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四章 斩将夺旗(下)

收藏 31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上野俊雄带人刚到山顶,骑兵营就追到了山脚下。山上的鬼子“啪啪”放起了排枪,几个跑得最近的骑兵大兵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


“退!他奶奶的!”尔格气的一挥手,“就晚了一步!”骑兵营只好退后一段距离,在步枪的射程之外,将山头围住。


孟云霄带着班智超,率领各连陆陆续续解决了各股残敌之后,也都先后聚集到这座小山前。


“情况怎么样?”离大远孟云霄就喊。


“他奶奶的这股鬼子护着一些当官的上了这山,好几挺机枪呢,火力凶猛!”尔格忿忿地不服。


“鬼子有多少人?”


“百八十个!都藏在这山上的石头后面。看不太清楚具体位置。”


孟大虾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谁在后山呢?”


“后山是悬崖,直上直下的十几丈高。没人守着小鬼子也下不去。”尔格生怕别人抢了他的好事儿,赶紧继续说道:“这是俺们骑兵营围住的,谁也别和俺争,俺这就再组织一次进攻!那日勒!......”


“等等!”孟大虾拦住他,“这样强攻不行,只会多死人干不成事儿。”


别人不敢和他争,孟大虾敢。他是大队长啊!而且说的话也在理,尔格也就不敢说什么了。


看尔格不吱声了,孟大虾偷偷笑了。这半天被霍凤凰“软禁”着,耳朵里听着枪炮声,可把人给憋坏啦,这回可算逮着机会啦!


“伍志彪!伍志彪呢?”


“这儿呢!”伍志彪从骑兵群里跑出来。


“你的人呢?”


“全在这儿呢。”


“好!”孟大虾开始调兵遣将——“周杰!带领你的狙击小队,自行寻找狙击阵地;班慧超 !组织火力,准备......”话没说完就被匆匆赶过来的陆子宇拦住了:“云霄你要干嘛?”


“啊?哦,参谋长你来得正好,你替我组织火力,准备对山上的鬼子发起佯攻,吸引鬼子的注意力;我带人从后山摸上去!就这样。”说完转身就走,根本不给陆子宇说话的机会。急的陆子宇直接就在他后边跟过来。霍凤凰和班智超等人也跟过来。


“哎呀!”孟大虾气急败坏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冲跟过来的几位连连抱拳作揖:“老几位,求你们啦。这回要不偷袭的话,这山头可不好拿下来!要死多少人呐?咱们也没多少时间啦!鬼子的援兵说话可能就到!”


“嗨!云霄啊!你倒是把话给人说清楚啊!”陆子宇看他的样子也明白这回他是铁了心了,知道劝也没用,而且也看清了敌人在山上的形势,“你小心点儿。仔细筹划一下,我们不拦你。”


孟大虾从地上爬起来,心想:看来有时候就是要学会耍赖才好使。——拍拍屁股上的土,这才开始详细布置——“班慧超,你的火力组和爆破组留下,协助参谋长;单飞延!多多的准备手榴弹,三分钟后行动!”


孟云霄带着单飞延的小组往山后走去,陆子宇也赶紧着手进行布置——“胡东成!把现场所有迫击炮、掷弹筒组织起来,由你负责;班智超!组织敢死队,全部装备冲锋枪和轻机枪!”


“俺们骑兵营呢?”尔格见没自己的份儿,着急了。


“对了!”陆子宇想起了什么,“骑兵营从两翼撤回来。我们只从中路进攻,千万别让鬼子们向左右两边看!都记住:这次不是佯攻,为了大队长的安全,这次就是真正的进攻!”


“哥!”班慧超拉拉班智超的衣角,想走个后门,“敢死队算俺一个吧?”


“呵呵,”没想到班智超铁面无私,“你们‘蓝狐’小队是直属性质。我可不敢动你们的人。”低头想了想又网开一面,悄悄的冲陆子宇一努嘴——“至少也要参谋长开口才行啊!”


班智超的小动作哪儿逃的过陆子宇的眼睛啊?——“现在部队都打散了,别管什么直属不直属了。大队长可都亲自出马了!”——那意思很明显:大队长亲身犯险,只要有能力的就可以上,保护大队长才是首要责任!


领会了参谋长的意思后,‘蓝狐’小队剩下的两个小组都成了敢死队的成员。霍凤凰把班慧超拉到一边,小声地嘱咐:“到了山顶上,先找到大队长。”


“这个你放心,”班慧超大大咧咧的可不如他大哥懂事儿,“有咱们‘蓝狐’在,就有大队长在。”


——要不说你班慧超这样的人就该打光棍呢?人家姑娘的心思可是谁都可以不在,就是孟大虾不可以不在。哎,不对呀?俺的梦中情人啥时候把心思系在那个孟大色狼身上了?靠!姓孟的,你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孟大虾此时刚站在后山的悬崖下,被‘我爱我家’心里这么一骂,一个喷嚏差点就打出来,赶紧用手捂住鼻子。——“弟兄们,把匕首掏出来,叼在嘴里!”


嘴里叼上东西,这也是特种作战科的基础常识。首先在执行军事行动的时候,嘴里有东西可以强迫自己对外界的非习惯性的声音和突发状况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第二个好处就是当手脚并用、进行超负荷体力活动和肌体遇到常人不可忍受的外来刺激的时候,咬紧嘴里的东西可以激发人体最大的潜能和抵抗力;第三个好处就是嘴里叼上东西,就能把两只手都解放出来,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


看大家做好准备,孟大虾手一挥:“再重复一遍:第一批上去的人先隐蔽,待大家都上去后全体用手榴弹攻击,然后各自为战!行动!”


单飞延手里拎着飞虎爪,率先而出,只见他双手一抖,“嗖——喀”,飞虎爪飞到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头上的五个金属勾勾住了石缝,然后手往下拉动拉绳,试试牢固程度,最后双手扯住拉绳一较劲,两脚就腾空而起,踹在了崖壁上。


孟大虾的动作就简单多了,不声不响的走到崖壁边,伸手扣住一小块凸起的石头,脚踩石缝,顷刻间身子也离了地面——最简单的徒手攀岩动作,实在没什么好描述的。


紧随其后的是展翼、罗杰,二人手里虽然没有绳索,也没有经受过攀岩训练,但俩人有一身的武功,凭着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武术基础,这十几丈高的悬崖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瞧他们那身子轻灵的似猿猴一般,比那个敛气收腹的孟大虾潇洒的多。


最后在崖底下的还有十一个人——十四个人的侦察组在今天的骑兵作战中,一个阵亡,一个重伤——不是这些人没攀岩的本事,只是孟大虾觉得上边的情况不明了,第一批次上去的人多了难免会暴露;第二个原因无非就是想显摆显摆自己,表演就得有观众吧?于是那几个人就暂时客串了一把观众。


十几丈高的悬崖在几个身手敏捷的人攀爬起来,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四个人几乎是同时攀到崖顶。孟大虾用眼神适宜大家先停下来,攀住崖缝,将耳朵贴在崖壁上,侧耳倾听了一下。山下的参谋长率领部队平乒乓乓打得正热闹,山顶上的鬼子也叽哩呜噜大叫着开枪还击,似乎没人会注意到身后的悬崖。于是孟大虾冲几个人一点头,手脚猛然发力,一个“鹞子翻身”,就跃了上去。


山顶上,小鬼子分散在岩石之间,依靠着山岩的掩护,正顽强的阻击着向上冲的支那大兵。见没人发现,展翼、罗杰、单飞延三个人才解下盘在腰间的绳索,找地方捆绑结实,把绳头抛下悬崖。孟大虾则专一的举着他那杆怪模怪样的狙击步枪,挑剔的寻找着要点杀的对象......


就在第二组队员攀上崖顶的时候,孟大虾终于找到了那个肩章上闪着金光的大佐,并把他牢牢的套在十字架上——“噗——”孟大虾的枪口冒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蓝烟,在几个佐官、尉官护拥下的得上野俊雄大佐身子突然向前一扑,同时一股粉红色、浆稠的汁体在他头顶喷涌而出——


“老大不仗义!”展翼、罗杰同时各甩出四枚手榴弹,然后异口同声地埋怨着孟大虾。“说好了都上来再一齐动手,你咋吃独食啊?”单飞延手没闲着,嘴也闲不住,一边将冲锋枪打出一片弹雨,一边也埋怨着孟大虾。


孟云霄开心得哈哈大笑,狙击步枪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点杀着日军的生命:“哈哈哈,对不起啦各位,那些少佐、大尉留给你们好不好?”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几个生死相随的兄弟谈笑风生,张扬着嚣张的个性。


整个侦查小组攀上了悬崖,三十多颗手榴弹甩了出去,即刻间,山顶上弹片横飞,碎石乱溅。硝烟弥漫中,隐藏在山岩罅隙中的鬼子并不知道他们的指挥官已经“玉碎”,只是发现偷袭者只有十来个人,一个个恼羞成怒,冒着被弹片、碎石炸伤的危险从岩隙间跳出来,妄图用帝国士兵引以为傲的拼刺技术搏杀这些卑鄙的偷袭者。


战场上最危险的事就是怕选错了对手。比如现在,三十多个鬼子嗷嗷叫着,端着刺刀压过来,没想到对面的支那人不退反进,甚至是哈哈大笑的扑向他们的刺刀——


“呀——”一个鬼子带着杀声对孟大虾挺身疾刺,只见孟大虾侧身上步,一把抓住枪身,手也不知怎么一动,枪上的刺刀就到了他手里,趁鬼子一愣神,孟大虾反手握刀,身子再一转,同时刺刀向上一划——“噗”——这鬼子的颈动脉真粗啊!瞧那血喷的,足足有两尺高!——


得手之后,孟大虾也不管他断没断气,拧身一脚踹在他的胯骨上,起脚的同时,手里的刺刀飞了出去,准确无误的刺入第二个鬼子的心脏——中刀鬼子有点儿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还在用怀疑的眼光盯着自己胸前微微颤动的刀柄呢,直到痛感传递过来,才确信自己确实是中刀了——说这话时第三个鬼子的刺刀已经捅了过来,刺刀尖距孟大虾的胸口也不过是一厘米了,“马上就要看到这个支那人的鲜血了!”——这个鬼子兴奋的想,这时候孟大虾忽然在他眼前消失了。准确地说,是人高马大的孟大虾把身子蹲了下来,然后瓦钵般的拳头直击出去——听说这招在武术里叫做“黑虎掏心”,最简单、最普通的一招,武术界的行家都说这招最好练,也最不好练。孟大虾练得怎样只有被击中的那个小鬼子知道,因为他清楚地听到了自己胸骨发出了“喀哧”的断裂声...


孟大虾神威骁勇,别人也不是摆设,就在孟大虾赤手空拳打死了第三个鬼子之后,班智超、班慧超两兄弟率领的敢死队就冲到了山顶上,然后至少20个“蓝狐”小队的队员就把他围了起来。


“唉!”孟大虾无奈的叹了口气,俯身捡起自己的狙击步枪,看着大兵们收拾残余的鬼子。看着看着又耐不住寂寞了:“那日勒你别玩儿了好不?你把人家耳朵削掉、鼻子削掉就差不多了,你还想削他的蛋啊?还有那个谁,你扎的人家满身是窟窿,像个血葫芦似的恶心不恶心啊?唉哟,你瞧溅我这一脸血,呸,呸呸......”


他这儿正指手画脚的瞎诈唬、过干瘾呢,冷不丁看见罗杰一刺刀刺在一个鬼子少尉的胸前,顺势向上一挑,随着喷射的鲜血还有一个破布条条被连带了出来,周杰当时一愣,孟大虾却是心里一动,赶紧走过去。


周杰顺回大枪,从刺刀尖上把那破布条拿下来,看了看,随手要仍,被孟大虾一把抓住——“唉哟娘哎——”


孟大虾这一叫,把附近听到的人都吓了一跳,都还以为他出事儿了呢。


“老大你干嘛呀这是?没事儿,没事儿!”罗杰冲大家挥挥手,“唉,你瞧你这一惊一乍得,你这是生孩子不叫生孩子——你这纯粹是吓(下)人呢!”罗杰一边嘟囔一边挺着刺刀奔向另一个鬼子——刚才孟大虾抢先出手击毙了上野大佐的事儿,罗杰还耿耿于怀呢,因为他一个佐官都没捞着,只摸着了俩少尉。


孟大虾好不容易窜出大家的“包围”,知道就要被人重新保护起来,赶紧抓紧时间瞅准一个鬼子,一脚给周杰踹了过去,嘴里还不闲着:“周杰!咱发财了!”


“你说啥?”周杰一转身,一个漂亮的“回马枪”,解决了大队长踢过来的鬼子后疑惑的问道。“发啥财了?”


“瞧瞧这个——”孟大虾把从周杰手里抢下来的破布条条举了一下,“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嘿嘿,——鬼子的联队旗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