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108)

辛十三郎 收藏 0 5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10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哥哥说对了一半,这第二杯酒应为先生与哥哥的重逢而干!一个光明磊落的性情中人,一个是威风凛凛的少年英雄……”

庞统把文姬的话接了下去:“还有一个是伶牙俐齿,有着闭月羞花之貌的女中豪杰!这第二杯酒,理应我三人共饮!”

文姬也不推辞,把杯子与二人一碰,把酒饮了。她挽起袖子,再把三个杯子劳动人民满:“那这第三杯酒呢?”

罗伊笑了:“应该为今天到来的司马敬喝!”

庞统大声回应:“将军与庞统想到一起了!”

文姬本来想提议为将来的胜利干杯,罗伊和庞统怎么说为了司马敬呢,她大惑不解,怔怔地看着二人。

“妹妹你就不懂了!杀了司马敬,先生会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也断了吕蒙的一条手臂,借此可以直捣东吴水师!你说这第三杯酒不为司马敬喝为谁喝?”

“原来如此!”文姬喝完了酒,问庞统:“先生,司马敬今日真的要来么?”

“姑娘与将军赶快用膳,庞统猜想,还有半个时辰,司马敬就要到了!”

“啊?”罗伊惊讶了:“先生料事如神,算得这么准?”

“不是庞统料事如神,是司马敬容不得庞统活过今日!”

说话之间,一衙役前来禀报,说城外来了黑压压的大队骑兵,已经快进城门了。

罗伊抓过酒壶,对着壶嘴猛喝了一大口酒,再拿起一鹿腿上的精肉塞进嘴里,大喊一声:“拿刀牵马!”

衙役们抬着刀,牵着马来到罗伊面前,罗伊提刀跃上马背。庞统抓住马缰:“将军切记,以司马敬拔剑为号,将军来早了打草惊蛇;来晚了一步,庞统的命休矣!”

“罗伊记住了!”罗伊两腿一夹,红鬃烈马向着树林奔去。

文姬看着罗伊远去的背影,问庞统:“先生,文姬想必己有了安排?”

“姑娘说的不错!庞统还要请你相帮!”

“怎么个帮法?”

“来人,把给文姬姑娘准备的东西拿上来!”

一衙役捧着一件用绸缎蒙着的家什上来,文姬揭开绸缎,是一把精致的琵琶。“文姬姑娘,庞统听说你在铜雀台为将军唱了一曲《青青河边草》,被人誉为天籁之音!今日委曲你了,能否将你为将军唱的曲子,再唱一次!”

文姬笑了,庞统真是太精明了。他不仅借此可以欣赏这支名曲,还可以让司马敬来后,松懈他的警惕。文姬怀抱琵琶在椅子上坐上,右手手指轻轻一扫弦,琵琶发出一声声清冽之音。

文姬意识到这是一把千古都难以寻觅到的好琴,她动心了:“先生,要文姬唱曲不难,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姑娘尽管说!”

“唱完曲子后,把这把琵琶送我!”

“实不相瞒,庞统知道姑娘要来耒阳,就从突兀卧儿人手中花重金买回这把琵琶,特意送给姑娘的,只不过今日派上用场而已!”

“先生说的可是当真?”文姬感到不解,庞统算准罗伊要来,那是从天下大事推算而来;自己在耒阳的三岔路口,是随心所欲任选了一条路。要是她走上经东吴去凌烟的路,不仅与罗伊失之交臂,连庞统也见不着,哪来他为自己准备这把琵琶之说?再一想,鬼使神差中她选择了耒阳,说明在冥冥之中,老天爷早已安排好了!既然是天意,文姬不再想了,她向庞统说声“谢谢”,就在琵琶上调起弦来。

庞统让三班衙役,在他的座椅后一字排开,然后自斟自饮,怡然自得地等着文姬开口。庞统不仅满腹经纶,而且精通音律,他听文姬调弦发出的琴声,就知道她确实是此中高手,六根弦调出的音不仅恰到好处,音阶还非常准。文姬在琴上轻轻一拨,五根手指一扫弦,琵琶飞出一声极为悦耳的巴音。庞统一声“好”还没有叫出,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如急风暴雨、山呼海啸般席卷而来。众人扭头一看,东边腾起浓浓的尘嚣,烟雾中闪出身着铁甲的东吴骑兵。

为首的一名东吴将官,发现了在旷地上的庞统,他手一挥,庞大的骑兵队伍围着旷地飞奔,渐渐形成一个圆圈,把庞统等人围在中间。三班衙役没有见过如此阵仗,一个吓得面如土色,呆若木鸡。司马敬从队伍中闪出,在庞统面前勒住马。他傲慢地看着正在饮酒的庞统,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庞大夫,别来无恙?”

“有恙!山人一脉不合,周身不安!”

“何至于此?”

“将军明知故问!”

司马敬一声冷笑:“先生还在生本将的气?”

“不敢!”

司马敬打量着丰盛的酒宴,这才注意到怀抱琵琶的文姬。司马敬是个循规蹈矩,不太好色之人,见了文姬也不免一惊。文姬怀抱琵琶半遮面,他虽看不真切,但文姬周身冰肌玉骨之美,他早已收在眼里。

“敢问先生,她是何人?”

“将军没有知道的必要……”

“大胆!”庞统话还未说完,司马敬猛然喝住:“尔等竟敢如此与本将说话!”

庞统不紧不慢的喝了口酒,斜视着司马敬:“大胆的是你!鄙人官小,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按东吴官制,武将管军不管民,见了地方官,也要下马行礼。将军不下马也就罢了,何故咆哮公堂!”

司马敬被庞统问得理屈词穷,恼羞成怒的他怒吼一声:“你公堂在哪里?!”

“将军走到哪里,都督行辕就跟到哪里;自然山人在哪里,公堂也就设在哪里!”

“岂有此理!”

“将军何必动怒,下马陪山人喝上一杯,再听上一曲天籁之音,如何?”

司马敬从柴桑长途奔袭耒阳,早已人困马乏,望着满桌子的好酒好菜,不由动了心。庞统早已被围成个铁桶似的,谅他也插翅难飞。何不趁此先解了肚中饥饿再说下文。他从马下来,走到酒宴前,大大咧咧的想往罗伊坐过的椅子上坐。

庞统站起身来阻止了司马敬:“这交椅岂是你能坐的!来人,给将军抬把椅子来!”

司马敬涨红了脸,右手按住了剑柄:“本将为何不能坐?”

“它有王者之尊!何谓王者,将军应该知道,也就不要有非分之想!”

司马敬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这狗才,气煞我也!”

文姬冷冷看着司马敬:“将军何必气恼,更不该开口骂人。都说东吴是礼义之邦,身为将军竟然如此不知礼数,想必满朝文武更是野蛮粗鲁!”

“这……你!”

司马敬被文姬说得张口结舌,想要动怒,又碍于她是一红颜,只好把气压下去。

文姬放下琵琶,起身为司马敬倒了一杯酒,双手捧到他面前:“将军喝下此酒,消消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