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四节

zxxd 收藏 3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听到了蔡伟斌的喊声,一群人从农舍附近的帐篷里跑了出来,看到陈明都高声叫着“排长”围了过来,这些都是原来陈明老一排的战士。

人越来越多,一会儿,陈明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密不透风,不单是陈明原来排里的战士,很多以前一连的老战士都围了过来,大家叽叽喳喳的询问陈明康复的情况以及离开部队这段时间的情形。

被晾在一边的王强,自从当了营长后,回到一连还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冷遇”,看围过来的战士越来越多,他大喝了一声:“干什么?有什么话晚上回去再说,都散开。”

这时人们才发现营长还一个人被晾在车子的另一边,不再紧紧围绕着陈明,大家散开了一些,但还是没有走开。

蔡伟斌这才想起刚才是准备帮营长开门的,十分不好意思的跑过来说:“营长,呵呵呵,我们这不是见到陈排长,太兴奋了嘛!呵呵呵。”

“什么陈排长?部队都改编了,一排长是你。现在正式宣布,陈明伤愈归队,任一连连长。”王强看到这种情形也挺高兴的,不过他仍努力的板着脸,大声宣布道。

“唉呀,太好了,这段时间我还正在犯愁呢!陈连长这一回来,咱们连的工作开展起来就更顺利了!”副连长郑大全握住他的手,高兴得合不拢嘴。

陈明也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郑副连长,你也是我的老领导了!在工作经验比我丰富,你可要多帮助我才行啊!”

“小明,我们又在一起了,哈哈哈。”叶毅紧紧地抱住了陈明,他是陈明在部队最好的朋友,更是陈明的老班长。

“班长,班长,我回来了。”陈明也是紧紧地抱着叶毅,上次在346高地的战斗中叶毅负伤被送到后方的医院去休养,相反倒比在格扎兹克负伤的陈明更早的回到了部队。

“好了,好了,几个大男人,不要唧唧嬷嬷的,悄悄话,晚上躲到被窝里去说去!”看到几个老一排的人依然围绕着陈明,他又大喝了一声:“一连排以上干部到连部去,其它人该干嘛,干嘛去。”

*********************************************

经过头天晚上几乎一个通宵的交流和讨论,陈明对连里的情况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

他觉得现在一连的主要问题不是训练不足,而是新老战士心理上的不同造成的,老战士基本上都是经历过数次血战的,对于战争的残酷性有了一定的认识,而新战士基本上都是从国内补充的预备役士兵,虽然体能、战术等训练都很充分,但是与经历过战斗的老兵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就像陈明同叶毅说的那样:“你说在今天的演练中,机枪朝天打,然后用取掉印信的82迫击炮弹模拟德国的150榴弹炮,光是听些声音,老兵不怕,新兵没感觉,这自然就没有效果。”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陈明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他带着通讯员把附近的走了个遍,让后在树林的深处找了一块训练场,

这是一条土沟,他带着一个排的人重新加工了一下,挖深了一些,也扩宽了一点,挖出来的土就堆在了前面,然后接着两天,他轮流带在各班的新战士蹲在土沟里,然后由蔡伟斌带着2挺机枪在远处朝着这一通猛扫。

方法很简单,效果却不错,短短几天就让这些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新兵立刻经历过了什么叫做枪林弹雨,这样既可以让他们提前熟悉一下战场上子弹横飞的感觉,又可以让他们模拟一下在战壕中被敌人机枪压制的情形。

一开始,叶毅还担心机枪的穿透能力很强,万一有几发打偏了的子弹,刚好穿过了土堆伤到了后面的战士,可是陈明同他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他就不再为这事担心了。原来陈明在射击的前一天晚上,悄悄地找到已经“接上头”的空军飞行员、他的老同学张策,同他们飞行团借了一些薄钢板,连夜同郑大全悄悄地埋在了战壕前的那些土堆里,这样就算有子弹打偏了,有钢板,也不会穿透,伤害后面的战士。

众多的新兵在经历过几次头顶上子弹“哧溜,哧溜”的飞过以及子弹钻进脑袋前面土堆的“噗噗噗”的声音之后,不安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越来越多的战士开始按照老兵的教导,学习辨别弹着点以及火力袭击者所处的大概方位。甚至有几个新兵更是拿出了自己的镜子把它固定在刺刀上小心的伸出掩体,利用镜子了观察外面的情况,手边摆开了几颗手榴弹,完全一副进入状态的样子——因为他的班长告诉他,如果战场上,敌人进攻过程中,如果被敌人的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的话,手榴弹是个不错的武器。

紧接着,他又搞来了一批炸药,在树林中建立了一条“死亡路”。说是死亡路,其实挺安全的,老兵们对这条路都不屑一顾,因为这就是一条长200米的曲曲折折林间小路,道路都作了标记,在路外不规则的布设着一些炸点。然后,他就让那些没有经历过战斗的新兵一班为单位在小路上快速通过,同时在他们的附近引爆炸点,模拟炸弹爆炸的情形。

经过了以上两种特殊的训练方法,一连的新兵同老兵的差距有了一定程度的缩小。

由于部队还有机场警卫的任务,只能分批进行训练,所以这两种训练持续了两个星期。

完成了这两项训练,陈明又带着他的连队又开始了实战应用射击训练,射击训练部队一直在搞,可是陈明认为这种在靶场上的训练距离战场上的情况有一点远,既然现在远征军的补给十分充足,那么为什么用一些弹药来换取战士们更加精确的枪法呢?

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伏尔加河边的某处便不时有枪声响起。

经过了这近两个月的训练,一连新老战士的战术素养都得到了相当的提高。更主要的是陈明已经完全适应了连长这个职务。

现在,陈明正被一群战士围着坐在伏尔加河边上,他们刚刚结束了一次10公里武装越野,守卫机场的工作很轻松,加上空军的高炮连,足有6、7百人守卫着这几十架飞机,所以为了不让部队闲出毛病来,所以他加大了部队日常训练的量。除了执勤在岗的战士和派出的巡逻队以外,陈明现在带着2个排的人在外训练,反正带了通讯器材,出来的距离有不远,所以他不担心机场会出什么问题。

点着了一支烟,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体能也恢复到了顶峰状态,10公里的武装越野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坐下没有一会儿他就恢复了过来。深深地吸了一口,他吐出了一个烟圈,他觉得新配发的装具十分的不错,整个套件由一个Y型背带腰带和弹药包、腰包等十几个部件组成,左右胸各有三个装着一个30发子弹的弹匣,弹匣放在那里,除了取用方便外,从某种程度上还可以护住胸腹,等于多了一层有有限防弹能力的护具。而其他的水壶、折叠工兵铲、防毒面具、手枪等等的东西则挂在了腰带上。六枚卵形手榴弹则分别弹匣包的下面,方便取用。当然这套装具除了让士兵在行军时省力、战斗时方便外,一些小配件也让陈明觉得总装的那些人还是费了心的,比如说装水壶的铝盒子就是饭盒,平常水壶就放在里面,节省了空间,而拿出水壶喝水也很方便,不用像以前那样要几乎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解下来才行,当然还有挂在右胸吊带前的防炮耳塞陈明也觉得是个不错的东西,经过了前几次的战斗,虽然自己的听力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是他的不少战友都有点耳背了,现在有了这小东西,在敌人炮击的时候应该是可以起到作用的。

陈明知道他的部队能够作为这种装具的第一批试用部队,一定更那些知道他身份的老家伙有关,不过这不算什么坏事,他也就欣然接受了,反正顶着一个援苏首战先锋的名头,虽然被改成了警卫部队,可是现在的独立团一营首批试用一些新东西,还是不会让人产生什么怀疑的。

“连长,喝点水。”身后的通讯员申小石递过了他的水壶。

“谢谢。”接过水壶,陈明知道小石头,除了让他喝水外,还想告诉他,自己今天没有偷懒。

申小石是个新兵,个头不大,一双大大的眼睛时刻都透露着精明。这家伙在前天的武装越野中偷懒,耍小聪明,不但背包里没有放备用弹药,就连随身携带的这几个弹匣中都没有装子弹,水壶也是空的,没想到那天武装越野结束后,陈明接着搞了一个射击训练,出来的两个排加上连部的人,只有他的枪没有响。发现了他这个小举动,陈明也没有说他,更没有发脾气,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找了几块石头帮他把负重补齐了,然后拿起他的枪和背囊就走,想要抢回自己的东西的小石头,每次都被陈明一句“你累了,我帮你”给堵回去了,搞得他赤手空拳掉了一路的眼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