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八章见过面的陌生人

ddtt 收藏 3 5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八章见过面的陌生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这还用你说,你本来人品就有问题,反正我就这么看。你第一次中枪倒下的时候,我父母和我都认为你是想讨好我,然后做个上门女婿,以后你就能依靠我家过上好日子。”倪娜故意这么说,看看他会不会生气,自己认识他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他生气,至少在自己面前没生气过。

“连你都这么看,那我多没面子,当时我还想,子弹要是带着化学毒药我就死拉,如果是达姆弹我的胳膊大腿就废了,下半辈子我怎么活呢,我那敢指望去你家坐享其成呢?”许睿不明白,她小小年纪为什么想的那么多呢?累不累那。

“那你来我家时候想什么呢,走的时候又在想么?”

许睿靠在沙发上,仰面看着天花板,“来的时候么就想这是个好地方,每天管吃管住,住在别墅里,每天还能准时吃饭,一直干下去也不错,和度假似的,没想到还能认识你。离开你家是因为我兄弟要开公司,他要我去跑龙套,他说他每月拿多少工资就给我多少,我就去了,不过我可不是自愿的,其实我一直想在你家呆着,整天跟着你四处玩也挺好的,比独自呆在刚果的从林里打仗要舒服。”

“走的时候是不是舍不得我呢?”倪娜坐在他腿上,感觉比坐在沙发上舒服的多,干脆就坐上去不下来。

“你猜呢?”许睿把自己的想法基本都告诉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像自己喜欢她那样喜欢自己。

“我猜你走的时候舍不得离开我家,但是你忙完了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非让我跑这么远找你来,你不知道我很辛苦么?”

“当然知道你辛苦,所以我决定,什么都听你的,不是说回去看你父母么,我们多会走呢?”许睿这不是哄小孩玩,他是认真的。

“那就明天走吧,我没什么行李,你呢?”

“我也没什么行李,打个电话订机票吧。”


孟恩崇带着残兵败将退到深山里休整,打算避开缅甸政府军的围剿。他还必须找个离邦康远一些的地区,这样人多势众的佤邦军也不会骚扰自己,做毒品生意也避免和他们竞争。

他给士兵们放假休息几天,然后去购买设备收购鸦片继续做生意,这年头没钱什么都干不成,连个仇人都摆不平。


孟家军的队伍走进一个山谷,山谷里的半山腰上上有座很破旧的小庙。孟恩崇看到小庙,感觉这个庙很有意思,他打算去看看,如果里边没人住,自己就住进去,比住帐篷强的多。

“走,我们进去看看。”孟恩崇翻身下马,领着自己侄儿和儿子一起上了山。


上山的时候孟福走在最前边,到了庙门口,看大门紧闭,很客气的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然后里边有个苍老的声音,“请进。”

孟福推门先进去,他看到一个很小的院子,院子里边有一间正殿,两间厢房,院子中间有一道士坐在座垫上,正闭着眼睛抱着拂尘坐在那。

孟恩崇没想到深山里边还有道士,他和尚见的多了,这是第一次见道士,他看老道的头发胡子全白了,看上去大概在六十岁以上,他很客气的问:“请问道长,我们能在这里借宿么?”

“可以。”老道并不睁开眼搭理他们。

孟财对这个道长也很好奇,他以前听说老道都会算卦,想让老道算一卦,就客气的问:“请问道长会算卦否?”

“会算,请问先生要算什么呢?”老道回问道。

“我想算算前程。”孟财对孟家军连吃败仗感觉到很头疼,想找出解决的办法,也想东山再起报仇雪耻。

老道没着急说话,睁开眼看看面前的四个人,看他们全穿着军装,没军衔没帽徽,一看就知道是私人武装,在金三角的军队都是以毒养军,不用猜就知道他们是一支以贩毒为生的私人武装。老道来回掐指头算了一下,才慢慢的说话,“阁下前程艰险,还有仇人让阁下忧心。”

孟财一听老道说到点儿上,马上谦虚的问:“仙长,请帮我指点迷途吧。”他还很会来事儿,马上从口袋里摸出几根金条,放在道士面前。

老道光听金属撞在地砖上的声音,就听出来这金子分量不轻,就知道这个人是有钱的主,老道咳嗽了一声,说:“阁下的仇家不过就是一个凡人,他并非金刚不坏之身,他和普通人一样,只要你能低调处事低调为人,一定能逢凶化吉,三人行必有我师,多认识能人就会找到成功的捷径。”

老道说完,拿起地上的金条装进袖子里,“西边的厢房空着,施主请自便吧。”

孟福、孟贵听完老道说话,没太在意,去了西厢房里收拾房间去,孟恩崇若有所思的走进去,坐在一个木头床上,抽着雪茄发呆。

孟财站在房间门口,反复思量着自己以前的为人方式和做事方式,没感觉自己很高调,他又走到院子里,坐在老道旁边,又继续问:“仙长,我去那能找到帮我的人呢?”

老道指了一下北边,“一直走,能帮你的人也能害你,与他们为伍,喜优各半,切记,你越处于弱势,越有人帮你。”

孟财听完了,没太明白,坐在地上,继续琢磨。老道提示道:“你现在上路,还能追上他们,迟疑了,机会可就没了。”

“是这样?”孟财从地上站起来,匆忙的进房间里向父亲辞行,就匆忙下山,从亲兵里挑选了几个精明强干的,换上便装,骑上快马,只带了很少的几件东西,就离开大队伍,向北打马狂奔。


孟财的脑袋里想的事很简单,只记住往北走,就能找到帮自己的人,自己只要别到处显强就能有人帮自己,看来自己要独自上路,反正带兵也进不了中国,再往前就是边境,剩下的路要自己走了。


连夜骑马赶路,到了边境上,天已经大亮。孟财把自己背在身上M-16步枪和子弹袋,弹药包全部交给手下的亲兵,自己只带一支短枪和几十发子弹,几件换洗的衣服,徒步走进等待过关的边民队伍中。

前边就是云南,就是中国,希望自己到这个人多的地方可以找到能帮自己的人。要早点能找到高人,铲除掉常胜军和许睿,那下半辈子也就没什么难事儿了。

化装成普通边民的孟财排在等待过边境的队伍里,正好站在富安、江琦的后边。三个人眼神都很怪,毕竟身上都带着家伙,都害怕边防警察检查出来,都很小心的慢慢的跟着队伍往前走。


边防武警面对大群等待过关的边民都不怎么仔细检查,只是抽查些可疑的人。富安、江琦是带枪过关的老油条,自然没什么麻烦的过关。

孟财一直跟着他们俩进入云南,三个人一边走一边找机三轮车,打算去附近的县城。

一辆改装过的农用机三轮车还空着,一下就开到路边,司机用很浓重的云南口音问:“去县城?”

“多少钱?”富安抽着春城牌的烟问司机。

“一个人十元。”司机很熟练的回答。

“柴油车还这么贵。”富安一边说一边爬到车上,马上从口袋里拿出十元递给司机。

江琦上了车,“开车,别磨蹭。”

“等一下。”孟财背着一个单肩挎包上了三轮农用车,也掏出十元给了司机。

机三轮车的司机一踩油门,三轮车的排气筒里冒出黑乎乎的烟儿,三轮车的发动机发出很难听的噪音,车身随着反动机的震动而颤抖,三轮车沿着颠簸的土路一路向北开去。

土路面也不平整,三轮车上只有简陋的悬挂减震系统,应付不了路面的颠簸。幸亏车上还有几个草垫子,要不坐在干板车上,被颠的飞起来。


三轮车上的三个人是不共戴天的仇家,在战场上还打过仗,只是战场上他们距离比较远,谁也没看到谁,彼此也不认识。富安和江琦没想到旁边坐的这个小子就是孟家军的少帅,他们俩要知道这个人是孟家军的人,非拿手掐死他不可。

不过富安和江琦在外边绝对不提常胜军的事,毕竟很多被他们打过的毒贩子都是云南人,云南的毒贩子都恨死他们俩了,要是自己暴露了身份,仇家会蜂拥而上把他们乱枪打死。孟财是毒贩子,他也不敢说自己是孟家军某某,他还怕周围的大陆警察知道他是武装毒贩子的指挥官,更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

他们都不暴露身份,也很不错,至少不用当下撕破脸皮的拔出包里的手枪干起来。三个仇人坐在一台车上相安无事。


来回想着老道说过的话,孟财真希望车上的这俩人就能帮自己的忙,不过他不傻,不会主动和陌生人深入交往,如果一路能一直走下去说不定能交上朋友。

“两位大哥去那?”孟财主动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在他们俩的面前。

富安一看是春城,压根看都不看,把脸扭到一边,寻找三轮车经过的小镇上的商店,他除了抽雪茄就喜欢抽中华牌、三五牌、黄果树牌的烟,其他的杂牌烟基本不抽。他打算买盒好烟,给这个乡下来的小子看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