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一章 鲁正浩其人

得心 收藏 0 0
导读: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一章 鲁正浩其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和刘健相处的日子是快乐的.由于是同年兵.都是新兵.没有几天,两个人就好的像兄弟一样.

选拔集训队总共有120余人.十人为一个分队.指定一名老兵暂时担任班长的角色.

他们两个同在的四分队是由一个叫崔炎的老兵带着的.为人不苟言笑,不太容易相处.其他的都是老兵,唯一的例外是鲁正浩.两年兵.奇怪的是.他总是对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警惕.人倒长的很威武,眉毛又粗又黑,身体非常结实.听说家里是开武校的.他从小练武,有着一身很了不得的功夫.也许是不同年兵之间固有的隔阂吧.他和每个人都不是很熟,总是独来独往.

王擎听了刘健的介绍,不免对他很感兴趣.同道中人,总是高看几分.

刘健笑笑,说: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讲个关于他的故事吧.鲁正浩这人性格比较的直,也是个不会绕弯子的家伙.他到新兵连第一天,就和新兵班长干了起来.人家让他朝东他偏朝西.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新兵班长看他不服,就直接上了手.没想到反被鲁正浩给打了.新兵连炸了窝.自从有了新兵连,还没听说有班长让新兵给打了的.七八个班长一块去教训他,结果让他三下五除二,挨个收拾了个遍.连长一听这还能行?上门照着他肚上就是一脚.说还反了天了.你一个新兵蛋子是打算把连里给收拾了怎么着?你有能耐打我试试.鲁正浩也不完全是个浑人,没敢躲.连长骂了一顿也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好嘱咐小心看管就是了.好不容易新兵下了连,结果都没有连队想要他的.最后到了团指.也就是团指挥连.下连半个月,他照样脾气上来就和老兵们对着唱.有天晚上全团指集合.老兵个个带帽子扎腰带.说新兵都滚一边去.单个把鲁正浩叫到饭堂.鲁正浩面不改色.五十几个老兵抡起皮带揍他一个.最后他给直接送到了医院.陪着一块去的还有二十几个老兵.

王擎笑道:还真TM有意思.真没想到都有人敢直接对着老兵干的.

刘健嚷道:这算个屁.好戏还在后头呢.鲁正浩出了院.团指没一个人敢说他的.连长说既然你哪儿都不能去干脆就去炊事班吧.什么也不用干.连里还有规定的菜地和猪圈,你没事就天天早上菜地转一圈,给连里喂喂猪吧.他说行.连长怕他想不开自暴自弃,又说你其实也是个好同志.就是脾气犟的像头牛.怎么都拉不回来.认死理.这样吧.要是你把菜地猪圈搞好了,我就和指导员商量一下.年底给你加个嘉奖.优秀士兵.也好让你家里知道你在部队干的蛮好的.以后你可别惹事了.菜地看住猪养肥了,也就算是你对连里做贡献了.丰富了连里的副食供应.将来哪天你想开了,我就考虑让你入个党.说不定哪天也就能出息了.

结果怎样?王擎好奇地问道.

刘健笑笑,说连长可没想到啊.什么叫做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下连没多久.团指的都出去搞小拉练,一去三个月.连长回来一看,菜地结的黄瓜像豆角,豆角像葡萄.全连之前开的地垄整整齐齐,到他这斜了好几尺,占了三连占四连.害得人家地都不够种.最可怜的是连里的猪,总共才十四头.走的时候一个个膘肥油油的,回来都瘦得像猴子.还死了五头.也不知是瘟死的还是饿死的.TM最可气的是死的五头有四头都是连长自个买的猪崽放连里猪圈养的.图得是连里伙食好,剩下的饭菜用来喂猪.猪上膘快.

王擎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部队的很多事情他也是知道的.确实有连长们私自买了猪放连里养图省钱的.

刘健说你别先急着笑啊.连长看菜地猪圈成那样了一点办法也没有.说千错万错都怪当初听了你新兵连长的话说你还有的救.我才收的你.现在成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求你别跟大伙呕气了.我猪你也不用赔了.团里弹药库都是各连轮流值守.我说一下调你去那儿吧.以后去了好好干,我派人给你天天送饭.你也别和其他连的闹.他说行.就又搬到了弹药库.但没几天就又出事了.师部的纠查出来巡逻,老百姓报告说有人半夜里偷着扳他们家玉米棒子.还刨人家红薯地.可惜那红薯才出苗没长多高.纠查二话没说帮老百姓挨个去认人.最后认到他那儿.老百姓说:就是他.纠查要抓他,他问老百姓,说你家都种的是什么玩意,我以为是甜瓜,刨开一看屁都没有,都是些烂草根.

刘健说到这王擎早笑闷了.后来呢.王擎问.

后来?后来去师部蹲了半个月.都是那种小牢房.单间.站不直只能坐着躺着.没门没窗户.下雨雨水灌进去他就耷拉着脑袋站那儿.过了半个月,团里派人来接他.军务股的说团指不要你我要你.谁让我们只管兵呢.于是又去了团纠查队.这回不蹲小单间了.改蹲外边了.团里纠查抓了人关小单间他就每天坐那儿看着.没人关了他就天天白天黑夜都蹲团墙边,专逮半夜跑出去的兵油子.就这么一天天地混到来这.

王擎听刘健讲完,叹了口气.对鲁正浩的兴趣更大了.每个部队都有些无法无天的兵油子,想不到在这也碰上一个.

刘健笑笑:我劝你可要小心着点他.他自来了这脾气还是没改.变着法的和老兵们赛.好像谁比他强他就不舒服一样.可惜MD这儿来的大多是各军区特种侦察大队挑上来的老兵.都是八年制的.个个牛的不得了.几乎都有实战经验.他拼了几次也没拼过人家,但大伙也对他挺忌讳的.这小子身体特好,又有一身真功夫.轻易也没人敢招惹他.

王擎来了几天,这里大致的情形也搞明白了.只是还不是特别的清楚,于是问道:特种侦察大队就是特种兵吧?

刘健奇道:你不知道啊?见王擎点头,简单给他说了说.我军是在八十年代开始有了组建特种部队的想法的.但特种部队具体的成立和壮大是在90年代.是沿袭侦察兵的训练方式一步步走到现在的.所以侦察和特种兵实际上是不分家的.很多专业类似,但后者又比前者更精深.分工更细.渐渐区别大了起来.目前选拔队是以北方军区猎鹰大队和西南军区野狼大队的老兵为主.都是90年代按照8年制招募的.比一般部队服役期多了5年.训练主要是敌后破袭和各种特种战.比如心理战和宣传战.另外还有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确是我军精英中的精英.不过...刘健卖了个小关子,又道:我听我爸说过,北方军区猎鹰大队什么的是很牛.但大队长外号叫大个子的那家伙当年也只不过是他的观察员.他负责狙击,大个子报数.呵呵...

王擎奇道:不是吧?你爸是谁,怎么这么牛?

刘健笑道:保密保密.王擎再三追问,却始终不肯说.王擎气道:不说算了,憋死你.

刘健哈哈大笑,只剩了王擎一个人在那儿抓耳挠腮,心里的好奇得不到满足,始终是痒得不行.

集训队的生活是枯燥的.没有后勤小卖部也没有卫生队的女兵.让整个基地集训队加负责保卫的警卫连上上下下近300号人没了事只能呆外头晒太阳,看着远处青黄不接的大山连绵千里,一座又一座,遥想着不知名的心事.就差把茸袄脱下来顺便晒晒了.

今天下午的科目是校枪.顾名思义---通过校枪来熟悉武器的性能和构造.从最根本上锻炼成为一个优秀的射手.但当每个人平均领到七八支破枪半箱子弹,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几个教员心里也是纳闷,心想这王主任是从哪儿搞到这么多破枪,子弹都一人半箱.用的了吗?

王文纪笑笑:一个优秀的射手不是整天光端着步枪挂两块砖头瞄着瞄着就能练出来的.真正的好射手可是用子弹打出来的!一个普通的士兵当兵三年,仅仅也就是打过几百发子弹.连什么滋味还没品出来,枪机就半张嘴了,那哪儿行呢.就是要练,用子弹练.每个人要听到枪声就和打嗝放屁一样习以为常.

众人大笑.在宣布了枪口不准对人的禁令后,校枪开始了.

王擎拿起一支步枪先左右看看,发现没多大毛病.除了保养不好有点锈蚀以外,似乎没多大问题.他一手撕开包子弹先给弹夹里压了一梭子.轻拉枪机上膛,打开保险.对着远处的标靶连射数枪.看看,竟然只有两枪上靶,其余三枪都跑靶了.怎么可能?他又专心瞄准标靶中心的十环---那个小圈圈,直到目测到准心里的小棍与标尺上的缺口平行和目标成了一条直线.也就是所谓三点一线.他才又屏住呼吸向目标下沿移了移,啪啪啪啪连开四枪.(个人经验,向下移点比较准.虽然我打靶总是要别人帮忙补枪,哈哈..)注1

标靶的外沿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两个弹洞,依然又跑靶了.即使是上靶的也和自己的期望值有着很大的距离.

他叹口气,不知道怎么办好.于是关保险取弹夹.再一拉枪机退出子弹.为了确保安全,又拉了一次枪拴.枪机咔的一声卡在了半路.证明里面的确没子弹了.这才用弹匣轻轻一磕枪机回位.枪口向上,抱着步枪一顿乱瞧,却是没发现什么问题.

怪了.MD!他暗骂了一声,去看周围的人.

全队100多人成一条直线散布在靶位上.紧挨他的是鲁正浩和刘健.鲁正浩那小子此刻正盘腿坐在地上,零件拆了一地,满头大汗,手里比划着.却是说不出的狼狈.

王擎笑笑.TMD.估计和他一样,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靶场上此起彼伏的枪声突然密集起来.刘健趴在地上,枪口突突的猛跳,火舌外冒.弹壳落了一地.

靶场上其余的人都掉过头看向这边.

TM这小子疯了不成?王擎心里哪骂.看他靶上,才惊讶地发现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弹孔布满,形成一个惊人的圆形.几乎没有一颗子弹脱靶.

刘健甩甩手,潇洒地一吹枪口的青烟.站起来冲他一笑.

你小子行啊!王擎一脸的羡慕,走过去说道.

其他的我不行.这打枪你不行.可不是TM的我自己个吹.老子打过的子弹都能拉一皮卡了.刘健一脸的自得.

王擎把自己手里的枪递过去.道:少TM废话.先给我看看怎么回事.

刘健装作一脸的气愤,说道:求人不如求己.你TM的求我还凶巴巴的.不看.说什么都不看.

王擎上去拍拍他身上的土,陪笑道:大人有大量.英雄走哪儿还不是好汉一条,您就先看看吧.

刘健笑嘻嘻地接过枪,也不检查.直接取了个弹夹装上,拉枪栓开保险.对着标靶就射.

呯呯几声枪响...刘健观察一下成绩,摇摇头.

王擎正想问是不是没辙啊.刘健又端起枪连续几枪.笑笑回头说:看看吧.怎么样?

王擎远眺,果然都上靶了.枪枪十环.喜不自禁地道:行啊!你怎么做到的?

刘健笑道:你过来,我说给你听.趴在王擎耳边道:你Y个笨蛋.标尺错着呢.打的着才怪!

王擎一看,果然是.可怎么我刚才还能上靶啊?他一脸的疑问.

刘健笑道:撞上的.碰巧.更何况你这把枪保养不好,膛线都花了.

二人正在说笑,也不知几时骆玉峰出现在身后,嘿嘿两声冷笑,说道:兄弟俩还挺上心的嘛.枪都校完了?

王擎刘健面面相觑.王擎一低头:没有.正和刘健请教呢.

那你呢?骆玉峰冷着脸问.刘健看他一眼,说:马上就好!

马上就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马上就好.

刘健蹲在地上,飞快地一支支步枪都分别的射击并做调整.果然没多少功夫,枪都好了.

骆玉峰看看他那张得意的脸.说:不错.还懂的不少.都会不校枪只校弹道的.这样吧.我给你出个题目.他看看四周,一只老鸦哇哇地从远处掠过.

骆玉峰一指那只乌鸦:只给你一次机会,一颗子弹!

刘健毫不犹豫端起枪瞄准,想了想,又把枪放下.把保险上端的单发调到连发的位置.不顾骆玉峰奇怪的表情,哒哒..只听枪响鸟落.----好一个漂亮的点射!

骆玉峰皱了皱眉.王擎不禁为刘健担心起来.命令很明确是一发子弹.他却来了个连发点射.骆玉峰为人很严肃,估计是要发作了.

果然只见骆玉峰铁青着脸道:我说过了.只给你一枪的机会!要知道,一个真正优秀的射手永远只能给自己一次机会,一颗子弹.你明白吗?‘

刘健语气坚定地道:我不明白.为什么只能开一枪而不是两枪甚至三枪.只要能击落目标.无论是几枪都是完全可以的.何况在战场上还是局限狭小的环境里,连发点射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王擎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刘健不作声一把甩开他的手.意思是你不用紧张.

骆玉峰眯着眼手指前方:一个优秀的射手只能是一枪毙敌.假设现在在你的前面就是战场,就是火线.一个歹徒铗持了一个人质,他一手按着炸药包一手掐在人质的脖子上.丧心病狂的想要和人质同归于尽.那么,你做为狙击手,在对方有掩护的机会下,你认为你可以有开几枪的机会?

刘健看着他肃穆的表情,突然转过身,枪声像爆豆般响起.滚烫的弹壳从他右侧滑落,在地上砸起一个个小土坑.就像是在一瞬间,他面前包括他自己的标靶在内的十个靶子的中心,都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弹洞.

刘健迎着骆玉峰眼中的寒星坚定地道:一个优秀的射手应该关心的不是他手里的枪还有几颗子弹,而是他一瞬间是否可以解决掉面前的所有威胁.所谓只有一次机会一颗子弹,那只不过是他对自己的心理暗示罢了.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能击中目标,那么一切就都完了.他的失误将会是绝绝对对的灭顶之灾.但我不一样.我不需要什么心理的暗示.如果歹徒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三个.甚至是四个.那么我就将毫不犹豫地将他们一个个击倒在我的枪口前面.无论是怎样的射击角度,即使他拥有完备的障碍掩护.那些将对他们变得毫无用处.

你认为你可以完全不必考虑射击角度和提前量,环境风速以及心理的影响吗?骆玉峰问道:在你看来什么才是最好最优秀的射手?你这样的?

刘健看着他咄咄逼人的态势,犹豫了一下,说道:不是我这样的.

骆玉峰冷笑一声:那是什么样的?

刘健回头看看王擎,坚定地道:在最好的射手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三点成一线,目标只不过是准心前面的一个黑点罢了.每一颗子弹跳出你的枪口你都能看见它屁股是圆的还是扁的.所谓自信才是真正的王道!其他的都是狗屁.

骆玉峰看着他那张骄傲而又年轻的脸,忽然笑了.歪理,都是歪理!他眼中的寒芒在一瞬间都融化了,变得温暖起来.不过,他说道:刘仲有你这样的儿子,也不知是他几世修来的福份.

刘健吃惊地看着他:你认识我爸?

岂止!骆玉峰笑笑.

刘健迷惑起来.可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啊?等等...他的眼睛一亮:我知道你是谁了?他迟疑地道:你难道...就是骆驼?那个照片里坐在我爸下角的那个人?

骆玉峰点点头.他的眼里装满了太多的东西.有怀念,有亲情.更有不舍的眷恋.难以忘却的血与火的交融.风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就像一幅幅跳动着的画面,让他深陷其中,拔都拔不出来.刘仲就仿佛站在他对面一样,嘴角的坏笑骄傲的神情像极了刘健.嘴里还在那么嚷:屁!什么才是最牛皮哄哄的射手?就是我这样的,给我一梭子子弹,我能给你理个小平头出来,顺便再帮你刮刮胡子.肯定不带一点伤的.什么是王道?就是自信!

骆玉峰感觉眼睛有些湿润了,才回过神来.拍拍刘健的肩膀:好小子.枪神有后了!话一说完,掉头就走.

刘健也不知心里是怎样的滋味.说不出的感觉.

他们两个认识?王擎凑过来问.

刘健点点头.你不是想知道我爸是干什么的吗?他现在是在一个仓库当主任保管员.就在我们家的客厅里摆着一张照相,上面都是我爸和他的战友们.当年南疆的那场战斗,他们被称做前卫侦察排,猎人别动队.只要是他们出现的地方,就是敌人活着的地狱.他们咆哮的时候都能叫整个敌后抖上三抖.

王擎不由的心驰神往,问道:‘那你爸他现在怎么样?‘

刘健看他一眼,神情黯然起来.‘他...他现在就剩一条胳膊了.‘

王擎的心顿时沉了下来.轻声道:‘对不起!‘

刘健宽容地笑笑,只是神情还是很伤感:‘说什么呢.我们是兄弟你别忘了.‘他突然人仿佛定住了一样,喃喃地道:‘我才想起,照片里坐在中间的那个人怎么那么像王文纪啊?‘

注1:很多书都说过了,一般打靶给5发子弹.35环及格,40良好45优秀.我眼睛不是很好,枪感还行.要是心里没底怕打不好,就会事先和旁边打的好的战友说一声.他就会中途给我靶上补一枪.他一般4发子弹就没问题到良好了.这样我也就能顺利过关了.

(开篇讲的故事不知道大家乐了没有,呵呵.反正是逗大家玩的,开心一下就好.但故事也不是说没根据的.还是有事实基础的.比较真实反映了部队的生活.当然,比鲁正浩更邪的我也听说过.牛人一个,牛的一败涂地.当然,我没亲眼见过.是一个老兵讲的.很有意思.话说一个新兵到了部队,觉得部队苦,想家.呆不住.开始是跑,后来跑了又抓回来.再跑.再被抓回来.几次下来他就死心了.但人很消极,开始有意识的搞些情况出来.新兵下了连,他班里老兵欺负他.自然欺负的不是他一个.很多部队欺负新兵的事多的是.但他不服气.顶着干.老兵就扁他.他也不反抗.也不吭声.半夜直接打了盆凉水就浇到老兵被子上.老兵气更大了,起来再扁他.他还是不反抗不吭声.第二天晚上等老兵睡了,再打盆凉水浇老兵被子上.老兵怒到了极点.海扁他.他依旧是不言不语像根木头.第三天晚上接着打凉水....周而复始.老兵是实在怕了,就差跪地上求他了.说大爷你就饶了我吧.我天天没事就是晾被子.每天晚上连觉都不敢睡.你就行行好.以后我们就当不认识好了....如此,新兵据说年底顺利回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