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三章把战场当课堂

ddtt 收藏 5 4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三章把战场当课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富安和江琦慢慢的洗完澡,从小溪里爬上来,还把身上脱下的几件衣服洗干净,然后直接穿到身上,这样走在烈日炎炎的山路上,感觉清凉些。

“吃饱了没,吃饱了就准备走。”富安边走边吃罐头,这样是为了少耽误点时间,早点开始上实践课。

“师傅,为什么你们边走边吃。”孟财背上三支笨重的步枪,跟在他们俩后边。

“这样是为了赶路,别罗嗦,快点走。”江琦催促着他。


又走了大约半个钟头,师徒三人走到一个山顶上,山上树不是很密集,不过南山坡十分陡峭,与山坡下的路面的角度几乎能达到70多度,站在这个山头上可以清楚的俯瞰山下的小路。

孟财看了一下山下的路,感觉距离有点远,“师傅,今天要打伏击么?这个地方似乎有点远,大概距离山下有一千多米吧?”

富安和江琦没说话,拿出两根绳子,直接拴到树上,然后拿着铁锹,顺着绳子,从山顶上下到半山腰,之后拿铁锹就修了两个单兵掩体。

“看什么看,快下来。”富安蹲在挖好的散兵坑内,向山顶上的阿财喊话。

孟财这才明白,原来是下到半山腰上修阵地打埋伏,他们俩选的地形可真险要,从这里打山下的人,一打一个准儿,山下的人想攻上山头,实在是不太可能。他顺着绳子也下去,学着师傅拿铁锹也挖了一个散兵坑。


这个山腰上多出三个散兵坑,没个距离十几米,富安和江琦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孟财在中间。

“阿财,山下一会来了队伍,你就管打中间的,我们俩负责两边,可别瞎打,瞎打浪费子弹,我们总共才千数来发子弹,另外尽量在好近的目标打,先近后远,先打好打的,明白么?”江琦给他分配好目标,现在就等有人送上门来找死。

“知道了。”孟财把三支老步枪放在阵地上,把每支步枪都装满子弹,这样打起来可以节约上子弹的时间。他坐在掩体里抽着三五牌香烟打发时间,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到他们俩身上的真本事。


过了一会,山下的小路上果然来了一支队伍,大概有百十来个炮头,护送着几十头骡子,骡子上装满了沉重的麻袋,把骡子压的直喘气,走的还很慢。

孟财也干过这营生,他一看就看明白山下的这队人是做啥的。这是一支收购鸦片的武装马帮,他们从各个村庄把农民种好的鸦片买下来,运输到毒品工厂去,本地很多人靠这个职业谋生呢。

富安看到这支队伍后,小声问:“阿财,敢打么?”

“有啥不敢。”孟财端起AK-47步枪,把枪的射击模式调整成单发射击模式,准备好了打仗。

“这就是实践课,我对你要求不高,6分钟之内放倒30个人,打伤打死都行,你看可以么?”富安端着AKM步枪也准备好战斗。

这还要求不高?1分钟要打倒5个人,从瞄准到击发只有12秒时间,这能行么?孟财端着枪仔细瞄准一个押运鸦片的炮头。没有把握的他嘴上却说:“我争取吧,以前没算过一分钟打几个。”他这话的意思是以前打过仗。

“现在开始,倒数三秒就开始打。”富安喊“三、二、一,打。”他习惯的抠动下扳机,“啪”的一枪,就把走骡队前边的一个炮头给打倒,这发子弹打的一点都不偏,正好打到炮头的脑袋上,头上的血窟窿里迅速冒出一股粘稠的鲜血,喷到路面上,随后这个倒霉的家伙身体一软就倒下去。


听到枪声的马帮炮头顿时像受了惊似的集体卧倒,马上端着枪瞄准山上打枪的地方就准备好了战斗。

孟财也打出一枪,,走在队伍中间的一个没带长枪的还骑着驴的家伙被他打倒,从驴上掉下来,栽到地上就没起来,一看效果还不错他马上端枪瞄准驴子旁边的另一个端枪炮头,这个炮头正拉枪栓,他仔细瞄准他的脑门就放了一枪,把这小子打的是万多桃花开,红色的血白色的脑浆一起从脑袋里飞出来,当场就死在那,倒下去连抽搐都没有,死的又干净又利索。

这两个目标的倒下,直接的鼓励了孟财,他心里十分高兴,很痛快的瞄准下一个炮头,瞄准人家就开了一枪,他越打越起劲,AK-47步枪里的三十发子弹全打完的时候,已经击毙了15个人。孟财打光了AK-47步枪里的子弹,耳朵早被枪声震的有点疼,他已经很投入的进入角色,端起压满子弹的56半自动,继续向山下的炮头们射击。


山下的马帮也不是善人,他们一起端起枪,对着山腰上的三个人就开火,漫无目的的射击除了能装胆儿之外也就起点吓唬人的作用,一般的人见到几十支AK一起开火,早吓的一缩脖子躲在坑里不敢露出脑袋。

富安和江琦不躲也不闪,就蹲在坑里端枪继续打,谁的枪打的凶,就先打死谁,躺地上装死的暂时不打。他们俩只要开枪,子弹绝对没有打空的,给敌人造成最轻微的打击也是击伤,被他们打伤的敌人肯定丧失战斗力。

孟财连开十枪,把56半自动的子弹全打完,大概一算,又干掉7个人,总共都打了22个人,再打8个,基本就完成任务,他端起并不喜欢的莫辛那干步枪,继续认真的打,总算凑够了三十个人。

在他打完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富安和江琦已经停火,他们各打完弹匣内的30发步枪子弹,趴在那看徒弟打。

“等你半天拉,我们俩每人打了30个,只用了3分钟,你打了快十分钟,你看看你那一脑袋汗,这么好的地形,你怕啥,就当是在公园里拿气枪打气球。”富安拿着半截烟继续抽着。


山下凌乱的躺着很多炮头的尸体,孟财站起来仔细看看,果然就他们3个人就把小一百号人放倒拉?他第一次领教了狙击的厉害,原来AKM可以打的这么准?看来这两位师傅固然没白认,人家真有本事。他从掩体里爬出来,对着富安和江琦就磕头,行拜师大礼。

“行了行了,这样没意思。”江琦把一根绳子系在一个粗壮的树上,把绳子甩到山下,“你顺绳子下去,带上步枪,往尸体上补枪,然后把他们的尸体都踢到山涧里去,他们身上的个人物品都划拉一下,子弹武器都留下,我们负责警戒,去吧。”

孟财马上给AK-47换上子弹,背在身后,抓着绳子就从半山腰上下到山路上,地上横七竖八到处是尸体,他都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他干脆就没下去,把绳子往腰上盘了一下,离山路还有几米的距离,就不往下走,从枪套里拔出USP手枪,不停的往尸体上打子弹,这样可以确保打扫战场安全。


把尸体都枪毙过一次,孟财才放开胆子下到山路上,看到一具尸体,一把就把死人手里的步枪抢下来,把枪上的弹下拆下来放在一边,仔细看了一下缴获的AK-47,感觉这枪很破旧,尤其是枪管磨损严重,和报废的枪没啥区别,他大声问:“师傅,这破枪要么?来复线很旧。”

“把枪管留下,把枪丢进山涧里,不管枪好枪坏,只留枪管和子弹,其他的东西全扔掉。”富安从背包里拿出个麻袋来,丢到山下,让徒弟收集枪管。

孟财想,这些枪在次,至少也能卖钱,为什么都丢弃呢?他边收拾战利品边想,等都收拾完,山路上也干净了,死人全踢进山涧里,死去的骡子连同鸦片也都扔掉,他把麻袋拴在绳子上,先送战利品上山,然后自己顺绳子回到山腰上。

“师傅,我们要枪管做什么?”孟财累的站不住,坐在地上喘气。

富安和江琦已经从山腰上找了不少枯树枝,堆成一堆,他们点起火来,把磨损严重的枪管全部销毁。

“我们三个人带不走百十来条枪,就把他们销毁,子弹我们用的上,正好补充我们的消耗,只留些比较新的枪管带着,我们的枪管用旧了,可以马上换新枪管,这样不影响射击精度,要是我们人多,我才舍不得销毁这些枪呢,破点的枪也能买个十来美圆,这可都是钱那。”江琦忙着把一捆枪管放在火堆里,把他们烧坏,这样别人拣走了也不能用。

“原来是这样。”

“好了,我们回宿营地,今天我们教了你狙击,以后有机会练习一下,功夫都是需要练的,我们要三年不打枪,估计啥也打不中拉。”富安背起自己的枪,把缴获的子弹压进自己的弹下内,还带上几根备用枪管,今天可以说是满栽而归。


返回营地的路上,孟财愁眉苦脸的,他不理解,学打仗还要杀这么多无辜的人么?那些人也没影响自己生存,也不影响自己发财,为什么要杀掉他们呢?他们真的该做枪下鬼么?他们有什么错不成?也不是呀,他们出来当炮头也是讨个生活,这是他们的谋生方式,靠把子力气赚钱吃饭也被无故打死,他们死的太冤枉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