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听 雨

多娇江山 收藏 6 231
导读:[原创]听 雨

听 雨

对中国人来说,雨是最具诗情的了。

尤其在烟雨朦胧的江南。

杏花,烟雨,江南。

春寒料峭,积蓄着一冬的杏树将春意挂上枝头,嫩嫩的春蕊鼓足了劲,终于,“啪”“ 啪”“ 啪”,一枝,两枝,三枝,十枝,二十枝,成百上千的,春,来到了。而江南,烟雨也到了,“一枝梨花春带雨。”终于,花们享尽了春意,随烟雨“化作春泥更护花”了。而移居外乡的游子呢!穿行于厦门街、金门街之间的余光中先生,蜗居一隅,仔细倾听着那料峭微寒的冷雨,这是来自家乡的吧,我甚至闻到了那清新的带着泥土的芬芳。于是伴着那丝丝的细雨,于老将乡情寄托于蟋蟀,寄托于船票,寄托于这天上的丝丝冷雨,回到了自己的家园。

也许,江南的温婉造就了江南的丝丝细雨;抑也许,江南的烟雨造就了江南人的柔婉。

曾经在春末夏初到过江南,那时正值江南的梅雨季节,氤氲缭绕。没有选择周庄,那里商业气息太浓,原味水乡,不如到西塘走走。古色古香的牌楼和长廊,各式各样的店铺和桥,构成了江南水乡独有的韵味,漫步其间,宛如在一幅油画中穿行,偶尔一两只乌篷船荡水浮过,勾起一条涟漪,顺着撑杆荡了开去,是如此的柔婉。

穿行于雨棚长廊之间,丝丝细雨飘然而下。江南的雨不像北方的雨那样气势磅礴,相反,她就像春蚕吐丝似的丝丝相连,“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怪不得贺铸曾说:“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我猜想,贺铸如果生在唐代,如果能够见到小李,一定能够结为金兰,他们两个都有那样的情思,就如江南的雨,细腻、朦胧。“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同样是怀念,温庭筠则更显凄苦,他在《更漏子》中这样倾诉自己的愁思:“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更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雨丝不断,就如同自己的情思,绵绵不绝,一叶叶,一声声,一滴滴,不是雨啊,是一滴滴的相思泪。

说到凄苦,还有谁比李清照更凄苦的吗?这位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才女,这位生于漱玉泉旁清新脱俗的水做的女儿,这位经历了夫亡、国破的大劫难还能唱出“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女丈夫,在江南的梅雨季节,“乍暖还寒时候,”坚强的外表下的那颗柔婉的心,再也支撑不住那深深的情思,“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寻觅故国,寻觅丈夫赵明城,寻觅自己的少女时光,寻觅自己的……然而,窗外的绵绵细雨,更加增添了自己的哀愁和苦痛,这里,与才是真正的冷雨,心已冷,情已灭,留下的只是“一个愁字”。这雨,没有带给这位才女一丝的慰藉,带给他的,只有酸楚。

而老杜,则幸运了许多,虽然有茅屋为秋风所破的无奈和悲愤,但他毕竟在四川草堂度过了可以说是其一生最为快乐的日子了,以至于在成都感受了其最为快意的一场雨,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也许,他还是想入世为官,造福百姓,做百姓的好雨,虽然,不可能实现,这对他来说,命,太苦了。苏轼则洒脱多了,一蓑烟雨任平生,既然雨来了,何不穿一蓑蓑衣,任由雨的洗涤,最重要的,是心灵的洗涤,“道是无情也有情。”也许,“乌台诗案”给他留下了太多的记忆,从此,风雨对他来说,已经不成风雨了。

雨还在下着,独自一人,撑着油纸伞,看着那雨一丝一丝顺伞沿流下,流到青石板路上,流到小河里,心中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看来江南的雨只能是杜牧 “一夜不眼孤客耳,主人窗外有芭蕉”,只能是张可久“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芭蕉雨声秋梦里”。

一阵微风吹过,雨停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