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八章 几番交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楚寒定眼望去,男子正是昨天夜里陪着陈诗嫣的“护花使者”!

“诗嫣!”男子喘着粗气跑过来,眼却睇向楚寒。

陈诗嫣无一丝表情:“你怎么来了?”

男子谀颜:“我来接你啊!”

陈诗嫣不置可否,木然:“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郑琨!”

楚寒示礼:“你好!我是楚寒!”他伸出手。

男子含笑,握着楚寒的手,一触即放:“幸会!我是郑琨!”

接着很技巧地把楚寒撇在一边,转对陈诗嫣:“诗嫣!我们走!车在那边!”

楚寒洒脱一笑,耸耸肩,向陈诗嫣与郑琨轻点一下头,告辞离去。

“诗嫣!我们走吧!”郑琨催促。

陈诗嫣望着楚寒远去的背影很不是味,她跌下脸走了几步,冷冷道:“郑琨!你以后不要来学校接我!”

郑琨顿时脸色不好看,狠狠瞪了楚寒的背影一眼,沉默不语地走在陈诗嫣前面。

第二天,田秘书来看楚寒,作为中央首长的专职秘书,他的官也不小了,如果下到地方去,怎么也是厅级以上的官员。田秘书不喜张扬,他约楚寒在北大校外一个干净的餐馆见了个面。

从餐馆出来,楚寒满面春风,田秘书不仅转达了首长对他的关你怀,而且还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他的组织问题解决了。

想想自己上个月奋勇向上,诚表决心,写申请积极向组织靠拢,可校方理都不理,现在倒好,不用自己费神费力轻轻松松解决问题,楚寒不由一阵感慨:“所谓组织、纪律也是人为的!”

下午,楚寒按时按点走进图书馆,却意外发现左边靠窗处第五张桌子自己常坐的那个座位上已坐了人,以前也不是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只是极少!

楚寒踌躇着还要不要过去,座位上的人已在用犀利的目光瞪着他。楚寒摇摇头,只得无奈走过去,他进门时已发现那占他座位之人是陈诗嫣。

“怎么?我是老虎吗?”陈诗嫣冷若冰霜,“会吃了你?”

楚寒讪讪一笑,在陈诗嫣侧旁坐下来,然后打开书,低头阅读,现在最明智的做法便是沉默。

陈诗嫣狠瞪一眼,突地一把抢过楚寒手中的书。

楚寒愕然,暗忖:“太蛮不讲理了吧!”

“怎么?不高兴啊?”陈诗嫣好像很有理似的,“我要看你这本书!”

楚寒苦笑,站起来准备离开。

陈诗嫣急问:“你要去哪?”

楚寒很无辜:“你把我的书拿走了,我看什么?我只能再去借一本了!”

陈诗嫣这才把心放下,低下头,不再理会楚寒,她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

“我这是怎么啦?”她摸摸自己的脸颊,上面滚烫如火。可看到楚寒那副漫不经心,从从容容的样子,她又好生恼火:“谁叫你惹我的!”

陈诗嫣耐心地陪着楚寒,她看书看得少,看楚寒看得多。在陈诗嫣的窥视之下,楚寒也没有心事看进书,一个下午,时间过得既香艳暧昧,又艰苦难熬。

陈诗嫣合上书,站起来,楚寒抬头问:“怎么啦?”

陈诗嫣向窗外鲁鲁嘴:“太阳下山了!”

楚寒收拾好,说:“我们走吧!”

走出图书馆,陈诗嫣并没有分手的意思,她撩一下掉下来的刘海,扭头问:“楚寒!我还不知你住哪呢!带我去看看!”

楚寒迟疑道:“下次吧!”

陈诗嫣恚然,暗忖:“一个臭男生宿舍,有什么了不起,有人求我我还不去呢!你不让我过,我偏要去!”表面却表现得很淑女:“好吧!”接着又道:“楚寒!上次你借我书,我还没有感谢你呢!我请你吃顿晚饭吧!”

楚寒忙推却:“不了!不了!那点小事,你不要放心上!”

陈诗嫣瞪一眼,抢道拦在楚寒的前面,誓有楚寒不答应,绝不肯罢休之意。

路上人来人往,许多人侧目望向两人,楚寒叹一声:“好吧!不过,是我请你吃饭!”

陈诗嫣才不管谁请谁呢,只要两人能在一起就行。

桌上摆着一盘烧鸡,一碟青菜,还有一碗三鲜汤,楚寒自顾低头喝汤,旁边一碗米饭上已堆满了鸡肉,那全是陈诗嫣的杰作。陈诗嫣饭不吃饭,只顾盯着楚寒看,看到有意思处,便抿嘴轻笑,然后再拼命给楚寒添菜,好像请客的人是她一样。

楚寒瞟一眼那堆积如山的鸡肉,心里直发颤,连筷子都不能下了,谁吃得完啊?

这是家很干净的餐厅,吃饭的人很少,楚寒与陈诗嫣坐在二楼包厢里,透过挂有窗帘的窗户可以看见外面步履匆匆地行人,时而还有清脆的单车铃声传来。

楚寒轻抿一口汤,抬起头,仰靠到背椅上,带着微笑注视着陈诗嫣,以前他并不觉得陈诗嫣怎么样,接触几次后,发现陈诗嫣越看越好看。

陈诗嫣莹莹的明珠滚动,雪白如玉、细如青葱的双手交叉,撑在铺有白布的餐桌上,尖尖的下颌搭在由手拱起的“手桥”上,她在暗想:“这个楚寒真的与众不同!”

楚寒不知陈诗嫣在想什么,但见她出神若呆,轻轻一笑,捉狭地把那碗堆满鸡肉的碗推至陈诗嫣面前,然后抬抬手,示意“你吃”!

陈诗嫣不觉哑然失笑,美眼狡桀转转,站起来,走到楚寒跟前,扯着楚寒的衣裳,指指自己那边,示意“过去”!她要与楚寒换座位。

楚寒拗不过,只得依从了陈诗嫣。陈诗嫣坐下后,脸上带着得色,乜视地点着头,暗意“敢跟我斗”!那碗堆满鸡肉的饭碗又回到了楚寒面前。

这整个过程,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却几番交锋,陈诗嫣感到一种默契与舒畅。

楚寒认输,大声叫道:“服务员!”

陈诗嫣不解:“楚寒!你想干什么?”

“时间不早了,买单啊!”楚寒道。

“买单?”陈诗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说:“我已买啦!”

“买单”是一个外来词,在当时的中国很少有人用,陈诗嫣怪异地瞟一眼楚寒,猜想楚寒可能有国外生活经历。

“你已买啦?”楚寒疑惑,他没见陈诗嫣离开过。

“是啊!”

“不是说好我请客的吗?”

“下次吧!下次你请,记住哦,你欠我一顿饭!”陈诗嫣俏皮。

这时,一个服务员过来,问:“同志!什么事?”

陈诗嫣抢说:“没事了!”

楚寒却说:“请稍等,麻烦你帮我装一下,我要打包!”他指指桌上的菜。

服务员愕然,很少有客人如此要求,不由鄙视地睃一眼。陈诗嫣转着炯炯的目光凝视楚寒,楚寒十分洒脱自然,并不觉得丢人,陈诗嫣暗点头,对楚寒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走出饭馆,天还没有黑,楚寒问:“陈诗嫣同学,要我送你吗?”

陈诗嫣摇摇头:“不用了,我坐公共汽车回去!”

“好吧!你路上小心!”楚寒挥挥手。

陈诗嫣突提醒:“记住哦!你欠我一顿饭!你还答应下次带我去你宿舍!”

说罢,不待楚寒回答,挥挥手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