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二章学艺不容易

ddtt 收藏 4 17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十二章学艺不容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三人骑着毛驴一直走到深夜,孟财看走到荒芜人烟的地方,不知道晚上睡在那里,就问:“师傅,我们住那?”

富安骑着驴打着手电艇走在最前边,到了一片林间空地上,就下驴,“就住这里。”他用脚使劲踢着土地,不一会就用脚刨出个坑,坑里埋着的两把折叠铁锹就露出来。

江琦一直用手电照着地上,孟财一看师傅挖出东西来,很是惊讶,就问:“只有铁锹呀,什么都没有。”

“别罗嗦,拿着铁锹继续挖。”富安站在一边,等着徒弟干活。

孟财有点不明白,只好按照师傅的要求去做,他拿一把铁锹,使劲挖着坑,他感觉着铁锹十分锋利,松软的泥土一会就被挖开,挖着挖着他感觉挖到了很硬的东西,蹲下去一摸,感觉是个木头箱子,他把箱子挖出来,仔细借着手电筒的灯光一看,这是一装步枪的箱子。“师傅,我挖出一个箱子。”

“打开他,快点。”富安什么都不坐,站在一边继续抽着过滤嘴儿香烟。

孟财感觉当徒弟真累,啥都要自己做,他撬开箱子,发现里边是一些铁棍子,还有几卷油布,这东西似乎是用来搭帐篷的。

“快搭建帐篷吧,弄好了就能睡。”江琦看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自己也拿着铁锹又挖出一个箱子,箱子里有一个马灯,他把灯挂在驴身上,借助马灯的光线,从箱子里拿出几个地雷,埋在空地以外几十米的地方,还拉上绊发线。

孟财一看师傅摸着黑就埋了几个地雷,就发现这俩人真不是草包,晚上睡觉都这么小心,看来是丛林里的老手,说不定他们真就是某个马帮的头领。他搭好帐篷,就报告:“师傅,弄好了。”

“把驴子拴到地上的石头上,把这药粉撒开。”富安从挖出的箱子里找出一袋瓦斯粉,这东西可以把毒蛇蝎子蜈蚣之类的有害东西熏走,能保护自己。

忙了半个多小时,一个野外营地就弄好了。江琦坐在帐篷外的箱子上,“早点休息吧,明天开始我们正式教你实用的东西,早点睡。”

孟财一看夜光手表都一点,这还早呀,平时自己早就睡下,他进了一个单人帐篷,把枪放在身边,倒下去就睡着了,他连续在路上颠簸了两天,可算有个机会休息一下。


天刚亮,富安就从帐篷里出来,他拿出自己的M9R型自动手枪,把消音器拧下去,把装着实弹的弹匣退下去,拉了一下枪上的套筒,把枪膛里的一发子弹也退出,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发空包弹放进开着的枪膛里,枪马上自动闭锁,他拿着手枪,对着天空就开了一枪。

“啪”的一声清脆枪响,把正在帐篷里做春梦的孟财吓醒,他也是带兵爬滚过几年的,对枪声相当敏感,他还以为出了事,马上提着自己的两支USP手枪跑出来,睁着还粘着眼屎的眼睛就站到帐篷外边。“怎么回事?谁在打枪?”

富安把装着实弹的弹匣装回M9R型手枪里,关上保险,放回腿上的枪套里。

孟财仔细一看,师傅已经换上一身丛林迷彩服,战术背心套在外边,战术背心内装满各种弹药和武器,两个大腿上的枪套里还装着加长弹匣的M9手枪。

他看到地上有个箱子里还放着几支步枪,有很古老的莫辛那干步枪,这枪的刺刀不在枪管下边而是在枪管旁边,还有一支SKS步枪或者是56半自动步枪,还有一支AK-47步枪。箱子里除了这些烂枪外,只有一些子弹和手榴弹,没其他东西,他不明白师傅怎么把这么烂的武器拿出来,这是出去打猎还是上课呢?

“这些古董拿出来做什么呢,师傅。”孟财问完站在那干看着。

“想当一个好的战术家,最好先当好一个普通士兵,我看你肯定不愿意从基本的体能训练开始做,就直接教你打长枪吧,我估计你手枪似乎玩的不错,手枪的科目我就不教你,反正在野战情况下手枪就是累赘和摆设,我们只拿手枪给尸体补枪。”富安其实想让他跑个五公里再做一百俯卧撑和一百仰卧起坐在说,他估计这小子受不了这罪,以后在穿插这些科目吧,一个士兵没好身体,那什么也做不成。

“先来个摸底测试吧。”江琦把手里的两个野果扔向天空。

孟财反应很神速,以及举起胳膊,两支USP手枪对着天空,他左右开弓,两发九毫米子弹就把两个飞在空中的野果打的稀烂,果子的残骸掉下来,落在地上。

“这小子有基础,直接整主要的吧。”富安说完,就把水壶挂在腰带上,拿着一支AKM步枪背在身上。

“把这些枪全带上。”江琦命令着孟财,孟财为了看看这两位的本事,只好按照吩咐做。

三人离开营地,富安和江琦除了带步枪,还带上折叠铁锹和一些地雷,在营地外边又多埋了一些地雷,免得有人进来抢他们的帐篷和驴子。


“这是去那呀?”孟财背着三支步枪,和两挎包子弹,走在师傅的后边。

“我们上有水的地方,我们俩洗澡,你就开始学习步枪射击。”富安顺着树林间的小路快步走着。

“我会打步枪,不信我试验给你们看。”孟财端起莫辛那干步枪,对着几百米外飞行的几只小鸟就开了一枪,一只麻雀应声从空中落下,他熟练的拉枪栓把子弹退下来。

“你小子还行,不过我教你的是狙击,想以少胜多,以一当十,以一当百就必须学狙击。”江琦边走边讲,“狙击行动的需要几个步骤,第一进入战场,也就是走或者跑,或者使用滑翔伞,走要轻轻的迈步走,不能惊动周围敌人,只有远离敌人的时候才能跑动,走的时候要认真,仔细看看地上有没有陷阱,有没有什么机关,比如人家挖个小坑,把竹签竖立在坑内,你比小心掉下去,等人家带着狗巡逻的时候找到你的踪迹,你带着只伤脚,怎么逃跑,你枪法好,怎么发挥,所以说走路很有学问,有的地方还有埋伏有抓野兽的网子和捕野兽的兽夹,这些东西很危险,还有挂着绊发绳的竹排,那是一个正方形的竹子做的方筐子,上边绑着很多像匕首一样的竹签,你碰到绊发线,竹排子像秋千一样飞过来,打到你身上,你就被叉在竹排上,慢慢的变成腐烂的尸体。”

“走路也这么危险呀?”孟财在金三角跑了好多年,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恐怖的原始武器,他在故事书上和越战电影里看到越南游击队倒是用这恐怖的东西对付现代化装备的美军,美国前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上将在越南还被陷坑内的竹签扎伤,住了好几周医院呢。

“那是当然,进入战场和撤离战场也是需要技巧的,其次就是伪装,你可以浑身抹上牛粪,干扰敌人警犬的鼻子,然后隐蔽好,剩下的就该发挥你的瞄准和射击水平,一分钟至少要干掉10个人才行,使用SKS和AK-47这样的步枪还是可以做到的,机械瞄准比光学瞄准的视角要宽大很多,你打掉一个,马上就瞄准下一个,光学瞄准镜这东西,虽然看的远,但不适合快速狙击战,它是适合打500米以外的单个零星目标。”富安边走边讲课,他也不擅长说教,他打算找个地方埋伏下来,给这小子上一堂实践课程。金三角的丛林里活跃着无数个小型私人武装部队,有打不完的土匪和武装贩毒队,他打算带着徒弟找一支人数不超过一个排的队伍练习一下,可以在战斗中把自己会的东西传授给徒弟。


孟财背着三支步枪,听着师傅把打仗讲的这么神乎,真不知道他们只是玩嘴皮子还是真有本事,他也想上一次实践课,那时候才知道师傅到底是真有能耐还是只会说不会练。

他们三人从早上走到中午,才走到一条小溪旁边。

“你负责警戒四周,我们俩休息一下。”富安从自己的单肩挎包里拿出一盒午餐牛肉和一块压缩饼干给他。

“为什么这么晚才吃饭,我都饿了一早晨。”孟财把步枪丢在地上,坐在一个大石头上,拿M9匕首把牛肉罐头打开,大口的吃饭。

“埋伏的时候可能怕惊动敌人,怕暴露自己位置,所以一般在潜伏的时候不吃饭,要是不能挨饿,那还当什么战士,怎么打仗,要不怕饿不怕累不怕死不怕麻烦,那才能打好仗,你饿,敌人或许更饿,挨饿也是基本功,在这鬼地方断掉补给是很正常的。”江琦脱下衣服,跳进小溪里边,很舒服的用轻凉的溪水洗澡。

孟财想,原来打仗这么复杂,不过没什么,学会本事就能打败死敌常胜军,也能杀掉仇人许睿,受点苦不怕。他坐在石头上享受着午餐和阳光,听着溪水流动的声音和鸟叫声,度过了单调枯燥的一个上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