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六章从新汇合

ddtt 收藏 4 5
导读:狙杀悍将 蛰伏 第六章从新汇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管他是真的假的,自己不如装个傻,江琦安静的坐在车上,把眼睛悄悄的闭上,左手伸进包里,紧握着一个手榴弹,然后用极其缓慢的语调说:“先生,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江琦你还跟我装是不是?你以为你们杀了三百个缅甸士兵会没人知道么,虽然你们出道这么久只打毒贩子,但你们也有打错人的时候,单凭那三百条人命,缅甸军事法院就能判你死刑,现在你落在我们手里,还能飞的了么?”吴安把他的事情一抖搂出来,江琦内心就是一哆嗦。

他不是为死去的缅甸兵而愧疚,而是知道自己身处险境,不承认肯定过不去,“我杀了缅甸兵又怎么样?那是他们该死,吃饱了撑的打不过蒙泰军,半夜在树林里瞎溜达,他们活该,死都让人看不起,打从1947年开始,缅甸兵就在山区围剿反政府游击队,现在打了快六十年,一点成绩也没有,我没见过世界上还有这么饭桶的军队。”江琦看人家知道自己底细,干脆就不隐瞒,有什么想法直说。

“你说的没错,缅甸军队是在不停的围剿他们,但没多少太大的收获么?那是因为我们中间缺乏你这样的能将悍将,我们的特工跟踪你们好几年,缅甸政府知道你是个有作为的青年,如果你加入我们,内战可以迅速结束,我这次从仰光来这里找你,就是正式邀请你。”吴安这次来是特招这小子参加缅甸军队的。

“对不起,我是个华人,中国才是我的祖国,缅甸内战和我不相干,爱打多少年就打多少年,我不愿意与饭桶打仗,免得把我的命搭进去,和你们干也发不了财,好了,我没时间和你耽误时间。”江琦伸右手准备拉开车门下车。

“可是你是在缅甸出生的,缅甸也是你的故乡,难道你希望看到这里的同乡整天逃难么?”吴安不擅长攻心之术,他的话对只知道杀人赚钱江琦来说丝毫没有作用。

“他们死活关我什么事,他们生活的不好,是你们缅甸军政府的责任。”江琦拉开车门下了车。

十几个穿便装的缅甸兵冲过来,端着AK-47把他包围起来。

“你就这么请人呀,就算你拿枪逼我参加缅军,我在战场上可以随时逃走。”江琦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手榴弹,高高的举起来。

吴安跟着下了车,对当兵的说:“都不许开枪。”他知道把这个杀人如麻的小子惹急了,他肯定会把手榴弹的保险拉开。

江琦的右手也没闲着,迅速拔出M9手枪,他一转身,对着门口的那个缅甸兵,缅甸兵害怕他手里的枪,站那不敢动,他就踢了缅甸兵一脚,然后用手枪指着其他几个兵,一闪身蹿到门口,踢开仓库门就逃走。

出了仓库,江琦收起武器,继续找了一辆车去了长途汽车站。


富安带着几个兵盘桓在北缅的山区里,他们沿途与土匪和毒贩没少打仗,零星的战斗中已经有好几个兄弟受伤。他现在想找到个一个好地方,这个地方要易守难攻,另外还要是个‘要道’,最好每天都有毒贩子的毒品运输队经过,这样他每天就能捞到‘猎物’打,可以在这里生存发展下去。

一条平缓的马道上,富安带着自己的八个兵一直向北走。

他身边的兵不多,也没频繁的派人侦察前边道路的两边,现在他只是看着地图摸黑前进,也不知道前边的路两边有没有埋伏。

富安手下的老兵都比较尽责,他们排成一个环形保护圈,有四个兵骑马走在富安前边负责侦察警戒,有两个负责殿后,另外两个一左一右,形成左右两面人墙,这样不管敌人的子弹从那打过来,都不会先伤到他们的主将。


十几个穷土匪正在路边潜伏,为首的留着大胡子,坐在地上不停的抽烟,用烟熏那些可恶的蚂蝗。

他的一个手下,坐在他旁边,“大哥,我们还几天没开张,换个地方吧。”

“你他妈的还能走动?老子都三天没吃饱了,不走不走,等抢到东西吃饱了再说。”大胡子躺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天。这几天他们子弹消耗量太大,因为没粮食吃,只好打山鸡野兔,自己的这几个兄弟枪法有臭,打一个野味要消耗好几发子弹。现在要留下子弹好好做笔生意,抢到了子弹、食物和钱,就能离开这鬼地方,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

一个光脚的小个子匆忙的跑到大胡子面前,“来人了,九个骑马的,马身上带着不少包儿,不知道是什么,那几个穿的还很不错,就干他们吧。”

大胡子听完报告,坐起来算了算,自己就二十来个人,打九个人没问题吧,他小声说:“马上准备。”他自己抓起一支M-16步枪找地方就地隐蔽。

二十支陈旧的M-16和AK-47整齐的排列在一起,端着这些破枪的土匪都卧倒隐蔽,大胡子还拿出几个手榴弹,子弹不足的时候只能靠这个东西。


路上的马队越走越近,大胡子屏住呼吸,趴在草丛里仔细看骑着马的人,他发现这几个人都穿着一种背心,也不知道热不热,他们穿这个干什么?另外他们还戴着头盔,看起来这头盔很不错,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挡子弹。大胡子瞄准走在最前边的一个人,轻轻的一抠扳机,M-16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

一发子弹飞出去装在常胜军士兵的防弹背心上,被打中的人居然没事,大胡子看看真真的,他想马上下达停火的命令,可弟兄们已经在他开了一枪以后,端着枪疯狂的向马队扫射。

基本所有的子弹都没打死人,骑马的九个人端着枪骑在马上拼命的还击,双方就展开激烈的枪战。

大胡子想带人撤离,可子弹已经打出去一大半,要是选择撤离,那自己就完了,以后还靠什么生存呢?他马上放下枪,马上拿起手榴弹,使劲向骑马的这些群人扔过去,骑马的这几个人也使用GP-25榴弹器向他们开火,枪声和爆炸声变得更密集。

富安骑在马上,周围的几个兄弟马上排成一个横队向前冲过去,他端着AKM一枪一个击毙了十几个土匪。可手榴弹飞过来落在他的队伍里,有五个兄弟被炸下马来当场阵亡,其他三个兵冲的更猛,一边冲一边拿着AKM步枪打连发。

二十来个土匪转眼就剩下大胡子一个人,大胡子拿的只剩半梭子子弹的M-16步枪转身想跑,可他就听身后的枪声很密集,就闪到一个大树后边,步枪子弹马上把树皮打掉好几片,他放下枪,拿出最后的两个手榴弹,继续藏在里马道几十米远的树下边,看三个骑马的敌人跑近了,一起把两枚手榴弹投出去。

常胜军的三个士兵没躲避及时,被手榴弹炸成重伤。富安这下可恼了,端起步枪向藏人的那棵树旁边打了一发枪榴弹,榴弹爆炸后,就听人惨叫一声,倒在草从里。


战斗在三分钟之内结束,富安毫发未损,可他成了光杆司令,八个兄弟在战斗中阵亡。他下了马,用枪把敌人的尸体打了一遍后,亲自拿着铁锨,找了一快地势好的地方,挖了一排坑,把跟随自己的几个好兄弟埋葬。

处理完后事之后,富安独自骑着马去了中缅交界的小镇。他知道重建常胜军的计划已经无法实现,不如回大陆去,继续投奔雷雨田和曹秉,兄弟们再一起,看看能继续做点什么。

反正他也厌倦了端着枪东征西讨的日子,每天除了打仗就是准备打仗,整天在这片潮湿的山林中转悠,唯一高兴的事情就是吃点好的喝点好的,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的确太枯燥,是改变一下的时候。


江琦展转从泰国回到缅甸,老到中缅边境已经是下午,他进了一个镇子,随便找个小店住下,打算明天一早吃了饭,和那些做小生意的缅甸人一起拿着边民证去中国。

舒服的睡了一觉起来,江琦洗漱完毕后,带着自己的行李,坐在一个路边小摊前,要两大碗牛肉米线,喝着茶吃着米线等着开国门。现在很多挑着扁担的边民等着过边检站。

富安走了一夜路也来到镇上,他先去当铺把自己的多余武器弹药当掉,然后连防弹头盔和防弹背心也当掉。

等从当铺里出来的时候,他只剩下一个大背包,里边除了电脑,卫星电话,几件衣服外没什么大件东西,轻装走到一个路边摊前准备吃早点。

江琦一眼看到他,“喂,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富安拉把竹椅坐下,长长的叹口气,“队伍打光了,我只好回国去找大哥商量了,看看以后做点什么。”

“我也一样,看来天下果然没有常胜军,我们也输过。”江琦给他倒上茶水,又要了些吃喝。两个各自说着自己这些天的经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