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1节 毕业失业

里臣 收藏 3 10
导读: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1节 毕业失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作者严正声明,此书纯属于虚构,故事发生在宇宙铜河系米粒星球,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谢谢各位。浩瀚宇宙,繁星点点,铜河星系米粒星球,进入视野。


------------------


庄稼地里不时有人说的几句笑话引来大家的轰笑。兵们都解下了武装带撂起了裤管,甩掉了鞋,和村里的百姓们一起插起了秧。


“累不?”村长看着一头汗的高教官问。“不累,在家我可是好把势。”


高教官,高志航,东北人,杭州笕桥中央航校战斗机飞行教官,“在老家,犁地,牛,躺着,我犁!”看他插的飞快但又气喘忽忽的样子,“吹的牛把。”村长疑惑得很。


边上踩着水车的肖勉准尉听了直哈哈,“对,村长,他家买不起牛,那躺着的牛啊是吹出来的。”兵们和村民们都笑了起来。


“喝水啦。”一声清脆的喊声,村里的大婶姑娘们送茶水来了,兵们呼啦都围了上去,笑嘻嘻地争夺起了碗。


肖勉自言自语:“那姑娘脖子真白。”


“哪个?”“哪个?饿没瞧见。”阎海文和梁添成同声张望。


夜半梦中,肖勉又看见了那白脖子姑娘,站在她面前不知说啥,呵呵笑的那是相当的傻,姑娘也笑,铃铛般的。


无休止地往下掉,整个心都悬浮着,伸出手胡乱抓着却什么也抓不到,仿佛是无尽头的深渊,掉啊掉啊,肖勉张嘴欲呼,接着脚一蹬,醒了,一身的冷汗。


从小到大,肖勉经常做梦,有恶梦当然也有美梦。中了500万彩票,数钱到手酸的;美女绕膝,风情万种投怀送抱的;如耗子般被人追杀无处可逃的;但做的最多的还是刚才的那个。小时候问过老妈为啥总是做这样的梦,老妈脸上落着慈祥地笑,“这是长个,做1次长1公分。”肖勉知道是在忽悠他,都23岁了,这梦像老朋友样每月总来一次,这几个星期更是天天在做,就算23年来平均1个月1次,现在个子也比姚明高了吧,直接去美国NBA赚外汇去喽。


“他大姨妈的。”肖勉嘟嚷一句,继续睡。


“集合。”


军号起,1只烟工夫,50多名学员已全副武装站立在麦场。


“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雄,革命壮士矢精忠。金戈铁马,百战沙场,安内攘外作先锋。纵横扫荡,复兴中华,所向无敌,立大功。”


军歌过后,高志航扫视了他的兵们,“弟兄们!”声调低了低,“成绩出来了!自救归队科目全体通过。”学员们欢呼起来,最后一项考核完毕,意味着3年的学习即将结束,“我们将返回笕桥,现在把借老乡的东西立即都还了,注意,1小时后集合,记住一根针一根线都别忘,解散。”


欢呼声中,肖勉发愣:3年的航校生活啊,我即将作为国军飞行员遨游在蓝天中吗?


“肖勉,走,一起把床板快还了。”阎海文说。


肖勉和阎海文睡觉地上垫的是村长家的门板,俩就扛着过去了。


“开拔了就不喝水了吗?”村长的声音。


“哪能不喝水?喝啊。”那是同期学员梁添成。


“喝水,水桶还我做甚?”村长披着夹袄,眼里闪着农民淳朴而又智慧的光。


“开拔了,借的物什要还清,部队的规矩啊。”


“那到了新地方,拿啥喝水?”


“买1个,要不再去借。”


“买个得花钱,借多费力,我这不是现成的嘛。”


“这——,”梁添成说不过村长,看见肖勉了,“来的好,帮我说说理。”


“我乍不说理了?”


肖勉和阎海文二话不说,把门板往村长家的墙上一靠,转身就跑。


“跑啥捏,开拔了,就不睡觉了?”村长的声音传来。


肖勉跑得更快了。


啥?没错,是国军。


中央航空学校6期学员班,肖勉是见习准尉。


“跑什么跑!寻死啊!”急刹车的大奔里司机探出头,恶毒地训斥着,惊魂未定的肖勉连说:“对不起,SORRY。”捡起公文包“BYE”,没等那司机第二句的训斥传来,肖勉以冲刺的速度过了马路,串进了三十层高的office大楼。


刚进公司玻璃门,就看见那日本董事长和王经理从会议室鱼贯而出,“噢哈油,”肖勉低声招呼。


董事长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还噢哈油,都该空八哇了。”再看王经理,正火冒三丈地看着肖勉,手里还拿着肖勉的考勤纪录。


“王总,”肖勉尽力在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


“警告你N的N次方了,还是天天迟到,你眼里还有公司的规章制度,还有我们领导吗?”因此事刚被董事长用日语臭骂一顿的王经理气正没地方撒。


“不是天天,上星期二我没迟到。”肖勉努力辩解。


对电玩从来不感兴趣的肖勉自从发现了阿帕奇这款模拟飞行游戏,就爱不释手,从空中望下,飞驰而过的山脉、湖泊,穿行在灯火灿烂的城市高楼之间令他如痴如醉,快装机关炮的轰鸣,萨尔对地导弹的气浪翻天,令他兴奋莫名。不玩到眼皮粘上决不罢休,哪能第二天不迟到呢。上星期二?哦,那晚上不是老妈最后起来拔了电源嘛。


“还说的出口!”王经理怒火中烧。


“是,是,下次一定注意。”


“下次?没下次了。”


“什么?”


“肖勉,正式通知你,你被开除了。”


“他大姨妈的。”


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第6期学员毕业典礼。委员长从南京赶来,牙疾让他看上去分外的严峻。北伐东征,中原混战,从广州到南京,委员长经历了太多的血雨腥风,他坚信只有培养了自己的力量,才能在这个风云舞台上立于不败之地。刚到南京,委员长就把黄埔军校迁到南京,虽然黄埔前几期出了一些不听话的学生,和他对着干,蔑视着他作为中华民族领袖的地位,但大多数的黄埔生都已经逐步成为国军中的骨干,军校可是制造新鲜血液的机器啊!现在黄埔军校已经改名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了,而面前的这些航校学员都是当年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每期里面挑选出的优秀学生,他不希望从中央航空学校里也跑出几个不听话的学生,开着飞机和他对着干。委员长对航校是花力气的,不仅兼任校长,一有空闲就飞来训话,此次典礼自不待言。


“今天本校第六期飞行生毕业典礼,本校长因为牙疾没有全愈,不能多做训词,现在将我们空军官生所应该郑重注意的最紧要的几点,特地提出来向各位谆嘱一番,对于本届毕业的各学员,就作为临别的训词,同时也希望我全体空军人员特别的留意听取,遵守实行。


“第一件最紧要的事,就是要。。。。。。”


“。。。。。。今日毕业的学生为中国空军之基础,对空军将来之成败,负有完全责任,故应特别自爱自重,自立自强,勉为总理的信徒,国家的干城。”


从蒋委员长手里接过毕业书,肖勉的心是激动的,不仅是肖勉,梁添成,阎海文,所有的学员,包括高志航等教官,都憧憬着驾驶着神鹰,巡视护卫着国家的天空,目睹着国富民安的日子来临。


肖勉,”女友靠在窗口望着肖勉,“我的同事刚在ISTAN买了双新皮鞋,高梆的,才260块,这几天打折,陪我去逛逛吧。”


肖勉正驾驶着阿帕奇躲避开一颗地空导弹,“恩,恩。”


“徐家汇新开了家日本料理,有自助餐的,我同事说那的三文鱼呢很新鲜。”


“他大姨妈的。”肖勉大喊,他被第二颗击落了。


“你在不在听我说话!”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三颗鱼雷?”肖勉回头望着这段时间被疏忽了的女友,心里想着刚才躲避导弹的动作有何不对。“玩,就知道玩,心里还有我吗!”委屈的女友眼睛里噙满了泪。


“别生气啊,好吧,你来玩劲舞团。”肖勉还以为女友要跟他抢电脑。


女友夺门而出。


民国26年3月6日。


雾气弥漫,浓云低垂,不时划过道道闪电,传来阵阵雷声。天空1000米高度,4架Ju52运输机成编队轰鸣而过。


向德国购买的200箱军事器材装备海运至广州港口。


南京中央军事委员会航空委员会电:


即到。密。杭州笕桥。空9运输机大队,限鱼(6)日前将广州德购军备转至杭州笕桥,军委会另派员接收。


自1930年起,德国迅速从一战失败后崛起,国民政府从中似乎看到了强国希望,开始全盘接受德国军事教条,2国政府更是签订了军事援助计划,由德国提供无息贷款用以购买陆空军装备,并由德国派出军事教官训练中国军队装备。刚运抵广州的正是军购的最后一批,若不是华北气氛紧张,战局一触即发,原定铁路运输的军委会这才命令改由空运,迅速装备驻扎江浙的中央嫡系部队。


“Ju52运输机,德国Junkers工厂1933年起制造,3*540KW动力BMW发动机,最大时速275KM/h航行距离1285KM。” 肖勉默默背诵飞机数据,正坐在4号机副驾驶的位置上。


经停福州补充燃料后,再直线飞行2小时,任务就将完成。


带队的第九运输机大队少校大队长眼前出现了一大块两层紧靠在一起的浓云。


“浓云。”肖勉向正驾驶老区报告。


“注意长机命令。”老区,广东飞行员。


民国25年的7月,原广东空军300名飞行员深感民族危亡在即,不愿再追随军阀打内战,在司令黄光锐带领下,驾驶着150架飞机集体北飞中央空军主要驻地杭州笕桥,加入中央空军,轰动一时。实力顿时翻了一番的蒋委员长喜上眉梢,派人送来200万港币奖励费,广东飞行员们婉言谢绝,每人只象征性地领取了100港币安家费。大队长黄少校、老区都是当时北飞一员。


长机按事先约定的动作信号摆了2下机尾,4机开始爬高,试图跨越浓云。


云块大绕行不是好办法,低飞?下面有800米高的山脉。


1100米,1200米,1300米,飞行高度1500米时,依旧看不到浓云的尽头。


“只有冒险穿云了。”老区说道。


长机左右摇晃了几下机翼,其余3机立即明白长机意图,向长机靠拢过去,4架Ju52相互间隔只有二十多米左右,大队长举手向大家示意:穿云通过。


飞机刚入云,四面视界马上变得模糊起来,云中下起了雨,在驾驶舱周围溅起层层水雾。肖勉心中有些紧张,队形如此密集,稍有不慎就有相撞得危险,后果不堪设想。


“么事的,除非被雷劈了。就当仪表飞行考核,”飞了10年的老鸟老区看出了新鸟肖勉的紧张,“注意保持航向,速度不变。”老区一面紧盯仪表保持着飞行姿态,一面说道。


“是,谢谢。”肖勉镇定住内心的慌乱,自己也不是头次飞了,好歹也有了几十小时的飞行经历,现在怎么会心头乱蹦呢?于是,肖勉也一面紧盯仪表,一面用余光观察着周围云隙间隐约可见的队友们。


一分钟过去了。二分钟过去了。


肖勉发梢突然感觉温度升高,这感觉头皮还未感觉到时,一束电光击中4号机驾驶舱,Ju52驾驶舱顶部的铁皮外壳被劈开向而边呼啦啦卷曲,风,一股脑从缺


口涌入,肖勉身边的航图被风瞬间吹成数块飞到身后宽大的机厢内去。


仪表盘吱吱响地向外喷射出蓝色火星,高度表,速度指示仪的指针钟摆般来回晃动。


仪表失灵,“老区!老区!”肖勉惊呼。老区一头焦黑,浑身抽搐,已昏迷过去!


失去控制的Ju52左右摇晃起来,肖勉迅速拿起副控制舵,努力控制住飞机平衡,他看见自己的手指尖正不断射出蓝色电光。


“该死,被雷劈中了。”


感觉有液体在头部流动,下意识伸手一摸,血红一片,接着头部被劈开的痛苦令肖勉不禁呻吟起来。


就在此时,Ju52如老牛负重,气喘不止,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右发动机自动关闭了!


闪电过后,大队长听到了机群中异常的轰鸣声,正仔细左右观察,眼前一亮,出云了。大队长看见4号机正摇晃着如醉汉般摆动,坚持了数秒,带着长音从1500米高度呼啸着摔了下去。原先的那片天空只留下一片淡蓝。


天空淡蓝,老妈收回眺望的目光,看看身边的儿子,“是该去庙里烧烧香,”提前退休的老妈心疼着最近失业加失恋的儿子,“听他二姨妈说,灵隐寺很灵


验的。”


“各位旅客,我们的目的地杭州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将降落在杭州笕桥机场。请大家坐回位置上,系好安全带。”


肖勉这回被老妈拖着去杭州是长这么大头回坐飞机,起飞的时候,就感觉胸闷得很,仿佛有股巨大得力量把他强按在座位上,若不是坐在边上的老妈也因紧张适时地握住了他手,几乎要呼起救来了。自空姐检查安全带走过之后,肖勉就闭起了眼睛,揣测降落时的感觉又是如何。


很快,感觉就来了。先是感觉自己在前倾。感觉心被悬起!这感觉像在梦中,像那常做的梦,这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整个人都开始摇晃,自己在往下掉! 还有风,冷冷如刀割般划过脸颊,手臂,脖颈,一切暴露在外的皮肤!


肖勉身边舷窗外,万里无云。


万里无云。


同一时刻的台北“国立”档案馆。


一批民国残破的档案即将完成它们的历史使命,时间令档案的墨迹正慢慢褪去。现在正被扫描入庞大的计算机系统,供有兴趣的后来者找寻。


扫描小姐将一页被时间染成暗红色的文档放入扫描仪,背后周杰伦的《千里之外》手机铃声响起。


“Hello,”


“Sasa,好久没联络了哦。”


“正上班呢。”


“好啊,晚上去哪里?”


在这女音中,扫描仪显示屏上显示着一行字:民国26年3月6日,空军1架Ju52运输机在杭州南郊因气象原因坠毁,飞行员区、肖二人双亡。


这行字,渐渐淡去了,无影无踪。


扫描小姐将手机放在扫描仪边,按下了扫描START按钮。


手机显示屏正显示日期:公元2007年4月12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