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八章单挑

ddtt 收藏 6 0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八章单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听完战前动员,孟财趴在战壕边上,把弹药包里的弹链放在身旁,还把手榴弹摆成一排,就端着枪等着敌人上钩。

“你这样不行,一会就累。”富安拿出一个装着压力感应引信的M18地雷,递给孟财,“去把这个埋到路中间,动作要快,埋完地雷把土均匀撒开,然后多找些树页把松散的土掩盖住,不要让人看出来。”

孟财拿过地雷,随手拿起折叠铁锹,小心的提着保险打开的地雷就从山坡上跑到山下边。他蹲在路上,把地雷放在一边,做贼似的看看路的两边没人,就拿铁锹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地雷放进坑里,撒上一些土。他发现挖坑时候挖出的土还有剩余,就把这些土用铁锹铲到路边的草丛里,然后又随手抓了些树叶铺到埋地雷的地方。全做完以后,他又左右转头用眼睛扫描了路的两头,发现没人,他才小跑着回到山上。


从新回到阵地上,孟财看到两位老师正在战壕里闭着眼睛打盹,他就明白了为什么老师让埋一个地雷,原来这个地雷是报警作用。地雷爆炸前大家都能休息,不用像呆头鸭一样坐在掩体外向山下看,只用耳朵听就可以。

要么说人家打仗没输过呢,每次都使一些省力气的招数,当然输不掉。而且每次都设计一个上次没用过的办法,这样给谁谁受的了?

“一会听到地雷爆炸,你就一个人拿着机枪使劲打,他们肯定会认为道路上好有地雷,就不敢走,你就像打靶一样射击就可以。”江琦把一块毯子扑到战壕里,干脆躺上去睡。

孟财很明白,先让他一个人打,是为了向敌人示弱而已,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山下的敌人肯定会冲上来和自己打起来,到敌人冲到半山腰上的时候,老师肯定也会用机枪向他们扫射,打的敌人没地方躲没地方藏。

富安用一个伪装网,把摆放在战壕外的M134机枪盖起来,这样敌人冲锋的时候就看不出来这还有一台人肉切割机。他除了把机枪伪装起来,还在阵地外撒了很多树叶和草,从远出看,这里不像有一道战壕,一点都看不到被挖出来的土。


中午之后,是最闷热的下午。太阳往西走以后,山下来了一支队伍。

走在前边的是几个背着AKM步枪的保镖,他们的步枪可没有折叠枪托,也没有光学瞄准镜,更没有榴弹器之类的配套设备,和常胜军使用的那种经过改装的AKM步枪差的很远,在价格上就差了十几倍。

开路的几个保镖身后十几米,是一个骑马的保镖头目,他腰上扎着黄色的武装带,武装带上挂着一个黄牛皮手枪套,里边装着一支深黑色的M1911A6手枪,枪套外还装有备用子弹。这群保镖的头领戴着墨镜,一手抓着缰绳,一手用折扇扇着凉风,坐在马上很舒服,不时的还拿出水壶喝上就口凉水解暑。他的身后还有十几个保镖,有的背着RPG-7火箭筒,有的肩膀上抗着PK机枪和M-60机枪。再往后看,就是一大队骡子,驮着整麻袋的鸦片和粮食,骡子喘着气走在队伍里。骡子队后边还跟着六十多号保镖,他们背着的枪基本全都是AKM步枪,没有火炮那样的重武器。


队伍一人多,行进的时候就动静大,骡子的喘气声,骡子蹄子的着地的声音,保镖们聊天的声音,牵骡子的帮工唱小曲儿的声音,一起从队伍里散发出来。

地雷还没爆炸,富安和江琦就听到山路上的声音,两人同时起来,趴到战壕外,仔细一看,发现一支很肥的队伍,这是他们理想中的打劫目标,一般携带火炮的队伍他们不怎么打,他们只打火力很贫瘠的队伍。

一般贩毒的马帮不怎么购置大威力武器,每一躺买卖跑下来以后,头领都把钱分给下边,把钱都用在吃喝玩乐上,谁有那么大心思想着该买什么样的大威力武器,如何提高自己队伍的战斗力上。


“好小子,居然送上门来,给你点颜色看看。”刚休息完一个星期还没过枪瘾江琦兴奋的抱着M-249机枪从阵地上爬了出去,潜伏到战壕前十几米远的地方。

“你也跟他去。”富安把阿财也支出去,这样三个人就成一个三角阵,互成犄角之势,便于发挥火力。

三人各就各位,就等山下的敌人踩地雷,地雷的爆炸声就是开枪的信号。

马帮保镖迈着大步往前赶路,穿着布鞋的脚杂乱的起落。第一排的两个当尖兵的保镖很顺利的从地雷上迈了过去,第二排的可不幸运,一只脚重重的踩在地雷上,地雷上灵敏的压力感应引信瞬间以爆地雷,“轰”的一生巨响把隐蔽在山上的孟财还吓了一跳,他也没想到这个地雷比手榴弹声音还大,威力肯定不小,山下至少要死掉五六个人。

他没等到地雷爆炸的烟幕散开,就抱着PK机枪扣动扳机,他腾出左手压住枪身,免得机枪不断的跳动,影响了自己的精确射击。

马帮的头领就离地雷爆炸地方不远,他骑在马上就听见一声炸雷,然后就感觉耳朵什么都听不见,脑袋里只有单调的噪音,而且耳朵里很疼,比被火柴棍儿捅了还疼,他好想大声叫喊一声,减少耳朵的疼痛,不过他反应还比较快,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一枚地雷。

“兄弟们,小心地雷,就地隐蔽,会排地雷的去前边探路。”大头领还没喊完,山顶上机枪就发言了,一串子弹挂着贼风就飞下山。

孟财自己小声喊了一句,“你就在这儿呆的吧。”他用肩膀死死的顶住后座力很大的机枪枪托,右手握着枪柄食指扣住扳机就不松开,左手使劲按着抖动的枪托,眼睛睁的很大,一道阴冷的目光从缺口处延伸到准星上,最后落在骑马的那个家伙身上。

子弹一发紧跟一发落下来,打到马帮头领的身上,发出一阵用金属敲打肉的声音,骑在马上大头领怎么也想不到地雷刚炸,子弹就会落在自己身上,周围山上的树林那么茂密,就算有人隐蔽进去,茂密的杂草也会遮蔽敌人视线,这种环境下打冷枪的人要么离山路很近,要么就在山顶,敌人要在山顶,那他们凭什么打的这么准,从路上到山顶大概有400多米。

带着巨大动能,旋转飞行的机枪子弹没给大头领思考时间,就把他送到另一个世界。大白天他就被击毙,尸体栽到马下,灵魂顺着身体飞了起来,他的魂魄轻轻的飘出还淌血的尸体,他看到一张痛苦的脸,看到一双呆滞而又绝望的眼睛正仰望着天空。

机枪继续扫射,把火力从骑马的人身上转移到几个会排地雷的保镖身上。在遭到地雷袭击和单个机枪手伏击的时候,三分之一的保镖趴在地上,向发出枪声的草丛里扫射,希望有子弹能蒙到打冷枪的那个家伙,他们谁都看不到草丛里到底是几个人,只听出来是一挺轻机枪,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敌人。

还有三份之一的保镖经验不足,把枪丢在一边,自己抱着脑袋紧贴地面卧倒,看都不敢抬头看,另外胆子很大的一部分保镖端着枪,猫着腰迈大步快速向山头跃进,准备强攻山头。


“他奶奶的,还冲上来找死,谁冲谁死。”孟财骂着敌人,轻轻把枪转向爬山的那帮保镖,他还记的老师告诉自己,打最近的,打脸对脸的人,他瞄准一个保镖的胸口,就打了一个长点射,7发子弹均匀的散布在保镖的胸前。孟财以前是跟父亲学的用枪,自己刚从学校出来,附近让他多练习一下枪法,他每天带上三五百发子弹去山沟里,带上一个稻草人,放在几百步之外,他也不知道具体距离是多远,没事就打稻草人,连续打过很多天,反正父亲有的是钱给他买子弹,他这个一点射击理论都不懂的人,枪法全靠子弹‘喂’出来的。

“注意,眼睛、缺口、准星,准确对准敌人,手指要紧,手臂、手腕放松,轻轻的以枪架为支点转动枪,让枪口均匀的左右的平行摇动。”富安看徒弟用枪的姿势很不正确,马上喊着他改,这样子弹的命中率就有很大提高。

孟财心里想,放松,再放松,轻轻的让枪口水平摆动,让子弹的飞行区域变成一个巨大的扇子面,把这个扇面里的敌人全部压制住。

PK机枪几乎没停止射击,一个弹链的子弹迅速的抖动的进入枪内,子弹壳冒着火药燃烧的余烟从枪里飞出来,与PK机枪对射的AKM步枪没有两脚架,被保镖端着,一射击就使劲抖动,枪口上下摇摆,子弹忽高忽低,全部都乱飞出去,落在孟财身边的没几发,距离他最近的一发都离他好几米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