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二十四章远离战场

ddtt 收藏 5 2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二十四章远离战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兄弟们聚在一起,在远离战火的一个地方,坐在酒桌边上,能自由自在的喝酒,这在几周前,对富安和江琦来说,真是难以想象的。

雷雨田看菜上齐,就把服务员支出去,这样兄弟们说点涉密的东西比较方便,外人听去了,会对他们不利。

江琦拿起筷子,也不装斯文,拿起筷子勺子,使劲从盘子里往自己碗里倒腾好吃的,刚把菜夹到碗里,他又拿起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葡萄酒,接着就往嘴里夹菜,手忙嘴更忙,连话都顾不上说。

“你小子慢点吃,又不是饿死鬼转世。”雷雨田慢慢的吃着菜喝着酒,实在看不下去他那副样子。

“大哥。”江琦往下咽了一部分菜,嘴里才腾出地方,“我们两个多月前,在雷鸣山谷遭到孟家军的猛烈袭击,他们动用了几千人,我们才三百人,还有两百的新兵,在那巴掌大的地方,就打了一天。”

“这个我知道,曹秉和我说了,这和你吃像不好有啥联系。”雷雨田打断他。

“没了大队伍,我们的补给情况就不好了,我们打算继续出去招兵或者赚钱继续拉队伍,可我倒霉,路上碰上泰国军队,把我的部下全折进去了,后来就我自己一个人,逃到泰国,又返回缅甸,一路上就吃压缩饼干,后来我都吃的吐了,后来又带着个徒弟在山里教他带兵打仗,整天就是野菜米饭咸菜饼干,我这肚子受老了罪,这么多好吃的,我小半年都没吃上,最后一次吃,还是我去清莱住酒店吃的。”江琦感觉自己说的太多了,耽误吃东西,马上低下头,继续吃着,话也不说了。

雷雨田也是从丛林里出来的,他知道那地方的物质条件,有钱都很难吃到想吃的东西,怪不得曹秉都在那呆不下去,看来还是大城市好,有点钱就能过的不错,也不用脑袋换吃喝。

“大哥,我们回来还想见许睿大哥,他可是真有本事,我就见他打过一仗,就感觉他的水平比我高一大截,我还想和他讨教点学问。”富安低头吃了差不离,才喝着酒聊天。

“你教徒弟的时候,他就走了,先去日本,和个丫头走了,去日本办结婚登记,然后陪那丫头回香港,没个几个月根本会不来。”雷雨田也想每天没事和兄弟们聚一聚,可现在人们都忙了。

“去日本干吗,国内不能领结婚手续呀?他也够岁数了吧?”富安对法律稍有了解,知道结婚的手续和程序。

“他够了,那个女的不够,只好去个法律和大陆不一样的地方办,办完了才回香港办仪式。”

“那女的是香港人呀?”江琦飞速的把桌子上的菜扫荡了一遍,拿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加入到讨论中。

“是呀,那女的怕家人不同意,就玩‘先斩后奏’,办了手续才回家,免得父母不同意。”雷雨田对许睿那点事还是知道点的。

“他那么大本事还连这点家事儿都摆不平?”富安吃的肚子有点圆,就放下筷子。

“他的本事放在战场上不含糊,和当兵的同进退同生死,有勇有谋,不过他老婆的父母有点难对付,是香港资本家,以前他给他老婆当保镖的时候,他老婆的父母就看不对他,他没学历没资产,在香港那地方呆的窝囊。他当保镖以前做过赏金猎人,攒下一个连的仇人也没发财,当保镖时候可和现在不一样,也是穷人一个,那人家能看的上他,你当他现在呢,没事开着宾利四处跑。”雷雨田以前也想过当保镖,不过他怕受气,所以没干,许睿离开美国的时候还叫他一起去,结果他没去,错过一个认识富家小姐的机会。

“他的钱也赚的不容易吧,和我们似的,提着脑袋赚。”富安没少听说许睿干了两年雇佣兵,雇主让打那就打那,经常是枪林弹雨里跑来跑去,比自己做的生意要危险,自己总是挑选好收拾的敌人打,比较强的就躲开。

“那可不是,我也跟着他干过几次,那钱真是拿血换的,不说这个了,来,大家喝酒。”雷雨田一端酒杯,喝葡萄酒就像喝白水似的。


许睿和倪娜去日本办了结婚手续,坐飞机直接回了香港。

两人提着旅行箱,走到倪娜家的大门口,许睿有点犹豫,他以前离开这的时候,没曾想到又回到这个地方。

大门关着,门口的监视摄像机还像以前那样对着大门,这个东西的放的位置和角度还是自己调整过的,院子里的很多保安设备都是他装过修过的。许睿看着院子里,她家的清洁工正在擦她家的高档轿车,只是那座别墅看上去没当初的那么气派,可能是自己有了别墅的缘故吧。

坐在监控室内的保镖一看是小姐回来,马上按下电钮,大院门缓缓打开,并拿起内线电话通知管家。

大门开了,倪娜看他一脸不愿意,就知道他不想见自己的父母,说:“我们走吧,手续都齐全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她拉起许睿的手就往院里走,许睿很不情愿的拎着旅行箱走进她家。

许睿低着头,被倪娜拉着走向她家的别墅里。


两人还没走几步,管家就小跑着过来,“小姐回来了。”

许睿瞄了一眼管家,发现她家换了管家,换成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不是以前的那个管家,他看管家一脸假装出来的微笑,就有点恶心,他不喜欢脸上挂满奴才像的努力讨好雇主的人,自己来这里当保镖的时候,也没和谁低声下气,也没见了谁要假装微笑,人只有活在本色中才舒服,整天装成这个样子有什么意思。

女管家看倪娜手里没拿什么东西,就看许睿拿着个箱子,也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帮着拿。倪娜一下就察觉出管家的想法,很随便的使了眼色,女管家马上把许睿手里的箱子接过去,倪娜才拉着许睿轻松的往家里走。


许睿跟着倪娜来到客厅里,保姆小芸正在客厅里忙着。小芸是在她家干了好几年,自己当保镖之前,她就是倪娜的保姆,不过自己在当保镖的时候基本没和她说过话。他的这个性格,是不会主动和陌生人说话的,当初给倪娜当保镖的时候,他连倪娜都基本不理,像个影子似的只是跟着,让做什么就做点什么。

小芸一眼先看到许睿,就知道倪娜出去的这几个月没白跑,她终于把他找到了。

她不光是倪娜保姆,也是倪娜的好朋友,知道倪娜这次出远门就是为了他。小芸很钦佩倪娜的胆量,她总自己想,自己要是有倪娜的胆量多好,主动的和许睿说上几句话,或许现在不是这个样子,自己依然和他是陌生人。小芸看到倪娜拉着许睿的手,就知道,自己再也没机会,人家已经成了,她心里一阵隐隐的难过,但她没把心事挂在脸上,马上主动走过去,站在倪娜旁边,用朋友问候似的语气,面带真诚微笑的问:“你回来了,路上累不累。”

“一点都不累,我有拎包的伙计。”倪娜拉着许睿的手依然没松开,她问保姆,“我爸妈在那?”

“先生太太在书房,好像是说些生意上的事情,要我去叫他们吧。”小芸打算先去书房。

“别惊动他们,就是你不去,管家也要去,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会,你忙你的吧。”倪娜拉着许睿就去了自己的房间,她一点也没看出来小芸不高兴,更不知道她也喜欢许睿。

小芸送他们俩回了房间,自己又回到客厅,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好,做什么能掩盖自己内心的不安与嫉妒呢?


倪娜出去好几个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往自己的床上一倒,然后抱着自己的玩具熊,舒服的躺在床上,都不想起来,还是在家好,外边没家里舒服。

“都到家了,随便坐,别像个木头似的,坐我的椅子吧。”倪娜翻了个身,平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她以前无数次看着天花板想心事,现在终于把最大心事给办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对付父母,能说服就说服,说不了他们,自己就离家出走,反正不在香港自己也有可住的地方。

许睿以前没在她的房间里呆过,感觉有点不习惯,他看电脑桌前有个椅子,就坐上去,看着她房间里的摆设发呆。

“一会你就在这儿呆着,我去和他们谈,就谈一次,谈不成我们马上就走,旅行箱也别打开了,谈的时候你不要说话,我跟他们说。”倪娜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回到家有点不适应,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好吧,都听你的,我不见他们,也挺好,见了我都不知道和他们说什么好。”许睿猜,她父母看到自己和她在一起肯定会气死的,也肯定会骂自己或者赶自己出去,他已经有了这些思想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