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九章和仇家同行

ddtt 收藏 3 4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九章和仇家同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农用三轮车进入边境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里,富安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停一下车,我去商店里买点东西。”

司机把车熄灭火,等富安下车买东西。

富安身手敏捷的从三轮车的车槽里站起来,之后放下东西迈步站在农用三轮车的右侧的铁护栏上,然后跳下车很稳当的站在破旧马路上,他先看看两边,没发现有什么情况,才迈步走进临街的商店。

坐在三轮车上孟财看到这个瘦高个儿动作很麻利,就感觉他不是一般人,尤其是他跳下车后向左右看了一下的那个动作,显得这个家伙很谨慎。云南省是中国内陆省,这里又不是金三角,走路没必要谨慎的向两边看看吧?以前他看香港电影里有句台词叫‘走路肩膀晃,眼睛看两旁,不是警就是贼’。他一下想起这句话,马上就紧张起来,这俩人是谁?是警察可就麻烦了,万一中国警察知道自己向中国国内走私过海洛因,如果被警察抓起来,那自己可死定了,这可不妙,他有点想开溜。不过转念一想,现在走掉,恐怕人家怀疑吧?人家真是警察,如果自己走掉,是不可能不跟踪的。自己又不是本地人,人生地不熟的,不出事才怪,还是干脆稳坐钓鱼台,仔细再观察一下他们俩。


孟财安心坐在那,一摸自己的挎包,里边还有个水壶,他拿出水壶,打开才发现因为连夜赶路,早把水喝完,还忘记了灌水。他也只好也下了车,走进商店里买水。不过他的脑子可没因为赶夜路而休息,他还琢磨着这俩人的身份。如果他们俩是贼,自己怎么办?贼肯定会选择一个僻静的地方下车,或者是等自己先下车,人家再下车,之后他们俩该‘做活儿’,不过自己的USP手枪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敢下手,给他们来几下子。

反正两支USP手枪都加了消音器和激光瞄准镜,在没人的地方打死他们俩也不会有什么事。自己给这两支枪装子弹的时候都戴着手套,就是怕警察拣到子弹壳知道自己的指纹找自己的麻烦。

小县城的商店虽然说规模不如大城市的超市,可商品种类不少,货物比掸邦特区的商店丰富的多,光塑料瓶子可乐都好几种,有可口、百氏、非常可乐三种,还有薄荷味儿的雪碧,另外还有很多易拉罐饮料和啤酒。

云南就是比北缅地区好,孟财喜欢这里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这个地方能活的很舒服,赚了钱有消费的机会,在山区里卖白粉赚个几十万美圆,这些钱什么好东西都买不到,只能买些日用品。日用品还是从中国进口过来的,在缅甸抽一盒三五牌香烟比在国内要多花好几十元钱,山区里买些啥外来东西都死贵死贵的。

“老板,我要五瓶矿泉水,五瓶子可口可乐,在要一盒黄果树、一盒三五、一盒中华,在要一个牙膏和牙刷还有毛巾,在随便拿点小吃。”孟财拿出两张崭新一百圆人民币放在玻璃柜台上。

老板一看先进来的那个瘦子买了一百圆的东西,后进来的这个又买两百圆的东西,今天生意不错呀,要是每天都能买出去这么多东西,那该多好。另外这两位只点东西很少点东西的牌子,自己就找最贵的品牌的东西往塑料袋里装,比如牙刷这东西,便宜的又几圆的,贵的有几十圆的,人家不说要那种,就给顾客选贵的,这样钱好赚。

老板给富安装好东西,又给孟财装了不少东西,然后收好钱,心里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富安先上了三轮车,拿出可乐和矿泉水给江琦。两人早上吃的米线有点咸,现在早渴的快冒烟儿。

在南方吃的不咸不行,人在外边被闷热的空气包围着,一个劲儿的出汗,像洗桑拿似的,身体的盐份流失很快,不大量补充盐份身体那受的了。

江琦打开瓶子大口喝着冰镇可乐,冰凉的可乐流进身体内,感觉嘴里、嗓子里、胃里舒服多拉,一口气就把一瓶子可乐喝光,然后又拿起矿泉水喝,可乐那玩意儿糖份太大,喝多了嘴里照样渴,必须再喝些冰镇矿泉水,身体一下就降下好几度,十分凉爽。

俩人喝着水,等着孟财。

孟财提着两大袋东西回到车上,江琦催促道,“赶快开车,我们要去长途汽车站。”

“别急,去昆明的车很多。”司机从新发动起来车。

“你怎么知道我们去昆明。”孟财好奇的问。他的确要去昆明。

“你们买这么多东西,一定要去远处,乡下的都往城里跑,你们从镇上上车,去县城里的长途车站,要去临近的县城,根本用不着买这么多东西,车站里也有很多商店。”司机边说边开车。

江琦拿出一支三五香烟递给司机,“来一支。”

司机腾出手把烟接过来装进上衣口袋。


原来这家伙去昆明,居然在小商店里买了二百块钱的东西,这小子不穷呀,富安坐在车上眯缝着眼睛打量着同车的这个后生,猜测着他的职业。

这个家伙身高快一米八,不驼背,手上没什么老茧,皮肤虽然很黑,但不想山里整天种田的那些人那么黑,怎么看怎么感觉不像个受苦人,肯定不是农民。缅甸的农民抽起这么贵的烟么?在北缅甸只有几种人抽的起好烟,首先是贩毒的老板,因为富安带着兵和毒贩子打仗打多了,从毒贩的那些老板身上缴获的烟都是一些好烟,很少有便宜的春城了红山茶之类的,一般都是万宝路、希尔顿、中华、七星、三五之类的烟。其次有钱的是那些制毒的技师和工人,他带兵打下毒品工厂的时候,也发现没多少便宜的香烟,这些人抽的烟的档次都不怎么低。

同车的这家伙也呆在境外,也拿着边民证,肯定也是北缅人,出手这么大方,恐怕和自己不是一类人吧?那地方只要是有钱人就不是好人,肯定是弄毒品发财的。富安虽然没了手下的军队,但还是像从前一样痛恨毒贩子,真想见一个杀一个。听说大陆这边的娱乐场所里有不少卖毒品的家伙,他真想抓几个弄死,好好出口气。

如果察觉出来他真是毒贩子,就做掉他。


孟财拿出烟,也递到两位同车乘客面前,“来一支吧,我叫阿财,是个无业游民。”

富安和江琦俩人虽然年轻,但架子很大,并没拿他的烟抽,只是客气的哼了一声,富安随手递过去一支国产雪茄,“尝尝这个。”

孟财知道陌生人之间,互相给烟抽是个交流和沟通的好机会,他没放弃这个机会,很客气的拿过一支雪茄就刁在嘴里,掏出一个镶嵌红宝石的防风打火机把雪茄点上。

“谢谢。”孟财客气了一下,抽了一口,感觉雪茄比一般的烟的味道要辛辣,抽进去不好受。

富安和江琦看他被烟呛的那个狼狈样子,轻轻的撇着嘴角笑了一下,江琦说:“这怎么行,出了国怎么办,人家那都抽这个。”

孟财看和这俩人说上话,就开始闲聊起来,不过三轮车很快的到了长途汽车站。


“两位去那?我去昆明,然后去大城市,打算找个工钱多的地方做营生。”孟财先试探的问。

“我们先去昆明。”富安喝着绿茶,背着自己的包向车站内走去。

汽车站外边,一群人大声喊着,“空调车还有座,去昆明。”

富安和江琦一看还有空调车,马上买了票上了车。

他们俩前脚上来,孟财后脚也上车。

富安和江琦出于个人安全的考虑,俩人都坐在大客车的最后一排靠右侧的座位上,这个位置可以便于观察全车内的情况,靠近右侧车窗户还便于在紧急情况下跳车逃跑。

一般在大客车上发生的紧急情况一般不多,无非是车失控要出事,要不就是车上失火需要跳车,或者是遇到抢劫犯什么的。


孟财还不知道富安和江琦叫什么,就假装成傻傻的样子跟着人家,他坐在倒数第一排靠右侧车窗的位置,先是拿出饼干什么的大吃起来,然后喝了点饮料,之后包着自己的一大包东西就靠在舒服的靠背上睡着了。

骑马跑了一晚上,能不累了么?孟财虽然睡着了,但是他睡觉很轻,谁要是动他身上的东西,他会马上醒来。他常年带着队伍在险恶的丛林里走货,习惯不往死睡,要睡死了容易出事。

长途客车的减震系统很好,车走在路上一点都不颠簸,上了国道,一路飞驰而去。江琦坐在车上,一点都睡不着,他昨天晚上可是早早的就睡下,现在眼睛睁的像铃铛似的,可有神儿呢,他从包里拿出翰林电子书,里边有他喜欢看的《三国演义》和《封神演义》。他没上过学,倒是认识些字,看这些比较大众的书还是能行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