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六章优秀投弹手

ddtt 收藏 3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向东边延伸的山路不怎么好走,如果没有几头驴子驮着行李,富安他们三个人非累倒不行。走到一条狭窄的山路上,富安的脑袋像个雷达似的来回转,他仔细一看旁边的小山,一下就相中这个地方,他站在路上,仰望这座小山。

这山高不过几十米,山坡是个大斜面,是个不容易往上冲的地方,要在这上边修筑阵地,那可是易守难攻。富安从弹药包里摸出个手榴弹,拉保险环压保险针,使劲的把一枚延发引信手榴弹扔到小山上。他的臂力非常大,把手榴弹扔出去至少有70多米,手榴弹落在小山顶附近,炸出一团烟幕。

孟财不知道师傅在忙什么就问:“山上有埋伏么?”

“不是有埋伏,我是试验一下手榴弹能不能扔到小山顶上,我们要在山头上设埋伏,必须有利于我们不利于敌人,我扔雷就算远了,一般很少有人扔的比我远,一会你看吧,山下的人绝对炸不到我们,我们可以炸他们的脑袋,上山吧。”富安说完,牵着驴从一个坡度缓慢的地方走上小山顶。


三个人上了山顶,一起用铁锹挖战壕,没用半个小时,就挖出一条弧形的战壕。

江琦知道自己兄弟要玩什么战术,他把驴拴到后山坡的小树上,从驴身上卸下一箱子弹药,他把弹药箱搬到战壕里,把箱子打开,然后倒在地上,战壕里马上堆满了手榴弹。富安也搬来一箱子反步兵手榴弹,把手榴弹从箱子里拿出来,整齐的摆放在战壕边上,这样用的时候顺手。


孟财站的战壕里问:“一会来了人我们使劲扔手榴弹?”

“是的,这都是400克一个的轻型反步兵手榴弹,全部是延发引信手榴弹,一会往下扔的时候,拉下保险环松开保险针以后,数两秒再扔出去,这样手榴弹正好飞到山下边,在还没落地的时候就爆炸,会在敌人脑袋上爆炸,即使他们卧倒不动,也会被炸死,我们呆的地方地势高,他们扔不到我们头上,你就按我说的做吧。”富安安顿完,自己坐在地上,拿出支三五烟就点上火,用烟来打发时间。

江琦看看山下,对孟财说:“你就坐在阵地外,见有人来了,马上回战壕里。”

“明白了。”孟财经过三天的观察,发现这俩人每次选择阵地就挑选有利的地形,地形稍微不好的地方他们根本看都不看,这次有寻了一块高地,只有步枪和手榴弹的马帮那架的住这样的折腾,一会手榴弹会像雨点一样落在山下的小路上,敌人肯定会有很大的伤亡,阵地上可码放着两箱子手榴弹。他坐在战壕外的一块石头上,盯着山下的路。


命运之神似乎收了富安和江琦的好处费似的,总偏向着他们俩,孟财刚观察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一支马帮出现在山下的路上。他们大概有十几个骡子,骡子上什么都没驮,这样的马帮要不就是刚出来,要不就是刚拉完一躺货,现在正处于空载状态,这时候也是他们戒备最低的时候。

马帮保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货物,没货物的时候他们才不怕遇到贼呢,反正没东西,一般的山贼不抢没货物的马帮,即使抢了,也是白搭进去一堆子弹,还什么也捞不着。

孟财一下跳回战壕里,富安和江琦正在打盹,马上被他惊醒,两人一起同时做一个动作,两人同时伸手拿过自己的AKM步枪,然后趴在战壕边上,观望着山下的马帮。

“阿财,拿自动步枪,子弹上膛,连续向射击,打光一个弹匣迅速换弹匣,然后把枪放在手跟前,使劲往山下扔手榴弹就是了。”富安吩咐他的时候,自己顺手把AKM步枪上的光学瞄准镜取下来,百十来米的距离上用不着这个东西,带着它反倒耽误事,敌我双方距离这么近那还有时间去从光学瞄准镜的小洞洞里往外看呢,他拉枪栓把子弹上膛就等着敌人靠近。

孟财按照师傅的吩咐去准备,马上进入战斗状态。

“我们俩一开火,你就跟着打。”江琦说完,使劲扣下扳机,“哒哒哒”一阵连续射击,子弹突然间飞向毫无思想准备的马帮保镖们,有几个倒霉蛋正好被打中。

三支AKM步枪一起射击,巨大杂的噪音让人听着很不舒服,被打的人听到这枪声,吓的汗毛都打颤,十几秒的时间,三支枪九十发子弹就泼洒出去,打的保镖们有点蒙,他们想不明白,今天是怎么了,中了邪么?怎么没拉到货就有人抢劫,这贼也是点瞎贼吧?

保镖们都熟练的找地方隐蔽起来,打算避开山贼的火力后准备反击,可一梭子子弹打完了以后,他们马上听不到枪声,山上又安静下来,没人冲下来,也没有吹着哨子的山贼,这怎么回事呢?这样的安静比枪声更让人恐惧。

有的保镖还想,是不是碰到了传说中的常胜军,他们专打运输毒品的队伍,不过今天没带毒品,还没收购到鸦片呢。这些保镖还没缓过神儿来,就看见三个黑点飞到头顶上。

“咚、咚、咚”三正炸雷响过,几个保镖就被手榴弹的碎片炸到脑袋上,当场死于非命。

其他的保镖意识到,山顶上的敌人与他们距离很近,他们也一起掏出手榴弹,趴在地上使劲甩出去。

本来趴在地上就使不上力气,站着能扔出五十米,趴着就最多扔出去四十多米,手榴弹都无力的飞到半山腰上就落在地上,然后往山下滚了几米就爆炸,根本没炸到山头上。

富安一边像投棒球似的往出扔手榴弹,边扔边说:“他们炸不到我们,我们就这么玩,看他们还能剩几个人。”

“好。”孟财抓起一个手榴弹拉掉拉环就扔,往了在手里多拿两秒,手榴弹落在山路上才爆炸,这样爆炸威力有所减小。

“注意要领,在手里多拿两秒,松开保险针数一、二两声就使劲扔。”江琦纠正着他的投弹方式。


手榴弹密集的轰炸持续了五分钟,一百多个手榴弹从山上飞下来。保镖们伤亡惨重,活下来的马上意识到,这群山贼不是要他们的货,是来要他们命的。现在想明白了这个事已经晚了,尸体是越来越多,活人越来越少。

在爆炸的间隙中,山上的人都能听到山下的惨叫声,那些受重伤的保镖哭喊着已经声嘶力竭,可山上的人还没有停手的迹象,手榴弹还是一个接一个的落下来,爆炸的火光和烟幕把整个山路遮蔽住。

江琦扔手榴弹扔的累了,往山下一看,保镖们死伤惨重,山路上已经到处是尸体,大概一百来人的队伍就有十几个徒步逃跑,其他的全死在这里,他喊了声“停”,孟财马上站好,等着他的命令。

“休息一下,然后下去收拾东西,还是那一套。”江琦说完,坐回到战壕里,喝着水抽着烟。他感觉还是现在活的轻松,以前刚开始干是为了吃饭而战斗,为了糊口去杀人,后来是为了理想和野心去杀人,现在自己当了老师,靠教别人杀人赚钱,似乎档次提高了一点,反正一个月有五万美圆赚,就这么干上个把月吧,然后拿着钱也不用去银行,去国内好好休息段时间。

“老师,我们连打了三天了,能休息几天么,我都快累趴下了。”孟财没着急的下山打扫战场,他擦着脑袋上的汗,看着白花花的太阳,坐在战壕里喘着气。

“休息,可以呀,反正一个月你必须交十万美圆的学费,你要休息27天,我们俩还高兴呢。”富安坐在弹药箱上,看看手表,又到了中午,该吃饭了。反正在战场上吃不上啥好的,除了饼干就是罐头,还不如在小镇里吃的好的。

“那能休息那么多天,我想就休息一天算了,我想好好睡上一觉,实在是撑不住,我就奇怪您二位怎么不累呢?”孟财精神萎靡不振,他不知道和自己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走的两个老师为什么不累,难道他们是铁打的不成。

“以前我们刚出道,每天徒步走70公里山路,为了吃饭,一天最多打过十仗,弹药消耗最高能达到5千发,就只见了有油水的就打一下子,子弹基本用光,然后从敌人尸体上再缴获补充,粮食也是吃缴获的,自己就带枪和吊床,那时候我们连帐篷都买不起,睡在吊床上,把雨衣支起来当蚊帐,睡在里边很闷热,不过雨季这么睡还比较舒服,不用担心雨水流到身上。枪法,战术,体能都是实战中练习出来的,我们很少做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的运动,其实背上两箱子弹药爬山赶路,比跑马拉松还锻炼人呢。”富安讲说着自己的光辉历史,但就是没提自己是常胜军,毕竟他们在本地得罪人太多,现在对这个徒弟也不了解,万一这个徒弟和自己在战场上见过面呢?人家不暴露身份,自己也绝对不能亮明身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