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作战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等到清晨小野带着增援部队赶到时,他的任务就只剩下打扫战场了。

头天晚上,化装成土匪的第八中队成员押着几个俘虏,一抢没放就大摇大摆的钻进了姚麻子的临时驻地。虽说这和那几个被用枪顶住屁眼带路的土匪有关,但如果不是姚麻子当时正忙着搬家,估计第八中队的人也很难混进来。

当然也不是没有机灵点的土匪看出这只“兄弟部队”的问题,可惜在化妆后变得比女人还要女人的露二狗的勾引下,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被放到了~~~~~~

姚麻子在选择驻地时也不可谓不费心。一座不大的小山丘,前面是一马平川背后又有一条进山的小路,可以称得上是进可功腿可守了。但是这对于已经从俘虏那了解到大致情况的第八中队来说,无疑是让姚麻子来了个自掘坟墓。

战斗刚一开始,刘颖就带着一半的人马驾车冲过了营地,直接将姚麻子的退路封死,而另一半人马则从正面展开突击。

按理说,第八中队的这几十号人想拦住这几百号武装到牙齿的土匪是不可能的。可是因为化了装以及天黑的缘故,倒把对方搞懵了。而且在李云峰的建议下,刘颖临时组建了三个五人战斗小组,专们混在土匪群里捣乱。就这样,往往一些土匪刚刚被组织起来反扑,就会莫名其妙的被“自己人”从身后或者侧面狠狠地来上一家伙。

姚麻子也很快发现了这些“捣乱分子”,可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这些人的火力实在太猛了点,往往纲要剿灭这些害群之马,对方就会像不要钱私的用手榴弹、火焰喷射器和轻机枪一通狂抡。而且就像商量好了似的,每次这些渗透进来的人一有危险,堵在前后门的人就会利用火箭筒和枪榴弹之类的东西我驻地猛砸,而里面人则趁这个机会有惊无险的隐没到了黑暗之中寻找下一个偷袭的机会。

混乱、黑暗以及无法分清敌我使得众土匪更加恐惧,而恐惧往往又是混乱的种子。犹如惊弓之鸟一半,在黑夜里往往只要有人喊一嗓子放上两枪,其他人就会跟着逃跑或者开火。这种混乱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很多土匪不是开始自相残杀,就是被人引到了第八中队的火力范围内被消灭掉。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就听有人喊了句:“交出姚麻子有赏,其他人缴枪不杀。”

人往往都是自私的,就算平时心理素质再好面对已经大众化的恐惧与慌乱,为了报名很多人也会随波逐流。当然,也不乏有一些忠勇志士的存在,可惜姚麻子的为人使得他身边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义士存在。结果这句话喊出来连十分钟都没有,这座刚刚还热闹得像过年一样的小山丘便恢复了平静,而要麻子本人则被他的手下生擒活捉,绑得像个粽子一样丢到了刘颖的面前…………

当众土匪发现原来伏击自己的人马还不到一百人时,不少人连肠子都悔清了。可是此时他们已经失去了翻身的机会,因为对方不但缴械缴的他们连鞋和裤腰带都没剩,而且还在他们这群顿成一队的人群里防止了不少捆了炸药拔了喷枪的火焰喷射器。这时候要是谁稍有异动的话,人家只需冲着那些钢瓶开上几枪,那他们大部分人就要光着屁股去见阎王了。

看着被堆成小山一样的鞋子和腰带,刘颖不由得把母国再次转向了李云峰,心说‘这家伙脑子里到底还有多少阴损招数呢?’

不过这话刘颖也不会直接去问李云峰,因为就像据点里的那些独创的训练器具一样。这次战斗中所使用的五人战斗小组,以及最后他让人喊出的那句“交出姚麻子有赏,其他人缴枪不杀。”,如果问李云峰是怎么想到的,那他八成会给你什么突发奇想或者是灵光一闪之类的借口。

李云峰的这些招数自然是以前从各种影视杂志里学来的,他倒是不担心别人会对自己的借口起疑什么的,毕竟自己的那点老底别人不知道可刘颖却是一清二楚。当然了,收缴鞋子和裤腰带的那招倒不是他从电视里看来的,如果此时能把李云峰前世里的那个刘颖找来的话,那么对方肯定会想起以前在班里某人被不良学生欺负时的情景………………..

几家欢喜几家愁,在土匪这边垂头丧气的等着被人宰割的时候,第八中队这边却摩拳擦掌的准备再干他一票。因为从对俘虏的审问中得知,姚麻子的老窝里现在没有几个人,而且哪里还有堆成了山的物资装备和不少金银珠宝。

有钱不赚是王八蛋。连句废话也没有,小野刚带着援兵来到这里,刘颖就带着第八中队的其他人去了姚麻子的匪窝。

这回连开枪的力气都省了。在卡车上架起一根木梁,再把姚麻子往上一吊。当寨子里留守的土匪看到自己的老大都变成了阶下囚时,一个个就都老老实实的放下了武器~~~~~~~~~~~

清点战果后,按李云峰的话说就两个字——发了!

金条、银元、珠宝、古董什么的足足装了一卡车,而武器弹药和粮食够一个连队吃用上一年还富裕,当然大部分的武器都是些过时的老式装备。另外还有十六卡车和四辆坦克以及一架直升机摆在那里,李云峰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些设备其实都没什么大毛病,只可惜姚麻子手底下么有相应的技术人才,所以白白便宜了他们。

要知道,凭着刘颖的身份,只要她点点头,这些东西起码有一般可以纳入第八中队自己的腰包!

所以一句话:“这回是真的转翻了!”

不过在转到大把真金白银的同时,另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也摆在了第八中队的面前,那就是姚麻子那四十三个长得如花似玉的老婆。

之所以说这四十三个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媳妇成了问题,是因为按照惯例她们这些犯人家属不是掉脑袋就是要去服苦窑,要么就干脆被带到慰安所变成性奴隶。可明摆着的,这些女人都是被姚麻子强抢上山来的,要是真把他们送去当慰安妇什么的,第八中队和其他的中国籍士兵肯定不干,搞不好有人乘机一扇呼飞闹的刀光剑影不可。但是就算放她们离开,今后的生活又成了问题,那怕以后嫁人她们十之八九也只能嫁给那些二婚汉什么的。

一时间,刘颖的眉头也凝成了一个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