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中国荣誉----铁血宪兵

wangzhegui 收藏 10 570



姓名:王磊


性别:男

笔名:王者归来

联系电话:0451-59885650

通讯地址:



电子邮箱:shoosy3@163.com





































铁血宪兵

1934年,南京国庆节上,国民政府邀请各国驻华使节参加盛大的阅兵仪式.国防部长何应钦异常热情地将日本驻华武官加藤亮带到主席台的重要位置,站在国民党总裁的身边.各国使节都密切地留意着这细微的举动,谁都知道自从9.18事变后,中日双方就在华北地区摩擦不断.尤其是喜峰口和19路军在上海的血战,都吸引了各国关注的目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驻华武官加藤亮面前走过,他撇着八字胡,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中日两国的国力相差太大,体现在军队的装备上就更加明显.作为职业军人的加藤亮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如果不是凭借着强大的国力,小小的岛国怎么能打的中国喘不过气来.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突然,加藤亮脸色变的异常难看,吃惊地望着正从自己身边列队走过的队伍.职业的敏感让他猛地一惊,手心中已经渗出微微的细汗.这样的军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被连年内战,自然灾害拖的疲惫不堪的国家怎么可能拥有这样一只军队?一连串的疑问在加藤亮的脑海中不停地闪过.加藤亮忽然明白了对方刚才的热情原来是另有深意,他下意识地偷偷瞥了一眼国民党党魁,身边这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德国军事顾问,什么也么说,眼神中却有说不出的嘲讽.加藤亮嗓子里像进了只苍蝇一样觉得异常难受,阅兵仪式尚未结束,他便找了个借口急匆匆地离开了主席台,坐着轿车一溜烟地离开了......


当天下午,加藤亮立刻用特急电报向陆军本部发了一封急件到东京.

陆军本部,灯光有些混暗.几个佩带将星的男子正在仔细研究电报上的每一个字:南京阅兵式上出现了一支极其特别的中国军队,他们精神饱满,训练有素,全部德式装备,人数大概在4000左右.对方可能在建立一支特殊的现代化部队,希望本部能够予以重视.身材矮小,精神矍铄的元帅拿起电报逐字逐句地推敲着.几个将军恭敬地垂着双手站在他身边,本部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压抑,谁也不敢大声喘气.

"加藤君素以谨慎闻名,身经百战的他能发出这样的电报,就可以想像实际情况可能比电报上写的更糟糕.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也许在预示着支那军队正在有步骤地改变,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立刻全力搜索相关情报,我将觐见天皇,呈报此事.""嗨!"将军们必恭必敬地让出一条路来,让元帅通过.

电报被封进绝密文件夹存放了起来.


神秘之师

1937年,8月末的某日下午,整个上海都笼罩在硝烟之中.昔日的十里洋场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鲜血,炮弹,尸死尸,逃难的人群,扭曲的面孔,大声啼哭的婴儿交织在一起,幻化成一幅人间炼狱的悲惨画面.中日双方投入了上百万的部队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全力拼杀.战争,就像一个巨大的熔炉一样,将上百万的年轻人迅速吞噬,熔炼,这里没有人类的尊严与关爱,有的只是为生存的抗争和丑陋的贪欲.

松北码头,枪声渐渐稀疏下去.几百名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士兵猫着腰冲上了中国军队的阵地.一名军官模样的年轻人从中国士兵的死尸堆里爬了出来,十几个日本兵立刻像饥饿的野兽发现了猎物一样,端着刺刀扑了上来.年轻军官显然有着很好的武术基础,虽然伤痕累累,但却接连刺倒了几名日本兵.然而,蜂拥而至的日本兵迅速将他团团围住,体力渐渐不支的他不停地向后退,生死系于毫发之间.

就在这时,急促的枪声响了起来.成片的日军陆战队倒了下来.一群装备特别的中国士兵动作异常迅速地冲了上来,双方很快就短兵相接,拼起了刺刀.围困年轻军官的日本兵很快便倒在对方的面前,快的让人无法相信.这只部队武器特殊,作战也非常特别,所有子弹专打日军的面部,近距离搏斗格杀也极其凶猛,基本上两三个回合就能将对手置于死地,年轻军官顿时看的目瞪口呆.他的部队刚刚和日军交过手,对方强悍的战斗力让他至今还心有余悸,怎么面对这只神秘的部队,日军就突然变的这么不堪一击了.

年轻军官被带到一个神情严峻的军人面前,军官连忙向这个佩带上校军衔的中年人敬了个军礼."你是哪支部队的?你们长官呢?"上校面无表情地问道."报告长官,卑职是18军284团6连连长.这就是我们团的阵地,到现在为止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上校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们是什么时候投入战斗的?""昨天中午."上校的脸色有些难看."你们一个团打了一天一夜就打光了?"话音未落,年轻军官猛地扑上来,把上校摁倒在地上.上校顺势一摔,反手将他擒拿下来,刚要发火,忽然发现一个日本伤兵拼尽余力向自己开了一枪.随从们立刻将伤兵击毙.

上校拍拍身上的灰尘,露出了少有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报告长官,上尉杜海涛.""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684宪兵部队的一员了,我是宪兵部队长官曾魂,你就做我的警卫吧."这时,一个参谋模样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向上校曾魂报告日军已被全部消灭.对方报告完之后刚要离开,便被曾魂喊住了.他面无表情地走到参谋面前帮他掸去了身上的尘土,目光柔和,接着又整了整对方的领口,转过身来之后,又恢复了严峻的表情."传我的命令,各作战部队急行军向集结地继续前进!"

几百个日军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消灭了,杜海涛被这支神秘部队惊人的战斗力惊的目瞪口呆.他脑子里空荡荡的,一言不发地紧紧跟在曾魂身后.


几百个日军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消灭了,杜海涛被这支神秘部队惊人的战斗力惊的目瞪口呆.他脑子里空荡荡的,一言不发地紧紧跟在曾魂身后.

花旗银行大厦,临时改建的作战指挥部.日军甲种师团师团长梅村少将一边赏玩着当年在帝国军校比武得来的宝刀,一边忙中偷闲地回忆着过往的时光.想想自己进入帝国军事学院的时候,还只是个20岁出头的毛头小子,血气方刚却青涩的可以,常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这把古色古香的中国宝刀就是从同学蒋的比武中赢来的.宝刀是梅村军校同学,国民党领袖蒋的传家之宝.想到这里,梅村淡淡地笑了笑.想不到世事多变,当年的手下败将却凭借着出色的政治手腕成了国民党的总裁.

梅村的思绪又从过去延伸到了现在.自从宣布效忠天皇开始,梅村便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一直铭记着父亲为自己阐述的武士道精髓:以暴力求得生命的价值,以死亡来突破人生的极限.战争与死亡,正是武士求道的关键所在,只有学会蔑视死亡,看淡一切才可能领悟到生命的真谛.可梅村觉得自己离父亲所说的武士之道还有很大的差距,起码他就没有真正蔑视死亡的勇气.梅村不得不承认,他自己早已被窗外的惨烈景象所震撼了.他想不明白,一向窝里斗,派系纷争不断的中国人究竟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和帝国的军队进行战斗.要知道日本军队的空军和海军都占绝对优势,陆军的装备,训练以及单兵作战能力远远超过这群像叫花子一样的中国人.

可梅村想不明白,这些垃圾一样的士兵居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勇气.他亲眼看见过对方的士兵为了保住阵地,竟然端着刺刀向坦克进攻,像割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自己都看红了双眼.曾经有一个师的中国部队被自己包围了,打到最后居然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阵亡!梅村一直把死亡视作樱花飘落一样的唯美,可他今天才发现,原来血雨山河的壮丽不止是日本军人的专利!

突然,副官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打断了梅村的思绪.他把前方最新战报递交上来,梅村的目光猛地被吸引住了,极度震惊的他差一点失手摔掉手中的宝刀:自己一支500人的大队被全部消灭,却没发现对方的尸体!双方伤亡比例竟是500:0.梅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日军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凭借着现代化的装备和优秀的单兵素质形成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中国军队.这也就是为什么20多万的日军可以把70多万的中国部队打的毫无招架之力的原因.作为王牌师团,自己手下的部队都是最精锐的,可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梅村有种不详的预感,也许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劲敌!


神秘部队的出现很快就被呈报到了日军的最高指挥部,同一天里,相关的战斗通报以及伤亡报告也纷纷呈递上来.日军高层向所有部队下达了通报,要求一旦发现这只神秘部队,就必须集中优势兵力,不惜任何代价,将其歼灭!

暗潮汹涌

宪兵部队和日军有发生了几次正面冲突,他们再次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一路击溃日军几支部队,击毙大佐2名,自己仅阵亡了几十人.杜海涛因为在战斗中表现出色而被安排到曾魂身边做副官.很快,宪兵部队就赶到了集结地点--租界内新盖的几十间营房.杜海涛知道日本人轻易是不敢进攻租界的,而且这些营房伪装的非常好,空军很难发现.究竟是什么部队能得到这么重视,杜海涛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前方战事紧张,日军每天都在推进,气势咄咄逼人.宪兵部队休整了两天,杜海涛也渐渐了解了这支部队的一些基本情况.这是一支特殊建制的部队,指挥官曾魂,下设4个支队,有曾魂统一指挥.在所有军官中,支队长田周生性平和,待人热情.杜海涛和他最谈的来,接触的时间一长,田周就给他介绍起了这只神秘部队的来历."9.18之后,政府预感到中日必有大战,于是便在德国教官的帮助下训练一大批新型部队.这些部队是从200多万现役军人中秘密选拔出来的4000名精锐,战斗力相当出众.支队长曾魂是黄浦高才生,参谋长曾亮是他的亲弟弟,兄弟两人的老家在东北."说到这里,田周抽了根烟."他们兄弟俩全族138口全被杀了,小鬼子太他妈狠了,连襁褓里的孩子都没放过."田周性格温和,这还是杜海涛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说粗话,也大概能猜想出日本人的屠杀有多残忍了.

刚开始的时候,杜海涛觉得田周的话多少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不过没多久,杜海涛就发现这支部队真的很特别,几乎是人人身怀绝技,心高气傲,有能用手掰开砖块的,有能在水里长时间憋气潜伏的,有能双手使枪的,有精通十八般武艺的,总之是谁都不服谁.都是20出头的血性汉子,私下来也没少过过招.要不是部队纪律异常严格,说不定早就出什么什么大事了.

指挥官曾魂不停地向司令部发电报请示什么时候出战,而司令部却犹豫不决.谁都知道这支部队是总裁的心头肉,此次派他们来前线也就是为了表达一下他与日军决一死战的决心.没总裁的手谕,谁敢调用这样的宝贝部队.所以,尽管前线相当吃紧,中方指挥官张治中将军也不敢轻易调动.

时间一点点流逝着,士兵们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松了下来.可就在这时,却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4支队长慕容克暗杀田周未遂.消息传来之后,全军上下一片哗然.在这支特殊的部队里,无论军官士兵都有一种特别的傲气,所以不同支队之间的关系也相当冷漠.不过2支队长田周却是个特例,他为人随和,虽然身手不凡,有很高的指挥才能,却一直低调做人,所以大家对他都很尊敬,人缘也最好,谁也想不明白,慕容克为什么要痛下杀手?

当曾魂带着杜海涛等人赶到出事现场的时候,医官正在给田周包扎伤口,怒气冲冲的慕容克则纠察队狠狠地摁倒在地上,场面嘈杂,有些失控.曾魂冷冷地走到大家面前,人们立刻安静了下来.曾魂用凌厉的目光看了看田周,又扫过了慕容克,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要麻烦行刑队的兄弟们来执行军法了."田周没说话,低着头若有所思,慕容克面容狰狞,嘴角剧烈地抽动着.突然,慕容克哽咽起来,泪水漫过了脸颊."我要杀了这个混蛋!他杀了我弟弟......"在场的人全都惊的说不出话来.曾魂紧皱了一下眉头,刚要继续问下去,田周突然仰天长叹."长官,我来说吧.我生在上海,小时候家里穷,也没读过什么书,日子过的很惨.那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别人能开着汽车,抱着女人,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而我就不能呢?您的命好,生下来就不愁吃穿,不会知道贫穷是一种什么感觉.那时候,穷人死了,草席一裹就扔了.我越想就越觉得自己不能再过这样的日子,于是就加入了青帮,做了小混混."士兵们屏气凝神地听着,慕容克恶狠狠地看着他,不停地磨着嘴角.

"为了能出人头地,为了金钱,女人,地位,我跟着大哥不停地打打杀杀.慕容克的弟弟就是那时候被我杀的,我还记得他死时候的表情--他太年轻了.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们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越想越觉得这样活下去没有意义,于是就当了兵.""放你娘的狗屁!你杀了我弟弟,还说的这么好听,老子不杀你誓不为人!"慕容克情绪异常激动,几次挣扎着想站起来,但都被按了下去.

曾魂面色凝重,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纠察队把慕容克放开,接着招呼田周和慕容克一起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营房里.曾魂的警卫立刻将门从外面关上,所有人都站在原地等待着.

10几分钟之后,曾魂带着两人走出了营房."我不管你们每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有什么恩怨.今天,你们站到这里,就是684部队的一员,你们是来保卫国家的,不是让日本人看笑话的.军人的归宿是在战场,而不是挨自己兄弟的黑枪!"接着,在曾魂凌厉的目光下,田周和慕容克都表示绝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彼此报复.事情解决了,但慕容克阴鸷的目光让人心寒,谁都知道这仇恨还没有结束.

曾魂将两人的部队分别布防,宪兵部队中隐隐涌动着不安的情绪.杜海涛没想到这只部队的成分这么复杂,他隐隐地感觉到684部队不仅战斗力出众,如果闯起祸来也绝对不回小.对这只暗潮汹涌的部队,他有些不太放心,甚至产生了离开的想法.

可还没等杜海涛决定何去何从,上峰的命令就到了--宪兵部队立刻赶赴战事最为激烈的浏河口前线,接替第5军阻击日军.

浴血浏河


浏河口,国民党第5军防线即将全线崩溃.经过4天4夜的激战,第5军全军阵亡三分之二,连以上军官几乎换了一遍.军长身受重伤,全军消耗殆尽.骄横的梅村师团发起强大的攻势,前线战事吃紧,中方前敌指挥张治中无兵可派,冒着被处分的危险动用蒋的心头肉--宪兵684部队.曾魂带着矛盾冲冲的宪兵部队接替第5军,以4000宪兵和日军3万多人的精锐部队进行硬碰硬的搏杀.


曾魂接到命令之后,迅速带领所有部队赶到浏河口接替下了损失惨重的第5军.司令部下了死命令--死守浏河口.宪兵部队迅速部署完毕,一个撤退下来的老兵忽然觉得不对劲,拉住杜海涛说道:"兄弟,你们怎么就这么点儿人?我们在这里前后投入了两个军才勉强支撑到现在,你们这点人和几万鬼子干,那不是找死吗?"杜海涛什么也没说,拍了拍老兵的肩膀,端着机枪跟着曾魂跑上了阵地.


宪兵部队作战方式特殊,每次都把日军放进有效射程里在开火,而且设计准度极佳,几乎枪枪致命.虽然战场上的枪炮声稀疏了很多,但日军的伤亡急剧增长着.梅村师团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伤亡惨重.连续发起了几次攻击,可除了留下几百具尸体之外,连中国军队阵地前沿的100米都没有冲过去.看着士兵们又一次退了下来,老谋深算的梅村预感到对手已经换了,这样打下去自己捞不到什么便宜.立刻要求空军,巡洋舰,以及炮兵进行炮火覆盖,然后进行冲锋.

很快,日军的飞机便分批次呼啸着飞了过来.停泊在港口里的日军巡洋舰也将炮口对准了中国军队的阵地,陆军的炮兵更是猖狂地前进到前沿才开炮.一时间,雨点般的炮弹倾泄下来,浏河口阵地笼罩在一片火光硝烟之中.

可让梅村没想到的是,在如此密集的火炮攻击下,中国军队不仅没被打垮,反而越战越勇.每次炮火一停,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就响起密集的枪声,而且还偶尔有几枚迫击炮弹打过来.梅村知道,迫击炮因为数量太少,是中国部队很少使用的武器,由此可见对方一定不是一般的军队.

宪兵部队在24小时里打退日军8次攻击,自身也伤亡不小.一天一夜下来,阵亡数百人,几乎全部负伤.鬼子的枪声停了下来,战场上出现了少有的安静.2支队长田周弯着腰巡视着自己的部队,安排卫生队救助伤兵.突然,他发现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站在显眼的地方用望远镜观察日军的动静.这时,一声尖叫撕裂了硝烟密布的空气,一枚炮弹毫无征兆地飞了过来,田周立刻冲了上去将对方扑倒.

"轰!"炮弹在两个人身旁不远处爆炸,飞溅起的泥土洒落在他们身上.田周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拉起了地上的人."谢谢啊,兄弟,要是没你,我他妈就死在这儿了......"对方突然不再说了,恶狠狠地瞪着他.田周这才发现自己拼死救下的竟是慕容克,场面有些尴尬.田周讪笑着转身离开了,慕容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紧紧顶着田周的背影,掏出了枪,又放了回去,又再次掏出枪,接着狠狠地摔在地上.当他终于下定决心举起枪的时候,田周已经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因为进攻不力,日军上海指挥官在电话里对梅村大加指责."梅村君,作为帝国军人,你太让我失望了!"梅村放下电话,脑海中反复萦绕着司令官的这句话,倍感羞辱.出身武士世家的梅村把名誉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司令官的话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狠狠地打落桌子上的水杯,大声命令道:"派坦克部队参战!"

十几辆坦克一线排开,每辆坦克后面都跟着几百名日军.因为有坦克的掩护,所以中国部队的射击大打折扣,日军猫着腰躲在坦克后面,宪兵们一点办法也没有.来前线传达命令的杜海涛忍不住骂了句娘,立刻跑回指挥部想曾魂报告.

曾魂用力柔捏着太阳穴,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突然,他猛地收住脚步,转身对副官说道:"组织决死队,将手榴弹,炸药包捆成一捆,让前线放过鬼子的坦克,专打步兵.由决死队组织第2道防线,专炸没有步兵配合的坦克.""是!"副官转身走了出去.杜海涛也报名参加了决死队,曾魂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说道:"好样的!"

日军坦克欺负守军炮火太差,肆无忌惮地冲过了浏河口主阵地.慕容克趴在战壕里,坦克从他头顶开过去之后,他立刻跳出来组织士兵拦截日军的步兵.想想刚才被鬼子的坦克打的窝囊,慕容克掏出手枪对着坦克连放了几枪."姥姥的,等爷爷有了火炮,不打的你们叫娘我都不姓慕容!"

日军山崎大佐估计中国部队的防线已经被坦克冲乱了,立刻指挥步兵大批压上.可他没想到坦克刚开过去,中国军队的所有火器就都响了起来.一枚迫击炮炮弹不偏不歪地正好落在他身边--士兵们把他扶起来的时候,大佐已经咽气了.

没有步兵跟随的坦克仗着自己的钢筋铁骨,继续前进.杜海涛所在的决死队带着炸药向日军坦克发起了自杀性冲锋.骄横的日军根本就没把这些零散的士兵放在眼里,直到冲在前面的坦克相继发生了爆炸,后面的坦克才连忙开设了机枪口,疯狂地进行着扫射.在巨大的钢铁怪物面前,杜海涛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他发觉自己的双腿不停地打颤,身边的士兵已经吓的湿了裤子.在坦克密集的机枪火力下,很多决死队员还没冲上去,就被打成了筛子,身上的炸药也提前爆炸,像一簇簇灿烂的烟花,夹杂着血腥的气息纷纷绽放,绚烂异常.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还在家乡等他的未婚妻.那个青梅竹马,温柔贤惠的女孩儿现在正趴在窗口等自己回去吧.杜海涛痴痴的想,枪炮声竟然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眼前出现了幻觉,他和心爱的妻子正在一起逗弄着胖嘟赌的儿子,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温馨幸福的气息.突然,幸福的画面被日本人的坦克撕的粉碎,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杜海涛突然想起一个学生在街头演讲时说的话,他说日本人来了,要杀光我们深爱着的亲人,破坏掉一切我们珍惜的东西,我们不是为某个党派某个人而战,而是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深爱的父母,女人,孩子,亲朋.想到这里,杜海涛狠狠咬了咬牙,带着炸药包冲了上去.


突然,前方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喊声.杜海涛循声望去,发现刚才吓湿了裤子的士兵正被一辆坦克从身体长碾过,腰部以下全被碾的粉碎.士兵哭喊着拉响了手中的炸药,一声巨响过后,日本人的坦克嘎然而止.杜海涛跪了下来,泪流满面.


日军的坦克尝到了苦头,立刻掉头向后退了回去.


深夜鏖战

杜海涛率领的决死队成功的击退了日军坦克的进攻,曾魂和每一个满身血迹,幸存下来的决死队员用力握手,眼中的泪水滚滚涌动.

梅村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心烦意乱.前线的战事让他大为恼火,进攻的坦克损失了将近一半,而拥有皇家血统的山崎大佐也意外阵亡,司令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在这样下去,自己的部队非被拖垮不可.梅村想不明白,自己面前的部队究竟是些什么人呢?如此能战的部队在中国可没听说过啊!突然,他想起了几年前在陆军本部做参谋时看到过的一份文件."莫非是那支阅兵式上的部队?"梅村自言自语地说道.接着,他用力地挥了挥手,似乎要将烦闷的情绪赶走.

强攻看来是不行了,梅村脑子里闪出一个新的方案.他立即命令属下组织军官敢死队,挑选精锐准备夜袭.

当天深夜,日军对宪兵部队两翼进行压制性射击,集中炮火对阵地中部阵地倾泄炮弹.中国宪兵们根本就没见过这么密集的火力,被打的抬不起头来.异常凶猛的炮火很快便将宪兵部队中部的防线撕开,揉烂.挑选出来的日军快速向前突破.梅村亲自举着从蒋手里赢来的宝刀冲了上去.

在日军炮火中侥幸活下来的宪兵们拼死抵抗.手中的武器被打坏了,就拿起石头做武器,或者干脆赤手空拳地和对方撕打起来.常常是一个宪兵要和几个,甚至十几个日军搏斗.一时间,中部阵地上哀号声响彻天空,撕打声,枪炮声,叫骂声响成一片,双方的尸体堆积在一起,将战壕都给填满了.

双方展开肉搏战,战事极其惨烈.防守的中国宪兵损失惨重,战线被撕开,大量的日军纷纷涌了上来,左右两翼的没阵地也变的岌岌可危.参谋长曾亮要求带预备队增援,曾魂没有同意,而是指派1支队长张爽带领预备队冲上去."为什么不让我上?"向来性情温和的曾亮拦住曾魂大声问道."你还不太成熟,担当不了这样大的责任."曾魂缓缓地说道.

"你是怕我死在战场上,对不对,哥哥."曾亮显得异常激动,指挥部里顿时变的鸦雀无声."曾亮参谋长,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曾魂前所未有地怒斥着弟弟."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你忘了我们全族都被日本鬼子给杀了吗?爸爸,妈妈,还有被糟蹋的体无完肤的大妹,小妹......""不要说了!"曾魂的脸色变的极其难看,曾亮的热泪滚滚而下."哥哥,我是你弟弟,但我更是军人!日本鬼子冲上来了,我不能在这里躲着,我要冲上去,我是军人,不是怕死的懦夫!"曾魂铁青着脸,半天没说话.终于,他极其艰难地说道:"参谋长曾亮协助1支队长指挥.""是,长官."曾亮擦干眼泪,敬了个军礼,大踏步地离开了.杜海涛目睹了兄弟争吵的这一幕,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喜欢上了这支部队.

潮水一样的日军涌了上来,曾亮的增援部队立刻和对方拼杀在一起.可日军越来越多,很快就把曾亮他们反包围起来.慕容克率领部队过来支援,却被凶猛的日军紧紧围困住.日本兵看到军官模样的慕容克,立刻按照<步兵操典>上的守则,退掉了枪中的子弹,围了上来.慕容克身边的士兵一个个倒了下去,到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他狠狠地用帽子擦了擦脸,接着将帽子高高抛起,大喊着和对方拼起了刺刀.

田周发现慕容克被困,立刻不顾一切地杀了过来.没想到彪悍的日军又将田周等人也包围了起来.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田周和慕容两人被围在了一起,两个人背靠背,举着刺刀和日本兵对视着."没想到,和我一起战死的居然是我的仇人."慕容克无限感慨地说道."如果并肩作战的是一个朋友呢?"田周转过头说道.慕容克没说什么,连忙扭过脸,擦去眼角的泪水.

曾魂派去司令部的联络员跑回来告诉他,现在司令部也仅剩下一个警卫营了,已经不可能有部队来增援了.求援无望,曾魂带领指挥部的所有人员投入了战斗.田周和慕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正遇见身受重伤的曾亮身受.杜海涛带领着几个机枪手对着日军一顿狂扫,才勉强将日军压下去.就在众人再也支持不住的时候,曾魂带着指挥部的最后一点有生力量赶了过来.

骄横的梅村依靠着强悍的体魄和过人的刀法,在众人簇拥下一路杀了过来,中日双方的士兵交织,扭打在一起.日军的飞机在阵地上盘旋了几圈儿之后,怕伤到自己人,转了个弯儿就飞了回去.日军所有的炮火都停了下来.几倍于宪兵的部队日军冲了上来,阵地上变的异常沉闷,银冷,到处是冰冷的刺刀,耀眼的大刀,一片光彩的幻影在上下翻飞.

曾魂在人群中,躲闪,跳跃,格挡,刺杀,把身旁的日军杀的连连后退.他忽然发现一个光着上身,手握军刀的中年胖子在一群日本兵的护持下冲了上来.曾婚立刻意识到这个人身份不一般.他连忙招呼身边的杜海涛等人集结在一起,如同下山虎一样向对方冲了过去.梅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觉得肚子一凉,鲜血喷涌而出.曾魂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几个要来抢救梅村的日本兵也被曾魂挑翻在地.


剧烈的疼痛使得梅村跌倒在地,宝刀也掉了下来.杜海涛冲上来又是一枪,却被梅村的卫兵挡了下去.看到主帅身馅被砍成重伤,日军立刻赶来救援,队伍显得有些混乱.这时,宪兵们抓住机会,立刻发起反击.梅村被部下拼死救下.慌忙向己方阵地逃去,日军士气顿失,纷纷溃败.中国宪兵凭借着残破不堪的武器,以决死的勇气发动了反击.黑暗中日军相互推挤践踏,死者不计其数.曾魂抬头看看天色渐渐,命令停止反击,收拢兵力准备防守.

经此一战,双方元气大伤.宪兵部队自曾魂以下非死即伤,全凭奋勇精神苦苦支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