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宪兵2

wangzhegui 收藏 3 76
导读:铁血宪兵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决战临近

精锐的梅村师团被中国军队成功阻击了4天4夜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大上海.成千上万的市民走出残破的家园,满怀希望地站在废墟上远远地凝视着浏河口阵地.最近几天,各路中国军队溃败的消息接踵而至,让人沮丧异常.在这样的形势下,浏河口的血战又重新点燃了人们心中的希望.上海报界也纷纷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

中国军队上海最高指挥官张治中将军将曾魂缴获的宝刀又呈到了委员长的案头.看着家传宝刀在这种民族存亡的关头又失而复得,蒋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慨.当张治中一边擦着额头的细汗,一边把擅自动用宪兵部队的事情在电话里做了报告之后,委员长连骂了几句"娘西屁",把桌子拍的砰砰响.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毕竟上海日军的战斗力有目共睹,前两天广西来的增援部队,仅仅投入战斗一天就伤亡3万多人,他知道一向稳重的张治中一定是被逼无奈,才冒险动用自己的王牌.张治中听出委员长的语气缓和了不少,就趁机报告,说自己眼下实在无兵可派,如果此时将宪兵部队撤下来,那么这个东线战场都将崩溃,40多万中国军队将会惨遭日军的屠戮.电话另一端,蒋长时间地沉默着.忽然,电话里传来了一声长叹."文白啊,宪兵部队是蒋百里将军亲自组织选拔的,是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请你务必将他们的骨干保存下来."张治中知道事关重大,立刻大声回答道:"请总座放心,卑职一定全力以赴!"


就在国民党高层为宪兵部队的安全费劲心思的时候,申报女记者丁潇潇冒着枪林弹雨跑到了浏河口前线进行采访.根据上峰的指示,指挥官曾魂象征性地透漏了一下部队的番号,但对诸如部队人数,装备,伤亡情况等只字不提.杜海涛作为宪兵部队的新任参谋长接待了丁潇潇,这是个可爱活泼,又很有思想的女孩儿,杜海涛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饿感觉.不过,丁潇潇似乎更喜欢和曾魂交谈,她总是抓紧一切机会,跑到曾魂面前进行采访.

"听说您不仅是军校的高才生,而且还上过大学,留过洋,那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自己的经历呢?"一向严肃谨慎的曾魂被她弄的苦笑不得心里暗想这和打仗又有什么关系呢?几天恶战下来,自己的部队伤亡惨重,张将军又说手中无兵,眼看对岸的日军越来越多,曾魂愁的连饭都吃不下.而且弟弟曾亮又身受重伤,现在还在昏迷当中,本来就心情烦躁的他也不再想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地关注着对岸日军的阵地.本来以为这个漂亮的女记者会知难而退,可没想到她竟托着腮,在一旁面带微笑地注视起自己来.曾魂身经百战,却不知道怎么应付这样的场面,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异常地和丁潇潇并排坐在一起.

善解人意的杜海涛悄悄下了一道命令,没有重要敌情的时候,谁也不许去打扰他们.他心里明白,指挥官太累了,需要有个温暖的地方休息一下.



接近拂晓的时候,战场的情况又发生了突变.十几架大型飞机在阵地上空飞过之后,平日里呼啸而下的炸弹没有出现,倒是在天空深处降下了无数的伞包."是伞兵!"慕容克眼尖,随手拿起身边的机枪就对着天空扫射起来.各个阵地的宪兵们也纷纷举起武器,向天空进行扫射.日军的伞兵也在半空中开火,双方密集的火力在晨曦中构成了一幅别样的风景.

曾魂连忙派卫兵将丁潇潇送下阵地,大声过来杜海涛."你快集合兵力赶赴前沿,日军的伞兵是来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步兵很快就会冲上来的."杜海涛不敢怠慢,立刻组织兵力赶到了前沿阵地,可惜却晚了一步.中国军备落后,所以战争主要靠陆军,所以很少见过伞兵,何况是这么大规模的空降伞兵,一时间手忙脚乱,被埋伏在不远处的步兵打了个措手不及.杜海涛赶到前沿阵地的时候,日军已经形成了绝对的火力优势.虽然组织了几次反冲锋,但还是被对方压制了下来.与此同时,曾魂亲自率领警卫连对空降下来的日军进行围剿.虽然凭借着空降出其不意地打了中国宪兵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双方单兵素质的差距毕竟相差太大.日军的空降部队刚一落地就被宪兵们刀砍枪刺消灭了一把半儿,剩下的也没坚持多久,也纷纷赶着去靖国神社投胎去了.


尽管消灭了伞兵,但中国军队的前沿阵地也全部被日军夺去,宪兵部队全部后退到主阵地,拿出所有的武器弹药,派上所有能参战的人员,准备做最后的战斗.

上海日军指挥部内,灯火通明.侵华日军司令官和军事顾问加藤亮一边品着西湖龙井,一边听着梅村少将对前线战事的汇报.梅村将在浏河口所遭遇的抵抗做了详实客观的汇报,然后躬身站在旁边等待训示.司令官突然转过头问道:"加藤君,你对浏河口的战事怎么看?"加藤亮微微欠了欠身,认真地回答道:"阁下,我觉得这支部队就是我当初在南京遇到的神秘军队.在南京的时候,我接触了国民党的一些高级将领,我发现他们并非想我们所想的那样愚蠢不堪,事实上,他们中不乏天才,比如蒋百里.从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看,这位英娘早逝的天才将军显然在尝试着为他残破不堪的国家训练一支新型的军队.情报显示,我们面前的这支军队虽然只有几千人,但他们的战斗素质和军人的勇气足以让我们惊叹.我觉得支那政府是想以他们为骨干,训练一支全新的现代化的军队,以此来和帝国对抗."说到这里,加藤亮喝了口龙井,司令观轻轻点了点头,梅村更是竖起耳朵,生怕漏掉一句.

"蒋不会不知道他的军队不是我们的对手,可这一次他拿出了全部血本和我们在上海苦战,这么傻的事,他为什么会做呢?我个人以为,他是在以此赢得国际的支持,从而得到大量外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旦各国的外援一到,他就会用这只神秘的部队为基础组建一只全新的,现代化的部队.这支部队的每个士兵都可以凭借他们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战术能力立即成为一个连,排级的军官,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在1年时间里,组织起一支十几万人的,可以和帝国军队抗衡的精锐部队."


加藤亮的话,让梅村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看似乞丐的支那政府居然还有这么惊人的构想,更庆幸自己的指挥官如此有战略眼光.司令官听完加藤亮的话,由衷地点了点头."我的意见是,立刻向浏河口方向增兵,即使把增援部队打光了,也要消灭这支中国军队!"司令官一口喝尽了杯中的龙井茶,大声命令道:"动用全军总预备队,消灭这支支那 军队!""嗨!"作战部里的军官齐声回答道.


浏河口,中方主阵地前.荷枪实弹的日军正在按照惯例用刺刀逐个扎在中国士兵的尸体上.慕容克看的两眼冒火,吩咐手下把迫击炮拿来,对着日本兵就是一顿炮轰.可迫击炮弹药极其短缺,几声爆炸之后,对方看着中国军队没什么声音了,就又继续验尸.慕容克狠狠地将帽子一把拽下,用里砸在战壕里,不忍心再看兄弟们惨遭死后凌辱.

曾魂最后一次向上司请求援助,但仍旧未能如愿.他心里清楚,如果自己撤退,那么整条防线必将崩溃,那时候成千上万的国军将士必将惨遭屠戮.他更明白,如果自己不撤退,面对越来越多的日军,最后只能有一条路.作战会议开的异常沉闷,似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丁潇潇没有撤到后方去,而在一旁做起了记录员.

"作为职业军人,我们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今天兵临城下,我也说几句心里话."曾魂看了看在座的军官们,大家纷纷坐直了身体,等待下文."身为中国军人,我们却同室操戈多年,这些年,我一直以参加内战而深感耻辱.今天,我们能有机会在这里为保卫国家而战,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不瞒兄弟们,我们对面的日军 现在绝不少于4万人,此战之后,生死难料,我希望大家能在此写下遗书,嘱托后事."平日里铁骨铮铮的汉子们一下子红了双,纷纷掏出纸笔嘱托后事.


丁潇潇忽然发现曾魂自己没动笔写,就上前问他为什么不写.曾魂露出一丝苦笑,缓缓说道:"我全族都被鬼子杀了,现在就剩下我和弟弟了,我们两个就不必嘱托什么了."说完,他缓缓地转向窗外,身影落寞,丁潇潇忽然发觉自己开始有些了解这个神秘的男人了."你要是战死了,我埋!"丁潇潇斩钉截铁地说.曾魂转过身,有些吃惊地望着她,露出了前所未有,饱含深情的笑容.

杜海涛没有写遗书,他觉得大丈夫战死沙场是莫大的荣幸,能得马革裹尸就是万幸了,更不原让家人睹物思人.

浏河口日军阵地上,各式重武器各就各位,蝗虫一样的士兵躲在装甲车后面,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天蒙蒙亮了,杜海涛擦了擦手枪,抬起头,恰好看见旭日东升.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