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去今几何

海天风雨 收藏 158 268
导读:(原创)历史,去今几何

隆冬的大雾肆意弥漫山间,前方的风景无法看清。在那氤氲的空间,人树依稀难辨。仿佛,吴王夫差正从那里凯旋归去;仿佛,项羽正在那里施仁慈于沛公,演绎鸿门宴;仿佛,韩信正在那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助刘邦平楚夺天下;仿佛,何进正在那里发布檄文,宣诸侯军进京;仿佛,曹孟德正在那里练兵,誓把江东夷平;仿佛……

清晨悄然离去,雾被阳光尽情驱散,前方已是清晰可辨。我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那里只有古人踏过的道路和两旁成长的树木,历史的天空却在远方默然。突然,一股冷风乍起,沸腾的血液顿时凝固,惋惜与无奈在心田蔓延。

当吴王在宫里嬉戏时,他是否知道“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将成为古今名言;当西楚霸王在鸿门宴上将沛公放走时,他可否知道来日的“四面楚歌,乌江自刎”;当韩信将汉军安全出陈仓道时,他是否想到宫廷受诛的结果;当何进调诸侯军斗皇室时,他是否意识到“身死人手,群雄逐鹿”;当曹操听信连船“妙计”时,他是否料想到“火烧赤壁,败走华容道”;当……历史在沉默,在阴笑。

古往今来,那一幕幕历史的悲剧让多少人肝肠寸断。“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女杰如是说;“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诗人遐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英雄泪满襟。”杜甫哀吟曰。

顿足凭木,抬望眼,苍天无色,低头处泪空流。

历史是雕像,刀落处便已定型,重来仅是幻想。

打开历史的册子我多无奈。清末,鸦片战争国门开,《南京条约》香港割,八国联军蜂拥来,颐和烽烟弥九天,甲午战争北洋没,黄海无边英雄死。民国,军阀混战终不歇,日寇开枪卢沟桥,总统无奈开天坝,国土汪洋鉴苍天,南京沦陷存未几,万人坑里骨成山。如此的历史我多想把它从历史的册子里划去,但我不能,因为我不是虚伪的东洋人。历史是那样遥远。浮云在变幻,上一次的模样是这一次的历史;微风在吹动,上一次的飘过是这一次的历史;心在跳动,上一次的激动是这一次的历史。历史离我很近,似乎触手可及。猛然间,我露出了笑脸。

历史不过是昨天的“今天”,一切悲欢离合尽在“今天”演绎。当公瑾挥军渡江时,赤壁风云便将成为历史;当隋炀帝大肆暴政时,昙花一现的隋朝将成为历史;当秦王在玄武门设下伏兵时,玄武门之变将成为历史;当秦桧谋诛岳飞时,遗臭万年将成历史;当朱元璋弃佛从军时,明朝洪武将成为历史;当……

历史去今不盈尺,何顾将历史定格在昨天而任惋惜与无奈的洪水泛滥,何不驾起历史的帆,让历史的船驶向美丽的天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