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四十九章不适应的角色

ddtt 收藏 4 0
导读: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四十九章不适应的角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许睿刚走到大排挡旁边,端着啤酒杯的吴哲坐在那发牢骚,“她好好的死不了,你还来看她做什么,谁都知道她在装可怜。”

“我知道。”许睿把车钥匙装进口袋里,无奈的附和道。

关宁马上站起来,给许睿拉了把椅子,请他坐下,关心的问:“你们谈了什么,这事到底怎么摆平,你来之前我还进去偷听老女人和别人聊天,她的意思是要吃定你?”

刘铭基拿着餐巾纸擦了擦酒杯,给许睿倒满一杯酒,还把两盘子烤羊肉和炒虾放到他面前,“一起吃点。”

吴哲又问:“这事到底怎么解决呢?你那什么报答她?”

“我会给她个满意的结果,当然,前提是我不能吃亏。”许睿端起酒杯,像喝水一样喝啤酒。

许睿连吃带喝的,还没吃几分钟,手机发出信息提示音,他马上放下筷子,掏出手机看,是倪娜发来的,问他到底有事没事,没事就去咖啡厅找她。

“哎,真麻烦,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吃了,我先走,有空再联系。”许睿匆忙离开。

吴哲、关宁、刘铭基三个人继续喝着酒闲聊,他们有的是时间,反正当兵积累下来的钞票多的是,不用为生活烦恼,他们几个就喜欢这样的生活,活的无忧无虑,还能想去那去那。


许睿可没他们几个潇洒,他没机会和一个女的保持长远的稳定关系,他现在还在想以后选择和谁在一起,如果选择一个,如何面对另一个。自己的兄弟里,刘铭基单身,没老婆没女朋友自由自在,关宁有一个固定的女友,生活相对平淡,吴哲有老婆,没事就陪老婆出去走走,要不就去商场一起闲逛,他们各个都活的自在而精彩,自己却疲惫不堪,是该做出个选择的时候,自己的心不能总这么疲惫。


许睿开车来到倪娜开的咖啡厅门前,他看倪娜穿着一身运动衣坐在马路边的台阶上,她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以前她从不坐在地上。他下了车,走到倪娜的面前,“你怎么坐地上,很容易着凉的,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你现在见了我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以前那样的呢?以前在你眼里我是个富家千金,需要坐有坐样,现在我不是倪家大小姐,我是个和你一样的自由人,我可以想坐就坐想站就站的,何必拿别人的规矩限制自己的自由呢?坐在地上,更像是个平民百姓吧?”倪娜双手拖着下巴,很舒服的坐在台阶上。

“哎,你是自愿变成这样,还是为了什么?”许睿想问倪娜‘是不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虽然这样说没什么错,但会显得自己太自负,所以他换了个说法。他知道面前坐的这个女孩很爱他,即使她什么都不说,他自己也能感受的到,她千里迢迢的跑到西北地区偏僻的小城市,不就是为了和自己在一起么。

“当然你为了你,知道你不喜欢贵族,我尽量平民化一点,我正努力的学呢,这身衣服如何?看不出我是富家小姐了吧?”倪娜见到他很开心,总感觉有太多的话说不完,一个月以前好容易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他还是匆忙的因为意外而离开,这次他回来了,应该有时间多和自己在一起呆一会。

“进去坐吧,你让保镖们休息一会。”许睿总感觉当着几个陌生女人的面,和倪娜聊天有点不自在。

“你们就在外边吧,我和他进去坐会。”倪娜从台阶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和他一起走进自己的咖啡馆。


咖啡馆里的生意在这个时段比较冷清,这么晚了谁还喝咖啡,除非他晚上不想睡了。

上晚班的服务员们站在吧台旁边聊天,老板在门外坐着,他们不敢回休息室偷懒,只能扎堆聊天,说些个人的私事儿,比如谁的男朋友给谁买了什么值钱礼物,还是谁租到便宜的房子,或者是去那吃饭吃的好了什么的。

服务员一见年轻的老板走进来,马上散开,该去那的去那,一个二十多岁的女领班快步迎上去,把年轻的老板和老板的男友领进一个单间儿,然后问:“需要点什么呢?”

许睿还是习惯的为倪娜拉开椅子,等她坐好,自己才入座,之后等着倪娜先好东西。

倪娜坐下以后习惯性的先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整理一下衣服,不紧不慢的问他:“你吃晚上饭没?”

“没吃呢。”许睿和她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有什么说什么,以前他做梦都想和她在一起,现在可以自由的在一起,但还是感觉自己的角色调整不过来,内心深处还是把她当自己的东家,而不是当自己的爱人。

“回家吃我做的,还是吃我雇的厨子做的呢?”倪娜无聊的翻着菜单,她开的咖啡馆只供应品种不多的西餐,这里主要以饮料为主。

“就在这里吃吧,不麻烦你亲自动手做。”

“告诉厨房,做三份牛排,你去盯着他们,让他们把手洗干净,要两个樱桃果汁,两个荔枝果汁,在要一壶温的柠檬茶,两份炸鸡块。”倪娜自从开了这个店之后,才发现在自己店里吃东西比去别处要便宜。

“要这么多吃的下么,都九点多了,少要点吧。”许睿从小到大节俭惯了,虽然她点的东西不多,但他感觉还是有点奢侈。这里不同于她生活的南方,水果贵的要命,喝果汁的确很费钱。

“就按我说的准备吧。”倪娜把领班打发出去,她发现这个领班一直盯着许睿看,她很不喜欢有别的女的盯着自己喜欢的人看。

领班乖乖的记下来,退出去招呼厨房的人准备。


单间儿里只剩下他们俩,倪娜眯着眼睛看着许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他并不喜欢他,可在一起的两年时间里,他为保护自己挡了好几次劫匪的子弹,身上留下几处伤痕,从那以后她逐渐的对许睿有点好感,到底有多好她也说不上来,反正是很普通的喜欢,就在许睿在自己身边当完两年保镖,许睿离开她,她才感觉到一种很奇妙的空虚,总感觉有什么不对,没人在耐心的给自己讲故事,也没人耐心的陪她玩秋千、划船、打网球。在没有他的两年时间里,倪娜变的有些沉默寡言,有点自闭和孤僻,总是一个人安静的看书或者发呆,同学一起出去玩她参加的越来越少。

就这样熬过两年,她才发现自己喜欢许睿,这种喜欢不再是因为他救过自己之后的那种感激,也不是什么感恩,不是普通的喜欢,而是另一种自己没经历过的喜欢,她感觉自己自由和他在一起才幸福,才满足。

上次匆忙遇见,自己可能是心太急,给他的感觉或许不是很好,自己不该很着急的搂着他,也不该让他抱,不过这些全做过了,她才感觉自己心里更舒服。太突然的太亲密的在一起,或许他难以适应,自己今天保证不着急,慢慢的在温馨的气氛中培养感情,虽然自己很爱他,他也爱自己,但需要一个完美的过程。

“刚找到你,你就玩了一个月的失踪,只给我发了几个短信,连个电子邮件都没有,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倪娜终于鼓足十二分勇气,学着肥皂剧里的女主角去吃力的谈恋爱。

“我知道你很担心,所以才不敢先和你说我做什么去。你还记的我以前给你讲我在美国做赏金猎人的事么,我曾经帮警察干掉一个帮派。”许睿知道小孩子的承受能力不怎么好,倘若自己走以前和她说,我去缅甸,要和一个有私人军队的毒枭将军干一仗,不是毒枭死就是自己亡,这么说非让倪娜连安稳觉都睡不成,那样她更担心。

“你和我说过几次,这次还是那件事的后遗症么?”倪娜很吃惊,但尽量掩饰好自己为他很担心。

“当然是后遗症,那毒枭将军是死者的兄弟,他哥死在德州监狱里的行刑室里,他难肯罢休,追到美国查我,不过我还是先得到消息,所以我赶回缅甸找人把他干掉,他现在没地盘,军人也没少损失,我兄弟的还朋友在我离开缅甸后还和他大干了一次,没打死这个要复仇的毒枭,至少让他不敢打扰我。”许睿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领班亲自端着果汁进了单间,许睿马上停住不说,他不想让别人太了解他,他只想让倪娜了解自己,这就足够了。倪娜对自己太重要,是他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第一个爱上的人,也是他最爱的,除她之外,最了解许睿的就是他的兄弟。

领班认真的把托盘里的果汁和茶放在桌上,还趁倪娜不注意的时候又偷偷的看了一眼许睿,然后拿着空托盘退出去。

这个女领班怎么也不明白,倪娜条件这么好的女孩,财貌都不差,家里也不是一般的人家,为什么她就喜欢这么个穷小子?看他那身行头,实在是太一般,还不如自己男朋友穿的像样呢,不就是有辆车么?倪大小姐到底喜欢他那?莫非是这个小子骗倪老板?但看不出来有什么骗的迹象呀,从倪娜里看不出来有别的,只能看出来她喜欢这个小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