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一) (三)

腾飞的欲望 收藏 1 0
导读:旧日帝国梦 (一)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来到德国,通过考试,郑鸿仕进入了柏林军官学校进修。

军校的生活是紧张的,每天的课程安排得满满的,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军事理论及知识学习;另一类是军械的构造、操作、维修及军事训练。校方要求严格每天天不亮,学员就被军号催醒,然后在规定的短时间内迅速穿戴好,就到训练场地集合,先跑一趟五公里越野还要负重几十斤跑一个来回,浑身都要散了架。然后洗漱进完早餐,再进教室进行理论学习。课堂上,教官以他丰富的军事知识,引得学员听得入了神。从古到今的军事专著,他都作了详细的讲解,还配合历史上的实战例子。教官要求学员积极发言,提问或回答问题,并且要有自己的见解及观点,不得人云亦云。有一次教官问,你们学习军事的目的是什么,郑鸿仕起来发言道:“学习并从事军事工作是为了人类的和平事业,使人类摆脱战争这一人类身上的毒瘤。如果只是偏重强化自己的军事才能,而不修缮自己的心灵,那只会与学习军事的目的背道而驰,成为人类的公敌!一句话——学习军事是为了最终使人间的‘军事’消失!”郑鸿仕这一发言博得众多同学及教官的热烈掌声。他除了不时发表自己的见解外,也很注意吸纳其他同学的精彩观点,对教官讲的关键知识点,他都认真地用工整的字体记下来。

军校学习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军训,每天要进行大量的训练量。内容有站姿、徒手走步、持枪走步、端枪瞄准、实弹射击,射击还分定点靶和移动靶射击。到后来的炮兵训练、骑术、两人对打等。军训教官是考奇上校他在课时非常凶狠,手抄教鞭不时狠击做得不符他要求的学员。许多学员背地里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但郑鸿仕理解教官的做法,因为日后一旦上了战场,敌人不会比教官仁慈。他明白,既然决定上军校,就要准备吃苦。加上他在剑桥大学决定转学军事后,就阅读了大量军事著作知道要成为一个军人不是很容易的。所以,他训练起来分外认真、刻苦,一个动作不厌其烦练上无数遍,进步很快。

郑鸿仕在课余苦修德语,因为之前为上军校自学了半年德语,还不是很熟练。他也经常泡在图书馆大量阅读军事专著,偶尔到校外逛逛街,买点日用品。约半个学期后,他结识了一个同胞,叫陆庭兴,和郑鸿仕年龄相仿,他祖籍广东,家资颇为殷厚,父亲是个大地主。但他却是个有抱负的人,不愿在家过着不劳而获的生活,于是从家里跑出来,独自到处闯荡,想自己创造一番事业。但他满眼所见皆是晚清政府的种种弊端,内部腐败透顶,对民众盘剥重重,致使民不聊生,又闭关自锁,不思改革自强;对外一味妥协求和,出卖国家利益。国内有识之士对其早已深深不满。在这种环境下,他料定中国的封建统治不会长久下去,就是创下家业也很难守住,因为必定会有不断的武装斗争,世道不会太平,倒不如去学一些军事知识与本领,或许将来还可救国救民呢。于是他打工攒够路费来到德国,经过考试进了这所军校。他刚好比郑鸿仕早进来一年,各项军事技能都不错。此后,郑鸿仕经常与陆庭兴一起讨论问题,交流学习体会。

这日,教官考奇上校在训练场上对全体学员半个学期来的表现作了评价,他表扬了几个表现出色的其中他特别提到了郑鸿仕,说他最象一个军人的样子,其他学员应该以他为榜样,努力赶上来。但是,在排列成行的学员中间,有好几个显出一脸的不屑,斜眼看着教官眼里神色颇不以为然,其中一个叫丹尼尔的英国学员尤甚。

候教官训话结束离开,他们几个便围了上来,当中间的郑鸿仕不存在似的,互相高叫道:“中国人算什么,他们几十年前就被我们大英帝国踩在脚下了。”“你不要只夸自己一个,我们法兰西脚下不也踩着同样的东西吗?”“无能的中国人应该为我们的沙皇陛下让出更多的土地来!”“你们不要妄自尊大我们荷兰人二百多年前在台湾时,你们那时都在干什么呢?”“嘘”!其中一个一本正经地道:“你们静一静,听我说。我看我们还是少说几句为妙,要不然我们以后去中国干大事,中国人会扬起他们的大辫子抽我们的。”“哈哈哈那几个鹰鼻子、蓝眼睛的洋同学都旁若无人地大声狂笑起来。郑鸿仕不禁气血往上涌,握紧了拳头将要抬起来时忽然想:现在解一时之气又有何用况且他们人多势众,我能讨到什么便宜?于是他强压内心怒火,拨开那些人,迈步走出。哪知他们并不想就此罢休,又围了上来,纷纷嚷嚷着:”哎,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话还没说完呢,继续继续!”高大健壮的丹尼尔挡在他面前,双手环抱住胸部,脸几乎朝向天空,眼皮向下垂斜盯着郑鸿仕傲慢地道:“你不就是多出了些傻力气吗?取得一点成绩就博得教官的好感了?你这个黄皮肤鬼!”郑鸿仕毫不退让地紧盯着他慢慢道:“丹尼尔同学,我承认我的祖国现在不强大,但中国有句成语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无法保证自己永远强大,谁也不会没有希望自己能由弱变强。你们一时得志就忘了形,这就是你们文明人的表现吗?”末了一句他加重语气环视一遍另外几张脸道:“难道你们就是凭这一点称中国人为野蛮人吗?”

丹尼尔等人渐渐沉默下来,面带愧色,都站开来不再围着郑鸿仕。郑鸿仕问道:“说吧,你想怎么样?”丹尼尔立刻说:“我对你并不服气,想与你较量一下。我们单挑。” 郑鸿仕又问道:“一定要比吗,我们有缘在一起学习,何必为此伤了同窗之情?”丹尼尔大声道:“什么缘,你罗嗦什么,你怕了吗?”郑鸿仕道:既如此,我奉陪!”

两人脱去军装上衣,摘下军帽。丹尼尔露出强壮的身板。他甩甩胳膊、蹬蹬腿,活动了一下腰,扭动脖子,骨节咯吱作响,双腿轻轻弹跳着,挥舞着一对拳头。郑鸿仕虽不及丹尼尔高大,但他身子骨很结实,肌肉亦自有形。他也活动活动胳膊腿,摩拳擦掌一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