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二章、正式开战

dontbb 收藏 5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何峰几乎全歼了东八百藏部,自己则率队悄悄溜了。将乱摊子留给了蒙军。


日本关东军驻海拉尔第23师团师团长横七竖八,接到东八百藏败报后,不怒反喜,他们盼望进攻苏蒙的夙愿就要实现。


1936年5月14日晨,日军骑兵联队长东八百藏欲雪前辱,主动请命,率日军第23师团骑兵联队和满洲国警备军骑兵第7团郭文通上校部1500余名官兵倾巢出动,凭借飞机、装甲车的掩护下,再度向锡林陶拉盖的蒙军第24国境警备队发起进攻。


有党团员为骨干的蒙军奋起反击。战斗异常惨烈。但敌人太强大了,蒙军第24国境警备队是步兵,没有对付战车的火器,光凭勇敢和血肉之躯是无法扯平双方兵器上的巨大差距。战场上完全是一边倒的被动挨打,根本无法抗住日军的疯狂进攻,蒙军伤亡惨重。蒙军警备队队长再见打下去也是白白地牺牲,无奈地下令;撤退。


溃败的蒙军警备队,扔下70多具尸体后,警备队全部退回哈拉哈河东岸。东八百藏再度占领了锡林陶拉盖哨所,他得势不饶人,趁此机会杀过哈拉哈河。


5月21日,蒙军最高统帅部下达命令:“为了保卫祖国,我军全体将士要奋起反击,将入侵的敌人消灭在哈拉哈河东岸。”同时,蒙军在哈拉哈河西岸集结了骑兵4个团、装甲汽车2个营、炮兵2个连。苏军驻乌兰巴托第5特别司令部得知日军出动飞机、装甲车参战后,也派步枪、机枪营、工兵连和坦克部队为蒙军助战,苏军一参战,马上优势易位。苏军坦克部队无论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优势明显,东八百藏只好且战且退,苏军很快助蒙军夺回了失去的阵地。


5月28日晨,不甘示弱的日军第64联队长山县武光大佐率日满军3502人,在16辆装甲车的掩护下,从3个方面向苏蒙军围攻。


在日满军进攻前,苏蒙军迅速设立了前线指挥所,蒙军骑兵第6师在哈拉哈河东岸一线进行了部署,在苏军T130火焰喷射坦克连、狙击连的配合下,设置了三道防御纵深。


山县武光大佐率主力从正面进攻。而东八百藏中佐率领日满500名骑兵和12辆装甲车组成的快速支队,天黑之后,在夜色的遮掩下,翻沙越丘,快速突击,在天亮之前,巧妙地绕过蒙军骑兵第6师的三道防线,直插到后方的蒙军骑兵第6师司令部。


日軍鬼鬼祟祟地靠近目标,很快天已大亮,


蒙军骑兵第6师司令部,一片忙禄的蒙军,并不知道没顶之灾已经来临。几名蒙军指挥员也正着。


东八百藏中佐骑在马上从望远镜中清楚地看到敌人蒙在鼓里,他阴沉地笑了笑,望着向前面训练有素快速移动的士兵,舔了舔嘴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就像是一只嗜血的野兽。此时他开始做着加官进爵的美梦了。


近了,蒙军仍然毫无查觉,东八百藏中佐取过一名小鬼子手里的三八大盖,枪托抵着右肩膀,平平端起,准星罩住一名金发高鼻梁的白人軍官。这人是蒙军骑兵第6师苏联顾问瓦西里耶夫。战斗刚刚打响,6师指挥所所有官兵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线,师长沙日布和苏联顾向瓦西里耶夫紧张地向前线下达着一个个命令……


猛然“砰”的一声枪响。子弹飞出枪膛。就在东八百藏中佐扣动扳机的瞬间,一名蒙军参谋走到苏联顾问瓦西里耶夫身前,拿起一面小旗刚想插在作战沙盘某点?子弹就不偏不倚地从蒙军参谋的左边太阳穴钻进,红白脑桨溅了瓦西里耶夫一脸,蒙军参谋来不及叫上一声,一头栽倒在作战沙盘上。


苏联顾问瓦西里耶夫、师长沙日布本能地伏在地上,狂喊:“有鬼子!”几乎就在东八百藏中佐扣动扳机的同时,听到枪响的鬼子以枪声为号,也扣动了手里枪支的扳机……


蒙军官兵听到枪响,本能地的就地趴到地上,端着枪,大呼小叫:“偷袭!有鬼子偷袭!”


东八百藏中佐率突击支队突然冒了出来,小鬼子成弧形迅速包围了6师指挥所。躲过了子弹及身的厄运的蒙军官兵。毕竟是精锐的警卫部队,很快组织了有效抵抗。


但后面冒出十多辆装甲车,车上的机关枪炮和重机枪射出的子弹像雨点泼洒过来。6师的少数警卫部队和手中的轻武器,就根本无法抗住日军装甲车的疯狂进攻,警卫部队伤亡惨重。师长沙日布见势不妙,让政委丕勒杰、顾问瓦西里耶夫率师电台后撤,自己带少数警卫部队死守。


日军装甲车,日军炮小队、机枪扫射和步枪的精确射击下,蒙军官兵伤亡很大,不到半个小时就伤亡40多人。


“轰轰轰……”。


炮弹呼啸着飞向蒙军官兵,炮声急促尖锐,沙石和泥土四处飞溅,硝烟弥漫,烈焰飞腾,


突然一发掷弹飞来,“轰”地一声巨响。精确击中了蒙军机枪陣地,师长沙日布和重机枪手同时阵亡……


不到一个小时,东八百藏摧毁了蒙军6师司令部,击毙了沙日布师长川以下蒙军78名,缴获蒙军第6师軍旗,师长沙日布的肩章、图囊、手枪。偷袭收到奇效。使东八百藏得意忘形。然而,他并不知道没顶之灾已经来临。


蒙军第6师政委丕勒杰和顾问瓦西里耶夫撤出重围后,立即组织了蒙军骑兵第17团和第15团一个连、蒙军第11坦克旅步枪机枪营第2机关枪连、T130火焰喷射坦克连、一个装甲车连和一个工兵连。集中了兵员2200人、坦克12辆、装甲车12辆、重机关枪16挺,在桥头周围的沙丘上迅速向东八百藏包抄过来。志在全歼东八百藏部,替沙日布师长报仇。


丕勒杰和顾问瓦西里耶夫见以成功反包围了对东八百藏部,马上命令;所有的坦克炮和装甲车上的15毫米加农炮的炮弹一齐射向东八百藏的装甲车队,重机关枪弹如同暴风骤雨射向东八百藏的骑兵。在无遮蔽的草原上,日军的骑兵被打得人仰马翻,几辆装甲车顿时被坦克炮打毁,燃起了熊熊大火,黑色的浓烟,旋转着腾上高空。这一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使东八百藏的队伍乱成一团,慌忙后撤至沙丘高地。但是蒙军第6师的装甲车早已抄到沙丘后面,装甲车的45毫米加农炮一齐开火,把东八百藏剩余的几辆装甲车全部击毁,沙丘上烧起好几团大火,烤得沙地卷起了旋风。一时沙粒灼人,哗哗啦啦地刮到日军骑兵的脸上身上。苏军的机枪连趁机向高地进攻。11挺重机关枪射出的子弹泼水似的撒向了沙丘上的骑兵。蒙军第17团下马徒步冲锋。日军又伤亡了几十名。东八百藏命令全体下马,在沙丘上挖掘环形掩体,向四面八方抗击,同时派出士兵向山县大佐求援。然而剩下的二百十多名下了马的骑兵,虽然组成一个个抗击圈,但是,重武器已全部损失,抵抗是脆弱的。面对四面团团转的装甲车,东八百藏中佐命令“肉弹攻击”。


“肉弹攻击法”是日本大军阀乃木希典大将在日俄战争中开创使用的,即凭借“武士道”、“大和魂”,以士兵肉体为武器,不计伤亡,死打硬拼的战法。


在东八百藏的命令下,站出来的几个曹长和士兵组成了志愿决死队,每个人怀揣着集束手榴弹,拉开了导火环扑向了装甲车,随着几声巨响,蒙军几辆装甲车被炸起火敢死队的日本兵也被炸得粉碎。蒙军其余的装甲车看到这情景,只好退到较远的地方,而机枪连的火力则严密地封锁着突围方向。东八百藏一看肉弹奏效,起忙集中全部手榴弹组织第二批决死队。这时苏军的T130火焰喷射坦克连从上风头开了下来,一排12辆,拉成环形喷射着火焰行进,阵地前的草丛和灌木全部燃烧起来,掀起的浓烟烈火以及密密的机枪弹使“肉弹”们无法接近。绝望中,东八百藏中佐命令受伤的主计官带领4名伤兵,趁浓烟掩护拼死冲回报信,弃軍逃过一次的东八百藏中佐自觉无颜再败,自己和一百四十多名官兵准备死守待援,直到“全军玉碎”。


这时,东八百藏所占领的已不是什么阵地,只是一处小小的沙丘,被全歼的命运已经是注定了的,突围已不可能了。马已全部被打死,徒步突围是跑不过机械化车辆的,而援军离此最近的山县部队也有10公里,何况山县大佐的对面也遭到苏蒙军的阻击,处境肯定也是困难的。但是山县没有后顾之忧,打不好可以往回撤回国境线。而他——东八百藏,已是四面无路了,每分钟都有伤亡。正在绝望中,突然在浓烟中摸上来一股援军,如同自天而降,是步兵第64联队的浅间小队。原来,浅间少尉奉命率领他的小队奇袭占领蒙军的第二座浮桥,这个任务本是有去无回的,但浅间小队从诺门罕出发时,风沙让他们迷失了方向。后来听到西方炮声隆隆,黑烟冲天,就向炮声和黑烟处奔来。中途,遇到东八百藏支队突围出来的伤兵,听说东八面藏中佐正在危急中。于是,浅间少尉就自作主张带领自己的小队的60名士兵,趁浓烟掩护冲进了沙丘。这时已是5月28日下午7时。


东八百藏看到浅间小队的到来,真是又喜又惊。但浅间小队是步兵,没有对付战车的火器,又不是自己属下,而且是自作主张的来救援,没必要白白地牺牲,浅间的到来只是延长“玉碎”的时间而已。东入百藏劝告浅间少尉回归本队。但是具有异空邪惡生物基因年轻的少尉渴望着战斗,幻想着如能保得中佐归队,将立大功一件,而且天皇的军官是不怕牺牲的,面对着优势装备的敌人艰苦奋战直到死去,那是值得骄傲的。而且,自己出发时领受的炸桥任务,事先就已明确此去是“有去无回”。想到此,浅间少尉拒绝了中佐的劝告,坚持共同死守待援。由于增加了生力军,天也黑下来,东八百藏整顿了残余队伍,挖掘战壕加强工事。苏军则用探照灯照射着东八百藏的阵地,指引西岸山炮射击,炮弹在阵地及周转爆炸,将日军阵地前地雷和阵中埋藏的炸药诱炸起火,燃着运输的汽车,大火整整烧了一夜。


5月29日午后,蒙军骑兵第17团凡达尔中尉率领全团乘马冲锋。一阵刀枪混战,前沿的浅间少尉用刺刀挑了三个蒙军骑兵后,和他的小队全蒙军骑兵被砍杀歼灭。只剩下东八百藏中佐和21名士兵躲在一处灌木丛生的沙沟中顽抗,使袒露的骑兵不易冲近。苏军的坦克调上来了,T130火焰喷射坦克从一处斜坡向前猛冲,日军的环形阵地被烈火浓烟团团裹住。不一会,枪声稀疏下来。最后,终于全部停息。只见十几个日军骑兵蹒跚着爬出沙坑,挥舞着马刀,喊着万岁向前突围。苏蒙军的坦克、装甲车蜂拥而上,连碾带压,收拾干净。


东八百藏驱赶着残余的十几名士兵向前冲锋,转移蒙军视线,他自己则非常自私地逃到这片洼地里。蒙军丹达尔发現前面草丛中有动静,立即带领两名战士从斜刺里悄悄地匍匐前进,发现前面草丛中是一个胖胖的日本军官,正拿着望远镜向前方窥视,没有注意到后面丹达尔正在向他靠近。丹达尔中尉脱掉靴子,猛起身跃到近前将胖军官压在身下。但是胖军官体力很强,两人翻滚一阵,丹达尔只好拔出手枪冲着对方腹部连开两枪,胖军官才不动了。两名士兵也跑过来,一检查,正是东八百藏中佐,可惜已经死了。丹达尔将这位中佐的肩章、图囊、手枪带回部队,也因功荐升为上尉,总算给他们的师长沙日布少校报了仇。


这一仗,苏蒙军与日军兵力不相上下,机枪是四对一,山炮四对零,装甲车四对一,坦克十二对零的战斗。东八百藏的突击队仅主计官及伤兵4名生还,1280人全部阵亡﹙含浅间小队﹚。


山县武兴大佐的其它两路攻击也不顺利,在苏蒙军的反击下,死伤惨重,落荒而逃。整个战场,到处是坦克履带痕迹和烧焦的日军尸体,被击毁的装甲车,余烟来尽。空气恶臭熏鼻,死马狼藉。日军士兵们一个个沉默不语,看到被战车碾入沙土中的烂碎尸骨,心惊胆颤。无论军官或士兵,每三个人夹着一具尸骨,悄悄地撤回山县联队本部的阵地上。


在大沙坑中堆着五百余具收容回来的日军士兵尸骨,在军旗前,山县武光联队长和残余士兵,向散发着臭气的五百多具尸体默悼了3分钟后,尸体被装上十几辆汽车运回海拉尔,他们将在那里焚烧后,作为这场战争的第一批骨灰,被运回他们的日本家乡,去聆听亲人们的哭声。但被坦克采回碾压到地底下那些士兵连同“大和魂”,是永远也回不去了。


步兵第64联队在5月28日和5月29日战斗中,共计伤亡失踪368名,连同东八百藏支队损失的1280名,总计共损失兵员1648名,日軍可谓打了一个大败仗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