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汉唐雄风第一部第四十九章远东间谍战(一)


第一部 第四十九章 远东间谍战(一)


散会后,我把主要人员和李克坚叫到了我的办公室里,再开一个小会。我严肃地道:“你们都记好了,我不管你是谁只要贪污,我就毙了他,你们的高级军官更要以身作则,别人给你的所有的东西,一律不收,或者上交,就算是贿赂者我也格杀无论,彻底断绝贪污受贿这一条路。你们明白了没有?”“明白!”大家回答道。我放松道:“好了现在不需要那时严肃,大家放松一下。对了克坚,政府的事你来抓一下,同时我会任命你为三军总参谋长,军队这一块也不能放松。”李克坚笑道:“头,你要累死我啊。”我懒懒地道:“你就能者多劳吧。”这时陈子昂道:“对了头,你陆军司令是谁还没有任命。”龙屠日在狠狠地敲了一下他头道:“这还要问吗?司令当然是头了。”我大笑道:“不错,我任命我为东北军总司令,兼陆军司令,你们谁有意见?”“没有、没有、我们都没有意见。”李克坚代表大家说道。我看了在一边的一直没有出声的杨瑞道:“杨瑞你就当陆航部队的司令好了,你现在还是在海军干,现在你的直升飞机营暂时当作舰载机用。等我们的直升飞机多的时候你再正式上任。”杨瑞笑着点点头。

我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部队?”龙屠日道:“在朝鲜的部队由参谋长易飞带领,应该不会出事,我打算先在长春设立第一军的办事处,开展征兵工作。”其他几个军长、司令也说先留在长春开展工作。要成立学校、征兵等一系列的事,有的他们忙的了,部队暂时交给各自的副手,让副手们在部队开展大练兵的运动,以提高战斗力。我心里也明白,他们说的是十分好听,一个个是为了工作,要征兵的征兵、要办学校的办学校,而陈子昂的理由更是理直气壮,说他毕业于哈工大,他要到工厂里去帮忙,而刘晓光则说他要给陈子昂打下手。其实个个都是要领了第一个月工作资后,给自己放松放松。现在除了朝鲜其他地方以无战事了,都是一些善后的事,缴匪的事也进入了尾声。我笑了笑也就默许了。他们这帮人个个象阴谋得逞的样子出了我的办公室。

出了门后陈子昂给了刘晓光一拳道:“团长,你老人家什么借口不去找,给我打下手?你还想的出来。”刘晓光傻笑道:“我们空军现在招人,我说我去找飞行员,头会信?空军可不象陆军那样,枪一拿就可以上战场上。我们要到航校里去招,现在航校还处于招人阶段,一个飞行员都没有,教官都比学员多。”龙屠日笑道:“行了,现在正在起步阶段,到了明年就要好多了,大家去领工资去。林司令,你现在可是我的衣食父母。给点钱罗。”林彦笑道:“好说,大家的工资头让我来发,每人一个月800块大洋,按照现在的市价你们个个都是富翁了,等到德国的机器运来后,那里面有印钞机,到时再印纸币。还有大家的工资都是只会涨不会跌的,每年按10%的基数上涨。这就是头所说的高薪养廉,就算一般的士兵,他们的军饷都足以养活一家四口人的水平。军费开支将来肯定不小。政府人员也是高工资,我看头是下定决心要高薪养廉了,要是谁贪污了,我看头肯定会要他的命,这真的不是开玩的。算了不说了,走大家领工资去。对了王超你还欠了我一顿饭。”王超叫道:“我什么时候欠你一顿饭?”林彦笑道:“你忘了,在我们演习前,你让我给你找个电脑软件,找到了请我吃饭,结果我帮你找到了,但演习开始了,所以你就一直欠着。”王超苦笑地摇头道:“行、行,这件你还记得,我请、我请。大家一起去。我们好久都没有聚一聚了。”

大家领了钱后一起了车向长春最大的饭店“国际饭店”驶去。大家下车后把警卫员打发走了后,一起向大门走去。门口两个白俄看到了大家连忙叫道:“欢迎长官、欢迎长官。”并殷勤地把门打开。谢小林好奇地问道:“在这里怎么还有俄国人?”云心寒给了他一拳道:“老兄,不要那么没有知识好不好。十月革命的时候,不知有多少白俄跑到中国来,留在东北的特别多。”大家边说边进去了。这时饭店的经理急忙跑了过来他认识龙屠日,当初龙屠日占领长春后,曾经在国际饭店里宴请过一些社会明流。经理跑过来道:“龙将军,您来了,我马上就给您安排雅座。”陈力诚道:“不用了,我们就在大堂好了。”经理赔笑道:“这位将军,大堂比较乱,还是雅座吧。”王超道:“大堂好!我说大堂就大堂。”大家都笑了起来。林彦道:“王军长,我们这一顿吃不穷你的。”王超叫道:“我才不是怕吃穷我。”龙屠日打着圆场道:“好了,就大堂吧。”不一会大家就在大堂坐定,点上菜就海吃起来。王超吃的最多,一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阮雪道:“王军长,你吃慢点,没人给你抢。用不着把他吃回来。”王超笑道:“阮雪你现在的样子好多了,不要一天到晚一幅杀手的面孔,让人看到就怕。”阮雪苦笑地摇摇头。这时陈子昂点起了一根烟,慢慢地吸了一口。站了起来道:“我上个卫生间。”说完就向卫生间走去。陈子昂放完水后,走出了厕所,抽着烟向大堂走去,刚过一个转角突然他感到一个柔软的身体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怀里,陈子昂本能的把她一把推开。那人“啊”的一声倒在地上。陈子昂定睛一看,地上倒着一个美女,一头的黑发披肩。只见她身穿一件素色的旗袍、瓜子脸,一双桃花眼、水蛇腰、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一时间把陈子昂给惊呆了。那女子叫了起来:“长官、救命、救命啊!”陈子昂一惊连忙过去把她扶了起来。那女子软弱地靠在鹰飞的怀里,一股幽香直冲陈子昂脑中。鹰飞心神一震,一股热流涌从心间。顿时他就有点心乱神迷起来了,同时脸上也露出一个色狼式的微笑。鹰飞用他最温柔的声音道:“小姐,对不起,你没事吗?”在陈子昂怀里女子用惊恐语调道:“长官,救救我。”这时陈子昂凭着军人的直觉,猛的一抬头,发现在走廊尽端有几个大汉急急向这里走来,而在鹰飞怀里的那个女子抖地更利害了。

陈子昂的英雄救美的英雄气慨一下子就上来了,他轻声地对那女子道:“是不是他们想欺负你,放心一切有我。我来帮你摆平。”这时那几个大汉走了过来,看到那女子被鹰飞搂在怀里,而鹰飞穿着一身东北军军服。一个象打头的人陪笑道:“这位长官……”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鹰飞冷冷地打断:“滚,马上滚。”顿时那打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狠狠地道:“小子,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完从身后拔出一把匕首并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帮主是谁?说出来吓死你。告诉你我们是猛虎帮的,我们帮主和中央刚刚任命的东三省主席李主席可是好朋友。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这个女人我们帮主看上了,不过我们帮主喜欢交朋友,到时还可以给你喝点汤。哈哈……”躲在陈子昂怀里那名女子的身体更是抖的利害。

陈子昂拍了拍怀里地那女子的肩膀轻声道:“你放心好了,一切有我呢。”他抬起头一楞道:“你看,李克坚会不会这种事。”那群打手顿时楞住了,这时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我看这种可能性不会是很大,但不排除这种可能。”另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要是这事是真的,我看那个老奸如何向头解释。我早就说干掉那个老奸算了。”那群打手转过身去一看其中一个他们认识,正是龙屠日。顿时那群打手们脸色掺白。龙屠日冷冷地道:“我不管你是猛虎帮、还白龙帮的,现在你们给我滚!!!”那群打手乖乖地溜了。这时陈子昂对怀里的那女子道:“小姐,现在没事了。”他发现那女子身体已经晕了过去。这时房昊天道:“老鹰,这样把,把她扶我们这那一桌上,让她休息一下。”鹰飞把不得听到这句话。鹰飞道:“那你们还不把路让开,没听说过女士优先,你们两个有点绅士风度行不行。”龙屠日和房昊天两人一笑,让开路道:“请,小姐先请。”陈子昂小心翼翼地抱着那女子走向大堂。龙屠日在后吹了一个口哨对房昊天道:“老房,鹰飞的桃花开了。”

陈子昂小心地将那姑娘放到的坐位上,倒了一杯酒给她喂了下去。不一会儿那姑娘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发现一桌的人都好奇的看着她。她不由下意识向鹰飞靠去,鹰飞连忙用警告的眼神扫向大家,顿时大家都笑起了。这时龙屠日笑道:“好了,你们不要再逗别人了。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什么地方。怎么会惹上那些流氓的。对了我看你好象还有俄国人的血统,不象能告诉我们吗?”那女子哭着道:“我叫卫克蕊,我的爷爷的原俄国的贵族,俄国十月革命后,他逃到了东北,并就此住在长春了。我住在东门大街,几年前我妈妈生病了,为了给我母亲治病我只好出来做舞女,没想到几个月前我被猛虎帮的帮主看中了,他要让我当他的小老婆。我不愿意,他就………”卫克蕊已经涕不成声了,鹰飞赶忙低声地安慰她。龙屠日连忙道:“你放心,我们陈司令会给你做主的。”这时陈力诚也凑着热闹道:“是啊,我说表哥你还是送卫姑娘回家吧。”陈子昂乘机把卫克蕊扶了起来道:“卫姑娘我送你回去吧!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卫克蕊软弱地点点头轻声道:“谢谢陈司令。”而这时卫克蕊双眼里竟然闪出了一道寒光,是那么快、是那么狠,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嘲笑,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无法发觉。可惜卫克蕊的那道寒光还是被三个人发现了。阮雪身为一个杀手他是随时保持着警惕,以对付任何可能出现的事件。还有两个正是新上任的反间谍局的云心寒、和军情局钟彬这两个人,由于他们的职业关系,他们对一般事务都有着敏锐感觉,所以卫克蕊这道冷光并没有瞒过这三人。他们三人相互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大家看着鹰飞带着卫克蕊上车走后,大家也就散了。

云心寒上把钟彬、阮雪拉上了自己的车,上车后阮雪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那女人没有杀气,冥月带着一个小组以经跟上了。”他的意思明白地说明了鹰飞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云心寒意味深长也冒出来了一句话:“故事很感人,时机选也很好,可惜卫小姐你还露出破绽。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何方神圣。”钟彬也冒了一句道:“看来我们有的玩了,卫小姐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云心寒笑了笑对司机道:“回总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