刺去,忽听空中响起一声怒吼“住手”!随着一阵马蹄声急驰而来!司马敬的羽林军让开一条道,罗伊拍马冲了进来。他在司马敬面前勒住马。司马敬此时既无大刀又无战马,他可以一刀劈了司马敬,他觉得对司马敬不公平,也不是他罗伊能所为的,便不顾庞统要他杀了司马敬向他使的眼色,向司马敬喝道:“还不赶快提刀上马!”

司马敬见斜刺里杀出一员猛将,先是一惊;自己未曾上马带刀,难以御敌,心里不禁一叹——必死无疑。谁知来将叫他提刀上马,他开始以为听错了,见罗伊的刀并未向他劈来,这才慌乱的跨上侍卫牵来的战马,接过递来的大刀。骑上战马,手握大刀的司马敬恢复了自信,他的傲慢劲儿又上来了。

“来将何人,本都刀下不杀无名之辈!”

给了你便宜还耍横?罗伊的气上来了:“你爷爷,大将罗伊!”

司马敬听说过罗伊,东吴在赤壁一战中,如果没有罗伊出现,将会大获全胜。无奈上官慈、朱宁,甚至于周瑜都败在他手下。司马敬打量着罗伊,分明是个少年,何来震惊长江两岸之威!望着罗伊英俊的脸面,他觉得似曾相识。他把大刀一横:“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儿,也敢和老子对阵?”司马敬话音一落,金鼓齐呜声中,八百骑兵发出一声吼,如虎狼之声。

初生牛犊不怕虎,罗伊在大战周瑜、张飞、关羽之后,好强的性格,驱使他想与司马敬交手。他跃马横刀,跃跃欲试。罗伊听大乔讲过,司马敬曾是孙策的属下,在随孙策征战各地诸侯中,屡立战功。他凌强不欺弱,平生重的就是义气二字。罗伊望着身着红袍银盔的司马敬,心情非常复杂。他既想教训这个在黑河轻蔑他,如今又来取庞统性命的人,又想将他收服,若有司马敬相助,夺取东吴指日可待。自己年轻,司马敬不把他看在眼里,罗伊想用孙策之情,打动司马敬。

“司马将军,还记得大将军孙策否?”

司马敬不屑一顾:“我与他旧情己了!”

“将军,话不能这样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休得再言东说西,下马来降,我可保你性命无虞!”

司马敬说罢,拍马挥刀奔向罗伊。

罗伊举刀迎住司马敬,他大叫一声:“得铙人处且铙人,你不要逼人太甚!”

司马敬挥来的刀被罗伊接住,他感到两刀相接,罗伊很有分量。他面对罗伊一声吼:“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吃我一刀!”司马敬向罗伊怒目圆睁,挥刀就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