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小鸟说话

妙心幻玉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吉福马带着那姑娘一口气跑出十多里,吉福马才勒马停下。

那姑娘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吉福马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在下有事在身,就此别过吧。”

姑娘双眼含泪,道:“我没地方可去,爹爹已经被章二爷活活打死……”她泣不成声。

吉福马叹了口气,道:“我这有些银两,你拿去远远地离开这,再找个好人家。”

沉默良久,姑娘才道:“我叫绿罗。”

“在下吉福马。”他顿了顿,飞身跳下马,“这匹马也送你,快点走吧。”

他把一个荷包递到绿罗手里,再一抬手拍在马臀上,那匹黑亮如缎的骏马立即撒开四蹄顺着大路跑去。

绿罗扭回身冲他喊道:“我一定会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吉福马摆了摆手,露出他一贯的优雅迷人的微笑。

他抬头看看天空,晌午已过,如果再不赶快,恐怕等他的人就要发脾气了。

于是他足尖点地,飞身掠起,几个起落便已不见了踪影。


千年古刹,松柏成荫,佛塔林立,香烟缭绕。

一踏进寺院大门,吉福马便放慢了脚步,似乎连呼吸都已比在寺院外轻许多。

无论信佛与否,只要一进入寺院,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内心深处都会产生些敬畏之情。

他沿着松柏林里的小路向深处走去,穿过树林是一片佛塔,大大小小共有十几座,佛塔后面是一座孤零零的小楼,额扁上书“藏经阁”。

他刚走到一座最大的佛塔旁时,突听一人说道:“你又不是美人,还让我等这么久。”

吉福马停住脚步,笑道:“你若是美人,恐怕昨晚我便已在这里了。”

话音未落,只见人影一闪,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已轻飘飘落在他身旁。


隐玉坐在小屋前的竹椅上,面对着奇峰峻岭,满眼一片翠绿。

这里真是个世外桃源,宁静祥和。无论什么人到了这里都会从心底里感到快乐,感到平静。

一簇簇野花在墙角静静的绽放,隐玉伸手轻抚一片粉白的花瓣。

忽然她的脸上笼上一层阴云,她想到了南山清幽草堂。

这里与南山何其相像,同样的树木,同样的花草,同样溪水慢流。

但是,为何同样的环境却有不同的心情。

隐玉想起师父赫子修那病态的身躯和只对她严厉的面孔,不禁打了个冷战。

是居住的人不同,赋予相同的环境不同的心情。

二十年来,她每一天都被仇恨包围,被复仇挤压。在她的生活中只有练武,练武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她的心早已被仇恨锁紧,杀掉皇上是她唯一活着的目的。

而如今,事情完全没有像师父说的那样发展,反到是自己陷入一团迷雾。她从复仇的枷锁中走到谎言的陷阱中。

她呆呆地盯着前面的一簇野花,忽然一阵鸟鸣将她惊醒。她抬眼望去,只见四只色彩艳丽的小鸟在她头顶盘旋飞翔。

她抬起一只手停在半空,一只小鸟立刻落在上面,并唧唧喳喳地鸣叫,另外三只小鸟则落在她身边的小木桌上。

隐玉听着小鸟的鸣叫,不禁睁大了眼睛,因为她真真切切地听清楚了小鸟们在说什么。

落在她手上的那只小鸟鸣叫得最欢,隐玉听懂它在讲“这个小屋叫长醉小屋。”

她真的听懂了,她不禁霍地站起身,小鸟们也跟也飞了起来。

隐玉再次静心听它们的鸣叫,但是,令她失望的是,她听到的只是小鸟的鸣叫,并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她又惊奇又兴奋,说道:“刚才我听懂你们说这个小屋叫长醉小屋,但现在你们说的话我怎么又听不懂了?”

“这是因为你还没有完全掌握这种本领。”

隐玉猛然回头,只见第五长醉手里提着一个竹篮走过来。她冲他微微一笑,道:“我要怎样才能掌握这种本领?”

第五长醉把竹篮放在小桌上,道:“笨的方法是别把自己当人看,聪明的方法是找到懂鸟语的高人求教。”

“你知道谁是懂鸟语的高人?”

“我不知道,至少目前不知道。”

“那就剩笨的方法了?什么叫别把自己当人看?”隐玉不禁有些恼怒。

第五长醉面带微笑,他总是一副轻松愉快、不紧不慢的样子,道:“天天与鸟类混在一起,了解它们的习性,把自己当成一只鸟,时间长了总能听懂的。”

“要多长时间?”

“那得要看你的悟性了。不过你天生就具备此项天赋,总有一天会完全听懂的。不像我这种人,就算全身插满羽毛也听不懂一个字,没准到最后连人话都忘记怎么说了。”

隐玉看着他朗声大笑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她从没见过有人会笑得这么大声,师父赫子修就不这样笑,甚至可以说师父从来就没对她笑过。

“我想回清幽草堂。就此别过吧,谢谢你救我出来。”

“你回去之后,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至少也得吃过饭再走吧。”第五长醉从竹篮里拿出几盘菜放在桌上,又从腰间取下葫芦放在旁边,“这是寺院里的斋饭,很好吃。你从来没吃过斋饭吧?”

隐玉摇摇头。

“那就别光看着了,快坐下吃吧。”说着他自己已经坐下开始吃上了。

隐玉坐在他对面,看着他那吃相,好像上辈子是饿死的,这辈子又三年没吃过饭了。不禁皱眉道:“你吃相就不能好看点吗?”

第五长醉头都没抬,道:“吃饭就要有个吃饭的样子,喝酒也要有个喝酒的样子。”说完,他果真拿起葫芦喝了一大口酒,嘴里啧啧有声:“真是好酒,你也喝一口?”他把葫芦递到隐玉面前。

隐玉瞪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第五长醉大笑道:“我又没有传染病,就算有也不会传染给你的。你把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别说是我了,雷都打不动。”

隐玉将筷子往碗上一摔,怒声道:“你喝过了,嫌你脏。”

第五长醉此时刚好倒进嘴里一口酒,闻听此言,不禁一口喷出,大声笑道:“嫌我脏?早上你还用它喝过水。”

隐玉霍地站起身,看着他那得意的笑,真想给他狠狠一耳光,她攥紧拳头怒视着他。

第五长醉放下葫芦,笑道:“怎么?想打我的脸?看你手上的青筋都突起来了,小心指甲刺破皮肤,很疼的。”

隐玉咬着牙紧盯着他,突然抬腿就往山下走。

第五长醉看着她的背影大声道:“山下有皇上和东方印德的人,他们正愁找不到你呢。”

隐玉假装没听见,加快步伐往前走。

第五长醉仍然坐在那里,屁股都没抬一下,继续吃着饭,喝着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