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五十二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4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五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整顿驿站万历不是没想过,但一直认为驿站的事比起其它方面的重要性要小了很多,更多的是看上了驿站这种具有全国连锁性质的旅馆行业,还想着怎么把宫里的淘撤下来的太监去当服务员什么的,好从中赚点钱呢!但金学曾这么一提,他也觉得是一个好办法。

让太监们去做服务员本也不大现实,他们可能放不下身段,万历只是在心里稍微想了想也就带过去了,但金学曾的说法一下就让他将驿站与太监二者联系了起来。虽说朝初时立有明文太监不能识字,但到了今天这一条规定也就跟很多的事情一样都变了样子,在宫里建有内书堂,专门负责让刚进宫的小太监们学习认字,一些聪明伶俐的小太监还会被作为从事文书工作而专门培养,由翰林院派人负责教育,像冯保、张鲸、王德这些人就都出自于内书堂。

派太监去宣讲皇命,这样的差事他们还是愿意做的,毕竟自从进了宫,他们唯一认准的主子就是皇帝,真要不让他们再侍候皇室,他们还说不定会怎么闹腾一阵子的呢,如果安排他们去从事其它的工作,没了宫里的身份,单就别人异样的眼光就足于让他们无地自容。现在从南北两京的皇宫里挑出一两千个合适的人还是可以的,让他们下到县一级去宣讲皇命,一来他们有着宫里的身份,地方官府也就不敢作梗,二来他们与地方的关系本也就不太容恰,只要再给各县下文说明一下,他们不是去监督政事,地方上的任何事情不必与太监们相商,再给太监下一道严令,不得过问政事,只需到各里甲去张贴及宣讲坻报内容,没了政事上的沟通,勾结也就难了。再定下轮换制和避地任职(在明朝本来就有这样的职避规定,如出身地不能与任职地在同一个省内,还有避亲等),如此一来比从地方招人要更有效果,又不必担心太监为患。

“今早朕与内阁六部大臣们说过要撤掉几个宫里衙门,这事母后也允准了,就从撤下来的内臣当中挑些人到各地去负责宣讲政令国法,而坻报递送就交给个驿站负责,这事若交给你办,你能办成吗?”万历问道。

金学曾听了第一个感觉就是皇帝要派这些太监去监督各地官府的,虽然对于这样的做法他也像其它官员一样感到厌恶,但这毕竟早就有了先例了,他也不好反对,为人臣子无非就是为皇上效命而已。也没多想,干脆的回道:“臣能办!”

万历点点头:“朕决定将通政司改为通政院,通政院的职责是听从皇命可参与六部诸事,级与六部齐,将天下驿馆管制权从礼部抽出,在通政院下新设一驿马司统领,在十三道要冲之地各设一司务厅,以便管制各道驿馆,受各道通政使司节制。在司务厅下再将驿与馆分开各设一司关,驿司关负责文书传递,馆司关负责驿馆管理,安排过往商旅及官员差吏的食宿。朕现赐你二品衔,领通政院通政一职,会同六部主官一并入阁参机务,这事就交与你负责办理吧!”

“谢皇上恩典,臣定不负圣命办好此事!”

“虽然还不知道母后何时才能与宗人府交涉妥当,但这事你要抓紧办理。内臣的选用与管理也由你负责,挑一些年青又识字的,名为宣讲员,以后也不一定要专门由内臣充任宣讲员,可以从民间召募。朕想在推行《田宅法》时将法令刻印成文,由驿马分送到各县,再由宣讲员分贴到各里甲,并向民宣讲。这一点要形成长制,每二候(十天)印发一期,名为《驿报》,大凡朝廷新立法则和治法政令,或者官员的任免赏罚、边疆将士功绩和各地情事都可印载。因此还要在驿马司下设刻印厂,人员可从宫里汉经厂调拔,要办成此事你要多少时日?朝廷每年需为此支付多少用度?”

金学曾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回皇上,驿站整顿臣最多一年就可办成,但宣讲员的挑选和委派就要看宫里淘撤的进度了。至于朝廷需为驿站每年提供多少用度,臣倒有办法不但可让朝廷勿需出资,还可从中获利,就是不知合不合适!”

“讲!”

“臣所设想的获利方法有三:一,原本各县每年都要负责驿站用度,现就以过往历年用度为基定下数目,每年由县衙直接交与驿马司。

二,各驿站都设有食宿场所,本为过往公差官员提供方便,平日里也有商贾马夫在此歇脚过夜。元辅大人生前就曾明文规定,各地驿站接待官员公差按不同等级给予安排,只要将这些条目严加落实,而商贾马夫的食宿本就是要收取银资的,但多数收入都被人暗中私吞,臣有信心可对出入帐目监督得当,避免出现这般情况,如此一来,以从商贾马夫处收取的资银应可与接待官员公差用度大体相当。

三,若按皇上所说每二候印发一期《驿报》,并分传天下,这就需要各驿站要增加驿马人数,方能快速的将皇恩传遍天下。臣设想,先可由京城驿马司将《驿报》送抵十三道司务厅,由司务厅送到各州府驿馆,接着由州府驿馆分送到各县,最后由宣讲员张贴到各里甲。但这些人回程时就无事可做了,现在民间书信往来,因了驿站收资颇高,途中用时难预,再加上或有遗失等关系,大都交与商贾马夫或是熟人代递,但交给商贾马夫也有不便,不但要到驿站等着,还要碰上一个目的地相同的才行,臣未入仕之前就曾在驿站候过一个月才把书信递出。现在只需交与宣讲员,由其带往各地驿站,再由驿马递出,只需再增召几名驿马负责各道之间的传递,书信就可通递全国了。因这些驿马是送传《驿报》的,不但用时要短,而且每十天就可送出一份,也就有了定期,只要再降低些银资,百姓自然会选择由驿站递送。所收驿银或可抵去一应人员的饷银。如此各地衙门上交的数目就可算做是获利了,只是这般做法有逐利之嫌,恐有伤朝廷威严,还请皇上定夺!”金学曾说完低头听谕。

逐利之嫌?有伤朝廷威严?这些万历都没听进去,自己本来就是想着怎么赚钱的。他是被金学曾说的第三点所深深吸引,这无疑就是一个行之有效的邮政系统。当然,金学曾是不会知道邮政的,他更多的是从自身的切身体会出发提的意见,但也可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金学曾确实是一个办事的人,懂得充分利用各种资源。

万历自然不会反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