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五章偷越边境的游客

ddtt 收藏 5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江琦先看见了隐蔽在前边的泰国士兵,他们戴着的M1钢盔还不如自己的凯夫拉头盔好用,手里的M-16A1步枪也不是很新,和自己背着的改装型AKM步枪比起来也很一般,泰国那么有钱,步兵装备却这么差,他把身体爬在战马背上,两腿夹紧马肚子,双手撒开缰绳,左右手各从马身上的皮包里边拿出两支崭新的乌兹冲锋枪,迅速的把枪的保险打开,等自己接近泰国步兵之后,自己抢先出双枪对着爬在地上的泰国士兵就扫射。

两支轻型冲锋枪一起开火,密集的子弹一起喷出去,泰国兵一看这么凶的敌人,就有点着急,没想到这小子抢先开火,真让人生气。本来这些泰国兵不打算打他,因为跑在最前边的一般都是蒙泰军的侦察兵,只有放过他们侦察兵,才能抓住后边的大鱼,如果见一个人就打,后边的队伍马上选择改道前进,就不好打他们的埋伏。

这次破次例吧,反正那小子看到大家伙,泰国兵的班长喊:“开火。”

M-60机枪、M-16步枪、M79榴弹器、M-72火箭筒一起向江琦打过去,不过都没怎么计算提前量。一发火箭弹呼啸而过,飞到了江琦战马的后边。

火箭弹往他身后飞,战马往前跑,江琦幸运的躲开火箭弹,不过紧跟他的一个亲兵可倒了霉,火箭弹“丘”的一声冒着白烟就落在他马前边,“轰”的一声,骑在战马上的亲兵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他的身体和马的身体被火箭弹爆炸的冲击波打的当下失去知觉,战马和人一起翻倒在路边。

跟在江琦后边的第二个士兵见火箭弹爆炸,马上爬在马上,打算靠马的奔跑速度逃避敌人的火力打击,他也拔出M1911手枪,毫不犹豫的对着泰国兵的埋伏阵地胡乱打过去。

不过常胜军平时没少打仗,即使不仔细瞄准,靠手感和概略式瞄准,子弹也就能打的八九不离十,“啪、啪、啪”七发子弹打出去,居然蒙住了一个泰国兵,端着M79榴弹器的泰国兵肩膀上让11毫米子弹给打上,这个榴弹兵刚匆忙的打出一发榴弹,这会准备精确计算一下提前量继续打,可肩膀一疼,这发榴弹也没打的太准。

40毫米榴弹飞出来正好落在常胜军队列的旁边,把跟在江琦后边第二名的士兵炸成轻伤。泰国兵的机枪手看敌人一个接一个从眼前跑过,就急眼了,瞄准这个玩手枪很厉害的对手就打了一组连发。机枪手趴在地上,右手紧握枪把儿,左手轻轻的扶着枪托,右手食指钩住扳机就不放手,射击的时候还轻轻的转动枪身。

机枪一响起来就没完,“哒哒哒哒”的打了十几秒,几十发子弹挂着风就打过来。

正打算把没子弹的手枪装回枪套的里的常胜军士兵被密集的机枪子弹打中身体的右侧面,疼的他一下没坐稳当,一头从战马上摔下来,当场不省人事。

江琦身后第三个骑兵运气也不怎么好,40毫米榴弹虽然打偏了,但是破片还是四处乱飞,一个碎片打过来,没打到他的头盔上,也没打到防弹背心上,正好削到他脖子上,榴弹破片多锋利呀,一下就把脖子上的颈动脉上,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来。

受伤的这个常胜军士兵也是老兵,经验很丰富,感觉脖子一疼就用左手捂着伤口,继续伏在战马背上,右手马上从急救包里拿棉花止血,可他伤口太深了,血一个劲儿的往出涌,他骑着战马上没跑多远,就感觉眼睛发黑,身体一软就掉下战马。

江琦安全冲过泰军封锁线的时候,回头一看,紧跟自己的三个兵不是死就是伤,已经不可能与自己一起去泰国过好日子,他叹息了一声,左手伸进嘴里,使劲吹了一个口哨,招呼着后边的五个兄弟往出跑。


常胜军马队里的前三个兵非死即伤,后边五个人开枪的开枪,使劲用马鞭子抽马的抽马,想加把劲儿冲过去,可好几支M-16步枪对着他们一起开火,几百发子弹如飞蝗一样打过来,这五个兵坐在马上趴没地方趴,站没地方站,使劲蜷缩起身体,但是子弹射出来的密度实在是太大,他们一个个纷纷中枪摔下马。

江琦一个人冲过来之后,枪声已停,他骑在马上呼呼直喘气,把马停下,掉转马头看着自己跑出来的这条小路。他等了半个多小时,居然没看到一个兵跟上来,他失望的叹了口气,知道那些兄弟已经无法与自己同享富贵。

仔细一算,常胜军最后的十六个兵,已经有八个兵阵亡,倘若富安没出事,他还有八个兵,曾经不可一世的常胜军就这么完了,居然被别人堵着打,还伤亡这么惨重。江琦现在孤身一人,也不敢回去寻找兄弟们的遗体,只好骑着马向一座荒山跑过去。


到了山上,他拿出折叠铁锨,深深的挖了一个坑,他把背包里的东西,和马上挂着的包里的东西全部倒腾出来,打算选一些东西带走,其他没用的东西全埋在这里。他还把身上的一身迷彩服换下来,随便穿了件T恤和短裤。

AKM步枪肯定没用,这东西带不进城市里,也带不上飞机,先拿油布包住它,埋了吧,以后需要回这里做生意的时候还能用的上,他拿起帆布弹药包,看看里边的几个弹匣,和几枚手榴弹,一起用塑料袋包住,丢进坑里。还有用不上的衣服和防弹背心以及头盔,把这些东西丢进坑里,自己身边的东西就不多。

单人帐篷、睡袋、叠好的冲气防潮垫儿、战斗靴、乌兹冲锋枪、沙漠之鹰手枪、饭盒、雨衣这些行军打仗的东西全丢进坑里。江琦看着这些陪伴他出生入死的东西,有点舍不得,以前整天带着这些东西,今天要进城了或许在不来这里,忽然感觉有些舍不得这些老伙伴。

此时他的大背包里只有美圆、笔记本电脑和卫星电话,挎包里有几枚烟幕弹和两支M9R手枪和消声器、备用子弹等物品,他拿着自己的袖珍GPS,一起塞进跨包里。

他背起并不沉重的背包,挎上挎包和水壶,用铁锨把土全部填进坑里。这样他就不在是个常胜军的军官,他变成了一个普通旅客。

他从新骑着马,离开这座荒山。


带着大捆的美圆,江琦去了清莱府,进了清莱城,他那里都没去,带着钱拿的存折和信用卡,把美圆全部存进银行,然后背着显得空荡荡的背包离开银行。

他把信用卡和存折装进自己的挎包里,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坐进没空调的出租车感觉有点憋闷,这可不如骑着马舒服。泰国出租车司机用泰语问:“去那里?”

江琦得意的用熟练的泰语回答:“去长途汽车站。”

“先生不像是泰国人那?”司机好奇的问。

“我是缅甸人,要回趟家,你把我送到有去缅甸方向的长途汽车站。”

“没问题。”司机重重的踩下油门。


出租车没去长途汽车站,而是开到郊区的一座仓库外边。

等车到的时候,仓库门打开了。等车进了库,江琦才发现自己刚才坐车的时候睡着了,他忽然醒来,摸着自己挎包里边的手枪。

一个穿着便装的中年人坐到出租车前排副驾驶的作为上,用缅甸语熟练的说:“阁下不要惊慌,我不是害你的。”

江琦还是把两支M9R型三十响手枪拿在手里边,警惕的注意着车上的两个人。

“我叫吴安,缅甸军事情报局局长。”坐在车副驾驶座位上的中年男人说完,看看江琦。

江琦稍微想了一下,回忆着自己看过的报纸、杂志和网上新闻,他就认识一个缅甸官员,那就是缅甸国家主席丹瑞大将,其他缅甸军区司令了、军兵种司令他都懒的记,那些人和自己没任何关系。反正自己就在金三角和缅甸军队交手过一次,那还是夜战,常胜军的AKM步枪上装的红外瞄准镜,见到一队人行进在一个山谷里,当时雷雨田、曹秉一致认为是毒贩子的先谴队,连详细侦察都没有,雷雨田就命令所有人给步枪装消声器,然后开红外瞄准镜,对着这对人就开了枪。

被袭击的缅甸军队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就有一个连倒下去,剩下的两个连胡乱开枪,因为是深夜,他们看不到四周的敌人是谁,也听不到枪声,敌人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敌人也不发出声音,缅甸军队只好发射了一些曳光弹胡乱射击,吓唬黑暗中的敌人。

可常胜军的兵能清楚的看到三百多米外的人,他们能看到一个个敌人端着枪乱打乱跑,常胜军的士兵第一次玩夜战装备,都很激动,几乎每人都击毙了三名敌人。

等天亮后检查敌人尸体,才发现打错人了,这是一队缅甸正规军,来这里估计是剿匪的,因为要赶路就连夜行军,没想到撞到常胜军。缅甸军队穷的连迫击炮都不能大量装备,那有钱买夜视器材,结果一仗打完,全部阵亡。

从此以后,江琦一想起这场误会就有点愧疚,因为死在他手下的全是毒贩的私人武装,他从不杀和他没敌对关系的人。今天见到了缅甸军队的头目,总有些不自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