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章 302基地

得心 收藏 0 5
导读: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章 302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到了.下车吧.王文纪拍拍沉睡的王擎.唉!这小子,都睡了一路了.

王擎睁开眼,默默地取下行李.

现在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到处都黑乎乎的,失去了明显的座标,让人分不清天南西北.这让王擎想起了自己刚到部队的那一天.也是半夜这会,班长拉着他蹲在炊事班的走道上,捧着到部队的第一顿暖心饭,那面条细细的,黏黏的,筷子那么长.这不是挂面吗?那碗说不上来好吃的面条让从面食之乡来的他倒足了胃口.

王文纪也是有点心不在焉.刘老快要退了.这让他一时之间有点难以接受.他倒不是说怕刘老走了,再没个人给自己撑腰了.而是多少年的呕心沥血,像父亲一样的老人早已是油尽灯枯,即使是退了,又能有几天好日子过呢?

这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有的人一生忙忙碌碌,连个吃饭的点都定不下来.有的人却是清闲自在,说不完的潇潇洒洒.多少人困惑里扳着指头数着自己的活头.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对于世界又意味着什么?伤脑筋的问题啊.这日子就像疯长了腿一样,眨个眼的功夫几十年就过去了.即便是你现在没有思考这些看上去太哲学太深奥的问题,可到了你死的那一天,那一刹呢?

每个人的一生都像是在找属于自己的命运.也不知是性格决定着命运,还是命运又决定着你的命数.一次次的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推着走向一个个岔路口.也许是一二,也许是三四,都是说不清的选择.

王文纪的心里乱七八糟的翻滚着.如果人人都拥有最原始的神经交流感应的话,他说不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就在他身边的王擎,心里也是在做着相同的独白.

王擎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一个纯粹的家庭妇女,站出来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失去了约束的王擎就像地里的野草一样的疯长,幸好师傅这时候出现了.老人代替了他生活中的父亲的角色.

王擎也曾问过老人,在这么多人里面你怎么就选择了我做你的徒弟.老人笑笑,说你信不信我们之间有缘.王擎说信.人海茫茫,自然是走到一块的肯定就是有缘的.老人拍拍他脑袋,那不就结了.

师傅起早贪黑的在王擎身上下功夫,王擎呢也没闲着,几乎也是起早贪黑的出去找麻烦.今天不是拎砖头砸人大腿了,就是一劈腿劈人脑袋了.像前文说的一样,师傅很少责怪他,顶多揍一顿.王擎是打心眼里把师傅当成自己的亲爹了.是啊,有哪个真正爱护自己孩子的父亲没打过孩子呢?

师傅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到半夜了才留了句话:我什么都教你了,但就是没教会你做人.这做人也不是学就能学会的,要你自己去品.我要是走了,你就去部队吧.那里能教你.王擎哭着说师傅你别走.师傅摸摸他脑袋.王擎哭累了,一摸他手凉了,才知道师傅已经彻底的走了.

师傅走了,王擎让家里托人到了部队.走的时候,妹妹没来.母亲一个人送他,连眼睛都没红过,多少年的艰辛早磨光了母亲做为一个女人的软弱.看着周围哭的都和泪人一样的其他人,王擎知道,这部队他是来对了.哪个人不想要长大的那一天呢!

但长大的那一天是痛苦的.那双无形的命运的手推着他踉踉跄跄.一次次的抉择,一次次的长大.每一次的岔口无论左右,都会带着他步步逼近自己的终极命数!永远避不开,也永远逃不掉.

两个心事重重的人都是一样的魂不守舍.

路边的草长得高高的,一双明亮的眼睛盯在他们身上.

站住,口令!一个哨兵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雷!回令.

鸣!哨兵见口令正确,没有犹豫又钻回了草丛.

王文纪深吸口气,回头看看王擎.那小子脸上没有丝毫的震惊.

他转过头,片刻却又转了回来.

骆驼,你TM的给我出来.王文纪冲着草丛伸处喊.

风吹的草尖轻轻摇摆,却不见动静.

王擎也回头去看,路左侧是多年失修明显废弃的营房.右侧是没人打理疯长的野草.

怎么着,还得我请你啊?王文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行了,出来吧.早看见你了.

还是没有动静.

王文纪嘿嘿一笑.闪21.出列!

潜伏的哨兵出现在他们视野.

给我朝那边开一枪.王文纪指向身后.

哨兵迟疑着不动.

王文纪笑骂:我就知道有问题.大声喊道:执行命令!

哨兵一拉枪栓,枪口向前.

草丛里发出一阵响动.呵呵...姜还是老的辣.一个又高又瘦的军官穿着一身迷彩走了出来.

王文纪脸上的笑意更浓.我一猜就是你小子.是不是我不来点手段,你TM就打算不声不香猫里边不出来了.

没有没有.高个子军官摆着两手.我是想试试看队长您老人家警惕性怎么样了.别马放南山这么多年了,我们都长进了,您却退步了.

王文纪一板脸:给我站好了.

高个子还是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身子却挺的直直的.

你别糊弄我,说:知不知道你是怎么暴露的?

报告!不知道.

王文纪围着他转了一圈.不知道?那好.我告诉你.是因为你老毛病又犯了.

高个子一脸惊讶.没啊.我有什么老毛病.

站岗的时候抽烟.还说没有.我都说了你多少次了,别给下面的人做榜样.我一看见那边有个红点闪啊闪的,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小子.

可抽烟也不一定就是我啊.高个子一摊双手笑着说.

王文纪眼一瞪:一身烟味.除了你警卫连站岗的谁敢抽烟?

高个子摸摸头发.不好意思地说:这不是习惯了吗.都是那会惯下的毛病.蹲下就想抽颗烟解解乏.再说了,队长你也太那个了.主观了吧?开始就把我当嫌疑犯了.

王文纪手指一顶他脑门.你啊.叫我说你什么好.这次就这样.下不为例.

高个子嘻笑道:是,是.以后肯定不会再犯老错误了.您就放心吧.

王文纪一摆手,站了半天的哨兵步枪退膛隐在黑暗中.

您看咱们这双潜伏哨怎么样?高个子见哨兵走了问.

还行.王文纪点点头.你们几个教员班别排的太满了.白天训练累.休息不够可不行.

高个子点点头.这小子是谁?

王文纪看看王擎.道:新来的,叫王擎.昨天全军四百米的新科冠军.

喝!高个子打量打量王擎.成绩是多少?

王文纪笑着说:那你可站稳了.1分09.

高个子的脸上写满了怀疑.不是吧?要是真的这可是个宝贝啊.

你以为,以后他就交给你了.

高个子跃跃欲试地道:没问题.

王文纪一甩手,带着王擎拔腿就走.

高个子注视了两人隐没在黑暗中,笑笑,钻进了草丛.

向右看齐...向前看!值班的教员似乎觉得队伍还是有点不整齐,又重复了一遍口令.

立正!梢息.教员转身跑了几步.敬礼:队长同志.选拔集训队集合完毕,请指示.值班教员李安定.

王文纪回个礼:按原定计划,全副武装奔袭二十公里.

是.教员转身下达命令:向右转.跑步走.

队伍整齐地从大院出发,向着山里跑去.

崎岖的小路在山腰蔓延,像一条长蛇.一百多人的集训队在慢跑了两公里后,猛然提速,向大山深处插了进去.

王擎跑在队尾.半夜里来了简单收拾了下行李,才睡了三四个小时就被起床号叫醒.王文纪替他领了套装备,集训队的第一天生活就在漫漫的山路上开始.

队伍沿着深山中的小路奋勇前进,天渐渐的亮了.山里的雾气升了起来.但队伍还是没有减速,人人都在咬着牙坚持.

十公里,十一公里,十二公里.负重达二十公斤的装备让所有人开始感觉背上像背了座山那么沉.渐渐的有人掉队了.王文纪一边收容队伍,一边帮他们减重.王擎的身上也多了个背包.

就剩四公里了.队伍逐渐拉开了距离.教员喊着让体能好的老兵们帮后面的人把枪和背包带上.即使这样,老兵们还是精神抖擞,片刻就冲到了最前面.

前面一个战士忽然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王擎冲上去一把拉起来.

战士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都在微微发颤.腿软的像面条一样,似乎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在地.王擎知道是他的体力跟不上了.扶他坐到路边.拿起他的水壶,才发现轻的利害,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滴水都没有.

王擎的装备是王文纪早上起来才给的,也没有灌水.看看那名战士苍白的脸色,他为难起来.

给你.接着.

王擎一抬头,王文纪递过一个水壶.说道:你看着他.尽快赶上来.

王擎点点头,拧开壶盖给他喂了几口水.战士有了点精神,挣扎着要站起来.

王擎一把拿起他的枪,扶着他站起来.

你怎么样?还能坚持吗?

战士舔了舔嘴唇,说:还行.你把枪给我吧.我自己来.

王擎甩开他递过来的手:别逞强了.还是我来吧.我比你能跑.

战士感激地看着他,王擎把他架在肩膀上,慢慢地向前跑.

四公里的路程是无比艰难的,汗水早就印湿了两个人的前胸后背.王擎的呼吸也开始沉重起来.绕了整个大山一圈回到终点,两人再也支持不住.像摊泥一样倒在地上.

歇了口气,王擎打开王文纪留下的水壶递给那个战士.

战士感激地笑笑,仰起头一阵猛灌.每一个毛孔都感觉无比的痛快.

给你!战士把水还给王擎.

王擎接过水壶也是一气喝完.放下水壶才发现那个战士亮闪闪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战士伸出他的手:谢谢你.我叫刘健.四分队的.

王擎又是惊讶又是好笑地和他握握手.说道:我也是四分队的.王擎.

你也是四分队的?我怎么不认识你?战士一脸的疑问.

王擎笑笑,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刘健好笑地道:原来你就是昨天半夜来的那个人.我说怎么没见过你.我就睡你下铺.

那既然这样,以后就要你多多关照了?王擎笑着说.

刘健伸出手和他用力一握.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