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公然抠脚!在美国才知洋人一样粗俗

女生公然抠脚!在美国才知洋人一样粗俗


--------------------------------------------------------------------------------


万维读者网 作者: yimin 2007-04-12 12:48:06


刚才看沈宏非博,正在谈中国人到了国外怎么不丢人。我这辈子对沈老最服气的是他那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可以把话题自由延展、上升,比如丢人这件事情,在我这里只是落实为:千万不要随地吐痰、抠鼻屎、挠耳朵,对人咳嗽,满嘴饭说话,肆无忌惮剃牙……在沈这里就可以由西方商业文明和中国农耕文化的分野追溯来源,而在今天则成为“全球化进程中的创伤性体验”。


“创伤”确实很准确,不过受伤的却是我。



美国人确实是个随便的民族,来到这边有些事情让我大为意外,比如卫生习惯,至少在北京除了吃饭从一个盘子里夹菜,大家是很少共享容器的。比如说我盘子里的东西如果咬了一口,我断然不会再把这食物分享给别人,即使分享,肯定要强调给别人哪部分是没有动过的。现在你要是给人夹菜不用公筷那就是极度没有教养。结果在美国几次吃饭,老外不仅很好意思地把吃过的东西分给别人,大家甚至把一杯子里的酒你喝一口我喝一口地传递,到我这里,眼神如自家人般殷切,还不好意思不喝。


但这星期遭遇的两次事件确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第一件事情是上民主课的时候,这期“民主、发展和法治”是一客座教授来讲的,声音极为弱小,还有些口吃,我坐在前面几排,只能听见每次他中间停顿,问大家“有问题吗?”下面一片沉默,于是他就埋头继续自言自语。这还不是让我最难受的事情,因为我突然发现,旁边的一个美国女生在抠脚丫!


这女生跟我中间差一个座位,她开始把趾甲涂得很红很亮的脚放在座位上的时候,我虽然反感倒也能容忍,米国么,自由么,宽容么……但是,她把脚板朝向我的时候,她那脚脏得真叫可以,这就让人很不舒服了,但随之她开始抠起脚丫并且好像很有收获地扔掉了什么,简直要让人呕吐了。我怒目相向之,不过这满脸雀斑的姑娘根本没注意,或者根本就不想注意,她沉浸在抠脚丫的乐趣里,于是我绝望地望向前去,只听到那教授细小飘忽的声音,我简直要疯掉了。可是我坐在整列座位的中间,假如我起身走开,动静太大。所以我用了此生最大的耐心陪着脚丫姑娘抠到了下课。到下一节课的时候,我首先观察地形,无论如何要离她远些。


但坏运气躲是躲不过的,这星期四我的摄影课,所有的程序全都一样,一个迟到的女孩坐到我旁边,把脚放到座位上的时候,我就有很不好的预感,果然到了课中,她旁若无人地抠起脚来。但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课堂,我们邀请的一位女摄影家正在展示她的照片----她是爱伦·马克的学生,教授也坐在离脚丫女士不远的地方,我的Fellow帕特莉西亚则正坐在脚丫女士后面,我环,他们都好像没有看见一样,脚丫女孩用抠完脚的手去接传阅的照片,态度极其自然。


脚丫的故事到这节课结束的时候到达高潮,这是此女孩和彼女孩不同的地方,她把自己的拖鞋拾了起来,举在眼睛前面,开始仔细地研究!


沈宏非对于在国外未能保持体面地中国人发表评论说,中国人的毛病就是把个人问题扩大化,非要推给一集体,自己丢人了,就说是中国人丢人了,自己遭遇了不公平待遇,就说是整个民族的耻辱。


反而推之,我也不能说美国女孩们喜欢研究足底就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我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遭遇了不同寻常的小规模群体性事件,因之体验了“全球化创伤”,并且知道它是臭脚丫的味道。(杨非博客)






vivisimo转帖编辑:前几日见一坛友大赞老外素质高,不是想质疑他在有限时间有限场合见到的有限情景的真实,但建议看问题须全面。该转帖也不是为了掩饰国人素质有待提高的事实,更不是为了某种心理平衡,只是希望我们能更充分的了解这个世界的全貌,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丑陋面,任何绝对的美化和丑化都是可笑而无助于事实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