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3节 家书

里臣 收藏 0 5
导读: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3节 家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郑州。

别过张令甫,早有机场后勤等候。

周家口机场。饭堂,肖勉的欢迎归队会隆重举行,自然,会议开始前肖勉的脑袋是要被大伙观赏赞叹以及瞻仰一番的。

“真乃神医!”

“天工之作!”

“有头皮屑耶!”女话务员惊呼。

各项训练考核扑面而来。肖勉最兴奋得莫过于手枪射击训练,置6瓶百步外,取配枪射之。民国空军配备的是M10型左轮手枪,拿到后,肖勉就爱不释手,小时候在弄堂里玩的是塑料版,这回用上真家伙了。配枪装6弹,中4瓶子为优秀,中2则合格通过。飞行员中唯有高志航(已调任空军第四战斗机大队长)阎海文每枪必中,5弹5瓶,引来满堂喝彩。肖勉呢,以前没打过啊,六声枪响,瓶子岿然不动,自然是满堂倒彩。肖勉只得笑称:心中有瓶,眼中无瓶。被罚清洁厕所一周,遂苦练打靶,反正委员长对空军是厚爱的,子弹管够的,终练得正果,6中其2。

还有换装训练,2分钟内脱下普通制服,换上空军呢制正装,跑至大操场接受检查,不容许正装上有线头污责,铜纽扣皮腰带必须发亮,脚上皮鞋必须光可鉴人。自然肖勉复去清洁数周,苦练擦皮鞋之技艺,后堪称九大队一绝。据后来人称,起床刷牙洗脸,水池之上不设铜镜,挂肖勉皮鞋一双。

除了正装,还有飞行服,演习警报起,2分钟内须穿戴整齐飞行帽衣鞋裤,身上不可带有火柴香烟零食等等杂物,配枪弹须满仓,降落伞背包飞行日志册缺一不可。肖勉曾被查出飞行服内带有烟头一只,鸡蛋壳数枚,自然又去厕所清洁一周。

据老人回忆,自肖勉归队周家口机场就辞退了清洁工,每日均可看见肖勉在厕所里忙碌的身影。

空军的待遇是优厚的,这二套之外,还有二套平常时日所穿普通军服皮鞋。要知道当时国军有的地面部队还穿着草鞋,几个人合用一条步枪。

军饷也高,肖勉一月下来加上飞行补助夜勤补助,竟有80大洋,什么概念,买个黄花大闺女时价60,肖勉知道后自是想入非非,与此同时的陆军弟兄,连长的月饷才30大洋。陆军一日二餐,有的部队摊上克扣的,其中一顿还是喝粥,而空军除三正餐外食堂24小时开放,肖勉正在大口吞牛肉,鲜嫩啊,天然喂养人工饲料还没造出来呢。

高志航过来坐下,“最近几堂训练课程,表现不错,比归队时有进步。”

那是自然,肖勉得意。

”但与你学员时期表现,相差太多。学员时射击你能6中其45,换装从未出过差错,看来上次受伤,对你脑部还是有影响的。”高曾是那老肖勉的教官,知根知底。

“可能,反应能力慢了一点,不过我感觉正在恢复之中。”肖勉答道,可不能说自已从未受过航校学习,现在是从头学起,以前的是彼肖勉非此肖勉。这份工作待遇高,现在世道找个好工作不容易阿。

“那就好,下周开始飞行训练考核,有什么技术问题尽管可以来问我,你我虽不是同一个大队,我毕竟还是你的教官。”

肖勉感激。

饭后散步,肖勉自在机场内闲逛。厕所清洁毕竟是体力劳动,加上平日训练,肖勉饭量大增,吃得多,自然是要散步消化一下。就听得高志航的训斥声传来,有热闹可看,肖勉自然高兴,希望是梁添成阎海文俩,这2人不看在和老肖勉同期学员情面,对肖勉的清洁工作数次取笑,循声跑去。

“只要反复训练,谁都可以在3分钟内换装挂弹器,你有什么好高兴的,”四大队长高志航正训斥着所属的22中队长乐以琴上尉,“自己装好了,就不管了,你的队友呢?你是军官,是中队长,是领导者,只顾自己成功,忘记队友,忘记自己属于一个团队,是缺乏职责感,是当不好一个成功队长的!”

“霍克3,美国CURTISS公司制造,空重1400kg,总重:1887kg,升限:8410m,航程:1284km ,乘员1名,装备7.62机枪×2,挂弹器可挂250kg炸弹1枚”老肖勉的习惯看见飞机就背诵飞机数据。

霍克3双翼战斗机可换装500kg的挂弹器,但要卸下其他配件,四大队正进行这项改装训练。这乐以琴上尉改装完毕,5分钟时限一看自己才用了3分钟,笑呵呵地找高大队长报喜,没顾及同队战友,“改装考核你可以通过了,但团队协作考核你没有通过,打扫厕所一周。”

肖勉眼眶都湿润了,“终于有人来接班了。”

数日后。

也许是老肖勉的飞行技术已然存在于新肖勉的脑子里,也可能是阿帕奇的锻炼令新肖勉对飞行充满兴趣与灵性,我们的主人公正驾驶着教练机在郑州上空歪歪扭扭进行飞行训练。

“他大姨妈的,这种老爷机早该进博物馆了。”如开碰碰车般左右晃动操作舵的肖勉说道。引擎声轰鸣,盖过了他的声音,坐在后座的老区正手忙脚乱地扳正航向,“什么,你姨妈姥爷,在博物馆?”“你姥爷。”

地面指挥塔。

“那架是是是谁在操作,开的是什么啊?”国军空军司令这天正在郑州巡视。

“本大队少尉飞行员肖勉。”9大队长立正报告。

“那个半个脑袋的?”前一阵子的宣传工作空军司令是参与过的。

“可能伤愈归队后,技术生疏了把。”高志航,4大队长,低声说道,寻找着原因。

“啧啧!”

“好帅哦!”

女话务员们聚集在一起仰头观望着教练机在空中作出转体720的高难动作再接上个原处绕圈盘旋。

司令观望片刻,“别让他飞了,掉下来你我都不好担代。”

空中,老区正木然地在左右舱壁间来回晃动,如钟摆,并不断干呕。

“太棒了。”

这句老区听见了。

司令的命令没有实施,因为“七七”爆发了。

七七的消息传来时,肖勉正在教阎海文梁添成斗地主。

“有生之年,为国而战,足以。”阎海文一脸的坚定。

“上战场,不揍下鬼子就不是爷们。”梁添成握紧双拳。

“他大姨妈的。该来的就来吧。”肖勉胸中升起豪气,“来尝尝中国人的厉害!”

“。。。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委员长的讲话传达了下来。周家口机场。人们聚集在一起,飞行员,地勤,话务员,每个人的都感到了自己肩负的责任。

高志航从东北颠沛流离法国进修回国执教满腔热血,拍拍身边的阎海文,问道:“准备好了吗?”

“死得其所,足以!”阎海文答。

拍拍梁添成,“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梁添成也答。

再欲拍,站着的是肖勉,就去拍下一个了。

好好干运输机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高没有说,意思差不多。

无语,谁让自己是运输机大队搞后勤的呢,“我就给你们送烧饼,埋没人才啊。”

备战是严肃认真的,战斗机4,5大队数次接到“准备出击”的命令,但最后出动的命令却一直没从南京传来。

由南京空军总部统一收发的空军邮件送达机场,阎海文有一封,肖勉有三封,梁添成有一箩筐。梁添成看着箩筐说道:“我爹有8个兄弟,我娘有7个姊妹,我大伯父那我有5个堂兄二伯父家有7个堂弟我大姨妈——”嘎然而止,看着肖勉,“你不认识的。”

“谁寄来的?是姑娘家嘛。”看阎海文的信封,字体娟秀,“一起看,一起看。”梁添成喊道。

阎海文飞快跑远。

“肖勉,你的谁写来的?”

“谁会写信给我?”肖勉正自问。

一封来自汉中,一封来自杭州,一封来自上海。

入夜,宿舍内老区已睡去,肖勉无睡意。

“肖勉老弟:前日承蒙指点迷津,现思之,若当日真回乡挑担荷锄,以己之荣辱置国家危难不顾,必抱憾终生;愚兄虚长你几岁,却无兄弟之思量,甚是汗颜。愚兄现已在汉中51师王长官部供职,他日一同驰骋疆场,快哉。”落款张令甫。

再取过一封。一朵朵栀子花随信飘落案头。

“肖勉猪头:走了这么多天,也不来一封信,欠扁是不是;院子里的栀子花开了,听老人说,闻闻这花香可以睡得安稳,你常说做恶梦,现随信寄一些,晚上放在枕边。归队后近况如何?伤口遇雨天疼不疼?盼来信告诉我。”落款一苏。还画有一图,护士模样少女正给1猪头打针,猪头龇牙咧嘴。

肖勉心头一荡,随即笑容如初,486,好好护士不当去做兽医。

再看最后一封。

“吾儿:航校毕业业已一年有余,未得片纸书信,甚是挂念;前日见报载,方知吾儿伤重入院,不知如今复原否。每每思及,甚是焦虑。一切安好,勿念。”落款母亲。

肖勉知道此是那肖勉家书,但望着“母亲”二字,泪,骤然下。天下慈母手中的线啊,游子身上的衣,我又该如何报答那养育之恩。

同为人子,即以老肖勉口吻挥笔写道:母亲大人:现儿已痊愈,正日日训练,枕戈待发;国家兴亡,匹夫尚有责,况儿是军人,当报效国家拼杀战场,不能在榻前尽孝,已是泪满面。万望母亲大人善自保重身体。不孝儿勉。”写完此信,全然无了回另二信的念头,倒头睡去。

连日军训,肖勉无梦,至今没再做过以前那梦。

但那夜却梦见自己与苏护士牵手漫步于栀子花下。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

在阎海文的低声吟唱声中,肖勉正书写转队报告,申请从运输机大队转到战斗机大队,从70年后回到抗战一线,咋只开运输机呢?当然要到最前沿喽。

“肖勉。”

“什么?”

“你那护士小姐信里写了些啥?”

“个人隐私,无可奉告。问这个干什么?”

“不瞒兄弟你,”阎海文从怀中取出一方折叠的端端正正的纸来,“帮我参谋参谋,感情问题,你有经验。”

铅笔所书秀丽之女子手迹,署名为南通州安东巷三号刘月兰。

“字真漂亮,比486强多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信。”

“求爱信?”

阎海文点头。

“你喜欢她吗?”

无语,沉默良久。

“喜欢那就写信告诉她,”感情是一种微妙的东西,像雨,来的时候滋润无声,也像花,需要甘露照料才能不谢长开,“她既已表白,作为男儿,阎海文,你竟然不敢表白吗?”

“可眼下正是国难当头,男儿当以报国驱侮为先,我是一个流亡者,我要打回老家去,要为东北3000万同胞报仇。这儿女私情。。。”

“国家国家,虽然是国再前,家在后,但若无万家哪里来的国字。”

说到此处,肖勉猛地想起,8月17日,对面为情而困的阎海文将会壮烈殉国,“阎海文,我有话对你说。”

阎海文抬起头,却看见肖勉张口结舌,脸色通红,“你怎么了?”肖勉喉头转动,却说不出话来,提起笔欲书,却笔重如山,划不出一字。

命运定数,凡夫俗子怎可改变。

肖勉长叹一声,“莫负青春,写信告诉她:我爱你。”

命运如此,何苦改之,那就让阎海文他们在这命运中尽力地展现自己吧。

而自己呢,又将走向何方。

就如同阎海文他们那样在这抗战洪流中努力展现吧。

千负万负莫负女儿心。夜半,牵挂不下,肖勉坐起给苏护士回起信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