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目标!两水洞(十一)

iji5000 收藏 20 108
导读:<<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目标!两水洞(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目标!两水洞(十一)

山耗子高高的举着双手,看着对面树林里冲出来的队伍!心里暗想这次肯定要完蛋了!那么多解放军死在自己手里!大当家的又已经死了!自己还不得被拉回去千刀万刮了?

可是当山耗子仔细看着对面的军人是时!愣住了!

一群穿着和解放军明显不一样的军装的人!为首的是一个大鼻子!蓝眼睛的家伙!


为首的大鼻子看着这群穿着解放军土黄色军装的土匪们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表情。特别是带着狗皮帽子的山耗子!因为山耗子高高举起的右手上正晃荡着已经送开扳机的驳壳枪!

一个东方人摸样的人走了过来!


"朝鲜话?!"山耗子显然听清楚了!但是没有听明白!"他们不是解放军?怎么还有个大鼻子?朝鲜人?美国人?"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解放军!"山耗子大声的喊着"我们是共产党!"

"你们是中国人?"那个东方模样的人听了山耗子满嘴东北味的话纳闷了!用颇为蹩脚的中文问到:"你们是中共的军队?"

"啊!那个!那个!"山耗子听见中共的军队这一句的时候马上意识到自己碰到的不是朝鲜军队!而是南边的……。"我们不是解放军!我们是国军!我们是国军啊!我们都是国民党!"

"你们到底是哪的?"那个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们这身衣服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们!我们!我们是国军!是叫共产党给打到鸭绿江这边儿来了!"山耗子也搞不明白到底面前的人是不是美国人一伙的!干脆就下狠心赌了一把!"共产党已经过了鸭绿江啦!"

"中共?过江了?"那个人马上跑过去冲那个大鼻子的人嘀咕了几句!

"安!你确定他们是国民党的军队么?"那个大鼻子用英语小声的问着刚刚告诉自己中国军队已经进入朝鲜的消息的翻译安金玉。

"我不太清楚!弗莱明少校!"安金玉耸了耸肩膀!"不过!他们没有怎么抵抗就投降了!和中国的军队非常不一样!中共的军队总是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但是他们不!我在中国和中共的军队打过交道!他们不一样!"

"那么好吧!安!确认一下他们到底是哪个婊子养的!"弗莱明少校抬头看看面前的大山!从地图上看那边儿就是中国的领土了!自己是第一个在鸭绿江边儿喝咖啡的人了!

"那么还是给我吧!我喜欢和中国人打交道!"安金玉从身边一个南朝鲜军人的手里拿过机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机枪的枪口冲着刚刚被收缴了武器的土匪们扫射起来!

"妈呀!快跑啊!"土匪们在机枪的子弹肆虐下嚎叫着逃命。不断有人中弹倒下去!

"操你妈的!"山耗子在一边儿被两个南朝鲜的军人看押着!看着自己的弟兄都被打死了!没有死的带着气儿也叫得狼嚎一般!眼睛都不敢争开了!生怕那个端着机枪扫射的人雕过头来把自己也打成筛子!

"哼哼!"安金玉看着四散奔逃的土匪狞笑着!"他们根本不是中共的军队!如果是中共的军队!他们即使手里没有武器也会用木棒、石头和我们拼命!不会放任我们屠杀他们!哈哈!"

"安!"弗莱明皱着眉头!他有些看不惯屠杀俘虏的行为!当然!虐待俘虏是个比较好的乐子!"你能不能改改你那日本人的嘴脸!他们是战俘!起码享受有生的权利!你没有必要的!有很多办法让他们开口说真话的!"

"可是!少校先生!"安金玉无所谓的笑了笑!"这是最好鉴别他们身份的办法!而且也是最安全的!"说完摸了摸脸上的一块疤!"这块疤就是一个共产党的军人用石头砸的!我用刺刀挑开了他的肚子!哈哈!"

"好了!去问问!他们到底是哪来的!问问有没有北朝鲜军人的消息!"弗莱明懒得再看安金玉那副嘴脸!

当听清楚安金玉的问题以后!山耗子才知道自己真的碰上了南朝鲜的军队还有美国人!仿佛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说了自己带人到朝鲜来的经过!不过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说成了一位国军的旅长!

"你真的是国民党的人?"安金玉看着山耗子一付猥亵的样子!"还是国民党军的一个旅长?"

翻译给弗莱明听以后!弗莱明忍不住自己过来亲自看一眼被架着胳膊但是腿在不断筛糠的山耗子!

"哦!上帝!"弗莱明仔细打量了山耗子一眼!又看了掂了掂从山耗子那里缴获来的驳壳枪!"你是我看见的最邋遢的将军了!是么?将军阁下?"

"那是!那是!"山耗子一个劲儿的点着头!"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那么将军先生!你告诉我山那边的情况吗?"弗莱明看了一眼这个他见过的最窝囊的将军!又抬头看了看北面的大山!

"那边儿……"少耗子回头看看那座大山!自己在上边儿转悠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延着鸭绿江的这个大山到底在什么位置!刚要说不知道!

"哒"

"哒哒"

枪声传了过来!

北面的大山上传来激烈的射击声音!

"安!安排几个人看着俘虏!我们去看看!看来我们又抓到了一群北朝鲜的蠢猪!"弗莱明拔出腰间的左轮手枪!

"好的!少校先生!不知道这次是否能给你带来勋章!"安金玉不冷不热的看着面前这个敢对团长指手画脚的美国人!

山耗子和没有被打死的十个土匪被扔到了一起!围拢成一个小圈儿!几个南朝鲜的军人端着枪看押着他们!

"妈的!不知道是福是祸!老子这点家底算是打光了!"山耗子看着自己原来还有百十来个人的弟兄就剩下了十个不到!心里暗骂那个端着机枪扫射的混蛋!

山顶上!弗莱明用望远镜看着山下的情况!一条宽阔的大江横在自己的面前!江边儿已经冻上了些许浮冰!一座非常简单的浮桥架在一条宽阔的江面上!随着江水的流淌不断摇曳着!桥头正有几十个人民军的士兵架着伤员!背着牺牲战友的尸体从浮桥上通过!打算到江的那边儿!

"少校先生!"安金玉看了看地图!"那边就是中国领土了!红色的中国!"

"命令迫击炮!送他们上桥!哈哈!"弗莱明看看地图!又兴奋的看着鸭绿江对面的群山!看来真的成为第一个到鸭绿江边儿的美国士兵了!

"轰!"

"轰!"

南朝鲜的士兵架好了迫击炮!炮弹飞到了桥头!几个人民军的士兵躲避不及!被炸的血肉横飞!剩下的赶紧往浮桥上跑!

"延伸射击!"安金玉看着人民军的人在迫击炮的轰炸里逃命的样子!命令迫击炮继续延伸!往中国领土的方向射击!

"算了!安!"弗莱明看着地图上曲曲折折的鸭绿江!"那边儿已经是中国领土了!不要引起外交争议!我没有兴趣和红色中国打什么外交上的交道!"

"您的胆子也真小!"安金玉吭了一声!不再命令迫击炮继续射击了!却暗示机枪手继续射击!哪怕吓唬吓唬那些玩命儿逃跑的北朝鲜的家伙们!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机枪冲着中国的方向开始疯狂的射击!

弗莱明看着机枪没有意义的射击!那几个北朝鲜的军人早就跑到中国那边儿去了!也逃出了机枪的射程了!真搞不动东方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搞写表面上的东西!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转身开始下山去了!第一次这样接近中国!特别是红色的中国!弗莱明很想体验一下脚踏两国边境的感觉!

看了看桥头的北朝鲜士兵的尸体!弗莱明看看浮桥那边儿!打消了到桥上看看什么情况的念头!延着已经结冰的江边儿走了一小会儿!看看流淌着的鸭绿江!沉思了一会!

"终于可以回家乡了!"弗莱明点燃一根香烟!"我的宝贝儿甜心!等我回家陪你一起过感恩节!"

"顾问先生!"安金玉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晚上是否还要召开军官会议!"

"当然!"弗莱明悠闲的吐出一口烟!"为了庆祝我们能顺利打到鸭绿江边!我希望今天的晚餐能喝到一杯正宗的白兰地!留下一个小组看着浮桥!我们回古场!当然!还有哪位邋遢的将军先生!我很想和他聊聊对面中共军队的情况!尽管他们不会跑到这边来找死!"

"是!"安金玉正准备转身安排的时候!一个南朝鲜士兵跑过来递给他一张电报纸!安金玉看了以后脸色大变!

"少校先生!"安金玉看了看大江的那边!"刚刚接到团部转过来的电报!"

"哦!他们在祝贺我们到了鸭绿江么?"弗莱明的兴致为减!悠闲的看着对面的大山!用脚上的皮靴踩着江边的扶雪和薄冰!咯吱咯吱的响着!

"二团遭到袭击了!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伏击二团的部队身份!"安金玉小声的告诉弗莱明。

"不用理会那群笨蛋的小题大做!"弗莱明轻轻的把烟头扔进鸭绿江!"他们只回夸大困难和敌人的战斗力!我看不过是小股北朝鲜军队的溃兵而已!我们走吧!回古场!"

"是!"


温井到北镇的公路上!

丁建伟尽量让吉普车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提高速度!刚刚超过几个徒步的志愿军战士!车的速度实在快不了!路矿很糟糕!

"妈的!这破道让坦克都给祸害完了!"丁建伟狂打方向盘!躲避开一个弹坑!"这他妈的是开车嘛!这他妈的不是玩命儿吗?"

"准备战斗!"李成龙一眼看到了公路上正有一批穿着南朝鲜军装的家伙延着公路往南狂奔!

"哈哈!来吧!"陈人芳端着机枪拉了一下枪机!得意的看着自己放在车上的几十个机枪弹匣!

"干!"区翔和李剑宁扔掉手里正在帮忙上子弹的机枪弹匣!把冲锋枪也探了出去!林雨宏则放下了机枪从一个箱子里掏出手榴弹揣在口袋里!

"冲!我操你们娘的!撞死你们这群混蛋!"丁建伟突然想起牺牲的汤庆!那个时候这小子总去仓库交子弹壳!每次都央求自己多给几发!说当回兵总不能打枪没超过一百发吧!也不知道这小子从那里扣出那么多弹壳!总是比领的子弹多!这回到了朝鲜子弹管够了!却早早的就牺牲了!丁建伟也觉得挺突然和悲愤!所以把油门踩到底!玩命似的冲了过去!

还有不到百米距离的时候!李成龙也把机枪架好!顶在肩膀上!他可没有陈人芳和林雨宏那么好的体格!只能求稳了!而陈人芳则端着机枪,光着脑袋等着接近敌人扫射!

丁建伟把吉普车开的跟飞一样!在颠簸的公路上飞快的接近了敌人!敌人听见汽车的发动机声音的时候才回头看看是不是落队的人跟了上来!结果发现了吉普车上几个穿着黄色军装戴着钢盔的人,再加上汽车屁股上挂的半截旗杆的红旗!马上意识到来的正是刚才漫山遍野追杀自己的军队!于是爆发了几声近乎绝望的呼喊以后!精神点儿的已经开始跳下公路准备往山上跑!几个还没有缓过神儿来的家伙还愣愣的站在公路上!

"你去死吧!"李成龙咬着牙扣动了机枪的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子弹象镰刀一样扫了过去!几个愣在公路上的家伙被李成龙的一梭子子弹打成了筛子!倒了下去!一个被打断了胳膊的南朝鲜士兵还挣扎着要爬到公路的路基下边儿去!

"你别爬了!你死去吧!"丁建伟一咬牙!吉普车直接开了过去!从伤员的身上开了过去!把吉普车给颠了一下!丁建伟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轰!轰!"

陈人芳手里的机枪和林雨宏手里的手榴弹都在跑散的敌人里开了花!敌人还要防备手榴弹的碎片还要防备陈人芳手里的机枪扫射!瘁不及防被放倒一片

"抓稳了!"丁建伟猛的一打转向!吉普车在公路的右侧来了一个大转弯!调了一个头准备继续再往回冲一遍!

李成龙双手都在机枪上!没有想到丁建伟来了一个急掉头!直接被甩了出去!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直接飞到了路边的稻田里!他借着飞出去的力量,抱紧了机枪!顺势来了一个地滚!然后顾不得被摔的生疼的身体!赶紧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敌人!

"啪!"

"哒哒哒哒"

敌人看见来人只有一个吉普车和少数几个人!已经开始反抗射击了!

丁建伟虽然把车调了一个头!但是敌人的子弹这个时候打破了吉普车的后轮胎!车辆晃悠起来!

"操!"丁建伟死死踩住刹车!把吉普车横在公路上挡住了公路!"快下车!妈的!这要是装甲车就好了!"

区翔和李剑宁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抢占了车头和车尾的位置!两支冲锋枪封锁了公路的两边儿!

"哒哒哒哒哒哒"

陈人芳在车上没有下来!把机枪的枪身放到吉普车的箱板上!扫射起来!

李成龙也顾不得脸上在刚才被甩到稻田地里的时候被稻秧茬子扎的生疼架起了机枪,把机枪架好以后也开始扫射自己这边公路路基下和稻田地里的敌人!

早已被收割完的稻田地成了小分队手里武器收割生命的地方!光秃秃的稻田地了只有一簇一簇收割稻子后留下的茬子!没有什么可以掩护的地方!虽然一面有大山!但是还有一段距离!几个妄想逃到大山里的南朝鲜士兵被冲锋枪和机枪的交叉的火网覆盖!在惨叫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缴枪不杀"李成龙用英语喊到!手里的机枪却一点没停!继续扫射着!直到机枪上的梭子里没有子弹了!却发现自己被甩出来的时候身边一个弹匣都没有跟自己飞出来!

"瞎喊什么玩意!"丁建伟猫车的后面!给冲锋枪换了一个新的弹匣!"李头儿!对面全是韩国公民!你喊他们知道你喊什么!还以为是战斗口号呢!"

"妈的!"李成龙知道对面的是韩国军队!但是谁也不会朝鲜语啊!早知道该把朴栋勋带来啊!这家伙肯定现在后边儿颠儿颠儿的缴获罐头呢!赶紧翻了几个各儿!躲避几个敌人的射击!手里的机枪现在还不如大刀片儿!

正当李成龙懊恼着没有把朴栋勋带过来抓不了俘虏的时候!对面的敌人堆里已经有人高举着双手站起来了!仿佛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样!陆续有人站起来高举双手或者步枪站了起来!敌人已经被突如其来的这几个人的火力给打糟了!精神已经被刚才漫山遍野的呐喊冲杀声刺激的崩溃了!

吉普车这边没有人出去收缴敌人的武器!反而是利用这段战场上的暂停抓紧时间换弹匣!陈人芳在敌人的流弹下居然奇迹般的毫发无伤!端着机枪嗷嗷的不知道喊些什么!连旁边的区翔和李剑宁,后边的丁建伟、稻田里的李成龙也听不出来个所以来!

敌人慢慢的走上公路!高举着手或者武器!慢慢的集合到一起!把武器扔成一堆!

陈人芳端着机枪从车上跳下去!直接本俘虏过去!示意俘虏双手抱着脑袋蹲下去!然后站在俘虏和武器堆的中间!

李成龙爬起来!跑到吉普车边儿上抓起一个弹匣换掉空的!

区翔和李剑宁则蹿出去跳下路基!一边一个的开始挨个检查已经躺下不动的敌人是不是还有能具备战斗力的!免得有人打黑枪!

"格伦中尉!美国陆军!向你们投降!"一个用手按着肚子的人站了起来!对陈人芳说!然后空着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来!

因为英语带着很浓厚的地方口音!陈人芳还没有反映过来!到是李成龙突然发现这个人真的就是个美国人!那个明显比其他俘虏大一号的鼻子和发黄的眼珠子足以证明这是一个西方人!

"你的职务!部队番号!"李成龙用英语问着面前这个大鼻子!然后接过那张纸上边密密麻麻写了几行文字!内容大意是我们按照规定向你们投降!请遵守日内瓦公约给战俘应有的权利!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等等!

"韩国第六师2团三营军事顾问格伦!中尉军衔!"那个人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可能已经受伤了!本来白皙的脸色更显得苍白!

"欢迎你们投降!祝贺你们成为中国军队第一个美军俘虏!"李成龙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美军军官

"哦!上帝!你们是中国人?"格伦看着面前这些很难一下子认清和分辨的东方面孔!"你们真的很厉害!漫山遍野的足足有一个师的人对付我们只有一个营的部队!"

"对不起!我们这里只是一个团!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丁建伟端着冲锋枪站在敌人扔成一堆的武器旁边开始翻腾开!

"您是?"格伦看着面前的李成龙!

"我不能告诉你我的番号!"李成龙笑了笑!"尽管你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不过!你可以称呼我上校!这是我的军衔!"

"上校?"格伦苍白的脸上透露出一丝苦笑!"如果你是上校!那么你是我见过的指挥位置最靠前的上校了!"

"你没见过的多了!你都见过了!老子们不是白来了么?"陈人芳走上前把格伦的钢盔摘下来扣到自己脑袋上!

"李头儿!这还一个老美!"区翔在稻田地里喊李成龙"不过已经死了!"

"我这边儿全是高丽棒子!没有大鼻子的!"李剑宁在公路另外一边儿也搜索完了敌人的尸体!

"那个美国人是谁?"李成龙脑子里已经想到了历史上的韩六师2团在被118师揍的时候确实抓了几个美军顾问!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面前这个家伙!

"乔治少尉!"格伦的表情很痛苦"他也是顾问!"

李成龙看了看格伦捂着肚子的手!估计那个地方肯定是让子弹打了一个窟窿!懒得去管!扭头看见了那群蹲成一堆的南朝鲜的俘虏!想起汤庆来!火腾的就上来了!妈的!投降了也不能便宜你们!

"李头儿!队伍跟上来了!"李剑宁看到了公路上已经出现几个零星的志愿军战士的身影了!

"上来了就好!"李成龙暗自佩服这些爷爷辈分们的徒步追击速度够快了!"格伦中尉!告诉我!你的南边还有三营的人了么?"

"上……校!先生!我不知道!我们已经被打散了!"格伦捂着肚子已经蹲下去了!

"谁让你蹲着了!你给老子站起来!"陈人芳看见俘虏装熊就来气儿了!

"老陈!别和他们罗嗦了!都突突了算了!"区翔拎着冲锋枪跑了过来!"妈的!给汤庆报仇!不要俘虏!行不!李头儿!?"

"……"李成龙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手里已经握的机枪的枪身咯吱咯吱响了!

"打!不要活口!"李成龙薅着格伦的衣服领子!把他硬拖到一边儿!"留个大鼻子回去交差!别的全给老子突突了!"

"是!"

陈人芳和区翔都端起了枪!对着那堆俘虏!俘虏们看见扬起的枪口对着他们!感觉到了什么!开始的骚动!央求的嘟囔着什么!眼睛里却是绝望的眼神!

"慢……着"几个志愿军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为首的一个人看见李成龙拉着俘虏拖过去!然后退后一步的样子估计是要枪毙俘虏了!"你…们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打仗!"陈人芳大黑脸一沉!"你们是哪部分的?"

"353团八连!我是指导员!"那个人看见陈人芳的大黑脸就知道肯定在气头儿上"他们已经放下武器了!就是俘虏了!你怎么做是要犯错误的!"

"我!……"陈人芳脑子里突然冒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来!确实有这么一条!打骂都不行!枪毙肯定是更不行了!可是不杀了他们!老子怎么提汤庆报仇!

"指导员同志!"李成龙一看见政工干部脑袋就疼!看见忍死理的就更迷糊了!"我们的同志在和敌人的遭遇战中牺牲了!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我理解你们!我们连队的战士在刚才的战斗中也有牺牲的!可是!"指导员看了看已经蜷缩成一团的俘虏!"他们已经放下武器了!就不能虐待!这是纪律!必须执行!"

"如果我今天非得要杀呢?"李成龙越看俘虏越来气!

"谁也不行!这是人民军队的纪律!必须……"那个指导员还认真的给李成龙讲道理。

"你!!!!"李成龙红着眼睛一把薅住了那个人的衣服领子!"我今天还非得杀不可……"

"李成龙!"谢志涛带着人也跟了上来!刚刚听康健和唐强说李成龙带着丁建伟上吉普车追击敌人了!他也不敢多停留!连战利品都没有来得及缴获!匆匆补充了点子弹!和刘飞带着人就跟了上来!"你给我放手!"

"对嘛对嘛!都是战友!何必呢!"刘飞赶紧过来掰李成龙抓着衣服领子的手!然后连说带劝的把李成龙给弄到一边儿去了!

"你这个同志!你又不是刚到部队!这是纪律!"指导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领子!

"好啦!他就是这个脾气!"谢志涛实在不想让李成龙和别的兄弟部队发生太多的摩擦!别落个不好的名声!"我们团长就这样!你不知道的!打红眼了的事儿太多了!"

"团长?!??!"指导员愣住了!"哪个团?"

"13兵团直属利刃团团长李成龙!"谢志涛嘴脚翘了一下!"我是政委谢志涛!"

"政委?!!!??!"指导员儿的嘴张的更大了!

"怎么!不象?我还象敌人不成!"李成龙在刘飞的拳头点拨下清醒了一点!板着脸说道!

"啊……那个……首长好!"指导员赶紧敬礼!

"你好!"谢志涛赶紧替李成龙回礼!然后假装热情的和他握手!

"大炮!我们收拾收拾!继续出发!去两水洞看看!"李成龙懒得再去问俘虏的事儿!"俘虏你们处理一下!这还一个美军的!也许有用!还有这张破纸!"

然后扔下那张格伦投降时拿给李成龙看的那张纸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谢志涛和那个指导员被扔在了俘虏边上!

李成龙路过丁建伟和武器堆的时候!李成龙看着丁建伟在武器堆里翻腾着!把弹匣和弹链弄到一起!然后还嘟囔着"怎么没有呢!怎么没有呢!"

"找啥呢?"李成龙因为俘虏的事!看什么都不顺眼!"你掘个屁股干什么呢!"

"没有!没有!"丁建伟还是嘟囔着!然后抬头!挠挠头发!"没有火箭筒啊!中国仿造后大量列装志愿军的的那种!叫什么来着?"

"你以后再找!先去看看那个破车能修理好不?!"

"哦!知道了!"

"扬帆!给曹能发报!利刃团会同353团全歼敌伪6师2团三营!"

"是!"



大榆洞!

太阳刚刚爬上不远处的山头!借着淡淡的薄雾悄悄的看着山上山下忙碌着的人群!

没有担任警戒任务的战士和利刃团第三分队的战士们正在忙碌着,从很远的大山里砍倒一些树!然后喊着号子扛到矿洞前边的空地上!有会木匠活的战士把树干清理干净后破成扳子。

曹能和韩兴宇两个人扛着一根木头从山上下来!13兵团已经抵达这里了!眼下需要解决的就是驻地的问题!只能依托树林在那个木头房子边上再盖一些简易的木屋来用着军团机关的办公室了!

"曹分队!"韩兴宇看了看在一个木头房子上钉板皮的潭轩!"这个教员什么来头?"

"我也不知道!总之要注意着点!别什么都说!毕竟和我们不是一起的!免得出一些麻烦!"曹能嘴里还叼着根儿烟!含糊不清的哼哼一句!

"也是!你没发现!这里不少都是以后将军级别的首长!这次可见到真的了!"韩兴宇扶了扶肩膀上的木头!

"恩!刚才路过那个房子的时候!你没听见里边都忙翻了天了!电话电报不断!热闹着呢!两水洞肯定打起来了!和历史上没有什么差别!"

"我也听见了!就是不知道李头儿他们怎么样了!"韩兴宇看了一眼旁边的房子!"他们赶上了没有!"

"我刚才让袁源守电台去了!这丫头现在已经学会用电台了!有情况会喊我们的!"曹能感觉自己屁股上的伤口还有点儿疼!

"别扭胯骨了!我这胳膊上也有伤!轻伤不下火线的!"韩兴宇看见曹能扭动胯骨就想笑!

"这里可已经是后方了!也不是火线!"曹能看了看韩兴宇的胳膊!"还是你自己轻点吧!我最多是屁股上多个窟窿!你要万一残废了就吃亏了!"

"去你的!乌鸦嘴!"韩兴宇看着这个15军的老战友就知道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李头儿和刘头儿才走了一个晚上!就想他们了!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曹能看看韩兴宇的胳膊!"伤口好了一点没有?"

"好多了!其实就是个小口子!上次跟李头儿他们联系还是在公路上哪回吗?"韩兴宇看着几个战士合力扛着一根比较粗的木头超过了自己!

"恩!然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了!我就是担心他们出了什么问题!或者遇到了什么特殊的情况!毕竟他们是上前线!"曹能打算扛完这根儿木头以后再回电台那里去看看情况!

曹队长!韩副队长!你们干什么呢!快点啊!"潭轩在屋顶上看着两个人嘀咕着,动作已经慢了下来!就喊了一嗓子!

"知道了!"曹韩两个人对视看了一眼!赶紧加快了脚步!

"我总感觉我留在志司也不是轻松的事情!"曹能把木头放到工料堆上!抬头看看大山!

"我也是!总感觉有什么特殊的事儿在等着我们!也许历史上没有记载的事儿在等着我们!"韩兴宇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潭轩!哪位是潭轩!"一个人从木屋里跑出来!"潭轩同志过来一下!"

"哎!谁找我!?"潭轩把一个钉子订进去以后!嘴里还叼着一根儿钉子!抬头看了一下喊他的人!愣住了!

愣住了的还有曹能和韩兴宇两个人!因为他们也以为回头看谁喊潭轩的时候看见了那个人!

一个身穿人民军军装!肩膀上佩带着上校军衔的人!

"是他!"潭轩嘴里叼着的钉子不经意间掉到了地上!

"是他?"曹能心里同样一个问号!"真的是他?"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