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在桑木崇明中将的亲自“关怀”下,保定飞机场的飞行中队接到命令,四架三菱九三式双引擎轻轰炸机立刻起飞升空。飞机先在半空中盘旋编组后,领航员辨明方向,然后轰鸣着飞向太行山区。


飞行中队长宫本太郎上尉昨天刚刚过完36岁的本命年生日,心情好得不得了。为了消除短暂的飞行寂寞,宫本打开了无线电台——


“喂!佐田君,最近家里来信了吗?”


“在干什么?”飞在后面的佐田宽造善意的提醒他,“执行任务的时候请保持无线电静默!”


“不用那么紧张,佐田君!”宫本太郎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难道在这片蓝天上,还会有支那人的飞机吗?没发现这次行动都不用战斗机护航了吗?就当是一次实弹演练吧!”


“说的也是啊!”耳机里传来右翼中井弥平的声音,“这里已经不能算是前线了。看不到支那人的飞机真是遗憾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整个中国恐怕也找不到几架支那人的飞机了!帝国空军已经拥有了绝对的制空权!”宫本太郎得意地说道,“现在最着急的是想看看会收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尽管这‘礼物’迟到了一天!哈哈哈...”


“即将到达目标上空,请各位仔细搜索!”一直表现得很冷静的佐田宽造提醒大家。


“班哉!”宫本太郎狂呼“万岁”。没容他喊出第二声,他就忽然觉得左翼颤动了一下,“巴嘎!”


“宫本君你说什么?”由于突发状况,宫本太郎的欢呼和惊叫的声音间隔太短,中井弥平在耳机中听到的是“万岁混蛋”,这可是对天皇的大不敬。


没等听到宫本太郎的解释,中井也觉得机身颤抖了一下:“地面有高射炮火!...啊...”中井弥平也发出恐怖的惊叫。


“拉高!拉高!”佐田宽造着急的喊道,可是已经晚了,宫本太郎的左右两个机翼发动机全部被击中,飞机已经失去控制;中井弥平的运气比他更坏,刚刚拉起机头,装甲保护最薄弱的机腹就像一个自己脱光衣服的女人一样暴露在支那人的地面防空炮火之下,任人鱼肉。


“C区怎么会有防空火力?地面情报人员干什么去了?”这些抱怨的话中井都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串20mm的高炮炮弹就钻进了他的机腹,引爆了里面的航空汽油,随着一声巨响,中井弥平的飞机瞬间就在空中变成一个大火球,发出耀眼的光芒......


“快躲开!”佐田一边用力拉高自己的飞机,一边提醒着三号机。三号机的驾驶员显然是个菜鸟,对于突发事件的处理经验明显不足,原本该向左侧飞规避,手忙脚乱的他却向右拉动了操纵杆。凌空爆炸的飞机以及快的动能向四周激射出了无数片金属碎片,当三号机的机身刚侧转过来的时候,正好有一片帝国生产的金属铝片飞过来,击碎驾驶舱的舷窗,准确的切进他的咽喉...


佐田宽造看到,原本完好无损的三号机像个喝醉酒的醉汉一样,紧随他前面宫本太郎的飞机向前面帝国军队的阵地俯冲下去...


转眼间,一个飞行中队的四架轰炸机就只剩下了佐田宽造的一架,孤零零的在空中盘旋。


“塔台!请问本次行动要轰炸的目标到底是A区还是C区?完毕!”佐田怀疑是不是轰炸命令搞错了。


“是A区支那人的地面炮兵!重复:轰炸目标是A区!完毕!”塔台的指挥官也在纳闷。


“混蛋!C区有强大的地面防空炮火,为什么不提前通报?”佐田终于替他已经“玉碎”的战友发出了抱怨。塔台先是沉默了一下,耳机里“滋滋”作响的电流声让佐田的心情更加烦躁。


“请汇报你们的状况!完毕!”


巴嘎!——佐田气得哭笑不得,自己刚才在耳机中明明听到宫本君在飞机失控之后,已经将突发状况汇报给塔台指挥部了,怎么还要汇报?——这群白痴!


其实这也怨不得塔台指挥部,谁能相信已经是战争后方的大山里会有如此专业的防空火力呢?就凭一些只会埋地雷、打闷棍、像马猴一样到处流窜的土八路会有如此强大的防空炮火?


“在C区遇到强大的防空炮火,...”佐田宽造耐着性子重复着已故战友的汇报,“...一号机、三号机、四号机已被击落,二号机请求指示!完毕!”


“返航!二号机立即返航!重复:二号机立即返航!完毕!”


“耶!”在背靠步兵阵地的指挥所里,孟大虾兴奋的跳了起来,“强将手下无弱兵!孙四哥的高射连真是没得说!”


上野俊雄大佐也亲眼目睹了这一空中变故,最后一个希望也破灭了。面如死灰的上野大佐苦笑起来。他的反常行为把指挥部里的参谋、勤杂人员都吓得远远的躲开。过了好一会儿,大佐才安静下来。


“大佐阁下!”一个参谋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看着他铁青色的脸,紧张地说道:“高屋永彦大队的残部已经回到县城.......”


“知道了!”上野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他的报告——这是大佐意料之中的事——“通知尉级以上军官集合!”


“诸君!由于支那人的狡诈 ,三村君和高屋君的两路进攻部队先后失利,此次行动已经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我将为这次行动的失利负全部责任!多谢诸君的努力!”上野俊雄说着话,冲部下深深的鞠下一躬,然后又说道,“各中队立刻焚烧玉碎的帝国勇士遗体,半小时后,交替掩护撤退!”


高射连打掉了日军的三架飞机后,孟大虾估计小鬼子肯定会来一次报复性的进攻,可等了半天鬼子没动静,鼻子里却闻到了一股烧焦皮肉的焦臭味儿。


孟大虾夸张的吸了吸鼻子:“喂,展翼,你闻到什么味儿没有?”


展翼也吸了一下鼻子:“好像有人在烧什么皮子。”


孟大虾又吸了一下,突然蹿到电话旁:“喂!班智超,鬼子有什么动静?”


“小鬼子在到处捡柴禾,还点了好几堆火,在烧什么东西。大队长,怎么这节骨眼儿上小鬼子还有心思吃烧烤啊?”


听班智超这么说,孟大虾才放下心来——原来不是放毒气啊!等等——孟大虾又蹿起来,抢过电话:“班智超!小鬼子要跑!命令各连准备出击!”幸亏孟大虾在那个时代看抗日的影视节目不少,印象最深的就是日军临撤退以前,要烧掉死去士兵的尸体,挑些骨灰装在罐子里,挂在胸前——这样就等于是把战友带回去了,省事儿。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里,孟大虾又抓起另一部电话:“骑兵营!别在两山家傻等了,立刻向侗龙山方向突击前进!”说完,放下电话又转身对孙尚尉吩咐道:“四哥,炮营延伸射击!把所有的炮弹打出去!”


虽然大家都想不明白孟大虾是如何判断出日军要撤退的可能,但是他的命令还是不折不扣地得到了执行。


炮营的山炮连和野炮连首先发威,十二门火炮同时发出怒吼;迫击炮连的射程不够,大兵们就直接把迫击炮搬上了步兵阵地;五个步兵连的大兵们也都上好了刺刀,就等一声令下呢。


此刻霍凤凰也不再限制孟大虾的自由,几个人也登上了步兵阵地,观察着对面日军阵地的情况。


炮营的几十发各种口径的炮弹几乎是同时飞向日军阵地,将日军燃起的四堆大火轰击的烟灰满天飘散,聚集在火堆周围的鬼子,侥幸逃过炮弹轰炸的也被燃烧的柴棍烧的变成了火人,一个个哭爹喊娘,抱头乱窜。


“还击!还击!”侥幸不死的鬼子军官们挥舞着指挥刀,驱赶着四散的士兵去操纵仅剩的几门迫击炮,搬到步兵阵地的迫击炮连哪儿愿意给他们这机会啊?六门81mm的迫击炮追着小鬼子的屁股打。每腾起一股浓烟,就会有三几个鬼子幸运的在半空一游。——好好欣赏一下华夏的大好河山吧!这么美的壮丽山河岂容你们几个短腿的矬子耀武扬威?


“一中队,二中队!组织反击!机枪中队掩护!三、四中队向山阳镇方向撤退!”心灰意冷的上野大佐居然到现在还能想出以进为退的战术,而且还明智的放弃了退守唐县而转道完县的的撤退线路,还真难为他了。


“大队长!各步兵连啥时候发起进攻啊?”班智超抱着一挺机枪,等得有些急躁。


“你注意看鬼子的右后方!”孟大虾早已胸有成竹,“骑兵营一出现,鬼子必然阵脚大乱,那时候才是你趁火打劫的机会!哈哈...”


孟大虾再一次判断准确!机关算尽的上野大佐虽然曾经想到并且提醒高屋永彦要防备支那骑兵的偷袭,可轮到自己怎么就把这个茬口给忽略了?真是百密一疏啊!


尔格的骑兵营得到“蓝狐”小队的补充,战斗力获得大大提高,此刻就像一阵龙卷风一般卷入日军后翼,精神上恐惧到极点的鬼子立刻溃不成军,四散奔逃。班智超也大吼一声,率各连趁乱冲向日军人群。


乱了,全乱套了!还没组织起队形的一、二中队被班智超的五个连队瞬间冲散,有十几个凶悍彪勇的鬼子退掉子弹,摆好了拼刺的架势,班智超根本就不给他们表现大和武士道精神的机会,“突突突”,半梭子子弹就把他们的前胸打成了马蜂窝。


短兵相接不过十来分钟,一股股的鬼子屁滚尿流着开始夺路奔逃。几名佐官和尉官拼命的组织起大约两个小队的鬼子,护在上野大佐的身边,向完县方向逃窜。


“伍志彪!”尔格首先发现了这一股人数最多的鬼子。“那边可能有大鱼,冲过去!”伍志彪也发现了,一边纵马狂奔,还一边埋怨尔格:“你喊什么喊?你瞧瞧后边,步兵连都跟上来了!真是狼多肉少啊!”


尔格满不在乎,拍拍大青马的屁股:“俺就不信,步兵兄弟能跑过我这四条腿的伙计?兄弟,再跑快点!”后面这句是对他的大青马说的。


上野俊雄在几个部下的忠诚护卫下,骑上了几匹驮马,狼狈逃窜。两个小队的帝国士兵此时把对上司的忠勇也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奔跑中还不时有人回头开上几枪,试图将支那人的追击速度减上一减。不过大多数人的下场都是还没回过头,就被支那人的子弹击中了——周杰的狙击小组骑在颠簸的马上那也是神枪狙击手,不打折的。


驮马到底是驮马,和骑兵训练有素的战马比起来,那速度可差远了。这不还没跑出多远呢,就被尔格的骑兵几乎追了个首尾相接——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


上野俊雄不想跑了。眼前都已经出现了坦荡无际的平原地域,马上就要跑出山地了,到了一览无余、无险可守平原地带,这要骑在马上逃跑,可就成了明显的活靶子啦!所以上野俊雄一拨马头,率领着残兵败将跑向最近的一个小山头。到了山脚,滚按下马,然后狼狈不堪的在几个护卫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向山顶爬去,其余的士兵紧随其后。


山不太高,五六十米而已,而且光秃秃的植被很少,山顶上到处都是嶙峋的岩石。令人宽慰的是山后竟然是刀削斧凿一般的断崖,十几丈高。这就意味着在此防守的话,只要守住前面和左右两翼就可以了。


“就地防御!”几个佐官气喘吁吁的发出命令,尉官们则带着疲劳的士兵忙活起来,搬起石头,架上机枪,放出警戒哨......


上野俊雄找到一片由几块巨石围绕成的凹地,身边有人给搬了块石头,大佐阁下疲惫的坐了下来——“电台!立刻架设电台!”上野大佐催命一样有气无力的督促着手下。部下的回答却差点让他背过气去——“阁下!撤退时很匆忙,话务小队好像没和我们在一起。”


耻辱!真是帝国军队的耻辱啊!——一个联队的指挥部可有四五十人呢,在撤退时居然没有带上电台话务人员,都是干什么吃的?不过上野大佐现在连发火的心情都没有了,现在只能是固守待援,听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