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绝对的小人-朝鲜投入华盛顿怀抱[转]

过去朝鲜、美国、与中国的互动关系,简单来说就是:美国对朝鲜没办法,但朝鲜依赖中国,所以美国有求于中国,中国也可以藉朝鲜为筹码,与美国在国际外交、甚至两岸关系上占便宜。

但是近日美国与朝鲜关系的突变,不仅让日本、韩国大吃一惊,尤其惊讶的是中国;美国与朝鲜近期最重要的两次会谈,都是直接一对一的,没有经过中国的安排,甚至中国是被蒙在鼓里的,第一次在柏林,设定了未来双方可以让步妥协的范围,画出平壤与华盛顿未来的路线图,第二次在纽约,谈到和平协议,双方年底互设办事处等等具体事项。


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国际政治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三边关系新质变不仅有美国的因素,更重要的是朝鲜的因素。


美国国内百分之廿几的支持率,逼布什要在仅剩的一年多任期间,做出成绩来,目前伊拉克与伊朗都相对棘手,朝鲜问题的解决还是最有可能的。


据国务卿赖斯身边的人透露,去年秋天开始即已有对朝鲜的“新思维”,年底拉姆斯菲尔德辞职,国防部的势力退出外交决策,虽然仍然有些强硬分子存在于国安会、副总统办公室、甚至国务院中,决策过程中仍不断吹哨子、挥旗子。


在一月的柏林会议里,当国务次卿希尔与傅外相金桂冠僵上时,人在国外的赖斯直接电告布什要求授权,而国安顾问哈德雷更把最后协议内容,逐一陈报布什,所有作业跳过了国务院与国安会的主管官员,这惹脑了他们,负责全球民主化战略的副国家安全顾问艾布姆斯,刻意泄漏自己的异议备忘录,表达不满,职司军控与国际安全的国务次卿罗柏.约瑟夫,更辞职抗议,但是他们不满是一回事,布什决心已下。


朝鲜核问题的外交互动,最近因为解冻澳门户头的资金,又停摆了下来,但与过去不同,美国急得很,连夜紧急派财政部副助理财政部长到北京,尽全力解决,生怕一拖下去,不仅美国国内有人借机批评,朝鲜也会变卦。


但美国其实不用太紧张,反而是朝鲜现在更希望主动打开僵局,而且更重要的,不愿意是被中国押着脖子走。


这个态度,金桂冠在纽约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与韩国协会的联合午宴上,说的最清楚:“中国对我们没有太大的影响力,美国不要为了解决核问题,而过分对中国寄予期望”,他还说:“过去六年里,美国一直依赖中国解决核问题,但得到了什么结果?我们发射了导弹,也进行了核试,我们想要做的事情都做了,但中国一件事也没能解决”。


在这之前,一直有“中朝兄弟血盟关系”生变的说法;核试前,平壤提早整整一天通报俄罗斯,而中国还不到一小时之前才获通知;有韩国学者到朝鲜,饮宴之间,朝鲜人大呼:“有了核弹,我们可以不用怕中国人了”;朝鲜方面更私底下向美国抱怨:不要以为中国援助我们多少东西,真正援助是来自俄罗斯。


但金桂冠是第一个公开这样表示的朝鲜官员,这绝对不会是他的个人意思,过去与朝鲜交过手的美国官员都知道,朝鲜代表任何发言都要遵照事先拟好的稿子,会议桌上临时提出的大小事情,都需要向金正日请示,金桂冠虽然谈吐风趣,但是自知绝对不能犯错误,在纽约的四天吃饭应酬中,韩国菜、意大利餐馆,他都来者不拒,但是决不吃日本菜,这就是界线。


东北亚真正开始的质变是:朝鲜感觉中国对其政权的威胁,开始疏远北京,而积极与华盛顿发展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金正日赴中国驻平壤大使馆共度元宵节,并不如外界所言是表示感激中国对朝鲜的协助,恰恰相反的,仅是让中国面子上好过的外交敷衍。(作者:郭崇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