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水

从古城西安往西,穿渭水盆地,经宝鸡,便到了陇西重镇天水。这里是古丝绸之路的东部重镇,经济发达,是陇东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这里,从都城长安出来的商旅和驼队,补充好干粮和水,便踏上了出关的大道,“西出阳关无故人。”虽然说这里离阳关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程,但在人们心中,从这里走出,便已是出关了。站在现在天水故城遗址东望,有多少商贾驼队在此驻足,我们不得而知,但那美丽的天水湖依旧波光粼粼,哺育着一代又一代天水人在此繁衍生息。

这里是羲皇故里,龙的故乡。在这里,伏羲氏仰观天象,俯察地势,悟宇宙之玄妙,立华夏之根本。从此,龙的图腾飘扬至今。天水,因“天河注水”的优美传说得名。传说汉武帝元鼎三年的一天,在故城南大地震动,雷电交加,暴雨如注,地面忽然裂开一道大缝,天河之水注入其间,一会儿便形成了一个美丽的湖泊,“天水”之名由此而来,声名远播。

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是,我很佩服那个给这座古城起名字的人。天水,只有中国人才能起出这样诗意的名字来。

记得有一个谜语:天水,答一字。谜底是“雨”。多么形象啊!多么诗意啊!天上流水,浮云化雨,润泽人间。

站在天水故城,仿佛梦境一般。那西行的驼队中,不乏江南、山西的豪商,仿佛遇见故人,与我饮一杯水酒,叙一下乡情。

时间已经不早,且听广播里说,今晚将有一场大雨,此地是耽搁不得的,得抓紧往回赶。回赶的过程中,已经开始起风了, “风是雨头”,老一辈都这么说。好歹回到宾馆,风已大了起来。这时,风就像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的大肆穿梭,路旁的树的枝条,好像喝醉了酒的青年,旁若无人的大肆摇摆,直到倒下。狂风挟裹着漫天的黄沙,吐着火舌,像一层厚厚的棉被铺天盖地扑了下来,顷刻间,一声霹雳,仿佛天地混沌初开,又仿佛初生儿的第一声啼哭,震慑天地。随着这声巨响,豆大的雨点倾泻下来,一眼望去,满天满地都是水的世界,这一刻,天与地合在一块,难道这就是盘古时的地球。

入夜,躺在床上,眼前浮动着窗外的一阵阵闪光,听着一声声雷鸣,感受着一瓢瓢雨带来的震撼,怎么也睡不着,相对于江南的细雨绵绵,我更喜欢这北方的豪雨,这更是一种震撼心灵的大智慧,与壶口的黄河一样,催人奋进,他们,有着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涤荡一切,清洗一切,净化一切,“黄河之水天上来。”他们,真正代表了中国的脊梁,谢眺说过,塞北的雪像撒盐,一点不错,正是有这种豪情,才有了那“燕山雪花大如席”,才有了那“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豪情,在这里,雨已经不具有水的柔性了,而带有了冰的刚性,这,才是雨的本性。

清晨,天已放晴,漫步在城市之中,到处都是落叶残枝,看得出,昨晚的雨的确挺大的,竟然还有几处的碗口粗的树被连根拔起,环卫工人正在紧张的忙碌着。看来雨大也是不好的,自言自语间,我又回到了昨天停留的故城边。经过一夜的暴雨的洗礼,故城依旧。站在故城烽火台远眺,竟然发现了几丛不知名的灌木,它们之中最粗的只有碗口这么粗,最高的也不过三四米,它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看来,昨天的暴雨没有给它们带来一点的伤害,相反,它们的生命力更显旺盛。也许,身居野外的它们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也许,它们喜欢接受风雨的滋润、风雨的洗礼、风雨的哺育,不仅是补充养分。

而今,当一座座城市森林中刻意规划了一块又一块绿地,建设了一座又一座公园时,在这里再也体会不到那气势磅礴的雷雨,生活在这里面的都市男女,就像温室里的花草,沐浴在人为的环境中,已经经不起风雨了。如果真的风雨到来,那么,我们真有可能就会成为那无根的浮萍,随风飘散吗?

去感受那天水吧!这是上天的恩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