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无聊的隐居生活 第二十一章没得逞的色狼

ddtt 收藏 13 48
导读:狙杀悍将 无聊的隐居生活 第二十一章没得逞的色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怡慧很快的把运动衣脱下来丢在一边,然后连内衣也脱下来,光着身体很舒展的平躺在床上,她想看看他看到自己的时候反应如何。

“我换好衣服了,你把我这身运动衣放到那个柜子里去。”她压根就没穿上那件睡衣,故意脱光了让他看。

许睿虽然背对着她,但是他的耳朵很好,听见她脱衣服的声音,从声音上就能听出来,她把外衣内衣都脱下,但没听见她穿衣服的声音。

稍微思索了一下,许睿说:“你这样可不好吧?假装让我帮你把换下的衣服放起来,其实你身上什么都没穿,想故意走光给我看?占我眼睛的便宜不是?我好好的没事看你那身白花花的肥肉有什么意思?你看看你的肚子上的赘肉,还好意思把衣服都脱光?再说了你身上那些东西也没那里值得我欣赏,快把睡衣穿上,免得着凉。”他说完,还是没转过身来,还是背对着她站着。

一丝不挂的怡慧被他这么一说,都快气死,她生气的从床上下来,光着脚下了地,扑过去就想打他。“你这个混蛋,怎么看都不看我就说我有没有赘肉,你看过了再说。”她一边咆哮着一边打着他。

她那白嫩的拳头砸在他的后背上,就像砸到墙上没什么两样,许睿站在那丝毫不动,她更生气的打着。

“你都这么大岁数,还这样耍小孩脾气,很没意思的,快把衣服穿上吧,免得着凉。”他不知道面对爱胡闹的人怎么办。

她还是没听他的,她使劲搂着他的脖子,用力的倒向床上,靠自己庞大的体重把他拽倒在床上。许睿不知道她一闹起来就没完,一不小心倒了下去,躺在她肥胖的身体上。

把他搬倒之后,怡慧使劲的翻了一个身,骑在他腰上,插着腰像个胜利者似的,“把眼睛睁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赘肉,是不是有白花花的肥肉。”

许睿就还吃软不吃硬,闭着眼就是不看,但是也不想把她扔出去。

她继续发动攻势,干脆把整个身体压在他身上,然后用两只手使劲搂着他的脖子,把自己的嘴强行按在他的嘴上,没命的啃起来。

他实在是受不了,使劲用双手推她的肩膀,当他的手碰到老女人的肩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像是碰在某种凉的东西上,还感觉很光滑很细腻。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些,使劲把她推开。

老女人被推开后,还骑在他的腿上,她一脸不高兴,整理了一下头发,看着许睿满脸都是她弄出来的口红印,她得意的奸笑着,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然后她伸手就把许睿的裤带解开,然后使劲抽出来扔在一边,然后就扒他的裤子。

许睿见她实在是过分,大腿一使劲把她掀到一边,怡慧就感觉像坐在弹簧椅子上,一下被弹了出去,幸亏她平衡能力不错,要不就摔到床下去。她还不死心,又扑了过来。他顺势一翻身就下了床,为了不看她,就没睁开眼睛。等下了床之后,才睁开眼,他还背对床站着,弯腰把裤带拣起来,然后系好。

“你都这把年纪,还这样,有点太没意思吧。”他说完,用手摸了一下脸,看到手上沾了些口红印,就知道脸也被她污染了,就进了洗手间,进去用凉水洗脸。

肉搏了半天,也没占到多少便宜,怡慧累的坐在床上喘着粗气,她也感觉来硬的,自己的这点力气根本摆布不了他,再说了今天脚腕也扭伤了,更使不上力气,还是改天吧。今天又费力气又丢人,还啥也没做成。她扫兴的穿上半透明的冰丝内衣,安静的坐在床上,想着用什么办法降伏他。


等他洗完了脸,怡慧盯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老女人,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愿意先说话。

还是她先服软,客气的说:“我的脚好疼,你帮我擦点红花油,药在这个柜子里。”

许睿不是个爱计较的人,看她不在胡闹,就去柜子里找药。他打开柜门,一眼就看到一堆药,很快的找到红花油,他打开纸盒子,把装油的玻璃瓶子拿出来,把纸盒放在一边,走到床边,蹲在地上,“把脚拿过来。”

她很听话的坐在床上,把受伤的脚伸过去。她的脚不是很大,长的很白胖,像蒸饼似的,脚指甲上还涂着指甲油,都染成腥红色的。

他的左手把红花油的瓶盖拧开,放在一边,然后左手轻轻的捏住她的脚,右手拿着红花油的瓶子,往她的脚腕上倒了少许红花油,然后把瓶子放一边,他用右手轻轻的把油全涂抹开。

她被许睿抓住脚的时候,感觉和痒,但是脚腕很疼,弄的她没笑出来,她双手支撑着床,坐着看他给自己抹药。


卧室的空气很快的被浓烈的红花油的药味儿所弥漫,这味道很刺激人,闻的时间长了很不舒服。

许睿的手有力的给她的脚腕按摩着,她还琢磨着怎么对付他。仔细想了一下,然后伸出没受伤的那只脚,轻轻的踩在他脸上,睡衣的下摆已经被她自己的腿支了起来,里边已经走光。

她还很理直气壮的问:“喂,捏着人家的脚干嘛不放开,摸着我上瘾呀?”然后稍微用了点力,用那只没受伤的脚蹬了他肩膀一下,把他蹬到一边去。

“变态,你喜欢摸女人的脚呀?摸起来还没完了?”她高声的问着,好像给她擦药是占她便宜的。

许睿都习惯了她的喜怒无常,只好从地上站起来,回到洗手间,把手上的红花油洗下去,然后重新回到卧室里。

“你自己呆着吧,过一会伤就好,下地走的时候慢点走。”不管别人对他如何,他总是和别人保持着有距离的客气。

“不许走,我和你开玩笑么,你想摸就摸吧,我什么都不说还不行?反正我以后只让你摸还不行?”她的语气缓和下来,但是话里还带着刺。

不过他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怡慧只好软下来,“不逗你玩,还不行?我有个小小的要求,你抱着我在我家走一圈好么?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

他也站在那想着办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不过应该对她使点手段,让她以后不敢胡闹。许睿很痛快的走到床边,搂着老女人的腰,把她抱起来,睡衣比较光滑,抱着她很费劲,把她抱起来之后,直接走到二楼的客厅里。

他一弯腰把老女人人放在客厅的地板上,然后走到一边,找沙发坐下,“你就这呆着吧,让你在折腾我,我可不管你,自己爬着回卧室吧。”

这下老女人才知道他在整自己,坐在地上又哭又叫,还有手砸着地,“死东西,你敢折腾我,快把我弄起来,要不我和你没完。”

“我只想教你怎么和别人好好说话,每次动不动就骂人,要不就是你想怎么样,以后在没我允许的情况下,不许非礼我,以后不许骂我,要不我现在就走。”许睿舒服的坐在沙发上,把脚还架在茶几上,露出一丝痞子的习气。他也奸笑的看着老女人,看她以后还折腾不?

她坐在地上开始装哭,“你看我受伤了,就欺负我,你不是人。”她装的很像,但是他看也不看,闭上眼睛,还把耳朵堵住,这招又气的老女人不轻,她索性真的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一哭就没完,还逐渐加大嗓门。

许睿看这样闹下去没意思,就睁开眼睛,“别哭了,以后你别折腾我就行,你再哭我马上走,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还是他的威胁管用,老女人不哭了,“行,我保证我能做到,你快把我弄起来,我坐地上会着凉的。”

从沙发上起来,许睿走到她面前,把她抱起来,然后发她放在沙发上,“你可是答应我,以后不许非礼我。”

“我爱你,我想和你做,你不和我做,所以我才骂你,你要什么都听我的,我又不是疯子没事就骂你。”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讲着她的道理。

“你是色狼呀,就知道做。”许睿把怡慧的话顶回去。

“你以为我想和你做?我是想给你生个孩子,以后你我好有个依靠。”怡慧还是振振有辞。

“行了吧,我不稀罕,别拿这个骗我,难道你没孩子?”他反问道。

“我有个女儿,就知道花我的钱,就会败家,有和没有有什么用?每次我病了,还要雇保姆,她连看都不看我,这样的孩子有什么用。我现在只爱你,你和我要个孩子吧。”她继续找着借口,就不承认自己是色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