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队来了“女兵班”之一,女兵带来的郁闷

[原创]连队来了“女兵班”之一,女兵带来的郁闷


94年的时候,是我当兵的第4个年头,而且已经当了班长了。这一年的夏天,我们连队接到通知,团里要搞一次联训(就是多单位的联合训练),而我们连队则是很荣幸的与通信连分到了一起。而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与我们搭档的竟然是通信连中的一个女兵班。清一色的风华正茂的大姑娘们。


那天,我们正在训练,在大院的操场上,口号喊的震天响。那时候正值夏天,天气也热。我们训练时一律是光着上身,那时候身上的肌肉块也值得我们骄傲,不像现在的我。训练的时候,我们眼看着一辆卡车,停在了连队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了8名女兵。向连部走去。看着她们的背影。我们休息时,可就议论开了。不为别的,这是我当这些年兵,连队里头一次来了这么多的女兵。连我这个5年的老兵,都感觉很新鲜,就更别提那帮新兵了。


这些女兵,被安排在了一间早已经不用的仓库里。那是我们前几天早就打扫干净的。


不说别的,先说说,这些个女兵班给我们带来的不便。


第一天的不便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就给那帮小丫头们来了一个下马威,本来司务长和炊事班长替她们把饭堂大厅靠里边的一个以前的小饭堂给打扫出来了,让她们在那里吃,免得与我们在一起吃不好意思,但在那个女兵班长的强烈要求下,她们不搞特殊化,坚决要求与我们在一个食堂里吃饭。没想到这顿中午饭,给我们整的谁也没吃饱。


当时,我们中午都吃馒头,当过兵的战友可能都知道,我们吃饭时是怎么样的,我们捡馒头从来都不用碗,都是班长到前面拿一个盆,打一盆的馒头,不多不少正好是18个,不够再去拿。因为当时我们正在搞训练,强度大,体力消耗也大,所以饿的也快,吃的也就多。而且当时,我们吃馒头都有一个习惯,就是用筷子把馒头串起来,一支筷子正好能串4个馒头,然后就像吃糖葫芦那样吃,因为那时都能吃,每个人5、6个馒头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一般的最少都要吃5个。而且,我们那时的吃像也真是不敢恭维。一口就能咬下整个馒头的三分之一,吃饭的声音很大。完全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而那些女兵们吃饭的时候,都是每人碗里放一个馒头,最多的也就放两个。吃的时候,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掰下来吃,要不就是一小口一小口的静静的吃。


饭还没吃到一半,我们感到有人用热烈的眼光在看着我们,抬头一看,那帮女兵们竟然都不吃了,张着嘴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们,那神情就像是在欣赏什么奇怪动物,也像是受到了惊吓,被吓呆了的样子。也许是她们从来就没看到过这样的吃饭的情景。当时,也是我们面子薄,让那帮女兵瞪着看,觉得不大自在,吃饭也不那么猖狂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看什么看,快吃。那帮女兵们听了都快速的放下碗筷一个个的走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她们指定是谁也没吃饱。


结果,这一顿她们没吃好,我们也没吃好。


后来,我们好了几天,再后来,实在是受不了,就又是老样子了,而那帮女兵们也习惯了。一个星期后,连队把女兵们挪到旁边的小饭堂里面去了。



因为她们的到来,我们冲澡的问题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因为当时正是夏天,我们还训练,每天的训练结束后,一身的汗和泥土混在一起,那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当时,我们连队里,因为是在郊区没有自来水,连里就向当地农村的家里一样,安装了一个水泵,直接从水井里抽水。接到水房里。很方便,像自来水一样。所以,每天我们训练完后,都是第一时间,取脸盆冲向水房,一盆水浇下去,那个爽啊!别提了,到现在我还在怀念。


就因为这个,当天下午就出事了。下午我们训练结束后,与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冲向水房,只穿着短裤,一盆盆水往下浇,正在兴头上,就听到门口方向传来“啊”的一声,接着就是脸盆落地的声音。我们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兵,傻呆呆的站在门口,地下有一个脸盆,接着就看她一个转身,飞快的跑了。我们倒是哈哈大笑。


最有意思的还是上厕所的事,连队的厕所在大院的最西边,下午,我们有战士上厕所去方便时,竟然有女兵在外面站岗,红着脸拦在厕所门口,说什么也不让我们战友进去。足足让他们等了10多分钟,才从里面出来三个满脸通红的女兵。低着头快速的跑了。



吃完饭的时候,连长和指导员把我们这些班长叫去开会,其中心议题就是水房用水和厕所使用的问题,先让我们各抒己见,出点好招。这水房的问题是很解决的。她们在我们冲澡的时间段不要去就可以了。


这最难的还是厕所使用的问题,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因为在当时设计时,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而我们连队的厕所一共就12个坑,怎么办。


当时我们是各持己见,最后指导员总结了以下几点,


一是,把厕所的使用时间排开,按点来算

二是,在厕所中间垒一道墙,要不就弄一块木板

三是,女兵上厕所时,至少要两人以上,在外面喊几声,没人应答就可以进去,然后在有一个人站岗

四是,给厕所加个门,


经过商量,一、二、四条,不是太现实,因为女兵们一共也住不到一个月,连队里也就没必要弄的兴师动众,所以,经过与女兵班长商量,就采取第三条措施。让我们这些男兵女兵们上厕所时,先要在厕所门前喊几声。这里乐子就多了,有时,熟悉的男兵在里面,外面的男兵喊:“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要是碰到爱开玩笑的兵,就会在里面回答,“有人,你先等会”,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刚蹲下,就会听到外面的女兵的喊声。你在里边蹲着,外面有人摧着,那感觉不好,有的男兵,被女兵们催的不行了,都是刚到一半时就出来,让女兵进去,等她们出来了,然后在进去继续。


但这在应用中就有些困难了。结果一个星期后,连队为了展示军人的风采,给女兵班一个好印象,让我们训练时,不要光着上身,至少要穿一件背心。


女兵班也操练,但强度比起我们来差多了,每天,她们的训练的时间也就半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她们没事就做到大院的花墙上,看着我们训练,还时不时的对我们指指点点,我们看着心里就来气。


女兵们住的宿舍,以前是我们连队的仓库,而我们自建的蓝球场,则正好在女兵宿舍的门前,晚饭后我们还是照例来这里打球,还没玩到一半的时候,女兵代表出来了,说我们打扰她们休息了,这可就是乐子了,我们玩我们的,她们休息她们的,谁也干涉不着谁,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我们就这样僵持不下,最后,我们指导员来了,把我们带离了球场。第二天,连里就下了通知,球场暂时先关闭,并要我们发扬风格。


郁闷,她们倒成了这里的主人了。


那一个月,我们不得不失去了很多属于我们的东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