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四章 斗柄阑干洞庭野,眼中群盗尚纵横 3行军

天边的月 收藏 0 0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四章 斗柄阑干洞庭野,眼中群盗尚纵横 3行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3 行军

三月的江南,正是梅雨时节。缠绵的雨水自天际倾泻而下,滋润了一冬饥渴的大地。曾经龟裂枯萎的土地上,而今又长出了如茵的嫩草,早开的野花。下自平民百姓上至官吏贵胄,一时间俱趁着这良辰美景结伴出游。春风舞动处,吹来的不只是细细的暖风,更有袖底的兰香鬓边的环佩。春水涨落时,见到的也不仅是欢游的小鱼儿,一船船彩带飘扬的画舫自水面悠然滑过,洒下一路的笙歌浪语;即使是走过一个最不经意的小桥,也会不提防撞上一个含羞的少女,黑发上簪着刚刚绽放的鲜花,眼睛里闪烁着小鹿般温柔的光芒,轻提裙带踮着脚尖匆匆跑过;她身后或又跟着一个憨厚的少年,手中紧抱着大包小包,一步也不敢落下的默默护送。这个凭借长江天险,度过了去冬金兵凌厉攻势的国度,重又恢复了勃勃生机。


然而,接连的春雨固然为玩赏的才子佳人平添一段风流,对行军的战士却并非佳音。几日来,岳飞一军一直行进在泥泞的土路上。为了爱惜马力,岳飞不免下令全军将士下马步行,他此行因筹措出征事宜,本就已经落在都督张浚后面,如此一来,行进的速度更慢了许多。照此下去,难免要耽误了与张浚的约期。


虽然岳飞不着一言,岳云还是明显感到了,父亲的心情便如这梅雨时节的天气,纵是不雨时分亦是阴霾遍布,这几日来不免加倍小心。虽然时或见得丽人儿暗送秋波,也只得装作目不斜视的正人君子。却听得身畔一众背嵬军(注:岳飞亲军)袍泽在那里低声品评议论,哪个女子明艳妩媚,哪个女子丰满动人。

“赢官人这几日分外老实,可见是在忧心国事呢。”徐斌笑着打趣岳云。


原来这次出兵途中,岳飞终于决定命岳云就于背嵬一军中,选勇锐之士凑够五百,尽归岳云指挥。这些人大多是岳云旧时相好,打仗之时兼且勇锐无比。他更从中挑选徐斌、李益等十人充做队长(注释1)。

当日于鹏知道此事,便曾一叠声的恭喜岳云,“今后这些人尽皆着落在岳机宜身上,日后当为你的心腹。岳机宜需善自体会相公这一番良苦用心。”

是故,徐斌这话若是放在平时,岳云指定是一笑置之的,但是有此不同,他不免沉下脸:“徐保义,军中条例,行军之时不得交头接耳,你身为一队之长,明知故犯,该当何罪?”(注释2)

徐斌惊奇的瞪圆眼睛看着岳云,昔日同游的好友,忽然之间翻做凶神恶煞。当他发现岳云并无一丝玩笑意思之时,方才懊恼的嗫嚅道:“当鞭十下,且罚半月薪俸。姑念徐斌初犯,还请赢官人饶恕一次。”

“说的不错。只是军法无情,却是饶你不得。也是岳云先前未曾声明军纪,亦有我的过错。况且如今大敌当前,鞭打就暂且记下。半月薪俸是必罚的。诸人可有不服?”岳云清朗的声音透过细雨远远传出。


徐斌羞臊的低头无语,刹那之间五百人的方阵,安静的只听见杂沓的脚步声踏过泥泞的土路,或有一二马嘶打破这难堪的寂静。

“下官知道,大伙儿将下官看觑做自家兄弟,只是越是兄弟,越要讲究个军中纪律。这话自家只说一次,还请弟兄们铭记在心,日后若再有犯,岳云顾念得兄弟情谊,却恐军法无情,坏了自家们的缘分。”

恰在此时,岳飞部下专门负责查看军纪的军官队飞驰而过,踏起的泥水溅了岳云一身。岳云一任泥水缓缓流淌过半旧的戎装,略无拂拭之意。


正在前军队伍中下马步行,激励士卒的岳飞,听到军纪官的汇报后,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他推开王敏求递过来的毛巾,朗声道:“自家们既然身为军人,就要习得艰难困苦,不可终日养尊处优。数日以来阴雨不断,恰便是天洗兵,是昊天上帝保佑,特为我大宋造一支铁军。尔们身为其中一员,自当勇往直前。”说着,不顾雨水尚大,扯下身上的蓑衣昂首阔步,引得四周一片欢呼雷动,诸将士纷纷效法着暴露于风雨之中。嫣红的军服为这迷朦的烟雨江南,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李若虚黄纵骑在马上――享受着只有幕僚才能有的特别优待,遥遥的看到这一情景,黄纵不禁若有所思:“洵卿,这些日子以来,自家仿佛忽然之间变了许多。誓师之日,竟然干出了……”黄纵笑着扬鞭,做了个振臂的动作:“想想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东坡居士当年,尚且老夫聊发少年狂,左擎苍,右擎黄,何况你我二人,正当建功立业之年,黄沙百战誓破楼兰,乃是理所应当之事。循圣你是一向冷眼惯了,陡然之间换做红尘之中的热心人,有些不惯罢了。哪里至于不可思议呢?”

黄纵一笑,曾几何时,挚友的眼中竟然也出现了这种坚毅的目光?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努力搜寻着记忆中零星的片断……


一朝之间,吟风弄月换作铁马金戈,失去的不复可追,只愿未来不是镜花水月。

注释1:队长,宋代队为基本作战单位,大约每队50人,以一人为长,又称旗头。

2:参武经总要

3:关于此次行军,有如下记载,见《岳飞新传》:

岳家军迸发途中,遇到倾盆大雨,泥淖没膝,军士们步行十分艰难。岳飞便亲自下马步行,置全身沾满泥浆于不顾,以激励部卒。沿途所至,岳家军更注意严格的军纪,对民间“无毫发骚扰,村民私遗士卒酒食,即时还价”。故宋高宗特颁诏奖谕说, “连万骑之众,而桴鼓不惊;涉千里之涂,而樵苏无犯”、“嘉治军之有法,虽观古以无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