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九章 美女来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天气越来越热,临毕业越来越近,大四的学生们忙来忙去,焦头烂额。这几天楚寒也不得不修起了“正业”,专业课他不成问题,但那些基础课,他还得回锅热一热!

203宿舍的其它三个室友个个早出晚归,忙得跟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似的。现在他们四个人很难聚齐,不是你不在,就是他不在,到了晚上应该凑齐时,最后一个人回来却发现其它三个人早已呼呼大睡了。

但今天中午难得,四个人自那次舞会之后第一次聚齐。

“南安!你的事怎么样了?”楚寒关心问。

胡南安学的是工业,他正忙于考研。

胡南安苦恼叹息:“唉!基础差啊!真悔当年没有认真读书,只知道造反造反!我看我只能回东北老家那块黑土地了!”

楚寒摇摇头,虽说这事主要在自己,但国家社会也应负相当的责任,害了整整一代人哪!

他又问:“若恪!你呢?”

陈若恪学的是商业,正在争取公费留学,在他们三个人中,陈若恪的成绩最好!

陈若恪自信道:“应该差不离吧!”

大家都为他高兴:“若恪!都留学生了,我们要庆贺庆贺!”

陈若恪谦逊:“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胡南安酸酸:“若恪!出国了,可别把我们都忘了!我们可都是同居好几年的室友啊!”

陈若恪动感情:“哪能呢?”

楚寒不喜这种伤感的情景,转问少言寡语的杨经山:“经山!你呢?”

杨经山傻然一笑:“我还能怎么样?等着回革命老区井冈山呗!”他学的是农业,江西人!

陈若恪不解了:“经山!你一不考研,二不留学,你整天忙来忙去忙个什么?”

杨经山摸一下头,苦笑:“忙毕业考试呗!”

“噔噔!”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谁啊?”胡南安心情不好,懒洋洋问,而楚寒已起身去开门。

“是我!”一个娇柔而清脆的声音。

“女的?”众人兴奋,陈若恪已迫不及待道:“请进!请进!”

不待楚寒走到门口,门已被推开,赫然是陈诗嫣!

陈诗嫣郇郇一笑:“大家好!”

楚寒错愕地望着娇美的陈诗嫣,其它三个更是惊若呆鹅,203室从未有女生到访过,今日终有女生愿访,竟然还是一个大美女!

“怎么?不欢迎我吗?”陈诗嫣俏俏一笑,她很满意自己出现所带来的效果,特别是从来都不显惊乱的可恶的楚寒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啊!”屋里同时暴出一声惊叫。

“陈诗嫣同学,请你先出去一下!给我们一分钟时间!”楚寒接着不由分说把陈诗嫣推出了门。

屋里另三人已忙乱地在整理内务了,楚寒好笑地摇摇头:“早就告诉你们要勤于内务,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忙了吧!乱了吧!”

陈诗嫣再次被请进203室,一股刺鼻的异味袭来,她皱皱可爱的小鼻梁。这种夹着男人汗味、臭味、霉味的气味一直存在,刚刚由于第一次进门有点紧张,她忽略了这股味道。

“陈、陈同学,请坐!”胡南安依然慌乱。

陈诗嫣甜然一笑,大方地坐在靠门的一张床上,那张床最干净,正是楚寒的。

楚寒为陈诗嫣端上一杯茶,暗感好笑,三个大老爷们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陈诗嫣又非什么人物,何至于此?

三个人各坐自己的床上,正襟危坐!陈诗嫣从左到右一一扫过,她首先把目光停留在左边第一张床的床角处,那里有一只乌黑变硬的袜子露出一半,应该是仓促收拾马虎出来的吧!

胡南安发现了什么,顺着陈诗嫣的眼神望去,他暗叫一声:“惨!”忙扑上补救。

陈诗嫣又把目光移至左边第二张床上,稍抬头,便发现帐架上挂着一条短裤,不由一阵脸红,忙把目光移开。

这是陈若恪的床,他正坐在床上自以为天衣无缝地得意地笑呢!坐在其对面的杨经山却在暗暗为他着急,一直在挤眉弄眼地暗示其身后,他回头一望,暗惨叫一声:“丢人!”忙站起取下短裤。

陈诗嫣望向右边第二张床,第二张床是杨经山的,那里倒收拾得整整齐齐,无一丝破绽,但杨经山顺着诗嫣的目光望向床沿边时,他才发现床沿边上的床单上有一块污绩,他忙把屁股挪了过去,脸上一片臊红。

楚寒一直站着,陈诗嫣对其粲然一笑,道:“楚寒!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楚寒问。

陈诗嫣未有回答,楚寒明白陈诗嫣不想当众说。扫视胡安南三人,给予一个很明显的让他们离开的暗示,但三个“猪哥”无一丝反应!

楚寒暗摇头,只得说:“陈诗嫣同学!我要去买点东西!”

陈诗嫣螓首:“我也去!”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胡南安三人鼓睁着眼,这才坐了几秒钟啊?三人跟着往门外走。

楚寒在门口拦住他们,说:“你们也要去买东西吗?”

胡南安三人再一次睖睁着眼,目送着楚寒与陈诗嫣的离开,怼然道:“重色轻友的家伙!你死定了!”

金色的阳光和煦地撒满大地,一阵阵花香袭来,直接沁人心田。楚寒气宇轩昂地走着,脸上带着一丝迷人的恼人的微笑,陈诗嫣瞅一眼,又心醉又可恨,暗骂:“死楚寒!难道你就不能主动说话吗?”

“楚寒!你下午有时间吗?”最后,还是陈诗嫣忍不住先开了口。

“没有!”楚寒干脆回答。

“为什么?今天是周末,你怎会没有时间?”陈诗嫣大为不满。接着又道:“我问过了,今天你们系里没有什么实验课,校园也没有公开课,更没有什么政治演讲报告会!”

楚寒眨眨明亮的眼睛,认真道:“对于我来说,没有周末与非周末之分!”

“不就是看书吗?耽搁你一下午的时间影响不了你什么!”陈诗嫣停下脚步,带有愠意。

“我能呆在学校的时间不多了!”楚寒为难。

“我不管!下午我要你陪我!”陈诗嫣蛮不讲理。

楚寒头大,问:“下午你是否有什么事?”

陈诗嫣哼一声:“嗯!”

“好!下午我陪你!”楚寒答应下来。

陈诗嫣奇道:“你也不问我什么事?”

楚寒摇头笑道:“不用!有事我便陪你!”

陈诗嫣心中甜甜:“下午,我的一些朋友举行聚会,我想让你陪我参加!”

楚寒怔然,暗暗后悔:“又是热闹场合!”

陈诗嫣伸出指食:“就这么说定了,下午两点我们在上次吃饭的那家饭馆门口会面!”说罢,不待楚寒反悔,轻快走了。

楚寒烦恼地往宿舍回走,却不知后面还有更烦人的——三位损友已拿着剪刀、锤子、绳子正愤恨地在等候他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