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前(六) 战前(十)

zy1973 收藏 12 130
导读: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前(六) 战前(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在日本举行的会谈没有取得任何成效,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分歧是无法调和的,大陆首先是决不会退让的,因为主权领土问题那是退无可退的。台湾方面先是毫不退让,但在美国的压力下,台湾有说可以考虑放弃独立建国的做法,但大陆必须承诺不得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这无疑是要大陆就缴械投降,一旦做出承诺,就算现在台湾放弃独立,那等个两三年,她又闹独立怎么办?大陆声称要台湾做出承诺,除非在会谈结束后,两岸立即展开关于两岸和平统一的谈判,并且要在三到五年内谈出结果,否则承诺失效。台湾也是不愿意。

而台湾的四月,大部分人没把注意力放到东京的会谈上,生活,因选战而精彩。

首先是陈水扁在与苏贞昌搭档报名参选后,部分对法律不是很了解的人民对陈水扁的参选表示不满,认为陈已经当了两届总统,已经不能再担任总统,违背宪法精神。对于这一部分人的疑点,民进党人洋洋得意的搬出了新宪法,声称陈水扁担任的是“中华民国”的两届总统,参加的是“台湾民主共和国”的首任总统大选,不违宪。的确,照这个理是说的过去的,所以其他政党并没有纠缠这个问题。那民进党又是怎样收拾其他政党的呢?

中国国民党候选人王金平在四月上旬就向选举委员会重新报名参加“台湾民主共和国”第一届总统选举,进行了登记。到了四月十三日,离截至日期还有两天,选举委员会突然宣布王金平参选条件不合法,原因是王金平所属的政党——中国国民党没有资格参加大选,“台湾民主共和国”的总统只能由台湾的政党参与选举,而中国国民党是中国的政党,不是台湾的政党,故而没有资格参加大选。为了体现民主,选举委员会特意允许中国国民党改了名字后再登记参选。这一政策的出台,令王金平恼火,国民党愤怒,台独分子高兴。王金平立即与党内商议改名一事,但遭到了老一辈人的坚决反对,直到十五日都过了,都还没商量个结果出来。王金平病急乱投医,宣布退出国民党,另外组建新政党参加大选。但在报名时又被拒绝,因为截至日期已过,王金平的新政党已无资格报名,只有中国国民党情况特殊,在截止日期前又已报过名,可以改名后继续参选。而这个时候,王金平就是想归国民党旗下,也是不可能的了。王金平背信弃义,为人不齿,只得远走美国。而亲民党呢,本来就式微,希望能与国民党联合参选提高声势,不想国民党因名字而被逐出大选。王金平另组新党时,欲与亲民党联合,但亲民党考虑到王金平乃国民党叛臣,被人所唾弃,不愿与之联合,仍将宝押在中国国民党改名上。怎奈中国国民党就是不改名,亲民党也就被拖下了水,无法参加大选了。这样就只剩下了民进党和“双台联盟”参加总统选举。

中国国民党呼吁民众抵制大选,并转而支持统一,与国统党商谈合作。台湾当局在四月二十日做出最后通牒:二十五日前若中国国民党还不改名,将以非法政党为名予以取缔,在台湾绝不允许有中国的代言人。国民党表示绝不妥协并发起示威游行,以向当局抗议。在二十五日前,民进党当局对依法申请并批准了的游行示威并没有采取措施,但二十五日一过,宣布了中国国民党为非法政党,其党部大楼被封,党产被查禁,迫于民意,当局没有对国民党领导人采取行动。国民党组织的示威游行也当然成了非法活动,勒令解散,对于不听从者,台湾当局以强力驱逐之。

对于台湾当局这一举动,国际社会和国际人权组织表示了关注,特别是美国。美国一直把台湾当作“民主”的典范,是美国“和平演变”社会主义中国的榜样。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逐步开放党禁,实行总统直选,美国认为与大陆一衣带水的台湾远比万里之外的美国对大陆更有影响力,所以时刻关注和保卫“台湾民主”,这也是美国反对中国统一体为的原因之一。没想到,当年被国民党禁止的民进党今天禁了国民党,扇了美国民主一耳光。

台湾当局辩解道,这并不是在台湾又要实行党禁,只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需要才对名为“中国国民党”的政党采取措施。像国统党,由于没提到“中国”二字,可以理解为这个政党是促进“台湾民主共和国”的统一,所以没被禁。在台湾还有亲民党、新党等很多政党,党禁的说法是不存在的。

四月二十八日,台独党主席任英俊突然出现在了美国,并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声称台湾当局正在准备对他实施政治迫害,诬陷他是中共的间谍。果然,在任英俊举行记者招待会后两个小时,台湾当局也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宣布台独党危害国家安全,为非法政党,该党党主席任英俊是中共间谍,并出示了证据。台独党是由在大陆的台商许文强资助下成立的,这个许文强原来是一个“绿色台商”,2004年后,在大陆的经济压力下,不敢再公开挺绿了 。后出资组建台独党,没想到其所出资金居然是来自大陆某具有国家背景的公司。台湾出示的证据就是一套资金往来的帐户,从这些帐户可以明显看出资金从大陆公司经香港到许文强的帐户,再进美国到台独党帐上的过程。还有任英俊到香港同大陆高官会面的证据,整套证据紧密相扣,可谓铁证如山。台当局还对任英俊、许文强发出了逮捕令,可惜许文强一家也早跑到美国去了。尽管证据确凿,但地球人都认为是陈水扁在搞鬼。

台独党遭了殃,台联党也要跟着倒霉,其参选资格也受到了质疑而被暂停接受调查,台联党党主席岩里正男,这个老台独,日本的走狗,气得进了医院。在医院里,岩里正男大叫“陈水扁,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最后,狂吐鲜血三分钟,气绝身亡。唉!他骂陈水扁不忠、不仁、不义都还能引起共鸣,骂陈水扁不孝,就是以陈水扁老子自居,自以为“台湾之父”,却被“台湾之子”给耍了,想不气死也难啊!

四月二十九日,大陆国家假日办宣布由于特殊原因,今年“五一”长假取消,按正常双休日进行休假,并呼吁人民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旅行。

同日,广州、上海两地宣布将于五月一日举行大规模防空演习,呼吁外地民总暂时不要进入这两个城市。三十日,大批解放军进入了这两个城市开始向城外疏散民众,数万台车辆被征用。同时,在东山岛也将举行登陆演习。台湾的心又被提了起来,人们的注意力总算从精彩的选战中转移到两岸关系上来。

五月一日,星期四,上午九点,上海、广州两地同时响起空袭警报。按照要求,在空袭警报响起后,所有人都应该到离自己最近的防空掩体里去,在这两个城市里,大大小小的角落里都有人防办张贴的标志,提醒人们哪儿有防空掩体。但空袭警报响起后,人们就像没事人似的,各行其是。毕竟六十年没经历过战火,都不把战争当回事儿。以前也进行过所谓的防空演习,就是把警报拉响为原则。演习前的通报中还特意嘱咐人们“不必惊慌,请照常生活工作!”而现在,真的到了战争逼到眼前,人们却浑然不知。进入市区的军队开始驱赶街上的人群进入防空掩体,命令在商场和酒店停止营业,人员立即进入地下室,所有工厂全部停工,工人疏散进入到就近的防空掩体。很多人认为军队不去打台湾,反倒城市里来耍威风,非常的不配合。很多企业也对防空演习影响效益表示不满,甚至一些低阶官员也认为这种演习影响了GDP的增长。广州、上海两个城市一天的防空演习耗资二亿两千万,直接经济损失六亿,间接损失至少十五个亿,花了不少的钱,却引起了很多问题,反倒民怨沸腾。一些侵犯人权的行为在国际社会上也被当作中国的阴暗面而大肆报道。台湾也乐得个看笑话,绷紧的备战神经稍微松了一点儿。

五月五日,一份由唐瑞所在小组成员共同起草却只有唐瑞一个人签名的报告送到了中央首长手中,在这份报告里,指出了中央在当前的备战中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发动群众,脱离了群众,这跟当年国民政府脱离群众搞的片面抗战路线一样,。没有群众的支持,很难取得对台军事斗争的胜利。

五月八日,台湾当局对台联党的审查宣布结束,台联党没有中共间谍嫌疑,可以重新推选出参加大选的侯选人。当天,台联党就迅速推出了两位候选人,这两位没有任何政绩,也没有什么名气,按照常理,民进党已经稳操胜券。然而,五月十日的民调显示,台联党的两位候选人居然在支持率上只落后民进党陈苏配两个百分点。还有很多台湾人,特别是原国民党的支持者以及马英九、王金平的支持者都表示不愿意去投票,对台湾可笑的政治不感兴趣。这时,施明德站了出来,他呼吁台湾人参加投票,利用手中的选票不让阿扁上台,都去投另一组候选人的票,再次掀起倒扁浪潮,这一鼓动,把大批不想参加投票原来国民党的支持者,马英九的支持者和王金平的支持者等蓝营人士吸引了过来,尽管很多人都不认同台联党的台独主张,但想到能让陈水扁不能得逞,也还是很乐意。而台联党也趁机提出了“要独立不要阿扁”的竞选口号,拉拢大批绿色选民。到了十二日,民调显示,台联党候选人支持率已经与陈水扁持平。到了十四日,就超过了陈水扁。变化之快令民进党原来的四大天王都感到输在眼前,都暗暗怪陈水扁拖累了民进党。然而,陈水扁鹊不以为然,胸有成竹的样子。陈水扁这个政治流氓早就知道自己已是“万人厌”,任何人做他的对手等于凭空要加分,他也早有对策,利用蓝营支持对方,继续打他的“统独牌”,挑起族群争斗。十六日,台南,阿扁的老家,选举两派爆发了流血冲突,接着,冲突蔓延到高雄,继而向北,十八日,选举前一天,冲突蔓延到全岛。枪击、爆炸、纵火等事件层出不穷,多人伤亡。台北一些老百姓打出了“解放军,救救我们!”的横幅。大陆发出了呼吁,希望台湾人民保持冷静与克制,并抵制所谓的“大选”。十八日夜,台湾宣布戒严,这是在上世纪90年代台湾宣布停止“戡乱”时期后第一次在台湾全岛戒严,对美国人来说又是继宣布国民党为非法后又一次“民主”倒退。第二天,在肃杀的气氛中,大选开始了。各投票点都在军警的严密保护下,但投票人不多,并且民进党支持者居多,岛内媒体预测,陈水扁无疑会获胜。当夜,选举初步结果出来了,陈水扁果然领先,民进党未等选举结果正式公布,便举行了庆祝会,民进党党徒们无不对陈水扁的手段表示了五体投地的佩服。

五月二十日,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选举结果,陈水扁获胜。

五月二十一日,陈水扁匆忙举行了总统就职仪式,只由五个邦交国驻台使节作为国际代表参加了就职仪式,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民间团体派员参加了。而美国方面连民间团体也没人参加。

“台湾民主共和国”的新国旗也诞生了,蓝色为底色,正中间是一个绿色的台湾岛轮廓,有澎湖列岛、还用小点表示了绿岛和兰屿,但金马地区没有了,钓鱼岛更不用说也不见了。台湾当局的解释是由于比例的关系,这些地方都无法标示出来。媒体当即反驳道,如果金马地区无法标示,难道钓鱼岛也无法标示吗?是不是当局又与日本有内幕交易?

令人费解的是东京会谈仍在继续,而且中国大陆做出了让步,同意做出“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承诺,条件是台湾必须放弃独立,不得建国,恢复到3月十九日前的状态。

但陈水扁好不容易才当上“开国之父”,现在要别人放弃,简直是强人所难嘛!台湾方面愤而退出了会谈,连招呼都没给美国干爹打一个。当第二天,美国人在会议室里只看见笑盈盈的北京代表和木纳的日本人,台湾人不知踪影时,感到又被戏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